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獓犾寄生,宿主永生
雨浚傲霆2020-05-29 11:004,791

  三天之后邪痕将暗羽带到了『月牙滩』的『犾齿之滨』中,这里是『暗皇之音』的第一个栖息地,现在的它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而主宰它的『光暗神域』似乎永远不可能恢复往日的生机了,不过它们的故事却还在。

  “邪痕,这是我祖辈们生活过的地方,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暗羽问,此时他和邪痕已经身处在了『犾齿之滨』的废墟之中。

  “你想听一下你祖先们的故事吗?”​邪痕问,此时他走到暗羽的跟前。

  “你来过这里?”​暗羽问。

  “这里是怎么毁灭的难道你不知道吗?”​邪痕反问暗羽。

  “当然知道了,是一种类似于『赞歌』的力量将这里毁灭的。”​暗羽回答说。

  “你信吗?”​邪痕问。

  “其实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没有亲眼见过,我不能说我所听到的就是事实,但那种类似于『赞歌』的力量应该是真实存在的。”​暗羽回答说。

  “如果我说是黑龙元帅毁了这里的话,你相信吗?”​邪痕又问。

  “现在我没有必要去思考你会不会骗我,我既然跟你过来了,那你就是我唯一的希望,说吧,当时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暗羽问。

  “那就要从我的『獓犾计划』说起了。”​邪痕说。

  “『獓犾计划』?獓犾似乎是我们『暗皇之音』的神兽,当时你要做什么?”​暗羽问。

  “你错了,獓犾并不是你们『暗皇之音』的神兽,其实它是我们『灰烬之痕』利用生物科技所创造出的一种可以永生的寄生生物罢了。”​邪痕解释说。

  “什么,这是真的吗?”​暗羽惊讶的问。

  “呵呵,你不是说过不会怀疑我说的话吗?”​邪痕笑着说。

  “嗯,你继续说吧,我不会再问一些没有意义的话了。”​暗羽说。

  “被我族创造出的这种寄生生物与『水熊』相似,不过它对人体的作用却比『水熊』复杂的多,这种生物能寄生在人体的血液里,在显微镜下看它就像是一只头上长角浑身长毛的『水熊』,所以我们就称它为『獓犾之子』。”​邪痕说。

  “『獓犾之子』?”​暗羽显得有些疑惑。

  “嗯,『獓犾之子』能使宿主得到永生,甚至能迅速愈合宿主的伤口,若是宿主肢体分离的话那『獓犾之子』也能使它们迅速生长到一起。还有就是『獓犾之子』能释放出抵御一切病毒的抗体,所以它的宿主基本上不会受到病毒的危害,而且它还能吸收重金属离子和其他的一些毒素,这样它的宿主就能百毒不侵了。”​邪痕说。

  “那『獓犾之子』的宿主岂不是不会死。”​暗羽说。

  “嗯,『獓犾之子』甚至能使宿主发生基因突变,宿主会变成一个头上长角浑身长满灰色长毛的怪物,它们力大无穷以人为食,就好像神话传说中的『獓犾』一样,所以我们就将『獓犾之子』的宿主称之为『獓犾』。”​邪痕说。

  “那这种怪物我们怎么去杀死它?”​暗羽问。

  “可以用几千度的火焰将它们烧死,或者利用『黑洞』一样的力量将它压缩,『暗皇黑金』机甲所释放出的『暗影星流』就能消灭它们。”​邪痕说。

  “我基本上已经猜到你『獓犾计划』的目的了,跟我说说一百多年前的那个故事吧。”​暗羽说。

  “好!”​邪痕点头说,于是他便将一百多年前的那些事情告诉给了暗羽。

  就这样故事的画面转换到了一百多年前的月牙滩上,这个时候邪痕刚刚毁灭了刹那余辉,而他也受到了刹那余辉的重创,当时的他已经意识到那种储存在他身体里的远古力量是有限的,这种力量他虽然只是释放过两次,但这两次『末日的灰烬』却消耗了他体内百分之九十的远古力量,他不能再去消耗这种珍贵的力量了,毕竟这种力量已经所剩无几,于是邪痕便想到去使用『獓犾之子』。

  不久之后邪痕便来到了『犾齿之滨』,不过这次他并没有想去毁灭『暗皇之音』这个种族,他想利用这个种族来实现自己的『獓犾计划』,毕竟『暗皇之音』的人拥有部分『灰烬之痕』的人的血统,『獓犾之子』应该能寄生在他们的体内,于是他便与『暗皇之音』的黑龙元帅见了面。

