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走近
田思思2020-06-09 16:125,450

  约好了爱颐在主图书馆一起自修,上课教授拖了堂,宝华一下课便匆匆往图书馆赶。

  通往图书馆大门需要爬一条长而恢弘的主楼梯,宝华生平最怕别人干等,步子迈得又急又大,猛然踩空了一级楼梯,没站稳,骨碌碌地跌落了好几级回到地上。

  落地的时候左脚一扭,宝华心里咯噔一下,随后左脚感到疼痛不已,扭到了!宝华想以最快的速度站起来,好不让别人看到自己的怂样,奈何左脚不争气的一阵阵疼痛袭来,她再次坐在了地上。

  潘斯年推着单车,正好看到一个俏生生的身影瘫坐在图书馆门前,侧身认出原来是跳舞和之前遇过的同学,本来想漠视她走过去,但多年受过的家庭教育还是令他停下了脚步,缓步走了过去。

  宝华本想强硬着试试再站起来,她看到潘斯年走到跟前,眼睛发出了亮光。

  “能站起来吗?”他面无表情地问道。

  “有点难,左脚好疼。”宝华心想,潘斯年自己送上门,总不能豪气地说自己粗皮糙肉不要紧啊。

  斯年俯身按了几处宝华的左脚踝,逐一询问她是否疼痛,最后下结论:“没骨折,就普通扭伤,但需要些时间恢复,回去冷敷一下。”

  “那,那我怎么回去啊……”宝华故意可怜巴巴地问,暗想,你应该不会丢下我不管吧。

  “能走几步吗?你坐我自行车后面,我送你回去。”

  “这,会麻烦到你吗?”宝华佯装问道。

  “不会,我扶下你。”斯年懒得废话,身后就是自行车,言毕,他就搀扶宝华一屁股坐在自行车后座。

  坐在自行车后座,没有距离地,潘斯年穿着干净的白衬衫,身上一阵男子特有的气息传来,宝华顿觉全世界都美好起来。就这么,斯年载了宝华回宿舍,还扶她上了宿舍,宝华忙不迭道谢,斯年礼貌道别而后毫不啰嗦地离开。

  两周后,宝华总走路算利索了点儿,不用爱颐搀扶,也能四处蹦哒下。如此,她决定去主图书馆做功课,不然在宿舍已要发霉。

  加上有些日子没见过斯年了,宝华也想去偶遇一下他,见不到他的这段日子,宝华的心都空落落的。

  她去了上次斯年坐过的地方,人不在。

  叹了口气,宝华坐在他上次坐的座位对面,摊开纸,做起了功课。

  写着功课,宝华恍了神,如果,潘斯年以后都不來图书馆的话,那岂不是见不到他了?突然发觉原来自己对斯年的认知如此有限!

  宝华受过西方教育,作为新时代的女性,骨子里早已不觉得女生应该内秀矜持。她天生又性格豁达,觉得幸福应该主动出击。

  上次请爱颐跳舞的男孩好像就是潘斯年的舍友?应该能从那探听到潘斯年的一些行踪和喜好。想着想着,她不由得又开心起来。

  “笑什么呢?”爱颐拍了一下宝华,本来是约好图书馆见面,一起去西餐厅吃饭庆祝脚伤痊愈。刚来到看到她一脸痴笑,忍不住打趣问道。

  “走走走,边走边说,请你吃饭。”宝华笑眯眯收拾东西,挽起爱颐的手走出去。

  学校附近的西餐厅。

  “哟,你对潘斯年有意思。”

  “你是要整个餐厅的人都听到吗……”宝华正在专心切着牛扒,听到爱颐的音量不由得蹙眉。

  “陈宝华,新时代的女子就应该勇敢追求自己喜欢的人,这个我支持你。”

  “那你帮我打听下,他闲时经常去的地方,最近上课的课室,还有平时的兴趣爱好”宝华认真道。

  “我定会帮你的。Adam最近是经常约我出去。我回头帮你问问他。”

