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婆(二)
阴阎王2020-06-02 15:073,046

  高栀身着新衣,坐在屋内。

  阿无提了一壶热水进屋,高栀见了,便接了过来,并让阿无坐下,她来煮茶。

  茶煮好后,高栀先给阿无倒了一杯,然后给自己的杯子盛满,吹了几下,抿了一口茶说:“这还是我第一次煮茶给你,尝尝看。”

  阿无拿起茶杯,吹了好几下,然后一口气都喝掉了:“阿栀,你煮的茶很好喝。”

  高栀又给阿无添了一些茶,说:“你不觉得这茶苦吗? ”

  阿无端起茶杯,鼻子凑近闻了闻,说:“不苦不涩不是茶。这味道与我母亲煮的很像。”阿无说完,便又喝了一杯。

  高栀楞了一下,这些年她们每日都见面,每次阿无只是说些见闻,从未聊到过家里,而她也只知阿无是被齐国灭国的莱国人而已。

  “阿栀,我昨晚一夜未睡。”阿无眼中略显疲惫,她放下手中的茶杯,站起来走到窗户边接着说:“我知今日会发生些事,可能会改变些什么。我现在也说不上来这改变是好还是坏。只是想你我认识七年,你待我真心,我自也应如此。趁着离宴会还有些时辰,我想跟你说说我的事。”

  高栀再次将阿无的杯子蓄满,并端着茶杯站在她身边。

  阿无接过茶杯,但却并没有喝,而是开口说:“你只知我是被齐国灭国的莱国人,在战场上被抓来,成了奴隶,却不知在那之前我是莱国的公主。”

  高栀手中的茶杯轻晃了一下,阿无没有注意,又继续说:“我们莱国早在商朝就存在了,是九夷中的东夷古国。

  莱国始祖莱言妘姓的父亲叫做吴回,传说是火神祝融的弟弟,后来成为继任的火神。而吴回的先祖是黄帝之孙颛顼氏,故此我们莱国的君主实为三皇五帝之后,血统高贵。我们的国姓是妘,我叫做妘羲,是莱国最后一任君主妘和公的长女。

  周朝建国后,姜太公受封于齐国,原本定都营丘,但营丘原是我们莱国的地方,不想周王竟然将其赏给了姜太公,故此我们莱国向齐国发起第一场战争。适逢姜太公刚刚受封,民心不稳,比不上我们莱国稳定,所以那场战争齐国输了,姜太公被迫迁都,而齐莱两国的梁子也就此结下,此后数百年战争不断。

  初时齐莱两军也算势均力敌,谁也没能将对方怎样。但随着时间推移,齐国愈加昌盛。齐恒公时期,齐大夫管仲突然高价购买我们莱国的木柴,而且还连续与我们莱国签订很多单。起初我们莱国人也有顾虑,但面对真金白银,便放松警惕,还认为那只是齐人懒惰。

  莱国百姓为了赚钱纷纷上山砍柴,这样的状况持续了两年,直接导致莱国农田荒废。两年后,管仲又宣布,齐国以后都不会再从莱国收购木柴。我们也明白这是中了管仲之计,他是利用人性的贪欲,将我们莱国推上衰亡的路。

  那两年莱国百姓均扑在砍柴上,吃的粮食也都是以前的存粮。但两年后的存粮已所剩无几,物以稀为贵,莱国粮食价格一再暴涨,莱国百姓根本无法过活。另一边的齐国粮食价格低廉,这就让为了求生的莱国百姓都跑到了齐国,成了齐国人,莱国人口也顷刻间少了大半。

  我们莱国人口锐减,军心涣散,而齐军又在那时攻过来,我们根本招架不住,只能投降,还让出大半土地,带着剩余的莱国百姓退到了黄县。虽每年都要向齐国进贡,但却没了战争,国内一片祥和,倒也算得上世外桃源。

  然不足百年光阴,这份平静被即位的齐侯吕光打破了。吕光欲称霸天下,于是便想吞灭我们莱国。我父君知道一旦战争发起,莱国人必将成为齐军脚下的亡魂,所以向齐侯提出增加每年的进贡以求讲和,齐侯答应了。

  于是我父君便回莱国安抚动员百姓,但因太过操劳病倒了。而齐侯偏挑此时让我父君去齐国会谈,我父君自是无法前去,故派我的弟弟妘世薪和莱国重臣罗启前往。但哪知齐侯根本没安好心,在路上便将我的弟弟和罗启杀了,还对外说莱国君主不从召见,迟迟不来,乃是对齐国不敬。