  邪痕在与黑龙元帅见面以后便编造了一个谎言,他说他有办法让『暗皇之音』的族人们获得永生,不过『暗皇之音』的族人们必须帮助他让他成为『史诗国』的国王,之后邪痕便将自己的『獓犾计划』告诉给了黑龙元帅。

  当时黑龙元帅没有理由不相信邪痕的话,因为他不知道邪痕体内的远古力量是有限的,他以为邪痕可以像毁灭『光帝之吟』一样的毁灭『暗皇之音』,邪痕拥有这么强大的的力量是没有撒谎的必要的,于是他便答应与邪痕合作,不过他还是十分谨慎的,他让邪痕先将『獓犾之子』注入他的体内,若他感觉没事的话那他便让邪痕去施行『獓犾计划』。

  谁知邪痕竟然给黑龙元帅注射了另一种血液寄生生物,这种生物会让人短时间内感觉精力充沛,但这却是在消耗宿主的精力,宿主最终会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累死。

  就这样感觉自己精神百倍的黑龙元帅答应让邪痕对『暗皇之音』的族人们注射『獓犾之子』,可是由于邪痕所带『獓犾之子』的数量并不多,于是邪痕就想到了让『暗皇之音』每家每户的居民去培养『獓犾之子』,当然了,这一切都要让黑龙元帅代劳了,毕竟若他出现在『暗皇之音』的话便会吓坏众人的。

  由于『獓犾之子』需要新鲜的人血作为培养基,所以『暗皇之音』每家每户所培养的『獓犾之子』并不多,他们每天都会用消毒针扎破自己的手指挤几滴血到冰箱冷藏的培养基中。虽然每家每户所培养出的『獓犾之子』数量不是很多,但这些新生的『獓犾之子』足够让整个『暗皇之音』的人都成为他们的宿主。

  不过当邪痕的『獓犾计划』即将圆满成功的时候黑龙元帅却对自己的血液成分进行了检查,他发现自己的身体里竟然寄生着一种能让他损失大量精力的生物,而现在的他已经活不久了他终于明白了一切,于是他便下令让自己的族人迅速搬离『犾齿之滨』,为了使自己的族人能安心离开他谎称一种类似于『赞歌』的力量即将来袭,而『犾齿之滨』也会像『暮光岛』那样变成一片废墟。

  不久之后『暗皇之音』的族人们便偷偷的搬到了他们的第二个栖息地中,此时正躲在山洞里修复自身损坏元件的邪痕却并没有察觉到外边的『犾齿之滨』已经变成了一座空城,而黑龙元帅在这个时候竟然控制『暗皇黑金』机甲去偷袭他,于是邪痕便飞出山洞与『暗皇黑金』机甲在天空中作战。

  不久之后苍翎便赶到了『犾齿之滨』,于是她便与黑龙元帅合力击退了邪痕,之后就发生了黑龙元帅释放『暗影星流』毁灭『犾齿之滨』的那一幕,培养基中的那些『獓犾之子』最终被压缩致死,『暗皇之音』的族人们也总算逃过了一劫,而邪痕的『獓犾计划』也失败了。

  黑龙元帅最后还是累死了,而计划失败后的邪痕也逃到了『史诗国』中,他需要修复自身的系统元件,于是他便想到去利用『光辉赞歌』的力量,可是以他现在的情况却很难攻入『光辉圣都』,于是他便在『史诗国』中待了一个多月,而他的战力也恢复到了原先的百分之八十。

  这个时候邪痕便想攻入『光辉圣都』,他想利用都城中心『光辉赞歌』的力量来修复自身那些科技所无法修复的系统元件,于是他便一鼓作气的杀入了『光辉圣都』的中心位置,但他却没有想到苍翎居然会来『光辉圣都』,就这样苍翎自毁的那一幕出现在了他的眼中,为了使自己不被毁灭,所以邪痕便释放出体内的远古力量让它去与『光辉赞歌』的力量融合,没想到他居然成功了,而这种改变后的『光辉赞歌』也与他融为了一体,于是就发生了后来『赞歌』生物的事情。

  此时故事的画面又回到了暗羽与邪痕交谈的地方。

  “原来黑龙元帅是被你害死的,你也算间接的毁掉了『犾齿之滨』了。”​暗羽说。

  “算是吧,不过事情都过去一百年多了,很多人都将这件事情忘了,你不也是隐隐约约知道些许吗?要不然我们在第一次见面之时你不会不认得我的。”​邪痕说。

  “一百多年前的事情我没必要知道那么多,那些零碎的事情我也是听我父亲说的,我甚至都没有听过邪痕这个名字。”​暗羽说。

  “看来我已经被这个世界遗忘了。”​邪痕说。

  “对了,你不是与『光辉赞歌』合一了吗,怎么现在又与它分离了呢?”​暗羽问。

  “几个月前霸域的监察使与『狂怒之心』中的『赞歌』沟通过,赞歌将部分力量赐予了他使他变得强大,而他却死在了那些自由战士的手里,『狂怒之心』的『中心风暴』被抑制住了,这使得『赞歌』缺失的那部分力量得不到补充,『赞歌』因此出现了裂痕,于是我便利用这个裂痕与它分离了。当时我出现在了『狂怒之心』中,不过我却对『自由城』不感兴趣,于是我便来到了『光暗神域』继续自己的『獓犾计划』。”​邪痕解释说。

