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礼成 第2
薄木兮2020-08-09 20:303,536

  要不怎么说有现世报呢,才笑完蓝忘机新婚夜醉得不省人事,哪知魏无羡自己就成了新婚头一日无论如何也起不来的那个。蓝忘机凑在耳边叫了两回,又输了回灵力给他,都驱不散他的困倦。才要去回了自家哥哥,今日一早敬茶行礼都免了才好,就听见他迷迷瞪瞪的叫自己“蓝湛,是不是得去给长辈行礼啊?”

  蓝忘机心疼凑过去,温柔道“无妨,我去回一声,说你身体有恙,无力起身……”

  还没说完,就被躺着的人奋力摇头拒绝,十分不满道“知情的人晓得是你喝醉酒闹了大半夜,不知情的还以为……那我夷陵老祖面子往哪里搁?”

  蓝忘机轻笑出声,温柔哄道“我家老祖柔弱不能自理,他们都省xing得的。安心睡,我去去就来。”

  想是蓝曦臣也想到他们才闹了大半夜,这新婚的头一日肯定起不来,根本就没做新人敬茶行礼的安排,一早就自行去蓝启仁处问安了,见他一个人进来还小小的吃惊了一下“咦,忘机?你这是……”

  蓝忘机向蓝启仁问了安,对着他坦然道“魏婴困乏哦,起不了身,我来回您一声。”

  蓝启仁蹙眉不语,蓝曦臣了然一笑道“无妨,以后都是自家人,不打紧的。方才叔父还与我说起,昨日匆忙未来得及准备,今日特意备了几样礼物,正好你来了,带去给阿婴玩吧。”

  蓝忘机躬身谢过蓝启仁,又见蓝曦臣拿了一个六寸见方的盒子道“兄长没什么贵重的礼,昨日已将父亲留给你的那箱东西送去了,这是咱们云深不知处的玉令,叫工匠昨夜赶工刻出来的,隽了阿婴的名字,以后出入云深支取银钱也方便些。”

  蓝忘机躬身接了,蓝曦臣又道“你之前说要风光大办,宴请百家,如今大礼已成,要不要我发家主令……”

  蓝忘机很快打断道“不用,兄长,此事我本不欲张扬,说要宴请百家,也只是想表明我的立场罢了。而且,魏婴也担忧会埋下往后累及蓝氏的祸根,所以,这帖子,以我二人的名义发就是了。”

  蓝曦臣点头默许,蓝启仁方捻须道“愚昧者非世人,非尔,而在于世事之凌乱,魏婴历了番生死,倒生出些洞明世事的淡然来,也算因祸得福。忘机,如今你二人走过千难万苦,往后也要同舟共济,相扶相持才是。”

  待魏无羡终于睡够了起身时,睁眼就被静室地上堆成小山似的礼物唬了一跳。蓝忘机正埋头在书几纸堆里写着什么,时至正午,阳光自纸窗透进来,堪堪照在蓝忘机执笔的手上。魏无羡以前就觉得他手好看,常年弹琴的手骨节分明五指修长,没想到执了笔也那般的赏心悦目。魏无羡趴在枕上噙着笑看了半天,才甜腻腻的唤了一声“蓝湛……”

  蓝忘机应声抬头,莞尔展颜,回他一个轻如蝶翼点水的笑,温柔道“睡醒了?”

  魏无羡光着脚走过去,腻在他身上问“嗯?你在写什么?这地上堆这些个盒子箱子,都是做什么的?”

  蓝忘机停了笔,展臂将他捞在怀里,温声道“在写告事帖,饿吗,可想吃东西?”

  “嗯”魏无羡在他怀里点头不迭道“饿,想吃昨日那种荠菜馅儿的小馄炖。”

  蓝忘机轻笑不语,眼神示意他往矮几那边看,魏无羡疑惑看过去,只见平常用来温着茶的小炉子上此刻多了一个铜甗(yan,音演) ,隐隐冒着馄炖的香气。那热气婷婷袅袅,又热又暖的,如同熏在他心上,将他的心塞的满满的,扭身回抱着他,软着嗓子嘟囔了一句“你怎么知道我想吃什么?”

