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狐帝遇险
乐天LIULI2020-06-09 06:313,762

  一片空旷的草地之上,一只有着雪白皮毛的狐狸在飞速奔跑着,时不时的向后查看,好似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追着他。

   

  天空中一道接一道的炸雷振聋发聩,呼呼的狂风肆意的吹着。

   

  “抓住他。”一个黑衣黑袍的人浑身散发着黑色的迷雾,看起来就是很危险的人物。

   

  一群黑衣人在他的指挥下,展开背后的双翼,奋起直追。

   

  眼看着白狐很快就要被追上,白狐清楚若是落到这群黑衣人的手中,必将万劫不复。

   

  千钧一发之际,白狐幻化人身,是一个身穿白袍的绝色男子,只见男子双手互扣,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变换着做出了一个结印的动作,口中念念有词:天道有常,道法自然,护我真身,传。

   

  黑袍男子看到白狐化为人身,开始施法,便急促的喊道:“拦下他,他要使用传送术。”

   

  即使黑袍男子已经提醒的很及时了,但终归是晚了一步。

   

  只见男子的身影慢慢的由深变浅,直至虚无。

   

  黑袍拼尽全力使用尽可能多的灵力,幻化出一道天雷,堪堪的向白狐劈去,终究是迟来一步。

   

  一道道天雷狠狠的轰击着地面,地上原本还算长势不错的青草瞬间成片成片的枯萎变黑。

   

  “都是一群废物,放跑了狐帝。我们如何向魔尊交代?”黑袍男子目眦欲裂的吼叫道。

   

  一个黑衣人战战兢兢的说道:“左护法,这也不能怪兄弟们啊!那狐帝着实厉害,我们来了八百兄弟,几乎是全部的实力了,如今只剩下了不足百人,还有一些重伤,失去了战力。”

   

  狐狸果然天性狡猾,竟然在重重包围之下还是被他跑掉了。

   

  原本还信誓旦旦的向魔尊担保,不成功便成仁了。

   

  如今,功败垂成,这可如何向魔尊交代呢?

   

  黑袍男子知道自己如果回去,以他对魔尊心狠手辣的了解,这条命必是保不住了。

   

  但是,如果只有自己一个人回去了呢?

   

  那狐帝身受重伤,想必是活不成了。

   

  但若是活着回去的人有人泄了密,自己让狐帝重伤脱逃,那就坏菜了。

   

  如果要保守一个秘密,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

   

  让所有知道秘密的人统统闭嘴。

   

  那如何保证所有的人都会永远的闭嘴呢,答案有且只有一个,那就是一个字:死。

   

  黑袍双眼一眯,杀意满天。

   

  黑袍双手结印,喃喃念起咒语:一念为生,生而亡,以我之名,诛。

   

  但黑衣人发现转身欲逃之时,却已经为时已晚。

   

  一个接一个的黑衣人化为飞灰,随风而逝。

   

  也有一部分黑衣人想要奋起反抗,可惜他们与黑袍的实力悬殊太大,终究是没有躲过一死的悲惨命运。

   

  很快,这场战斗便到了尾声,空旷的草地只剩下了黑袍一人。

   

  “这样便可回去复命了。”黑袍仰天大笑到,几个瞬移便不见了踪影。

   

  一座优美的宅院里,一名俊秀的男人横卧在榻上,他有着满头金发,狭长的丹凤眼,双眼皮,鼻高而唇薄,身穿一身大红的衣袍,狂放不羁的姿态,一举一动间勾魂摄魄。

   

  四名长相妖艳的女子将男人围在中间,她们或坐或跪,一人将男子的头放在自己的腿上,一人拿着手中的葡萄去皮挑子才送入男子口中,另外两人一人轻轻的为他捶背,一人为他捶腿。

   

  即便是女人们的容貌也是万里挑一的绝色,但是男人依旧看着中间的男子看的呆了,竟无礼地直勾勾的盯着,那莹白如玉的肌肤,吸引着男人想动手摸上一摸。

   

  只不过,想归想,若是真让他动手,恐怕他也是不敢的。

   

  男子虽然相貌长的姣好,甚至让一些女子自愧弗如。

   

  但他却有着不怎么好听的名声:杀神魔尊----桑葚。

   

  传闻中,魔界近一百年出现了一个不世出的天才,此人魔功精进神速,使与他同期修炼者望尘莫及。

   

  在魔尊重莱的大力扶植之下,短短数年便做到了魔族魔王的高位,统御一方。

   

  他便是魔族谈之色变的一代强者:桑葚。

  重莱对桑葚寄予厚望,大力培养,却没想到自己养虎为患。

   

  重莱为自己提前培养了一个强劲的对手,最终被毙于桑葚手下。

   

  桑葚便登上了魔族魔尊之位,使用雷霆手段,震慑四方诸魔。

   

  但,魔族居住之地常年阴暗潮湿,死尸遍野,物资匮乏,这就让桑葚不再满足于只在自己的地盘上活动了。

   

  他大手一挥,挥师进军狐族领地。要将自己的魔宫建在狐族狐帝的寝宫。

   

  于是便有了先前的一幕。

   

  “事情办得如何了?”桑葚挑了一下剥葡萄的女子的下巴,一脸轻佻的说道。

   

  男人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带领八百魔军追杀狐帝的左护法。

   

  “属下无能,让他跑了。”

   

  桑葚单手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坐着的女子马上就善解人意的帮他轻轻的揉着太阳穴。

   

  “那确实是无能。”

   

  一句轻描淡写的话,瞬间将男子的脸吓得雪白。

   

  “他重伤落崖,想必是活不成了。”

   

  “哦?重伤落崖?可曾找到尸身?”

