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翎复国,圣域之战(《幻剑诗篇》终章)
雨浚傲霆2020-05-28 19:3311,244

  就这样牙韶天和牙鹤飞等人一起进入了〖朱鹮仙宇〗的世界之中,他很快便与自己久别了三十年之久的妻子穿封恋雪重逢,二人见面之时相拥而泣,场面温馨动人,但可惜的是穿封天涯早在十年前就已经仙逝,牙韶天不能即时的在他的坟墓前祭拜,这使得牙韶天感到非常的遗憾。

  就这样牙韶天与穿封恋雪在穿封天涯的墓碑前相处了一下午,他们交谈了很久,牙胤宸的事情最终被穿封恋雪所知道,她算是为自己的儿子捏了一把冷汗,不过令她感到欣慰的是牙胤宸最终还是改过自新了。

  而穿封恋雪也将这些年发生在朱鹮仙宇之中的事情告诉给了牙韶天,原来朱鹮仙宇的〖定宇神针〗很不稳定,它每年都需要仙灵幻力极强的人对其施法七天七夜,这样它方能镇住整座朱鹮仙宇,不然整座朱鹮仙宇随时都有崩塌的危险。

  〖定宇神针〗是在十九年前才出现这种状况的,三十年前的穿封天涯提前十年预测到了这件事情,不过当时的他还不知道这种情况何时会出现,保险起见,他在预测到这件事情一个月后便进入了朱鹮仙宇之内。

  果然在十一年后一对剑侠夫妇利用〖朱鹮皓羽〗的神力进入了昊空道,他们二人偷偷地潜入了龙墓,本想找寻诛寰神剑的他们竟然意外的得到了〖傲月胧煌剑〗的秘笈,于是他们夫妇二人便一起钻研起了这套武功,谁知他们二人由于修炼不当而双双入魔,最后他们彼此死在了对方的剑下。

  这夫妇二人在对战之时惊动了整个朱鹮仙宇,为阻止他们穿封天涯冒险将〖定宇神针〗从〖朱鹮仙宇记〗的〖镇天台〗上拔出,此时他利用〖定宇神针〗的神兵之力与那对剑侠夫妇对抗,岂料在一天一夜之后穿封天涯尽然在精力近乎枯竭的情况下昏厥了,好在穿封恋雪躲在附近观战,她及时将自己的父亲救起并迅速逃离了这个危险之地。

  那对剑侠夫妇最终战死在了龙墓之中,穿封天涯也就此留下了病根,而且〖定宇神针〗在重新插入〖镇天台〗后便变得极不稳定,穿封天涯只好每年消耗自己大部分的灵力将其稳住,他像这样硬撑了九年最终离世,他死前将这个封剑任务交给了穿封恋雪,而穿封恋雪也只好像她的父亲那样在这个世界之中苦撑了十年。

  剑侠夫妇大战的事情最终被牙鹤飞知道了,而他从穿封恋雪对这二人的外貌描述上便开始怀疑这二人是否是他的父母,于是他将自己随身携带的父母画像递给穿封恋雪看,结果他的这个猜测竟然是真的。

  知道真相后的牙鹤飞跑到了仙宇湖旁嚎嚎大哭了一场,而万雨霖也全程陪在他的身边未发一言,不久之后牙鹤飞便苦累了,跪在草地上的他慢慢的睡着了,而万雨霖也走到他的身边用双手将他抱住,也许这样能让他慢慢的从痛苦之中抽离出来。

  三日之后牙鹤飞便坚决要入龙墓一探究竟,众人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只好答应了他,就这样他们一起进入了先贤龙翼的陵墓之中。

  龙墓之外的气氛沉重,牙鹤飞的心里纠结难过,他不知道懂事后的自己与父母在这种情况下见面是何种感受,他想过不见,但他又不得不见,恸心的一幕迟早会出现在他的眼前,想在他所要做的就是学会接受。

  几个时辰过去了,众人终于进入了龙墓的深处,此时两具已经干化了的尸体出现在了众人眼前,看到眼前的这一幕牙鹤飞他并没有表现出众人脑海中的那种激动和忧伤,现在的他只是平静的向着那两具尸体走近。