  觉出他紧贴着自己不动,蓝忘机干脆抱着他走过去。铜甗不知道热了多久,蓝忘机垫了块布巾才将里面温着的馄炖拿出来,姑苏吃食讲求精致,玉色莲瓣纹小碗里装了十来个小巧的鱼样儿馄炖,圆头长尾,憨态可掬。轻轻搅动两下,荠菜的清香便一股脑往鼻子里钻,魏无羡食指大动,脱口说了句“好香……”

  恃宠而骄说的大概就是他,明明自己有手,偏偏要耍赖偷懒。被蓝忘机喂着吃完那一小碗馄饨,魏无羡才觉身上感官苏醒了些,餍足拍拍肚子,笑问道“蓝湛,你还没说这地上一堆是什么?”

  蓝忘机抬手擦了擦他嘴角的汤渍,温声道“都是给你的,你自己去看。”

  “给我?”魏无羡奇道“是谁给我的?”

  蓝忘机拿出蓝曦臣给的盒子道“大部分是族里长辈送的,那一箱是父亲留下的,这个,是兄长给你的。”

  魏无羡接过,只看了一眼便眉开眼笑道“通行玉令?哈,还有我的名字呢!蓝湛,这是?”

  蓝忘机宠溺笑笑“这个不稀奇,只为你出入来往方便些。去看看那些箱子,有一箱是叔父送的,你不好奇?”

  “好奇,好奇!”

  听是蓝启仁送的,魏无羡着实是好奇极了,从求学时候起,蓝启仁就视他为害群之马,恨不得他离自己精心培养的得意门生越远越好,可如今不但不阻拦他和蓝忘机的事,还少有苛责,现在居然还送自己好大一箱东西,说不好奇是假的,但以蓝老头一贯的古板刻板来看,魏无羡甚至觉得他装了一整箱《蓝氏家规》或者《礼记》《道德经》给自己都不奇怪。箱子上挂了只小巧的锁,蓝忘机含笑将一串钥匙放他掌心,打趣道“为夫身家性命 尽归良人矣。”

  魏无羡得意挑眉,笑得如同一只餍足的小狐“那老祖我就勉为其难,收下了?”

  抱着定是一箱子礼义廉耻的心思,魏无羡打开蓝启仁给的箱子,登时被里头黄澄澄金灿灿的东西闪了眼,瞠目结舌道“蓝湛,这,莫不是你叔父拿错了?他送我的不该是一箱劝我但行好事向善勿恶的书本经卷才对吗”

  蓝忘机哭笑不得,道“又在胡说……若我没猜错这应当是祖上留下的东西,你看,这把锁和父亲留下那箱上的那把是一对。”

  魏无羡依言看过去,另一个稍大些的箱子果然也有一把形制极像的铜锁,过去打开,倒不是像蓝启仁给的那个里面全是黄白之物,这箱更多的是珍奇古玩,还有几卷画轴、玉器之类,看成色都是老物件,随便拿一件出去都是有价无市的宝贝,也不知道是蓝家哪位先祖传下来的的东西。

  魏无羡有一丝愕然,疑惑道“蓝湛,你父亲给你留东西不稀奇,可你叔父……他这是把家底儿都给了你了?”

  蓝忘机拉过他坐下,温柔道“叔父一生无有儿女,兄长和我就是他最亲近的人,我如今又有了你,这些东西自然要交给你保管着的”

  魏无羡这才放下心来,拍拍胸口道“我就说,他不罚我就不错了,哪里还能送我这些东西呢,不过蓝湛,粗略算算叔父给的金银足有千数,这是不是太贵重了啊?”

