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镇南王的恩惠
没人搭理崽崽2020-06-06 18:512,463

  倒是不得不提一句,镇南王这一身行头,还真像那么回事,祭坛,黑狗,清晨未打鸣就被捏住脖子,一直到现在的红冠大公鸡。

  鲜艳的鸡冠一抖一抖的。

  镇南王身着一身道袍,自称是道长衍虚。

  李封只能在一旁偷着乐,这个镇南王起名字的功夫显然还是不到家,这个所谓的道号明明就是太上皇对他们两个儿子进行册封的时候给下的翻版,虚衍。

  这个在卷宗中甚至还留有记载,当时太上皇问两个孩子,谁想做皇帝,镇南王想都没想,就说出了,我不想当。

  生性自由,在皇位上坐不住,倒还不如让自己兄弟来做,自己只是辅佐,也乐得清闲,虽然最后,什么烂事坏事都得由他干,但是只要是不让他做皇帝就行。

  太上皇想了想,也就赐了个虚衍的号给他。

  李封强行憋住笑意,抬头看着“虚衍道长”的表演,啊不,施法。、

  “虚衍道长”脚踏七星,手提木剑,看起来是威风凛凛,但是落在李封眼里实在是······

  老头子自从收养李封,开始,直到前不久为李封开路为止,教导江湖,道义,典籍,各种流派等等等······

  “看来,这镇南王,喜欢归喜欢,但是不精啊。”

  李封摇了摇头,但谁曾想,镇南王刚好走完七星步,目光投到这边,看到李封摇头,也没说什么,远处看了一眼,让人拿过被捏着嗓子的公鸡,松开手,让其将压抑了半天的鸣打出来,还没打完,用小刀一刀将鸡冠切落下来。

  鸣叫声更厉,说来也奇怪,张屠户还真就像是轻松了一样。

  最后一刀封喉,鸡血洒落,黑狗狂吠。

  “李封。”

  洪河碰了碰李封,见人开始散开,“看起来,还真的像是那么回事啊。”

  “别闹了。”

  李封回了一个白眼,道:“要是真的像是人们传的那样,有鬼的话,咱们刚刚就借着咱们镇南王的手,全部上天了。”

  李封撇撇嘴,废话,你见过哪个道士帮人家驱鬼,用的是槐木剑的?

  这不是故意把鬼招过来吗?

  “行了,走吧。”

  李封抬头,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镇南王人影都没了,想必是混在人群里离开了。

  李封也不慌,又不是找不到,看了一眼远处的酒楼,“走,咱们去酒楼,去见见咱们大唐的镇南王!”

  几个人虽然不知道李封是如何得知镇南王在酒楼的,但是这丝毫不影响他们对于李封的信任,反正是五个老粗,有个聪明人在前面,说啥就干啥呗。

  “父亲,你怎么还亲自下来了?”

  “不太放心,这不是,过来看看。”

  两个人在酒楼里换盏推觞。

  赫然是县令和镇南王。

  “对了,刚才,我看见了一个有趣的捕头,不出意外,应该会到这来。”

  镇南王看了一眼县令,“看来你还收了个好苗子啊。”

  县令放下酒杯,“父亲说的,应当是前几天成为捕头的李封。”

  “怎么?”

  镇南王见县令如此表情,“那小子,还有什么过人之处不成?”

  “那是自然。”县令整了整衣角,“父亲可还记得,当初那个叛国之人?”

  “自然记得。”

  镇南王听到这句话,直了直身子,问道:“怎么?他给审出来了不成?”

  “不但是给审出来了。”

  县令颇为自豪的向自父亲炫耀,“而且还是在我刚见到他的时候,他要做捕头,我让他吃饱饭,然后直接带去了牢房,您知道吗?李封可是就只是看了一眼他的卷宗,说了几句话就问出来了,而且说的话,杀人诛心啊!”

  见父亲不信,他又复述了一遍当时李封所说的话。镇南王听完,悠悠的来了一句。

  “李申啊,为父平时待你不薄吧。”

  “那是自然,父亲大人平日对我呵护有加,除了李封,父亲大人想要什么,儿臣一定双手奉上!”

  “你小子。”

  镇南王摇摇头,“我不要他,只是偶尔借他来用一下,总是可以的吧?”

  “那是自然。”

  正这个说话的当,六个人从外面走上来,“见过镇南王,县令大人。”

  “起来吧。”

  “谁是李封?”

  镇南王开口第二句话,就是问的李封是哪个。

  “回镇南王,小子,就是李封。”

  李封上前一步,“至于您叫我,应当是想问我,刚才为什么摇头吧。”

  “不错。”

  镇南王点点头,“为什么啊?”

  “我想镇南王应该是非常喜欢道家文化的,倒是,帮您置办东西的,可能就不是这么的,懂了。”

  李封听了听,见镇南王没有想要说话的意思,继续说道:“我刚开始,认出了您准备的东西,发现倒是非常的正式,但是,从您从您的随从手中接过木剑的时候,说句不要命的话,下官当时,笑了。”

  “为何发笑啊?”

  镇南王倒也是不恼,只是开口发问。

  “因为,下官发现了一件很好笑的事情,请问镇南王,您在哪里见过,道士施法,会用槐木剑的呢?”

  “槐木?”

  镇南王回身抓过木剑,打量了一番,直接从中将其折断。

  “镇南王,您这个木剑,是从哪买的?”

  李封指了指木剑。

  “就在孝安县,怎么?”

  “没事,不知,这把木剑,可否给下官?下官记得,县中卖这个的是个年纪已高的老人,想着,让其发点小财,也不至于,几年之后,去了都无人收料。”

  李封见镇南王同意,拿起被掰折的木剑,凑到洪河旁边。

  洪河听完李封的话,看了一眼镇南王,“这,不太好吧?”

  “去吧。”

  见镇南王点头,洪河风风火火的跑出去。

  “你给他说的什么?”

  镇南王有些好奇。

  “大人若是好奇的话,倒是不如跟下官,一起去看看?”

  李封做了个请的手势。

  “好。”

  几个人走在街道上,有意无意的将镇南王和县令包在里面。

  原本热闹的大街上突然变得行人寥寥,偶尔有那么一两个,也是紧跟着就跑向西面,那边就是有着镇南王卖木剑的地方,不过这种反应是不是太大了点?

  一行人渐渐地走进了,人也多起来,时不时地能够看到有人抱着木剑从不远处走过来,等到一行人走到老人的摊位前的时候,木剑,已经没了。全部卖了出去。

  只留下旁观的行人和洪河在宽慰老人。

  “您看,贵人来了。”

  洪河正有些手忙脚乱,突然发现李封过来,忙把老人引向了李封。

  “老爷子,就是他。”

  李封扶过老人,指了指镇南王。

  “扑通!”

  耄耋之龄的老人直接冲着镇南王跪了下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瓦硕亦得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瓦硕亦得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