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破碎世界,种族部落
雨浚傲霆2020-05-29 10:305,754

  古老文明创生新的科技,神秘力量『赞歌』​一直被人们所诟病,茶余饭后人们总会找一些话题聊一聊,聊着聊着便幻想出了『神明』一词,『赞歌』这种神秘力量一直被人们谣传来自神明,虽然他们从没有见过自己口中所谓的神明,但他们依然坚信自己幻想出来的东西是真的。

  ​众多未知强大生物被『赞歌』这种神秘力量所创生,若这一切不是“神明”所为的话那『赞歌』的背后一定存在着某种复杂而又神秘的系统程序,不过普通人想要一探究竟查出真相的话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与其去做这种无用功倒不如想想自己该如何去适应这个被『赞歌』所改变了的世界,因为我们不是科学家,所以我们并不需要找到太多的答案,我们唯一值得做的事情就是让自己活下去。

  『光年能源』​所指的是一种常见的宝石,它并非由神秘力量『赞歌』创生,不过它却非常的实用。这种宝石可以被人们所制造出的『冰核系统』化为尘埃,在这个过程中它会缓慢而又友好的释放出能量为机器提供动力,因此在圣歌世界中那些由人类所制造出来的机器才能正常工作。

  消耗一吨重的『光年能源』​宝石所释放出的能量可以让装有最微小『冰核系统』的飞行器在圣歌的世界中飞行一光年的距离,而这个飞行器的总重量大约是一克。不过这只是理论值,从来没有人做过这个试验,但是『光年能源』这个名词却因此诞生。一般情况下消耗一克重的『光年能源』可以让一吨重的人形武装机甲在圣歌的世界中飞行大约九公里的距离。

  『赞歌』所创生出来的凶猛生物使得圣歌的世界秩序大乱,原来许多兴旺发达的国家现在都不复存在,现在存在于这个世界中的就只有那些支离破碎的部落罢了,他们都有属于自己的科技,不过要是相比于这个世界最兴盛的时期的话那这些科技就显得落后许多了。

  同时部落与部落之间的冲突时有发生,以前世界各国的货币现在也变得分文不值,『光年能源』的宝石现在变成了这个世界的通用货币,同时也是唯一的货币,所以『光年能源』的宝石又称『光年源币』,一克『光年源币』大约能买两斤圣歌白鹿的肉。

  圣歌光年中的主人公并非自由战士,他没有属于自己的一套武装机甲,但他却有一种能控制圣歌世界中『光蜉蝣』生物的能力,他能将身边成千上万的『光蜉蝣』召集到一起变成各种形状。不要小看这种能力,一千只『光蜉蝣』足以摧毁一套武装机甲,而且『光蜉蝣』在圣歌世界中的数量极多,分布范围又广,当它们成千上万的出现时那种壮观的场面真的很难用语言去形容。

  主人公的名字就叫光年,他的父母掌握着圣歌世界中顶端的生物科技,不过即便如此在厄运降临之时他们也改变不了什么。

  光年的父母最终被『赞歌』力量创生出来的『厄斯』杀死,而他自己也在这种无奈的情况下成为了自己父母生物科技的试验品,不过他的父母狠下心来这么做也仅仅只有一个单纯而又美好的想法——让自己的儿子能在这个末日般的世界之中存活下去。

  光年身上的试验最终成功了,他成为了圣歌世界之中唯一一个可以和『光蜉蝣』生物沟通的人,同时他也用自己的这种能力毁灭了那头杀死自己父母的『厄斯』。

  光年在杀死『厄斯』之后变得很累很累,他突然晕了过去,等他醒来之后他依然躺在『厄斯』的尸体旁边,现在的他很饿很饿。他试图用自己身上的小刀从『厄斯』身上割下肉来吃,可是『厄斯』的皮实在是太厚了,小刀根本就割不开,无奈之下他只有站起身来到别处去寻找食物,哪怕现在全身酸软的他几乎没有了走路的力气。

  不久之后缓慢前行的他便经过了自己埋葬父母的地方,他对着那个地方凝视了一会儿,眼睛里的泪水都快流出来了,不过这一刻他还是转头向着远处走去,忍住哭泣的他继续寻找着食物,他必须让自己活下去。