  接着,晏弱、叔夷便率重兵攻打莱国。我们莱国人口稀疏,自是不敌。齐军很快便攻到了宫城,我父亲让我换上了寻常百姓穿的衣服,吩咐莱国将士江勇带我从宫中逃出去。而他则披上战甲,准备与齐军奋战。

  江勇带我从宫中逃出来,到了宫城门前,我便看到身中数箭,奄奄一息的父君正被齐军拖着示众。

  叔夷为扬齐军威望,对着站在血河中残存的莱国人说:“齐侯仁慈,为求统一,免除战争欲与莱侯商议共荣。不料莱侯自负,竟不理齐侯召见。齐侯不忍看莱国百姓被昏君压迫,只能命我等前来,但不想莱侯竟公然与齐为敌,我等也只能迎战。好在天佑齐军,莱侯也不过强弩之末,今日我等杀叛军,不杀百姓。你等可归降大齐,共享荣华。若执迷不悟,莫怪手中刀剑无情!”

  他的话刚说完,拖拽着我父君的齐人便砍下了我父君的头。血喷得很远,父君的眼睛瞪得很大。我想喊,但却被江勇捂住了嘴巴。

  站在血河中的莱国人看见我父君已死,只得丢下手中武器,下跪投降。江勇也硬拉着我跪下,以免齐军生疑。

  接下来的两天,齐军在我们莱国的都城抢东西,欺莱女,还让我们清理都城的血渍,我们跪在地上,擦拭着至亲之人的血液,又看见齐人将尸体堆起来烧,那烟直冲云天,百里可见。

  那一刻,我心中便有一念,复仇。但我当时不过八岁女童,不通谋略,更无武力,何谈复仇。纵然身边有一有勇有谋的江勇,可面对数万齐军又有何用。于是我只能等,等待机会,等待接近吕光的机会。

  然而天不遂人愿,当莱国都城被清理完毕,齐军便将我们莱国人聚到都城门下。晏弱和叔夷吩咐齐军按年龄划分我们莱人,过半百的老人被留在莱国,不满14岁和青壮年则被带回齐国,分给齐国各大夫做奴隶。我被分到了高家,但我不能再叫之前的名字,于是我便就给自己起了新的名字,阿无。”

  说到这里,阿无将手中早已放凉的茶一饮而尽。然后转身看着高栀说:“阿栀,这便是我的事。我有预感,今日恐会发生些事,而这也许会成为我见吕光的契机。”

  高栀望着比她高半头的阿无,然后喝掉了杯中的茶,又用她的空茶杯去碰阿无的茶杯,平静地说:“阿无,你且去做你想做的事便好。”

  阿无笑了笑,说:“阿栀,你果真当我是朋友。既如此,我有些话就说在前面。我是个心中只有仇恨的人,这些年从未睡过一晚好觉,一闭上眼,就会看见我父君死时的模样。所以,为了复仇我可以不顾一切……”

  “阿无,我知道,不必多说。我生来就被视为灾祸,这些年过得如何,你也看在眼中。我对你仇恨的人毫无感觉,也不管你之后会做何事,又会不会伤及到我。你只管去做好了,我的命,从出生那刻,便定了,无论发生何事,均与旁人无关。”高栀打断了阿无,略显伤感地说。

  “阿栀,除非万不得已,我不会伤你。但你也要记住,不要向命运屈服!什么灾祸,什么不详,不过是有人捍卫不了他们的命运,而强加给你的枷锁,别被它束缚住。”阿无伸手捏了捏高栀的肩膀。

  “阿无,时辰不早了。你我预料的事,也快来了。生在高家,是我的命,你我相识也是我的命。我屈服与否,还得看会不会再遇到如你一般待我坦诚的人。”高栀顺手将阿无手中的茶杯拿过来,连同她自己的,都放到了桌子上。

  然后高栀拉起阿无的手,带她走到梳妆处,并让她坐下,接着高栀又拿起了梳子,为阿无梳头:“阿无,其实你生得很好看,有着与我们齐人不同的大气。若你想成事,今日也需好好打扮。”

  阿无知道了高栀的意思,便静静地坐在铜镜前。

  梳妆后,高栀又将阿无身上的深色腰带拆下,从她自己的衣物中另寻了一条淡黄丝带作束。但衣裙又当如何呢,阿无瘦高,高栀的裙子穿在阿无身上便短了一些,于是高栀便让阿无穿着她本来的裙子,又寻来一条颜色不那么深的裙子给她套上,这就形成了重叠的效果,也别有美感。

  待二人全部整理好,已快中午,眼看就到了宴会的时辰,于是一前一后的从小屋走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阎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阎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