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婆(三)
阴阎王2020-06-03 17:572,119

  两人刚落脚在前院,高栀就啊的一声轻叫了一下,她和阿无扭头一看,原来是高止向她丢了块石头。

  “哼,灾祸不许出来!出来就要挨打!”高止一边恨恨地说,一边丢出手里另一块石头。

  阿无身快,迅速挡在了高栀前面,石头落在阿无右肩膀处。

  高栀离得近,听到石头碰触阿无身体发出的声音,立刻绕到阿无面前,伸手便要去捂阿无的右肩膀,但不想阿无却躲开,并快速走了几步,跪在了高止面前说:“奴婢该死!请大子饶了奴婢!奴婢奉高大夫之命,带孟姜来前院入宴,不想却扰了大子投石的乐趣,还连累了孟姜,实在该死!但请大子念在宴会即至,宾客需侍候,让奴婢前去服侍。”

  高栀看着阿无的背影,委屈孱弱,又想到刚刚阿无对她说的事,顿觉心中苦闷,为阿无不值。她快步走到阿无旁边,伸手拉住了阿无的左臂,用了全力将阿无拽起,并仰着头,大声对面前的高止说:“我乃高家的长女,按礼数,你该称我为姊。你刚刚不仅失礼,竟还拿石头掷我,更属不该。刚若不是阿无挡在我面前,你的石头定会让我容貌有损,试问,高家长女顶着张烂脸入宴,是不是有损高家颜面?还是你本有让父亲失礼于众宾客之意?故意为之!”高栀字字珠玑,咄咄逼人,她的气势和声调将在场的高止,阿无和其他下人给镇住了。

  阿无低着头,望着紧紧拉着她的高栀的侧脸,心想:我果然没看错人。

  再看高止,虽说身高比阿无还高些,但不过是11岁的孩子。他这是第一次听见比他大三岁的姐姐说这么多话,以前正月时候,虽然一起吃过饭,但高栀不过是行礼,很少开口。他也是第一次看见这个姐姐生气,想想之前他经常拿石头丢她,但也没见她如何。第一次觉得这个姐姐竟很凶狠,那个眼神让他有些害怕。他呆住了,眼睛眨了眨,咬着下唇,不知该如何。

  其余的下人都垂着头,院子里顿时安静极了。

  “年初见你时还没这般戾气,今儿是怎么了?”一个好听的声音打破了紧张的氛围,听到声音的下人纷纷下跪。

  高止则转身便跑,停在声音源处,一个身着黄红色衣裙的美丽女子身边,还挽着那女子的右臂,说:“母亲,你瞧那灾祸的样子,还大声凶我。长这么大,母亲都未曾责备过我呢。”

  高止一边说,一边朝着高栀做鬼脸。

  高栀见来人便是父亲的正妻曹茵,立刻行跪拜之礼,并说:“主夫人,栀儿奉父亲之命来入宴,不想却遭弟弟戏弄,幸得有阿无帮挡,才免了毁容之险。但栀儿唯恐弟弟继续顽皮,让栀儿有险,并会在宴上丢高家的脸,故才与弟弟说了说,声音怕是大了一些,吵到了夫人。”

  曹茵饶有兴致的看着跪在地上的高栀,心想:这年初见还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不过几月,怎变得这般厉害?不过对于高家来说,这样倒也没什么不好,省得见了宾客让人说闲话。接着曹茵便对高栀说:“起吧,既你这般有理,我还能说什么。”

  说完,便扭头宠溺地看着不服气的高止说:“止儿乖,你姐姐不过一时情急才说了重话,念在你们相处时日即将不多,你便原谅她吧。”

  曹茵的话已经将今日宴会的目的挑明,高栀面无表情,站在一边,阿无则露出一抹微笑。

  “夫人,高大夫命仆来请,宾客即至,还请夫人到前堂。”一个粗布麻衣的男仆气喘吁吁的赶来,跪在地上说。

  曹茵收了笑脸,但手却拉着高止,对余下的人说:“都听到了,一起前去。”

  高栀自是知道这话在说给她听,并回:“是,夫人。”

  接着一行人便向前堂走去。

  高复早就坐在前堂中间,见到曹茵,高栀她们过来,便先说:“别行礼了,赶紧准备准备,宾客就要到了。”

  阿无听到后,立刻理了理高栀的衣袖,轻轻抹了抹高栀的碎发。

  “栀儿,今日装扮后,很俏丽。”高复竟走了过来,还伸手拍了拍高栀的肩膀。

  高栀一惊,立刻垂下头回:“谢谢父亲送来的新衣。”

  高复笑了笑,又加了几分力道拍高栀的肩膀说:“今日就舞你最擅长的弓矢舞。”

  高栀回:“是的,父亲。”

  “大夫,杞将军到!‘一声通报传来。

  高复便对前堂的人说:“随我一起去迎接。”

  高栀跟在曹茵后边出了前堂,她见迎面走来位高大威猛,年纪约四十,留着胡须,身着铠甲的男子。她心想:这便是杞将军了。

  她又看了看杞将军的身后,跟着两位少年,都穿着深色长袍。略高些的光洁白皙瘦削的脸棱角分明,乌黑深邃的双眸中藏着些清冷,轻抿着的红唇似有几分不情不愿;略矮些的五官立体,刀刻般俊美,眉眼间散发傲气。高栀想:这两位可能是杞将军的儿子。而他们后边还跟着四位着军服的齐兵。

  “杞将军,高某有失远迎了。”高复拱了拱手。

  “高大夫太客气了,杞某有幸受邀。”杞将军也拱了拱手,指着身后个头低些的少年说:“高大夫,这是长子杞和。”又指了指个头高些的少年说:“这是次子杞梁。”然后对着两个少年冷冷地说:“你们还不快向高大夫行李。”

  两个少年作揖,齐声说:“拜见高大夫。”

  高复摆了摆手,说:“不必多礼,不必多礼,今日权当家宴,一起聚聚。”

  接着便招呼杞将军一行人入前堂。

  杞梁正好站在了高栀那一侧,他看了看略施粉黛,眉眼纯粹的高栀,竟露出未被察觉的微笑。

  高栀因退在一旁给杞将军一行让路,故并没留意杞梁的微笑,此时她心不在焉,想着也许这两人中的一个可能会成为她的夫君,然而她除了他的名字其余均不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阎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阎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