  很快光年便在自己的身旁不远处发现了一只圣歌白鹿,此时的他已经走出了他父母做实验的那个山洞,外边阳光明媚,没想到他竟然昏睡了整整一个晚上。现在他身处的一个地方是一个森林,他从来都没有来过这里,而他最近的一次记忆便是躺在家里的床上,当时他刚刚喝完了妈妈送给自己的一杯牛奶,之后他便熟睡,醒来之后他便发现自己躺在一个装满粘稠液体的水槽之中,自己的身上还插着几根输液管子。

  光年在拔下身上的管子跳出水槽之后便离开了这个实验室,不久之后他便发现了自己父母的尸体,而他则在自己父亲身上找到了一张早就写好的遗书,遗书上交代了一切,而光年也明白了一切,他于是就地埋葬了自己的父母,此时在洞的深处则传来了『厄斯』的吼叫声,他知道是这只怪物杀死自己父母的,于是便有了之后的故事。

  光年在看到不远处的圣歌白鹿之后便想利用『光蜉蝣』去捕捉它,可是此时的他体力不支根本控制不了自己身旁的『光蜉蝣』,于是他便从身上掏出一把『光能手枪』一枪了结了那只背对着他的圣歌白鹿的性命,不久之后他便准备生吃猎物。

  不过还好,光年身上带着的是一把『光能小刀』,小刀的刀刃可以将鹿肉烤熟,这样他就不用像野人那样的生吃食物了。

  ​饥饿使得光年的头脑变得不太清醒,其实父亲在遗书之中​已经告诉了他实验室中食物的储藏地点,在那里还存放着少量的『光年源币』和一些便携物品,光年在吃完鹿肉之后想起了一切,于是他便再次回到了那个山洞之中。

  光年按照自己父亲遗书的指示找到了实验室存放食物的地点,不过这里的食物已经被之前那只『厄斯』​扫荡一空,这里剩下的只有不到一公斤重的『光年源币』和一些可以随身携带的野外生存物品,光年在把这里清理一遍后便再次离开了山洞,此时的他按照父亲遗书的指示在山洞外的一棵古树旁找到了一个微型控制台,不久之后他便按下了这个控制台上的红色按钮。

  刹那须臾之间光年眼前的那个山洞崩塌了,而光年在看到这一切之后便毫不犹豫的离开了这里,哪怕现在的他已经在不知不觉之中流下了眼泪。

  光年就这样成为了他父母生物科技试验成功的胜利品,同时他也成为了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而等待着他的则是没有尽头的流浪​之旅和漫无边际的求生之路,他可能再也不会感受到家的温暖了。

  光年原先的住宅此时已经变成了『鹰狼』​们的窝,他再也不能回去了,于是他就只能在圣歌世界之中的那些部落里四处奔波着。

  现在就谈谈圣歌世界中的四个大的部落吧,它们的名字分别叫作『初夏之炎』​、『穿云之翼』、『雅韵之歌』和『预言之诗』。

  『初夏之炎』​这个部落没有属于自己的机甲,不过他们制造出来的武器火力很猛,若部落中十几个人拿着他们的武器去组队的话那他们甚至不需要机甲的帮助便能轻松的干掉一头『厄斯』,他们的武器很厉害,尤其是火焰方面的武器,这些武器喷出的火焰能够烧融自由战士们作战机甲的外部钢铁。

  『穿云之翼』​其实是由二十几个自由战士合力组建的一个部落,他们的作战机甲被称为『穿行者』,而他们也的确能够『穿行天地』。这个部落的领导层都是自由战士,他们都拥有属于自己的『穿行者』机甲,而他们最主要的职责就是保护部落里那些没有机甲护身的平民们,这个部落平民数量很多,所生活的地方还是比较繁华的。

  『雅韵之歌』​是由成百上千精通音律的音乐家们所组成的一个部落,他们这个部落有属于自己的科技,所制造出的乐器都可以当武器用,当然了,这些乐器主要是用来对付『赞歌』所创生出来的那些未知生物的,它们并不能释放出可以杀人的次声波,不过音乐家们可以利用这些乐器奏出奇特的乐曲来影响那些未知生物的脑电波使它们处于迷惑状态甚至让它们在意志模糊的情况下自相残杀。

