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变幻
田思思2020-06-09 16:323,798

  轮船在黄埔港停靠,宝华双手提着行李走下舷梯,管家李叔在看到连忙向宝华招手,“大小姐,这里这里。”

  宝华快走几步,李叔接过宝华手中的行李,憨笑道:“一路上辛苦了,老爷太太都盼着你回去呢。”

  宝华道:“现在爹身体怎么样了?”

  “你等会回去看看就知晓了。”李叔微叹了口气。

  他们坐上自家汽车,一路驶入略略蜿蜒的恩宁路,两旁青烟色骑楼在玻璃满洲窗和趟栊映衬下更显得旷静。车子最后停在一座典雅清幽的大宅前。

  推开大宅门,二太太陈梁氏,已在正厅等候多时,只见她穿着豆绿春绸长夹袄,下半身玄色罗裙,面容略显疲惫。她一见到宝华随即舒展开眉眼,迎上前拉住宝华的手。“看看,都瘦了一大圈了,英国的东西都吃不惯吧。”

  这时,站在陈梁氏隔壁一位留着短发,身穿春绸蓝马甲的少年朝宝华喜道:“”姐!你终于回来了。“

  他是宝华的弟弟,二太太所出的弟弟陈宝初。宝华爱惜地边帮宝初整理身上的衣领,边道:”我瞧倒是宝初没怎么吃饭,怎么还是这般瘦弱。“宝华看着这位没怎么长个的弟弟有点惆怅。

  ”有啊,我有努力吃饭认真读书的。“宝初抗议。

  这个位弟弟从小就身子骨弱,生下来就有心脏病,比起同龄人总是显得瘦弱。因此家里人都把他捧在手心,宝华也是对他很是爱护。

  “歇一下,我叫李妈炖了你最喜欢喝的粉葛鲫鱼汤,熬了好些时辰了,一会多喝几碗。”陈梁氏道。

  说了一会话,宝华朝陈梁氏问道“二娘,爹现在怎么样了,带我去看看爹吧。”宝华提到爹爹,陈梁氏的眼睛又黯淡了下来,“你随我来。”陈梁氏朝内屋走去。

  来到内屋,门口的佣人压低嗓门说:”老爷刚睡下,最近醒着的时间越来越短了。“

  宝华问二娘:”看过医生了吗?“

  ”看过了,医生说,老爷是晚期肝病。“陈梁氏六神无主”本来你爹今年开始时不时就说肝疼,加上船行还出了事,他就一躺不起了。“

  宝华听到晚期肝病,暗想不妙,但又不好跟二娘表露,她接着问。”船行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今年要续船牌,你爹安排船行的老伙计阿福去南城续牌,怎知他前后跟你爹要了30多万,说要续牌打点官员用。谁知道,现在跑路了,一点音讯都没。这可是要了你爹的半条命了。“

  ”报警察局了吗?“

  ”报了,但谁知道什么时候能抓到啊。“

  ”爹爹还是得放宽心才对病情有帮助,我晚点给他看看。“宝言道

  ”被多年心腹背叛,耗了不少家底不说,船牌续不了的话,船行就等于废了,加上难怪你爹会气急攻心。“陈梁氏忿忿道。

  ”但现在还是不要让爹爹太操心这事了,现在船行的情况怎么样了“

  “你大伯在帮忙稳住船行,但是没有牌船行也是做不下去了。现在还拖欠着工人们工资呢。”

  “那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

  “宝华,倒是有一事要跟你商量。“陈梁氏仿佛有口难言,顿了顿,说:”我们现在连欠着工人们的工资都几乎发不出了,需要一大笔钱。“

  ”我帮忙去筹。“

  ”除了这个外,船行要拿到续牌才行。现在银行知道我们没续到船牌,都不肯借钱给我们。省城首富潘家,有位大少爷是位西医,虽娶过妻,已经离婚了,之前也无所出,他们现在要急着给大少爷娶妻。潘家原本是军人世家,现在当家的现在开银行,身家很是雄厚,涉猎的产业也多,他们现在肯给我们船行出资当控股,前提是,你嫁给他们大少爷。“

  ”二娘,你想我嫁给潘大少?“

  ”二娘替你想过,听着条件,潘大少爷也是个良配。“

  ”既然条件那么好,为什么就看上我们家?还要借钱给我们?“

  “应该是看上你留过洋吧,况且也是学医的,有共同话题。其实你也年纪不少了。”陈梁氏似有所隐瞒。

  “二娘……我想嫁我喜欢的人。”宝华跺脚道。

  “你,有喜欢的人了?”陈梁氏惊讶问。

  “嗯,不过他是否喜欢我,我还不知道。”宝华有点底气不足。

  “他能娶你吗?家里是做什么的?”陈梁氏追问。

  “我……也不知道他家的情况,我们还没确定关系。”宝华嗫嚅。

  “女孩嫁娶还应该听父母之命,媒灼之言的。”陈梁氏坚持。

  “二娘,这都什么时代了,这观念得害了多少有情人。”宝华驳道。

  正房传来闷闷的一声,“宝华回来了?进来吧。”宝华的父亲醒来,唤着她进去。

  “爹!”宝华快步走入屋内,只见父亲陈仁山双颊瘦削,脸色蜡黄,有气无力的撑着半个身子。

  陈仁山感慨:“这人一老,病来如抽丝。”

  “爹,您安心养病,会好起来的。”陈宝华忍不住地劝他。

  “医生说了,这病现在才发现,连手术都做不了了,爹知道自己的情况。”他还是忧心忡忡的样子

  “爹,没事的,我待会给你看看,吃些中药调理,保守治疗也未必不行。”