  “问得越仔细越好。”宝华补充道。

  “我办事,你放心。”爱颐拍胸口保证。

  陈宝华坐在主图书馆的角落,据Adam称,潘斯年其实除开去西部医院实习的时间,周六日下午会去主图书馆,每次都是坐在上次宝华见到的地方。记住了时间后,宝华精心地梳了公主头,穿上白色蝴蝶结衬衫和黑色及膝裙赶赴图书馆。

  果然,在位置上见到了斯年。估计是医院实习比较累,此时斯年侧过一边头趴桌子睡着了。

  宝华轻轻向前,蹑手蹑脚拉开斯年对面的椅子坐了下去,生怕惊醒了他。从未如此正面近距离看斯年。睡着的他少了平时的冰冷感,高挺的鼻梁,看起来松软的嘴巴,清晰的内双眼睛线条。

  她再凑近了下,甚至可以看清他浓密不短的睫毛,好像去摸摸睫毛啊,宝华再度挨近了身子,想再近点看清楚。

  突然间,斯年缓缓张开了眼睛。一下子四目相对,近在咫尺。宝华一惊到缩回到椅子上。

  “陈小姐?”可能刚睡醒的缘故,潘斯年的声音带着几分慵懒,“你脚好了?”他快速打量了下宝华绯红的脸颊,淡淡地继续问道。

  “好……好了,今天凑巧碰到学长,就想着再来跟您道声谢。”宝华变得有点结巴。

  “举手之劳而已,你说过很多次谢谢了。”

  “我想请您去西餐厅吃饭当感谢。”

  “最近比较忙,好意心领了。”潘斯年婉拒。

  “哦,那……打扰了”宝华有点失望,蔫蔫地准备收拾东西。

  “你,不是来看书的吗?”斯年好奇地指着宝华的书。

  “哦,对”宝华碍于面子,又重新打开书,低下头假装用功念书。

  斯年抬眼望了下宝华,小姑娘低头看书,她的睫毛又长又浓,微微垂下便如两把小扇,将她明亮清澈的眸子遮住,这一瞬间,他此刻仿佛被什么拨动了下心弦。

  宝华回到宿舍,爱颐一把拉住她,“怎么样,他答应了吗?”

  “没,他一口拒绝了。”

  “真的是软硬不吃,油盐不进啊。”

  “这办法不行。我得多出现在他面前,让他多习惯我。。”宝华想了想道。

  “对,对,润物细无声,让他习惯你的存在。”爱颐拍手赞同。

  在接下来的日子,潘斯年每隔几天就偶遇到宝华。落课的时候,能看到她和爱颐走过来跟Adam有说有笑;在图书馆的时候,能看到她会经常坐在他惯坐的位置对面;有一次上课经过学校中央花园的时候,还看到一帮男同学围在宝华和爱颐身边,热闹地在说笑聊天,陈宝华笑得花枝乱颤,脸上绽放着甜美酒窝,一身粉色洋装穿得清秀淡雅,有种生机勃勃的感觉。潘斯年眼眸落在宝华身上顷刻后,转身离开。

  陈宝华一直在计划着与潘斯年的偶遇,直到有一天,她接到了家里的电报。

  继母在电报中简单说了下,今年的船行的船牌续不下来,家中被父亲的多年心腹带走了一大笔说要续船牌的钱,家中生意也大受影响,父亲也因此一病不起,怕是快不行了,因此询问着宝华能否回家一趟。宝华看罢电报,心一沉。而后急忙找人帮买火车票和船票,最快安排在10天后离开。

  西餐厅中,宝华与爱颐倾诉家中的事,心中苦闷不已。

  “真的想能再早日回去,家里肯定乱成粥了。”

  “别担心了,你都尽可能买了最快的船票了,安心等回去看看什么情况吧。”