   

  “崖高百丈,许是挂在那里也是有的。那狐帝太过厉害,八百人只有我一人得以苟延残喘至今。特来向魔尊复命。”

   

  “复命?损兵折将,连一个确定的答案都没有,你复的什么命?”

   

  黑袍千万万算没算到,从来都不在乎尸身如何的桑葚今日居然追究起来了尸身之事。

   

  他诚惶诚恐的说道:“属下失职。”

   

  “一件小事都办不好,我要你何用?”桑葚说着就要对黑袍下杀手。

   

  “魔尊息怒,如今我魔族损兵折将,百废待兴,还请魔尊允我戴罪立功。”

   

  桑葚默然不语,端坐起身,从身后拽过一绺头发,缠绕在自己纤长的手指上。

   

  “也不是不可,但是,做错了事情就要受到惩罚的。这是三岁顽童都应该知道的道理。”

   

  语罢,桑葚一个抬手,黑袍便惨叫连连,原来就在这一眨眼的时间,桑葚便断了黑袍一条腿。

   

  “这是给你的教训,若是还有下回,你便不用见我了。”

   

  桑葚重新躺回了美女的腿上,一切好似并没有什么变化,除了黑袍失去了一条腿。

   

  黑袍拖着自己的一条废腿,慢慢的退了出去。

   

  一间残破的茅草屋里,一位青衣女子正在为一只伤痕累累的白狐进行包扎。

   

  女子眼含泪花,轻手轻脚的一边为白狐上药,一边抽泣着自言自语:“是哪个如此狠心的,伤害如此可爱的一只白狐呢?”

   

  白狐被一阵疼痛疼醒了过来,眼前模糊的出现了一个身影。

   

  但是却怎么也看不清她的长相,他用力的甩了甩头,试图让自己清醒起来。

   

  “你不要乱动,你受了很严重的伤,我在为你包扎,你不用担心的。家里的大黄平时受伤了,都是我帮着处理的伤口,我很有经验的。”

   

  白狐挣扎了一下还是昏了过去,梦里回到了那个地方,自己的族人正在欢歌热舞。

   

  突然,一群黑衣人从天而降,见人就杀,下手毫不留情。

   

  狐帝立刻施展法术,为自己的族人建起了一座屏障,但是,对方终究是人多势众。

   

  屏障一点点的破碎,狐帝命令族人以最快的速度撤离,这群黑衣人来者不善,不是易与之辈。

   

  在狐帝的掩护下,白狐伤亡还不算太大,没受伤的带着受伤的,青壮年带着老弱病残,已经不顾一切的尽自己最大的能力施展传送法阵,希望把自己的亲人带离战圈。

   

  好在黑衣人对其他的白狐似乎并不看在眼里。

   

  他们的目标就是狐族的最高领袖:狐帝。

   

  如果狐族群龙无首,那他们攻陷狐族领地就是唾手可得的。

   

  狐帝白苏子虽说法术高强,但是毕竟灵力有限,哪里经得起魔族大军的车轮战法。

   

  狐的睿智让他们做了一个正确的选择,弃城而保实力。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白苏子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体力不支时,那魔族的屠刀砍向自己还未来得及撤退的族人身上。

   

  刀刀见血,那些族人甚至来不及反抗,只能坐以待毙。

   

  “住手。”

   

  白苏子一下子从床上翻了下去。

   

  他撕心裂肺的叫声,听在芍药的耳中,就只是简简单单的没有任何意义狐叫声。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从床上掉下去了。”

   

  芍药把白苏子的真身抱在了怀里,温柔的抚摸着他。

   

  “你是谁?快放开本帝。”

   

  “我知道是伤口疼,可是恢复伤口还是需要时间的,你再忍几天。”

   

  “谁与你谈伤口的事情了,本帝是在问你,你是谁?”

   

  白苏子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本体,原来你是听不懂啊!

   

  “我是芍药,今天白天我在我家附近的山里看到了受伤的你,于是便把你带回来了。你不用谢我,我就是举手之劳罢了。看我,净顾着给你说话了,你饿不饿?我去给你找点儿肉吃吧?今日,我刚从市集上买了二两肉,你一定是上辈子做了很多善事,才会如此的适逢其会。”

  芍药自顾自的说着话,对于一只白狐是不是能听懂她在说什么,她并没有抱多大的希望。

   

  白苏子抬了抬手,本想说:“不饿。”

   

  但转念一想她听不懂自己在说什么,于是也就随她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夫君是只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夫君是只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