  不久之后牙鹤飞便与那两具尸体近在咫尺,这两具尸体右手都紧握着剑,他们彼此刺穿了对方的心脏,但可能是他们在濒死的那一刹那又清醒了过来吧,他们彼此之间又用左手搭着对方的肩膀,额头触碰着额头,像是离世前最后一次的亲密接触。

  此时眼泪从牙鹤飞的眼睛里流了出来,他跪下身子去抚摸那具女性尸体的喉颈,慢慢地他将女尸脖子上的吊坠轻轻的往上提,此时一块被灰尘覆盖的璞玉出现在了牙鹤飞的眼里。

  牙鹤飞的眼睛更加湿润了,他将自己脖子上的吊坠提起,此时一块和女尸身上一模一样的璞玉从他的衣领滑落了出来,于是他立刻将这两具尸体紧紧的抱住痛哭不已,哭声震天憾地。

  “啊,鹤飞……”不远处的万雨霖刚要跑过去安慰牙鹤飞便被牙韶天一手给拦住了。

  “诶,雨霖,先不要去打扰他,让他好好的在自己的世界中沉浸一下吧,这样发泄一下对他来说不一定是坏事!”拦住万雨霖的牙韶天道。

  “……嗯!”万雨霖在想了想后道。

  本来整个龙墓的气氛伤心沉重,可是片刻之后牙鹤飞剑中的炼狱空间却出现了异样,先贤凤舞用尽全力冲破了释厄封界的限制,此时的她已经是个濒死之人,不过她在冲破释厄封界的限制后居然被封界的力量给弹到了龙墓的墓碑之下,她用尽自己最后的一点灵力将墓碑打碎,没想到一颗赤金凤凰卵竟然从碎裂的石碑中掉落到了他的身旁,于是她用自己的双掌紧贴赤金凤凰卵的表面,不久之后他便将这颗神物的精华吸尽。

  现在的先贤凤舞如获新生,她虽不是在场众人的对手,但她若想脱身的话也并非难事。

  “啊,剑圣,先贤凤舞这是在做什么?”先贤问君惊恐的望着碎裂石碑之下的先贤凤舞。

  “啊,不好,没想到龙墓中竟然还藏有旭阳金凤的凤凰卵,先贤凤舞已经吸尽了凤凰卵的精华,我们不能让她借此机会逃脱,快去阻止她!”牙韶天立刻抽出天胤之剑道。

  “嗯!”先贤问君点头道,于是在场众人便齐攻先贤凤舞,牙鹤飞也暂时放下了心中之痛拔出了自己的弑龙血剑。

  虽然众人用尽全力围攻先贤凤舞但却还是被她给逃脱,片刻之后她便飞到了朱鹮仙宇中的〖镇天台〗之上,而众人也追到了这里。

  “啊,不好,先贤凤舞她要拔出〖定宇神针〗!”站在镇天台下的穿封恋雪急忙道。

  “唉,恋雪,我们已经阻止不了她了!”牙韶天望着镇天台上的先贤凤舞失望的叹道,此时先贤凤舞一手将插在镇天台上的〖诛寰碎影〗拔出一手直指穹苍,不久之后〖朱凰圣域〗的〖凤凰展翼门〗便被打开了,而她也很快的被这个金羽门吸入了朱凰圣域之中,而台下的众人也只能目瞪口呆的望着眼前的奇景。

  原来先贤凤舞在吸收凤凰卵的精华之后便获得了一次打开〖凤凰展翼门〗的机会,她利用〖定宇神针〗的法力打开了这座金羽门进入了朱凰圣域之中,而牙韶天也明白了其中的缘由,于是他立刻将自己手中的天胤之剑插在了镇天台上,这把剑可代替〖诛寰碎影〗去充当朱鹮仙宇的〖定宇神针〗,不过神剑只听从他一人的号令,看来他今后要一直留在这里了,不过有自己的爱妻穿封恋雪常伴左右他又有什么遗憾的呢?