  “我打算先办休学,估计这一去,不知何时才能回来。”宝华对家中情况隐隐有担忧,也不好言尽。“这一顿就当为你践行吧,船到桥头自然直,先别担心。”爱颐紧手握宝华的手。

  “爱颐,我突然好想喝酒,要不我们来一个不醉不归吧。以后都不知道有没有这个机会了。”宝华提议。

  “我约了教授下午谈功课呢,不能喝,你也别喝了。”爱颐有点担心宝华。

  “没事,那你别陪我了,赶紧去吧,别耽搁时间了。”宝华笑推爱颐。

  “那你别喝酒啊,不然醉了可没人带你回去。”爱颐叮嘱。

  “别啰嗦啦,我晓得。”宝华催促。

  爱颐走后,宝华呆坐了一会儿,觉得苦闷难以抒发,叫了一瓶威士忌,自斟自饮起来。威士忌初一入口,苦涩辛喉,她坐了很久,从下午茶时段坐到了晚上,喝了一整瓶威士忌。

  打了个酒嗝,付了账单,一起身头就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宝华一个踉跄想跌倒,突然有人在后面扶住了自己。侧过头居然见到潘斯年,他好看的眉眼此刻微蹙。

  “你怎么喝这么多酒?”斯年瞥着宝华,语气有些不善,一个女孩子居然敢在外面喝得烂醉,如果不是他刚好约人下午在餐厅谈事情,她还真不知道要怎么回去了。

  宝华从斯年怀中站直,哇的一声放声大哭了起来,“我好难过,怎么办。”哭得有点突然,但算是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斯年心中一软,语气柔了下来道:“别哭,我先送你回去。”话毕,把宝华往背上一带,叮嘱她“抓好。”长腿一迈,走出餐厅。

  11月的苏格兰已经很冷,寒风吹刮着的枯枝败叶,伏在斯年肩上,宝华仍旧是止不住哭声,眼泪像崩堤般,大风钻入了宝华的毛衣内,她一凛,然后继续哭,也没说话。

  斯年觉得让宝华继续哭下去,会让人以为自己是变态。于是寻了个阴暗处把宝华放下,转身放下她,然后扶着她的双肩,认真地看着她道,“你,先别哭,等回到宿舍再哭,好吗?”宝华离他很近,淡淡的脂粉香混着酒气……突然他惊觉颈上一暖,宝华的手揽了上去,动作自然又亲密。一双标致的杏眼凝视着斯年,潘斯年不禁耳朵火烧了起来。最近这丫头动不动就在自己眼前晃悠,弄得他一门扑在读书的心思起了一点波澜。此刻他认为自己应提醒一下宝华的行为,但却有点不舍颈上的余温,这种矛盾的感觉令他没辙。

  宝华的唇继而贴近,热气喷向他脸上,听到她轻声问:“如果你以后再也见不到我了,会不会难过啊?”闻言,斯年横了宝华一眼,见她目光诚恳,不由愣了一下,“你要去哪?”“回去宿舍啊,哈哈哈。”宝华语无伦次回道。

  斯年有些微恼, 宝华的眼眸突然暗了下来,嘴巴倏地凑上了斯年的唇。只觉得他的嘴唇略带些发烫,比想象中的还要柔软,就像是上等绸缎。宝华留恋着这份唇部的温热,辗转吸吮。

  斯年背脊迅速僵直,浑身像是触电,又痒又麻,像是被千万蚂蚁经过般,女孩特有的身体芬芳,连带又轻又柔的触感,让斯年有点错乱。他感觉此刻发生的一切就像海里的航船,突然偏离了原有的路线轨迹,完全无秩序章法可言。

  他清醒过后迅速用手将某人拉开,某人阴谋得逞后笑颜如花,然后跌坐在地上。斯年有些好气又好笑,“倒会占便宜啊你。”复背起宝华送回了宿舍,剩下的路程她似乎睡着了,乖得如小白兔一般,谁能想到此刻的她几分钟前耍流氓秒变大灰狼呢。

  第二天醒来,宝华只觉得头疼欲裂,什么事都记不起来了。她强撑着起床,动了下干裂的嘴唇,努力回忆自己是怎么回到宿舍的,却是啥都想不起来。

  斯年发现,自从上次餐厅一别,近七八天都没偶遇见过宝华。日子似乎又归于平静,然而只要他一闭上眼,就会看见宝华在冲自己笑。他会在去主图书馆的时候,期盼着见到笑容可掬的宝华出现在平时坐的位置上,还会在下课的时候,还想再见到到宝华和同学们必中心花坛处聊天……但,她却像消失了一般。