  “爹就算好了也没用,祖辈的船行都快守不住。只怪我误信奸佞小人,连祖上三代的船行都快要给弄垮了。”话毕,陈仁山又重重地咳嗽了几声。

  “别想了,爹,只要身体养好了,其他的都会慢慢回来的。”

  陈梁氏在隔壁说,“大伯爷说了,现在肯借钱的大银行就只有荣信银行了。前提是……”

  “别说了,我说过不准提!”陈仁山低喝住陈梁氏。

  宝华知道爹爹不同意二娘所提之事,因此反应有些大。

  她拍着陈仁山的背帮他顺气,柔声道:“爹,你别激动,先躺着休息一下吧。”

  “你娘死得早,只有爹在的一天,就要让你做喜欢做的事情,不能委屈你。”

  听着父亲唠唠叨叨,宝华又触动了自己的心事,柔声道:“我现在就想留在家好好陪着您。”

  “好,好……”陈仁山跟宝华说了会话,仿佛又有些乏了。

  宝华伺候父亲躺下,细心地盖好了被子,蹑手蹑脚离开房间。思量着眼前的一切,心中暗暗叹气。

  当晚,宝华的大伯父陈仁天到来,探望罢陈仁山,便拉着宝华出去大厅说话,宝华拿出一个上等石楠木制作的咖啡色烟斗,递给陈仁天:“大伯伯,这烟斗,是送您的礼物,想来您必定喜欢。”陈仁天拿着喜出望外,本来自己就是烟枪,看着这个甚是喜欢。闲话了几句,宝华直言,“现在船行的情况是不是很糟糕?”闻言,陈仁天眼神一正,放下烟斗,肃容道:“宝华,实话实说吧,现在船行难关不小,需要一大笔钱来解决。”

  “真的除了荣信外没别的银行愿意借钱给我们了吗?”宝华追问。

  “很难,我们没有续到船牌,被人卷走了一大笔钱,是间银行都不想借钱给我们。荣信银行是业内实力最强的大行,产业涉猎很广,盐业,典当什么产业都有。他们的大公子也是一表人才,就是……”陈仁天嗫嚅。“听说下乡义诊的时候感染了肺病,病了有半年了,现在还在养病,所以他们家急着给他找媳妇冲冲喜,他们也急着想抱孙子。”

  闻毕,宝华心突了一下,这个事情二娘倒是没提起过。

  “船行到我们这已是第三代了,实在不想要毁在我们这代手上。”陈仁天因这事也憔悴苍老了许多。就这样,宝华和大伯在这一晚聊了很久很久,越谈陈宝华越感无奈,船行现在可谓是风雨飘摇,岌岌可危之中,没有钱,倒闭清算是早晚的事。

  她扶额,情况比想象的要糟糕。她想起她的小学同学,霍芝庭,他家的兴和银行也是很多年的了,宝华想着有丁点希望也要试试。宝华中学便去了英国,因此与霍芝庭也是多年未见,不过他们小学倒是经常玩在一起。她想了一晚,决定去碰碰运气。

  粤城西关素来是富商之家的居住地,身处繁华商业区,霍宅也是位于西关逢源路,离宝华家不远。宝华依着儿时的记忆,找到了霍家大宅。宝华敲响铁闸大门,有佣人闻声从屋里出来,知晓了宝华要找霍家三少爷芝庭,便进去通报,不一会儿,有人请宝华入了宅内大厅等候。

  这时,下来了一个肥头大耳,肤白颈短的年轻男人,被一个穿旗袍的妩媚女子挽着下了楼。宝华中学便去了英国读书,因此有好些日子没见霍芝庭,一下间还有点认不出他,“你好,是芝庭吗?我是陈宝华。”霍芝庭貌似听到名字顿了一下,没有反应。

  “就是小时候老跟你偷偷出去一起买钵仔糕和豆腐花吃的那个女同学,头老梳成两个羊角辫的。”宝华尽力回忆。

  霍芝庭的肥脸终于挤出一丝笑意,“你是大头华啊,哈哈哈。”得确,小时候宝华的头是挺显大的,不过后来身子也跟着发育起来,就没显得头大了,这个花名也都快被尘封了,“没想到女大十八变啊,现在倒是有几分女生的样子了。”霍芝庭坐沙发,上下打量宝华。佣人连忙沏上铁观音和马蹄糕、小凤饼等粤城点心。

  陈宝华尴尬地笑了笑,觉得自己还是早点说明来意好,早死早超生。

  “你不是去英国了吗?怎么突然回来了?”

  “其实,我家船行现在遇到点问题,听说你帮你爹现在打理家族的银行,想问问能否给我们借30万渡过难关。”宝华直截了当说明来意。

  霍芝庭似乎没想到她连寒暄都没有,就直奔主题,“这可不是笔小数目啊,这事我还得问问我爹。”他对宝华家的情况也有耳闻,跟着父亲混迹多年的商场,人多少也圆滑,表面上也不会一口拒绝。

  “如此,那就麻烦你跟世伯说一下了。如果能通过这笔借款,达运行一定会好好谢谢你们的。”宝华认真道。

  霍芝庭瞄了瞄宝华,骤眼看上去其貌不扬的脸蛋因一双清澈如水的杏眼,再望上去倒是清纯动人。得体的西式洋裙勾勒出其凹凸有致的酮体,显得有几分风情。

  “我会好好跟我爹说的。不过……”话锋突然一转,“如果成为了自家人就兴许会更容易说服些,我爹老说我是独生子,要多娶几个妾好开枝散叶,如果读过洋书,就更好了。”霍芝庭瞄着宝华微微笑,痞气中露着一丝狡猾。宝华闻言知意,感到一阵鸡皮疙瘩起遍全身,连忙起身告辞。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岂容华发待流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岂容华发待流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