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婆(六)
阴阎王2020-06-06 23:491,432

  那晚,高栀躺在床榻上辗转难眠。

  而另一房间的阿无也没合眼,她在想盯着她看的叔启。她回忆了一下对叔启并没印象,但心里有种不好的感觉,还有就是她明年就要成为陪嫁了,没有明媒正娶,只不过是作为跟聘礼一样的物品被送进杞家,这让曾经为公主的她倍感失落。

  次日,高复竟然罕见地来到高栀的小屋,“栀儿——”

  高栀听见高复的声音,立刻从座椅上弹起,与阿无对视了一眼,都很吃惊。

  阿无打开屋门,向高复行跪拜礼“奴婢叩见高大夫。”

  高栀也作揖向高复请安。

  “行了,行了。阿无你先出去。”高复摆了摆手,坐在高栀房的座椅上说。

  阿无拱手作揖,便退出去了。

  高栀站在高复的左手边,默不作声。

  “栀儿,你对杞梁印象怎么样阿?”高复开门见山。

  高栀跟高复对视了一下,又立刻垂下头说:“回父亲,还好。”

  “那,那你是对杞和更有意了?”高复捋了捋胡须,“不过,嫁给杞和的话就只能做妾了,哎,也罢,一切是天意,杞梁就杞梁吧。”高复像是在自言自语。

  “一切听父亲安排。”高栀答。

  高复打量了一下高栀子,“栀儿,为父也不瞒你。近年父亲在朝并不算如意,虽然一直跟着太子光,但是自打齐侯有了公子牙,便对太子光不如从前,为父也跟着受牵连。可杞将军不同,这些年杞家立了不少功勋,在齐国声名显赫,齐侯也很重视他,跟他家结亲,定是百利而无一害了,但前提是你必须深得杞家欢喜。虽然你貌美,可容颜转瞬即逝,你要抓住人的心思,方可得其真心。杞家全是习武之人,腹中没什么点墨,而你呢,这些年在小屋呆着,虽然书读的很多,但身体却很弱,这不行的,为父找了个有些本事的下人,这半年你跟着他学些本事,也多一样讨杞家欢心的本事。”

  高栀暗自叹气,果然她不过是个工具而已,可她又能怎样呢,“是,父亲,栀儿定当尽力。”

  高复满意地点了点头,倒了一杯茶,“对了,让阿无也跟着学吧。”高复喝了一口茶,皱了眉头“这什么茶,这般的苦,你再练练茶艺吧。”

  高复说完便起身出去了。

  高栀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望着高复的背影,眼中透着绝望。

  “阿栀,”阿无走进小屋,轻轻唤了高栀一声。

  “阿无,我不过是件巩固他地位的工具而已,他不管我是否喜欢,是否乐意,只关心我能不能讨那家人的欢心,能不能让他在朝中地位更稳。你说,这是不是很可笑?”高栀对正在关门的阿无发问。

  “阿栀,别执着!”阿无没有正面回答。

  “嗯,阿无,这半年我们要跟着人练武。”高栀无力地嗯了一声,跟阿无说起高复的安排。

  “我们一起?”阿无瞪着清澈的双眸,不敢相信地问。

  高栀看她眼睛瞪得很大,在鹅蛋脸上显得很是可爱,便轻笑了一下说:“是啊,这半年我们能一起待得时间比往常多很多呢,这倒是件好事。”

  二人看着彼此正笑,门外传来一声:“孟姜,高大夫吩咐奴才过来,请您出来一下。”

  高栀嗯了一声,随阿无一同出了屋,只见门外的壮汉不过二十五六岁的样子,肤色较黑,但生得却很精神,身材魁梧高大,有种不同寻常百姓的气质。

  “孟姜,”那人见高栀出了屋子跪在地上,“奴才名云,奉高大夫之命助孟姜学习。”

  “不必多礼,起吧。”高栀听云的声音苍劲有力,为人又礼貌,印象很好。

  于是,为期半年的学习便从此开始了,男女有别,所以云并没教需要对抗的武,而是教射箭和简单攻防动作。

  初时,高栀很不习惯,身体吃不消,还晕倒在地,但随着练习的时间一久,她也习惯了,竟还有了些模样,而且整个人也精神了许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阎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阎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