  『预言之诗』​是由圣歌世界中的预言家们所组成的一个部落,他们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有着通天彻地的本领,他们甚至可以预知未来。不过就是不知道他们是如何控制『雷电』、『寒冰』和『烈火』的,他们利用这些来保护自己的部落,或许他们真的拥有魔法吧。

  很快光年便流浪到了『初夏之炎』​的集市之中,在这里他终于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了,现在圣歌的世界刚刚入夜,而光年则想在附近的酒吧里喝点酒让自己疲惫的神经休息一下,去缓解一下自己低落的情绪,毕竟在大部分时间里光年的心情都很沉重。

  光年在进入酒吧之后便点了一杯『初夏之炎』​特制的果酒,他很快就将这杯酒喝完了,味道还不错,于是他又再点了一杯。

  正在光年喝得起劲的时候一个身材瘦小的中年男人走到了他的身旁,对方拿出了一排『若隐针』​想卖给他。

  “喂,小伙子,很不错的『若隐蓝药』,你要不要?”​那个瘦小的中年男人坐在光年身旁的椅子上问。

  “这种害人的东西你还是卖给别人吧,别妨碍我喝酒!”​正在喝酒的光年在说了身旁的那个男人几句之后便警告他离开,而这个男人在听了光年的话后便马上离开了。

  ​“呵呵,这些人的确挺烦的,老是在我的店里边卖这种东西,真拿他们没办法。”酒堡老板走到光年的身旁坐了下来。

  “咦,你是这家酒堡的老板吧?”​光年问,此时他刚好喝完了第二杯酒。

  ​“嗯,是的,你明知故问肯定有事,说吧,是不是想接猎人的活?”酒吧老板问。

  “嗯,刚才卖酒给我的那个伙计说了,附近的居民委托了你很多的事情,你手上有很多单猎人生意。”​光年不准备点第三杯酒了,现在的他想接一单猎人生意。

  “他也说的太夸张了,不过最近的确有人委托我帮他找猎人,要不要我带你去见他一下?”​酒吧老板问。

  “嗯,太好了,你能现在就带我去吗?”​光年问。

  “可以,不过我要先了解一下你,当然了,主要是看你有没有这个能力。”​酒吧老板说。

  “我你就放心吧。”​光年似乎很自信。

  “对了,你叫什么呀?”​酒吧老板问。

  “我叫光年。”​光年回答了酒吧老板的提问,紧接着酒吧老板便和光年交谈了很久,而他也了解清楚了光年的个人情况。

  “嗯好,光年,这单猎人生意你接的了,跟我去见那个委托我办事的人吧。”​酒吧老板站起来说,于是光年便和他一起出了酒吧,可是当他们经过一条小巷子时,光年却发现了一具尸体。

  “啊,老板,巷子前面好像躺着一个人!”​光年对身旁的酒吧老板说,此时他们两个都站在这个小巷子的中央,而那具尸体则在他们前方不远处。

  “我们过去看看吧。”​酒吧老板说,于是他和光年便一起走到了那个尸体旁,而光年则详细的看了看这具尸体。

  “是刚才在酒吧卖『若隐蓝药』的那个人,他已经死了,脖子上还有针孔,应该是被人注射了毒药。”​光年将尸体的情况告诉给了站在他身旁的酒店老板。

  “这种闲事我们不要管了,他是卖若隐针的,在我们这里这样的人每天都会死十几个,他们的命不值钱。”​酒吧老板叫光年不要去管这件事情。

  “『赞歌』破坏我们的世界后人命的确变得挺贱的,在以前的世界中卖若隐针是犯法的,而现在人们买它就像买感冒药一样容易,我不想这个世界继续极端化,既然这件事情让我碰上了,我就不能坐视不理。”​光年望着那具尸体说出了自己心中的话。