  “你的力量恢复了吗?”​暗羽问。

  “没有,那种『灰烬之痕』的远古力量是有限的,而且在我体内残存的这种力量已经与『赞歌』融合了,可是我却无法控制现在的『赞歌』,虽然现在的我拥有与它相同的力量。”​邪痕说。

  “也就是说你现在所使用的是『赞歌』的力量?”​暗羽问。

  “不错,这种力量虽然是无限的,它源源不绝但威力却远不及那种『灰烬之痕』的远古力量,而且它的原理是个谜,我始终无法站在科学的角度去解释它。”​邪痕说。

  “难道那种『灰烬之痕』的远古力量你就能用科学的方法去解释吗?”​暗羽反问邪痕。

  “当然不能,但这种远古力量最起码合理,它所释放的『末日的灰烬』其实是空气中的二氧化碳在阳光的照射下被一种特殊的紫外线分解为『碳粒』和氧气,出现的那种黑色烟雾其实就是飘浮在空气中的『碳粒』形成的,它们的浓度很高而且混合着氧气,此时只要聚光灼烧它们就会发生毁天灭地的大爆炸,『光帝之吟』就是这样变成废墟的,不过那种特殊的紫外线是如何形成的却无法用科学来解释。”​邪痕说。

  “咦,我好像还听说过一种名叫『天末的光辉』的毁灭力量,那它又是怎么一回事呢?”暗羽问。

  “『天末的光辉』就比较简单了,它和放大镜的原理差不多,只是聚集光能去灼烧物体罢了,不过它还伴有红外线攻击,比放大镜聚集阳光要复杂一点。”邪痕解释说。

  “原来如此,不过你现在所拥有的这种力量却让人感到一头雾水,它就像是『魔法』一样,真的很难用科学却解释它呀。”暗羽说。

  “不是很难而是『赞歌』的力量科学根本就无法去解释它,等我的『獓犾计划』成功以后我便会去『光辉圣都』吸收全部的『赞歌』力量,不过这很难成功,我可能会因此毁灭,但是『赞歌』力量对我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所以我不得不这样做。”邪痕说。

  “好了,说说你怎么帮我复国吧。”暗羽说。

  “我不会像对待黑龙元帅一样的对待你的,因为你和他不一样,况且我也不想再用谎言去欺骗任何人了,我就将我的条件说出来吧,我帮你复国,你来帮我实现『獓犾计划』,怎么样?”邪痕问。

  “你想我牺牲自己全族人的性命来成就你?”暗羽问。

  “他们不会牺牲的,他们会永生!”邪痕说。

  “哼,变成『獓犾』和死了有什么区别?”暗羽说。

  “你不答应我?”邪痕问。

  “即使我不答应你你也可以用另一种方法将他们变成『獓犾』,我没有能力阻止你还说什么呢?与其让他们被『霸域』的人折磨致死还不如让他们变成『獓犾』来的痛快。”暗羽说。

  “这么说你是答应我了?”邪痕问。

  “你认为我还有其它的选择吗?”暗羽反问邪痕。

  “好,那我们现在就共商你的复国大计吧。”邪痕说。

  “嗯。”暗羽点头答应说。

  与此同时在雅韵城中光年和雅风已经找了暗羽三天了,城中所有的地方他们几乎都找了个遍,于是他们决定出春韵泽去寻找暗羽。

  他们推测暗羽可能是去报仇了,可是暗羽是个十分谨慎的人,他想事情都考虑得很周全,所以他应该不会单枪匹马的去对付『霸域』的那些人的,在没有十足把握的情况下他应该会向『暗皇之音』周围的一些部落求助,于是雅风和光年便再次来到了『夏风谷』,可是当他们来到『夏风谷』的时候却刚好碰到了烁金与雨露医生结婚这件事,于是他们便参加了这场婚礼,原来在他们离开『夏风谷』的这二十多天里发生了不少的事情。

  就这样故事的画面回到了二十多天前的『夏炎堡』中。

  ​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歌:光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歌:光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