  蓝忘机笑着摇头道“不会,《论语》有云:有马千驷,民无德而称焉;死不食周粟,民到于今称之;此谓富贵如浮云,美名传千世。叔父一生节俭,钱财于他,确是身外之物,既给了你,便是你的,你好生收着便是。”

  魏无羡低头,一边在那箱古玩中挑拣翻看,一边笑道“那倒是,不过蓝湛,我一直觉得你家祖上若是高僧,那也一定是苦行僧,衣不蔽体风餐露宿那种,没想到,这位大师不但把子孙一个个教得这般超脱外物,还不忘捎带手积累财富,是个挺有钱的和尚嘛……”

  说完又觉不妥,忙改口道“哎呀罪过罪过,我佛慈悲,莫与我这满口铜臭气的人计较……不过也奇啊,怪不得古人说“道德传家,十代以上,耕读传家次之,诗书传家又次之,富贵传,不过三代”。这家族兴衰,关键竟在于有无德行,兰陵金氏富列王侯钟鼓馔玉又如何,还不是败在一众不肖子孙手上?看来我得找机会敲打敲打金凌这臭小子,莫要学他祖父叔父骄奢“yin”逸,要多学学蓝家这番德行为先才是……”

  看他在那里天马行空自言自语,蓝忘机好笑不已,展臂将他拉回怀里道“多谢夫人夸奖,经如此说,那为夫越发不敢不修德行,只是不知,修德与修心可相矛盾乎?毕竟良人在侧,断难无欲……”

  他凑得近,眼里又满是促狭挑逗,魏无羡耳根迅速红成一片,佯作平静道“含光君,你的圣贤书都读到哪里去了?莫不是读书的时候都在那里想我不成?恶欲喜怒哀乐六者,累德,纵欲于德行有亏你知道吗?”。

  蓝忘机一脸无辜点头,眼神却如黏在他身上一般热切,魏无羡顿时情动,攀着他脖颈口勿上去,如同一地松油被点着了,热辣辣黏腻腻地烧起来,以至于为何新婚头一日便起不了身,会不会有损德行这些身外事全都被一股脑投进这烈火里,一丝灰烬也无。

  日影偏西,蓝忘机摸了一把他大汗淋漓的脸,温柔道“去木浴?”

  魏无羡无力回答,只摇头不语。蓝忘机起身抱他道“得去木浴,当心身体不适……”

  待两人都收拾齐整重新坐下来的时候,魏无羡才有气无力问他道“那会就见你在写,写的什么?还没写完吗?”

  说是坐,其实完全就是歪在自己身上,蓝忘机含笑递给他一本道“在写这个,说好要广发请帖昭告天下的。”

  只当真是请柬,魏无羡还待要说蓝湛这人真是越发可爱了,成亲这种事竟也还有后补的。哪知只撇了一眼他写的帖子,就顾不得身下疼痛笑作一团“哈哈哈,哎呀我的妈呀,蓝湛,你也太……你定是与我待得久了,学坏了,哈哈哈……”

  只见那雪白云纹纸,一手苍劲隶书,赫然写着:

  ***宗主*君臺鑒:

  吾與摯愛魏嬰已於庚子鼠年 己卯月 戊午日禮成。

  本欲忝為東主,邀君會於雲深,無奈事發倉促,未及告知,萬望勿怪。

  既已禮成,斷無後補之理,投帖以告,切勿送禮。

  另,若有新奇小物,可與嬰賞玩。

  藍忘機

  …

  作者有话:有个知识点,敲黑板,要考的哦。二哥哥对羡羡的爱称大家看到了没有?故意逗他的时候会叫夫人,动情的时候却叫良人。

  良人,听上去就很美好是不是?这是古时女子对自己丈夫的称呼,二哥哥可从来没把羡羡当成女子,他们是势均力敌的爱情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道祖师衍生文——朝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道祖师衍生文——朝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