  他最后,实习的医院大门前见到了等Adam的爱颐,他从小记忆力就很好,所以记得她是宝华的好朋友。他装作不经意地在宿舍问起Adam,为什么最近他的女朋友经常来找他。Adam说爱颐的好朋友要准备休学了,忙着办手续,所以她多了些时间陪自己。“休学?”斯年心一沉,“是啊,准备回国了吧。”“什么时候要走?””好像就这两天吧。”Adam回道。

  斯年在女生宿舍等了一个下午,见到爱颐从外面回来,他径直走了过去,”你好,请问陈小姐,还在宿舍吗?“,爱颐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哦,你说宝华吗?她在宿舍收拾东西呢,明天中午的火车到伦敦。“ 

  ”那,她什么时候回?“

  ”难说,她家里出事了,她去伦敦就坐船回国,也不知家里的事要处理多久,所以她办了休学。“

  ”好,谢谢。“斯年木着脸转身走了。

  爱颐重着他的背影吐吐舌头,走上了宿舍。

  ”宝华,你猜我楼下见到谁了。“爱颐上楼推开宿舍门。

  ”谁啊?看你笑得这么贼。“宝华正在做最后的行李打包。

  ”潘斯年啊。“

  ”他干嘛在女生宿舍楼下啊?“宝华好奇。

  ”他问你在不在宿舍。“

  闻言,宝华在叠衣服的双手一滞,然后马上又恢复如常,麻利地把衣服放入行李箱。”那你怎么回答啊?“

  ”就说你在啊,但是我说了你明天要回国了。然后他没说什么就走了“爱颐望着宝华。

  静静的,宝华没有任何反应,眼角眉梢都不曾动过,手中如常叠衣服。

  ”你倒是说句话呀,铁树估计是要开花了。“爱颐急道。

  ”我都快回国的人,还应该对他留些什么念想呢。“宝华淡淡说道。

  ”别呀,兴许你还回来呢,到时候你们可以在一起了。“

  宝华眼眶一红,”爱颐,我希望可以与我的爱人比肩而立,女人不再是男人的附庸。现在他注定是个厉害的外科医生,我却还什么都不是,现在还要休学,未来将是如何我此刻心都没底。我已经没什么脸再贴上去了。”

  爱颐抱着宝华,“不难过,我懂你的意思,你把医书都带着,也别荒废了学业。”

  “爱颐,谢谢你。”宝华庆幸还有一位懂她的朋友在身边。

  翌日中午,火车站。“陈宝华,你这箱子这么沉,还说不要我送你。看你一个人怎么搬得动。”爱颐嚷嚷。“就是书装得多了些,你的大恩大德小女子铭记于心。”宝华回道。

  谈话间,她瞧见一道梦中出现了数次的挺拔身影出现在火车站的入闸处。潘斯年行过来,朝宝华和爱颐淡淡道:“这么巧,刚好送了一位同学上火车,我帮您拿行李吧。”言毕,抢过宝华的行李走在了前面。宝华和爱颐呆滞了一下,快步跟上。

  步至火车月台,潘斯年才把行李递向宝华,简短道:“路上小心,上车吧。”

  宝华未料到他就跟自己就说了这么一句话,双目直望他,有些害怕又有些期待。

  最后眼看火车就要开动,宝华只得接过着行李准备上车,斯年突然一把拉住了宝华伸过来欲拿行李的手,认真道,“我,会等你。”

  宝华心中一热,寻思,这句话说得不清不楚,到底是什么意思嘛。

  但她未来得及问,火车最后一次笛鸣了,她只得赶紧匆匆上车。

  刚坐下来,火车就缓缓开动,宝华忍不住将头探出火车窗户,瞧了一眼斯年。他仍旧站在月台上,身姿挺拔,温润如玉。

  坐回车座,泪水徐徐从宝华的脸颊滑落。 直到火车已渐渐行远,连尾巴都见不到后,潘斯年才收回目光转过身。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岂容华发待流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岂容华发待流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