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婆(十七)
阴阎王2020-09-10 17:192,049

  “好在伤口不深。”杞梁嘟囔了一句,然后扯了一块里衣,连鞋带脚都包上了,接着瘸着站了起来,看杞将军的脸。

  杞将军的脸此时因中毒而铁青着,眼睛虽然被合上,但从脸上还是看得出狰狞,在昏暗烛光下更显得十分诡异。

  杞梁看的出神,突然想起了杞将军死前没说完的话“你,你竟然还……还……啊?”,难道父亲想说的是你竟然还没死?杞梁想,但又被他自己这样的想法吓得倒退了几步。

  杞夫人仍守在杞和尸体旁,无声无息。

  带着疑问,杞梁再也睡不着,到了子时,杞将军和杞和的鬼魂并未被招来,房内也再无异动,于是杞梁走到了杞夫人身旁:“娘,父亲和兄长魂未至,该哭踊了。”

  杞夫人没搭话,捶着胸口,哭嚎着:“和儿,为什么不来找娘呢?娘好想再见你一面啊。”

  杞梁看杞夫人已经开始,便瘸着走到杞将军尸体旁,用脚踩地,但因为左脚受伤使不出力,所以跺脚的力度轻了许多,但这样是不符合礼数的,所以杞梁忍着疼,又跺了几次,直到包着左脚的带子都开始渗血,“父亲,兄长,你们惨死!而我,只恨晋国内部争斗,才导致未战先输,我实在是。父亲,兄长,之后战场上,我一定连本带利讨回来!”

  “你少在这里风凉话了,呜呜,我看和儿就是被你害死的。”杞夫人边哭边说,“你肯定是嫉妒和儿,想取而代之。我早就见你心思不正了,可怜的和儿,你告诉娘,是不是他,是不是他害死你的。”

  杞梁咬着下唇,又松开,接着舒了口气:“娘,我没有。兄长对我极好,我从未有过加害之心。事情我也原原本本解释过了,父亲和兄长先到的,我后到的,我根本不可能害他们的。”

  “我不听你说,呜呜呜,和儿,你让娘见一面啊,娘有好多话要对你说,娘只有你这一个孩子,你死了,我还活着干嘛?”杞夫人哭着说。

  杞梁看杞夫人这样,也不想再争执,就接着跺脚,但一直快天亮,还是没异动,杞梁左脚渗的血也多了,他摊在地上,将带子又绑紧了些。

  “夫人,少爷,吃早饭了。”息伯走进堂内,跪在地上说。

  杞梁瘸着腿走到了息伯旁边,伸手扶起了息伯:“息伯,起来吧。我一会儿便跟娘过去。”

  息伯见杞梁鞋上缠着布带便紧张地问:“这是怎么了?少爷你这?”

  杞梁摆了摆手:“没事儿,昨晚不小心碰了一下而已,已经没事儿了。”

  息伯没再追问,退出了房间。

  杞梁走到杞夫人旁边:“娘,先去吃饭吧。”

  杞夫人没答话,还是伏在杞和的尸体上,脸上都是泪痕,还发出呜呜的声音,但是声音显然很嘶哑了。

  杞梁伸手去搀扶,却被杞夫人推回。

  杞梁看这样,便说:“今日要入殓,娘,你若没吃饱饭,便没力气为兄长擦拭,兄长也不想见娘这样虚弱啊,兄长向来孝顺,他怎么忍心?”

  杞夫人身体颤抖了一下,呜咽了,但却流不出泪了,她缓缓起身向门外走去,杞梁也跟着出去。

  吃过早饭,便开始了杞将军和杞和的入殓仪式,杞夫人为杞和沐浴,穿戴好衣服,放入棺中;而杞梁为杞将军沐浴,清洗时他看见杞将军满身都是多年征战的伤痕,不觉心中酸楚。

  待尸体都入棺后,杞家人以及来奔丧的人都来见其最后一面。齐侯来了,高大夫来了,叔将军来了,每个人脸上都很伤心。

  “好孩子,你也别太难过了。这,哎。”高大夫抹了一把脸,叹口气说。

  杞梁恭敬地向宾客回礼,待所有宾客走后,便同杞夫人商量出殡的事儿。

  按照礼数,大夫是要三日而殡,三月而葬。故今天把尸体入棺,盖棺,在灵堂放三日为殡;再就要熏香,防腐,将尸体放满三个月后下葬。

  杞家出征死了两个人,这事儿到高家就成了不详之事,还让高栀成了被埋之人。

  高大夫回到高家后,便到小院找到高栀:“你啊你,还真是不详之人。刚订好的亲事,这就出了这事儿,你说你。”

  高栀低着头,不说话。

  “哎,这成婚之日也不知拖到几时,不过也好,现在杞家就剩下了一个不被待见的杞梁,也是没落了。不过已经跟人订了亲,你说,你还怎么能许给别人,真是,气死我了。”高大夫一个劲儿的数落高栀,但他看高栀垂着脑袋,也不吭声,就气呼呼地走了。

  阿无见高大夫走了,便走进屋子,手搭在了高栀肩膀:“阿栀,你,你别在意。”

  高栀抬头,苦笑着说:“我早就习惯了,没事。但就不知道杞梁现在如何。”

  阿无叹了口气说:“听跟着高大夫去奔丧的人说,杞公子状态不好。想来也是,一下走了两个至亲之人,谁能受得了。”

  高栀望向窗外:“希望他一切都好。”

  三个月的殡期很快过了,杞梁这三个月未出过杞家半步,一直守着他的父亲和兄长,虽然他心中也很想见高栀,但也很无奈。

  下葬之日,天气阴沉,像杞梁的脸一样,他看着杞将军和杞和的棺材被黄土掩盖,想着永远看不到他们了,便哭了。

  这一幕,被女扮男装出了高家的高栀看到了,她心中一紧,她想去安慰杞梁,但此时此刻,却不行,只能心中为他祈祷。

  殡葬一过,便是守孝三年。杞梁与高栀的婚事便只能推后,杞梁到高家与高大夫讲明,又绕到小院去见了高栀。

  “我们的婚事……”杞梁看着高栀的眸子,无奈地说,但却被高栀的拥抱打断了。

  “别说,我都知道。”高栀见杞梁几个月下来清瘦不少,心疼不已,便不顾礼数,抱住了杞梁。

  杞梁明白高栀的心意,将脑袋靠向高栀的头,蹭了蹭说:“我带回了玉璇玑,栀儿,三年后,等我来与你成亲。”

  高栀窝在杞梁肩上,轻轻点头。

  杞梁将怀中玉璇玑取出,为高栀带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阎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阎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