  “怎么,你还想去找警署报案吗?现在已经没有这些地方了,维持治安的是那些部落的战士们,虽然他们比那些警署的警卫们强很多,但是像这样的事情他们是不会管的,『若隐蓝药』机构的人会替这个人收尸的,我们就不要去干预他们的事情了。”​酒吧老板告诫光年。

  “看来是有人为了抢他身上的若隐针才杀了他的……嗯,好,就让卖『若隐蓝药』的那些人去管这件事情吧。”​光年想了想后便决定不去管这件事情。

  “光年,那我们走吧。”​酒吧老板说。

  “嗯。”​光年点了点头,之后他便和酒吧老板一起去见了那个猎人生意的委托人。

  委托光年办事的人是集市外『夏风谷』中那个酿酒作坊的老板,他住在集市中,可是他的酿酒作坊却建在『夏风谷』里,因为『夏风谷』里最近有鹰狼出没所以他的酿酒作坊里的那些工人们每天都坐立不安,于是他便想找人将『夏风谷』中的那些鹰狼给清理掉,而光年则接了他这单生意。

  光年在接下猎人生意以后便和酒吧老板一起回到了集市的酒吧里,而酒吧老板也愿意为他提供住房,于是他便住在了酒吧的客房之中。

  光年准备在酒吧里休息一晚养足精神,这样的话他次日去清理那些鹰狼们会更容易些,不过睡前他还是想了想那个死去了的人,因为他在回酒堡时发现巷子里的那具尸体不见了,在想了想这件事情之后他便熟睡了。

  很快便到了第二天的早上,而光年也来到了『夏风谷』,他要做的就是清理『夏风谷』中的那些鹰狼们,鹰狼的数量究竟有多少他也不太清楚,只不过若他消灭鹰狼的数量在十只以上的话便可以去『夏风谷』的酿酒作坊领钱了,不过作坊里会有人跟他去核对一下那些死去鹰狼的数量的。

  “喂,小伙子,我已经把你送到『夏风谷』了,你快下车吧。”坐在『钢架小车』前排的司机转身对光年说,而光年则坐在这台『钢架小车』的后排,此时这辆车已经停了下来,而它所处的位置便是『夏风谷』中的『初夏河畔』,不过出现在他们面前的这条河似乎只是一条小溪。

  “嗯好,师傅,谢谢你,这是车钱。”光年说完便从拿出一块『光年源币』递给了那个司机,而那个司机也收下了钱,这一块『光年源币』的重量大约是四分之一克。

  不久之后光年便下了车,待车开走后他便走到小溪旁用水洗了一下自己的脸,之后他便按照地图的指示走到了酿酒作坊的附近,这里的确有鹰狼出没,于是他便打开一瓶『白鹿脂香剂』朝周围喷撒去吸引那些鹰狼们,很快便陆陆续续的有六只鹰狼跑到了这里。

  “嗯,这瓶肉味剂还真管用,好了,开工了!”光年收起了那瓶药剂,之后他便控制『光蜉蝣』去攻击那些鹰狼们。

  『光蜉蝣』身体发光,体液呈强酸性,若疾速撞击物体的话便会发生爆炸,而它的体液也会喷撒出来去腐蚀物体,所以生物受到『光蜉蝣』的攻击后通常会受到爆炸、灼烧和腐蚀三种伤害,可以说『光蜉蝣』具有极强的攻击性能。

  此时光年将自己的手臂抬高,而上百只发出橙光的『光蜉蝣』就像萤火虫一样的聚集到了他的身旁,他只挥了挥手这些『光蜉蝣』就变成六道光流冲向了那六只鹰狼,片刻之后六只鹰狼的身体便被这些『光蜉蝣』撞击发生爆炸,而它们在被灼伤腐蚀之后便一只接着一只的倒在了地上,有两只甚至被炸的肢体分离。

  就这样光年最终消灭了十只鹰狼,而他也去『夏风谷』的酿酒作坊领取了『光年源币』,不过似乎还有少量的『光年源币』要在作坊老板那里领取,于是光年便坐着作坊送酒的车子回到了集市之中,可是当他来到作坊老板的家门口时却看到了一大堆人围堵在了这个门口。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歌:光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歌:光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