  不过先贤凤舞在进入朱凰圣域之后势必会兴起一场腥风血雨,而牙鹤飞等人绝不会坐视不理,于是他请求牙韶天将自己送入朱凰圣域之中,可是要进入朱凰圣域就必须用到极其珍贵的赤金凤凰卵,这种凤凰卵旭阳金凤每一百年才产一枚数量有限,于是他便利用牙鹤飞父母身上的另一根〖朱鹮皓羽〗打开了通往动灵仙界的异界之门将先贤问君等一行六人送入其中。

  因为旭阳金凤栖息在天府国的焰雷仙境之中,所以牙鹤飞等人可能会在动灵仙界之中找到凤凰卵,到时他们便能利用这件神物进入朱凰圣域了。

  不过最可惜的是〖傲月胧煌剑〗的秘笈藏在牙鹤飞父亲的上衣里,它已经随牙鹤飞父亲的尸身一同腐化了,所以普天之下会一套完整的〖傲月胧煌剑〗剑法的人就只有先贤凤舞了。

  在一百五十年前的动灵仙界,此时的牙鹤飞已经和先贤问君等人一起被传送到了〖冰玄武城〗中,而现在的冰玄武城城主又恰巧是牙胤宸,所以他们相遇之后自是有很多的话要谈,就这样牙鹤飞等人在冰玄武城中暂住了下来,而牙胤宸也从他口中知道了〖朱鹮仙宇〗世界中的一切。

  数日之后牙胤宸便命人在冰玄武城附近的一座雪山上为他的外公穿封天涯建造了一座墓碑,而埋在墓碑之下的则是他外公生前的一把佩剑,这是穿封天涯留在动灵仙界之中唯一的一件遗物。

  牙胤宸在祭拜完自己的外公之后便回到了冰玄武城的〖霜雪楼〗中,这座楼是冰玄武城接待贵宾用的,而牙鹤飞等人就住在这座楼中。

  牙胤宸本来只是想在这楼中歇息片刻的,但在这个时候他却听到了楼上传来的琴音,琴音旋律优美动听,这让他想到了自己的父母,让他想到了昶天垠,甚至连归海之音的身影都在他的脑海中浮现,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看来牙胤宸是遇到自己的知音了,于是他便毫不犹豫的登上二楼一探究竟,原来是天情若正在抚琴。

  这个时候牙胤宸不由自主的坐到天情若对面的古琴旁与她合奏了起来,合奏出来的旋律宛如天籁,而牙鹤飞和先贤问君等人也被这绝美之音给吸引了过来,原来在这个世上还真有一个与天情若琴艺不相伯仲的人,而这个人也将自己心中最后的一丝幽怨化解了。

  就在众人陶醉之时北冥玄武却急匆匆的出现了,此时的他已经是冰玄武城的副城主了,不过现在他是带着一个坏消息过来的。

  北冥玄天在被关严戒擒回动灵仙界之后明曦镜皇就借助〖动玄皓月神剑〗之力把他封印在了〖冰玄武洞〗中,而牙胤宸和北冥玄武二人则负责带人轮流看守着他,不过牙胤宸是〖动玄皓月神剑〗的主人而北冥玄武却不是,北冥玄天于是便从这个破绽上下手来施行自己的逃跑计划。

  明曦镜皇百密一疏,他没有想到在北冥玄天的体内还存在着善念之源微乎其微的力量,而这也是关严戒的疏忽,他认为打开动灵仙界的异界之门已经耗尽了北冥玄天体内的念源之力,所以在明曦镜皇封印北冥玄天的时候他只是从旁协助而并没有使用天魔力量去检验北冥玄天的身体,于是乎北冥玄天便将自己体内善念之源的力量注入了插在〖冰玄武洞〗上的〖动玄皓月神剑〗使自己暂时成为了这把剑的主人。

  而牙胤宸和北冥玄武二人却对这一切不为所知,直至北冥玄天冲破封印的那一刹那北冥玄武才惊慌失措起来,而北冥玄天在打伤〖冰玄武洞〗外的守卫以后便逃出了〖冰玄武城〗。

  牙胤宸在得知北冥玄天逃跑以后他便带着牙鹤飞等人出城寻找他,而北冥玄武则就在冰玄武城负责处理城内事务。

  就这样牙胤宸以〖动玄皓月神剑〗主人的身份去感应北冥玄天的具体位置,但没想到这种感应之法需要三天之后才能使用,因为牙胤宸通过此法只能感应到〖动玄皓月神剑〗三天之前在哪里,所以他们能找到北冥玄天三天之前的去处。于是牙胤宸等人只能向无头苍蝇一样带兵在仙国搜索了数日,岂料数日之后牙胤宸在使用感应之法后却发现北冥玄天已经离开了仙国,三天之前他曾去过天府国的依风之城,于是牙胤宸便带着众人赶去了那里。

