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婆(十)
阴阎王2020-06-12 17:542,058

  亭子里有一石台和三张石凳,看着十分寡淡,但亭子四周种植的玉兰和木棉,正花开旺季,与之相配,俨然成了世外桃源。

  杞梁见高栀背对着他,面玉兰花而立,只觉那花香更加醉人,一时意乱情迷,竟全然未察觉阿无已经将煮好的茶放到了石台。

  阿无见杞梁已经晃神,便悄悄走到了他身边,一边作揖一边说:“杞公子,请先用茶。”

  杞梁突然听有人叫他,不觉一惊,猛地一个扭身,手肘碰到了阿无的肩膀。

  阿无立刻跪在地上,诚惶诚恐:“奴婢该死,惊扰了杞公子。”

  杞梁挠了挠头,想伸手去扶,但又怕唐突了,故抓了抓头发,说:“快快起来,我,刚刚晃神了,碰撞了你,是我的不是。”

  高栀在阿无跪下认错时便已转过身,现在望着杞梁的背影,回忆他刚刚的举动,心想:此人倒是和他那粗鲁自以为是的父亲不同,还算有礼。

  阿无见杞梁并不责怪她,还说了宽慰的话,不觉心头一暖,但在起身时,眼睛落在了杞梁那腰间挂着的一块玉珏,脸色就变了。

  杞梁见阿无盯着看他的腰间,便也低头看,确认阿无视线落在了他的玉珏上就说:“请问你是见过我这块玉珏吗?”

  阿无回过神,迎上杞梁充满疑惑的双眸回话:“回公子,奴婢并未见过,只是觉得这玉珏很独特,不觉入神。”

  杞梁嘴角微微上扬说:“我从小便戴这块玉珏,看得久了也不觉得奇特了,听父亲说这是过世的母亲留给我的唯一遗物。”

  阿无瞪大双眼脱口便说:“是,是你的母亲送你的?”

  杞梁看阿无一脸吃惊,不觉疑惑:“是啊,怎么了?”

  阿无抬眼望了一下咳了一声的高栀,垂下了头回:“回公子,奴婢刚刚听你提起你过世的母亲,一时间也想到了奴婢的亡母,故情绪激动了些。”

  杞梁表示同情:“原来如此。”

  高栀走到石台旁,轻轻对杞梁说:“杞公子请这边坐,喝些茶水。”

  杞梁闻声立刻转身,眼含期待,急忙说:“谢谢孟姜。”话音落,便快步走到了高栀左边的石凳上坐下。

  高栀见杞梁落座,便想为他倒杯茶,但却被阿无拦了下来:“孟姜请坐,还是奴婢来吧。”

  高栀看了一眼阿无,笑着点头,也坐下了。

  阿无倒好茶后就退到了亭子外侧。

  杞梁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深情地看着高栀说:“孟姜这的茶真是好喝,不仅香气沁人,口感也很醇厚。”

  高栀端坐着,面无表情:“杞公子,这茶是阿无煮的。”

  杞梁见高栀一脸认真,想说点儿什么调节气氛,可几次张开口都不知该说什么了,只是心里暗嘲自己的嘴笨。

  微风吹过,几多木棉花恰随风飘到高栀的茶杯前。高栀看那花开得极为艳丽,却仍没逃过被吹落的命运,继而联想到了她自己,只觉心中悲凉。她瞟了一眼身旁的杞梁,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忽地一问:“你当真愿意娶我?”

  杞梁一听这话,顿觉奇怪:她一个待字闺阁的小姑娘,怎么会这般直白。但见高栀一脸认真,眉头轻皱,眉毛弯弯,睫毛颤动,白皙的皮肤透着淡淡红粉,小巧的鼻子可爱至极,嘴唇薄薄的,甚是娇艳,一下慌了神。

  高栀见杞梁不做声,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她自己,撇了一下嘴又问:“杞公子,你当真愿意娶我?”

  杞梁回过神,迎着高栀的目光,真切地说:“我当然愿意了。”

  高栀不解:“你只见了我两次,就愿意娶我?”

  杞梁见高栀问的真切,又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模样,便也情真地回:“其实你我见了三次。”

  “三次?之前,我从未见过你的。”高栀歪了歪头,眨了眨眼睛。

  杞梁看高栀这般可爱,心中喜欢便又多了几分,但是又因高栀忘了第一次见面而懊恼,面露难色:“八年前,我13岁。那是我第一次随父亲来高家。还记得那日的天气阴沉,细雨不断,我来的路上不小心摔了一跤,弄湿了衣衫。到了你家前堂,高夫人瞧见我这窘样,便命人带我去换衣服。我到了偏屋,换好衣服后,打开门却发现那个下人没在,那时我正是贪玩的年纪,平日受家父严格管教,突然没了束缚便如脱缰之马,四处乱撞。我记得我蹦跳地走过一段石子路,又穿过了一片花林,到了一处别院,然后扒着石窗,瞧见了你。”杞梁停顿,看了看高栀,见她听得仔细,又继续说:“我看见你神色悲凉,傻傻地站在院子里,不知在看什么,只觉得你很无助,想去上前安慰。但又怕唐突了你,就一直偷偷望着,还,还瞧见你哭了。后来再见你时,你已经出落得十分俏丽,可我一眼就认出了你,因为你眉眼间还有些无助和倔强。”

  高栀听完,又露出悲凉神色:“那日我母亲去世了。我没法去送她最后一程,就只能站在院子里看着她种下的栀子花流泪,却不想你在旁偷看。”

  “原来是这样,早知道我真应该去上前安慰你的。”杞梁一脸懊悔。

  高栀看他很诚恳认真便说:“谢谢杞公子。”

  杞梁又问:“不知那别院的栀子树还在不在,这么些年过去,我一直难忘那栀子花的香气。”

  高栀的神色更凄楚了些说:“不在了,母亲走后,没人再照看那栀子树了,我年幼也不会,所以那树便枯死了。”

  杞梁见到高栀这般伤心,便信誓旦旦地说:“我,我之后会再为你种一棵,保管与你母亲种的一样。”

  高栀看杞梁双眸中透着真挚,为之所动,低了下头,轻轻说:“嗯,谢谢杞公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阎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阎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