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婆(四)
阴阎王2020-06-04 17:492,396

  “高大夫近来可好?”杞将军刚一落座,便与高复寒暄。

  高复一边示意下人倒茶,一边回复说:“劳杞将军费心,高某近来陪同太子光多地奔波,虽说乏累,但为齐侯效力,自也分内之事。”

  杞将军喝了一口茶,笑了笑说:“高大夫实乃齐臣楷模啊。”然后又喝了口茶继续说:“早就听闻高大夫爱女貌若仙女,今日一见,果然是惊为天人,真让我这武夫开了眼。”

  杞将军眯了眯眼睛,目光看向了高栀,若有所思的微笑。

  高复知目的已达到,便接着说:“蒙杞将军夸赞,我这女儿啊,今年已14岁了,然却未许配人家,高某虽不舍得,但却也心急啊。”

  杞将军自也听出言外之意,便回:“高大夫文采了得,想必爱女学问也不俗,再看这俏丽的容貌,想结亲的人定要排起长队啊。”

  高复捋了捋胡须,笑了。

  此时堂外又传来通报:“叔夷将军到——”

  杞将军和高复听到后,立刻起身去迎。

  高栀跟在最后,顺着人群间隙看到了一个身材魁梧,面容冷峻,无比威严,约40左右岁的男子,她想:这人便是灭了莱国的叔夷?然后便轻轻扭头去看阿无,只瞧见阿无正攥着拳头,目光露杀气,咬紧朱唇,一副吃人模样。

  高栀见状,忙迅速地戳了一下阿无。阿无回过神看了看面露担心的高栀,松开了拳头,目光也温和了许多。

  “哎呀呀,有失远迎,有失远迎,还望叔夷将军莫怪啊!”高复上前作揖说。

  “叔夷将军,杞某有礼了。”站在高复旁边的杞将军也作揖说。

  “不必多礼,高大夫不是说这是家宴嘛。那就不必讲究这些,瞧,我这不也穿身便装就来了。再看杞将军一身戎装,叔夷倒觉得有些失礼。”叔夷说这番话时,面部表情不多,但明眼人自听得出这话有所针对,话说完,他笑了几声。

  周围人慢慢站起身子,也不知怎么接,便也发笑几声。

  “看高某怠慢了两位将军了,我们现在便到席上。”高复赶紧打了圆场,带着叔夷一行人和杞将军一行人到了前院。

  高栀还未到前院,便闻到了饭香,又抬眼看了看布置,果然豪奢,每个席位都配有青铜和陶制器皿,古朴厚重;每个座位都配有垫子,高栀一看,那材质竟堪比她身穿的这新衣。

  “请诸位入座。”高复伸出手,招呼着叔夷和杞将军入座。

  杞将军和他两个儿子坐在前院左侧后三个席位,而叔夷和他的长子叔启则坐在了左侧前两席位,右侧有四个席位,分别是高复、曹茵、高止、高栀的位置。

  高栀的位置恰巧在杞和与杞粱之间,她自也可直接与其对视,但她却微微低着头,她的身后便是阿无。

  阿无从余光中看到,杞和,杞梁都在朝高栀这边看,而叔启,竟然在看她,她一惊,将头埋得更深了一些。

  “叔夷将军,杞将军,今日的菜色都是些家常小菜,也不知是否合二位的胃口。但是高某这酒却非寻常,乃是佳酿,待会儿可一定要多饮几杯。”高复见所有宾客都落座后,便让下人拿了一壶酒。

  “高大夫客气了,家常菜别具特色,自有番风味。”叔夷说。

  “我就说闻到了异香,原来是佳酿啊,那杞某一定要多饮几杯啦。”杞将军粗着嗓子说。

  “那自甚好啊。”高复笑着说。

  不久,饭菜入席。高栀见每道菜摆得精致,不禁咽了咽口水。

  此时高复说:“光有菜肴和美酒还不够尽兴,我这小女善舞,不如让她舞上一段,助助兴。”

  杞将军一听,立马说:“有幸欣赏高大夫爱女的舞蹈,这酒香又浓了几分啊。”

  高栀走到席中间,说:“孟姜助兴,为二位将军献上弓矢舞。”

  高家的下人随即便吹响乐器,只见高栀忽如间水袖甩将开,衣袖舞动,如灵动蝴蝶凌空而下,摇曳生姿。

  杞梁在一旁看得痴了,他想这少女舞姿轻灵,身轻如燕,双臂看似柔若无骨,但甩袖时力道有足,真乃奇妙,再看那俏丽的小脸,认真得有些可爱。

  杞和看到了弟弟杞梁一脸陶醉的样子,轻笑了一下。

  阿无则一边欣赏高栀的舞蹈,一边注意在场人的表情,她自是看到了痴醉的杞梁,也看见了怪笑的杞和还有若无其事只顾着饮酒的叔启。阿无想:看来只有杞家次子对高栀有意了。然后她皱了一下眉,奇怪其他人怎会对美貌的高栀视而不见。她这细微的变化全落在了看似若无其事的叔夷的眼中。

  自进高家前堂,叔夷便一直留意高栀身后的婢女阿无。他看阿无的双眼,总觉得似曾相识。

  一曲终了,高栀作揖。宾客拍了拍手,大嗓门的杞将军先喊了出来:“好,妙啊!高大夫的爱女果然舞艺惊人啊。”

  叔夷也称赞:“高大夫的爱女真是难得的佳人,高大夫好福气啊。”

  听到了两位将军的称赞,高复拱了拱手,说:“谢二位将军赏识。”

  一旁的高止却哼了一声,还挖了挖鼻孔。

  高栀回到了座位,抬眼时,恰好撞上了杞梁的目光,她感到不好意思,便轻咬了朱唇,目光向下。

  “杞将军,叔夷将军,小女今年十四岁了,也该到了出嫁的年纪了。今日邀二位来,还有一个不情之请,就是,高某为小女谋个亲事,但不知二位将军哪位有意呢?”高复喝了一杯酒,对杞将军和叔夷将军坦言说。

  杞将军听完高复的话,便一笑,说:“高大夫,我这两个儿子都没娶亲,大的是因跟我打仗耽误了婚事,这小的,哎,说来不怕高大夫笑话,尚未有合适的人家。”

  叔夷斜眼看了一眼叔启,略有些为难的说:“叔某对高大夫的爱女也是颇为欣赏,但不巧,昨日我与崔大夫刚结了亲,这……”

  杞将军抢先说:“看来,高大夫的爱女是与我杞家有缘了。”

  高复捋了捋胡子说:“先恭喜叔夷将军与崔大夫结亲了,喜酒之日,高某一定前去恭喜。”停顿了下又对杞将军说:“杞将军,高某有幸与杞家结亲。但杞将军有二位公子……”

  高复的话尚未说完,叔夷却说:“叔某有个提议,不如让杞家两位公子比试一下箭术,谁赢了便娶高大夫的爱女。”

  高复听完,摸了摸胡子,若有所思看向了杞将军。

  杞将军听完叔夷的话,微皱了一下眉头,然后又立刻舒展开来说:“叔将军这个提议倒是不错,杞和,杞梁,你们就比试一下射箭吧。”

  杞和,杞梁纷纷站起来,作揖答:“是,父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阎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阎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