第四章: 起意
田思思2020-06-09 16:343,761

  陈宅,伺候完爹爹吃药睡下后,陈仁天拉着宝华出屋子,“宝华,潘家的婚事你给个说法吧,你爹已经病得晕乎乎的,做不了主的。”

  “大伯父,我不想嫁不喜欢的人,但我也没别的法子了。”陈宝华一想早上霍芝庭狡猾的微笑,又浑身起鸡皮疙瘩。

  “这样的话,就只能等银行来清算抵债了。”陈仁天扶额,“你爹治病,还有家里老少,后续生活都得用钱。”

  “不好了,太太在房间要死要活的,闹着上吊呢。”管家急冲冲赶过来。

  宝华一惊,赶至屋内,只见陈梁氏手执粗麻绳,正往横梁上抛,下面的丫鬟死死拉住她站在圆凳上的腿“使不得,使不得,太太您赶紧下来吧。”

  “三代的祖业要毁了,家里也要抵债了,这么大的一个烂摊子,能怎么办。我去了后,你叫宝华好好对宝初。”陈梁氏发了疯似的叫道。

  “二娘!”宝华冲过去死命拉陈梁氏下来,“您快下来,不想想这个家,也要想想宝初啊,他不能没有娘啊。”

  “宝华,我现在天天都睡不着,食不安,我受不了家业就这么被毁了。”陈梁氏悲怆道。

  “不会的,我会想办法的。”宝华只想先把她哄下来。

  “当真?”陈梁氏动作滞了下。随即又抹泪,“除了潘家的银行,现在哪有人肯借钱给我们啊,”

  ”你先下来。有事好说。“陈仁天在一边帮劝。

  陈梁氏喊道,”宝华嫁都不愿嫁,还有什么好说的!“

  ”我会慎重考虑的,您先下来。“

  听到宝华语气似乎有了转弯的余地,陈梁氏抹泪问,”当真?“

  ”比珍珠还真。“宝华无奈。

  陈仁天在旁边忙道:”荣信银行的潘太太想见见你,我明儿约个时间。“

  ”好。“宝华只好回应,感觉自己此时像货架上的鸭子,还待价而沽。

  ”先别让你爹知道这事。“陈梁氏不放心地补充。

  ”我晓得的。“宝华点头。

  粤城二三十年代起有句话,“西关小姐,东山少爷。”皆因粤城的富裕士绅多喜居于西关,西关富商出身的女子多为知书识礼,也颇具开放意识的知识女性,所以有“西关小姐”美誉。与“西关小姐”相对的是“东山少爷”,粤城权势实力人士的世居东山,少爷们多数都留洋,回国后又大多跟随父辈把持各界权力,因此拥有“东山少爷”之名。

  潘家便是世居于粤城东山。汽车驶入新河浦路一条不宽但清净整洁的马路,路两边种满葱葱郁郁的古木,大榕树、玉兰树,芒果树等交错其中……洒落一地的绿意。

  这一带是粤城最早整片具有西式风格的住宅区。最后,汽车缓缓停在一个建有三栋洋楼的院子前,琉璃瓦硬山顶、红砖清水墙,庭园里生长着多种葱郁的大树。大院入口处,立着一对石狮子,别有一番中西结合得宜的韵味。

  陈宝华和陈仁山从车上下来,让佣人前去通传,管家出来迎他们入了偏客厅。

  等了没多久,楼梯下来了一位衣着雍容华贵的妇人,身穿月白色的披肩,银线挑绣的牡丹花样旗袍,白皙精致的瓜子脸衬着一双妩媚凤眼,可见年轻的时候是个美人儿。来者便是潘家太太卢云珠卢氏,其娘家在国内可谓是能进前十的富商,家中产业遍布全国,不少纺织厂都有他们卢家的持股。卢氏嫁给潘家大少后,甚是恩爱,一连生了三男一女,潘家主事人潘用藩也没有再娶,被传为一时佳话。

  卢云珠微笑打量了一下宝华,“两位请坐。”

  佣人连忙奉上茶,陈宝华和陈仁天起身打完招呼后又再次坐下。

  “听说陈小姐刚回国?”卢云珠开口问道。

  “对,刚回来。”宝华不失礼节回答。

  “还习惯吗?”依然是淡淡的询问。

  “习惯,我还挺容易适应环境的。”

  卢氏见宝华丝毫没有小女孩的扭捏造作,心里多了分好感。

  “你出国也是念医的?跟我家两个儿子一样呢。”

  “是,不过我还没读完。”

  “那也不愁没有共同话题了。”闲谈了几句家常,卢氏进入正题,“我家树芬的事,可能你们也之前多少都知道一些情况。他最近身体好了一些,你们要不过去看看?”

  ”好。“宝华礼貌答道,便随卢氏出去了,陈仁天留在客厅等待。

  穿过深深庭院,他们来到另外一栋靠里面的洋楼,上了楼,卢氏的随从问守在门口的老妈子,”大少爷好点了吗?“

  ”今个儿胃口好了点,咳嗽好像没那么厉害了。刚刚少爷医院的医生给他看过病了。“卢氏颚首,随即推门入内,只见诺大的房间内,一位看上去约莫三十来岁,面目清俊,眉眼干净清爽,面色苍白,戴着金丝边眼睛的男人在半躺于床上看英文书,宝华瞄了一眼书名,叶慈诗集《TheWindingStair(盘旋的楼梯)》。

  “树芬,今天感觉怎么样?”卢氏上前问道。

  “娘,我没事,挺好的。”声音柔和温润。

  卢氏拉了一直站在背后的宝华上前,“这位是西关陈家的大女儿陈小姐,也是留洋读医的。”卢氏微笑着介绍。

  “您好,我叫陈宝华。”宝华近看这个叫树芬的大少爷,脸色苍白,久不久就咳嗽掩嘴鼻咳嗽几下。

  “您好。”树芬有点不好意思,便对卢氏道,”娘,现在这副养病的模样实在不便见人。”

  “没事,宝华不介意的。”卢氏依旧微笑。

  潘树芬看了一眼宝华,这个女孩脸颊呈鹅蛋形,一双清澈明亮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不施粉黛的脸颊带着淡淡的红粉,嘴唇也是鲜嫩红通通,看起来挺可爱的一位女孩儿。

  宝华倒觉得这位大少爷身上没有霍庭芝似的少爷性子,看样子温文有礼。

  “你们两个年轻人先聊聊,我就先出去了。”卢氏笑笑带走了房间的佣人,并吩咐上些水果茶点。

  房间里一阵沉默,宝华呆呆站着,思忖着该说些什么不用这么尴尬。

  最终,还是树芬打破了沉默,“听说陈小姐也是学医的?”

  ”嗯,刚开始硕士课程,还没念完呢。“

  “为何要选学医啊?“

  宝华缓了缓,低头道:“为了治病救人,我娘当初就是生完我大出血,过世的。”

  “对不起,问起你的伤心事。”树芬不安。

  “不必介意,反正我就是为了家人学的医。”宝华不介意,怕尴尬冷场,于是又抛出问题。“你,是什么时候得的病?”

  “去乡下义诊的时候淋了点雨,休息又不好,于是就感染了肺炎,已经快半年了。母亲很是心急。”树芬不好意思。城中的著名西医都看过了,病情还是反反复复,虽潘家是新派人家,但卢氏心里没了底,想办个喜事冲冲喜,很多大户人家知道潘家大少爷得病了,因此都婉拒过卢氏的提亲。

  “那你也知晓,这个……潘太太想撮合我们的事吗?”宝华问道。

  树芬也许没想到她会这么直接问出来,滞了滞,回道:“知道,但其实我一直不大同意。毕竟,我现在是生病中,不大想拖累别人,用过西药,打过点滴,但病总是反复。”

  “您会好起来的。”宝华只能道。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树芬对这个姑娘并不排斥,反而有着想靠近一些的情愫。此时,宝华看着树芬苍白虚弱的脸,有一件事悄悄在心底留下种子。

  见面后的翌日,陈仁天高兴地跟她道:“潘太太挺中意你的,潘大少也说对亲事没意见,看看哪天日子合适就把婚礼给办了。只要我们结成亲家,船行资金就可以缓过来了。”

  “大伯,能不能先定亲,婚礼时间再给我拖拖?”宝华道。

  陈仁天愣了下。

  “他们这么急着结婚,也是想给潘大少一些活头,我倒是觉得他的病可以治,但需些时间,可以商量下先定亲,等资金周转过来,潘大少的病好了,我就可以退亲了。”

  “退亲的话,会对你名声不好啊。”陈仁天担忧。

  “这都什么年代了,大不了我自梳不嫁。”宝华笑笑安慰。

  “要不得啊,女孩儿总归要嫁人的。但是既然你可以治好潘大少,为什么不直接说?”

  “治好他的病要10来天,况且我也不是有十成把握。”

  “那我们船行等不来那么久。”陈仁天不无担忧。

  “所以您跟潘家商量,先定亲,这样他们就愿意支持我们,其他银行知道我们要联姻,也会开始给我们船行面子的。”

  “那我跟潘家商量下。”陈仁天答应。

  安排好事情,宝华去看陈仁山。自从她回来后,陈仁山气色好了不少,因为宝华给他开了些调理的中药,几剂下来,疼痛减缓,胃口也有了。见到宝华,陈仁山就意欲披衣坐起来,宝华连忙上前帮他放好枕头,搀扶着父亲半挨着床头。

  “孩子,听说你这几天都在为家里船行的事奔波,看你人都瘦了一圈。”

  “爹,孩儿忙活了一圈,其实也没什么好的办法。不过您放心,我一定尽力去帮助船行渡过难关。”宝华轻轻道。

  “还有什么办法?先说明,我不同意你为了救船行而仓促嫁给潘家久病的儿子。”陈仁山重提。

  “爹,孩儿有办法可以不嫁给潘家,也能得到潘家的资金支持,但是可能要先跟他们定亲。”

  “什么?一个女孩子到时候定了亲又不成婚,名声成什么样!”陈仁山没想到宝华竟然打此主意。

  “您先别急,他们大少爷的病可以治,但需要点时间,借定亲这段时间能治好。”陈宝华胸有成竹道。

  谈及宝华的医术,陈仁山还是信任的。这个女儿打小就爱跟着外祖父学医,外祖父也很喜爱这个外孙女,一身医术都尽传给陈宝华,以往家里人有些什么小病小痛,宝华都可以搞掂。但这次是别人家的儿子,陈仁山也拿不准这个女儿能有多少能耐能治好。但自己的肝病倒是让宝华看过后,渐渐好了起来,“我不想你冒险,万一治不好,继续履行婚约不说,他们还要心里落下刺,那你以后在潘家就不好过了。”陈仁山黯然道。

  “爹,您别担心,女儿既然能这么提出,倒是有些把握的。“这样既可以帮家里渡过难关,也可以不用最后嫁人,是宝华目前能想到比较折中的办法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岂容华发待流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岂容华发待流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