  不久之后众人便赶到了依风之城,此时依风之城的城主冼默然立刻接待了他们,但牙胤宸却并未从冼默然的口中问出北冥玄天的下落,北冥玄天现在有了〖动玄皓月神剑〗的帮助如虎添翼,若他想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依风之城然后离开那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只不过寻找北冥玄天一事又再一次的变得没有头绪了,于是牙胤宸等人在依风之城中小息片刻后便马上离开了。

  其实北冥玄天的确潜入过依风之城的禁地,他本想找一处清静的地方恢复功力的,岂料在依风之城的禁地中每天都有见不得人的事情发生,这便扰了他的清静,于是他便离开了这个地方,走时他将〖暗魂冥月剑〗的剑谱埋在了依风之城的禁地之中。

  其实〖暗魂冥月剑〗旧的剑谱早就被北冥玄天烧毁了,而他埋在禁地之中的那本剑谱是他冲破封印后凭自己的记忆写出来的,他这么做只是为了防止日后自己落难之时连一个保身的筹码都没有,毕竟剑谱中的文字他不可能记一辈子。

  就这样牙胤宸等人继续在天府国中连找了六天,不过这一次他们应该可以确定北冥玄天的位置了,因为三天前牙胤宸在〖天律之城〗附近感应到北冥玄天曾去过西北的〖冰风寒地〗,而现在他再一次感应北冥玄天的位置发现三天前的北冥玄天依然在〖冰风寒地〗之中,所以北冥玄天极有可能是在〖冰风寒地〗之中恢复功力,于是众人便加快速度进入了〖冰风寒地〗之中。

  不过此时众人已经离〖冰风寒地〗不远了,因为三天前他们就是朝着〖冰风寒地〗出发的。

  就这样众人很快进入了〖冰风寒地〗之中,不过好在他们提前做好了准备,这〖冰风寒地〗之中寒风刺骨奇冷无比,普通人如果没有足够的衣物保暖的话怕是熬不过一个时辰。

  不久之后他们便在一处雪山之上找到了北冥玄天,这一战自是避免不了的了,于是牙胤宸七人合力齐攻北冥玄天,岂料在这〖冰风寒地〗之中北冥玄天竟然功力大增,他在雪地之中随意的挥舞〖动玄皓月神剑〗根本就不把牙胤宸七人放在眼里。

  牙胤宸七人在与北冥玄天大战片刻之后便支撑不住了,而此时北冥玄天一掌打在了〖动玄皓月神剑〗的寒冰剑刃上将其击碎,此时一股强劲的剑气柱从〖动玄皓月神剑〗的剑柄之中喷涌而出,原来〖动玄皓月神剑〗的剑刃竟然是无形的,牙胤宸虽是这把神剑的主人,但他却也被剑柄上的寒冰剑刃给骗过了,北冥玄天于是借此对牙胤宸冷嘲热讽,不久之后他便挥舞自己手中的〖动玄皓月神剑〗像鞭子一样的抽打着众人,而众人则极速躲闪着他的进攻。

  没过多久牙胤宸七人便被北冥玄天的〖暗魂冥月鞭〗给困在了一起,而就在这个时候前来救援的北冥玄武迅速赶到,他以自己的身体化作〖溟龙剑〗冲向了北冥玄天,因为北冥玄武体内也暗藏着微乎其微的善念之源力量,所以这把〖溟龙剑〗便能冲破北冥玄天的真气防御。

  “大哥,就让我们兄弟两个今天做个了断吧!”此时化作〖溟龙剑〗的北冥玄武在濒死的那一刻暗想道。

  “啊,〖溟龙剑〗拥有善念之源的力量,玄武,你要和我同归于尽!”北冥玄天惊讶地望着那把朝着自己冲来的〖溟龙剑〗。

  刹那须臾之间,〖溟龙剑〗迅速刺穿了北冥玄天的身体,而剑中的善念之源的力量也与北冥玄天身体里的善念之源的力量交融,不久之后北冥玄天便与那把插在他身上的〖溟龙剑〗一起爆炸湮灭了,而整个雪山也开始震动起来,像是一场雪崩要来临了,于是牙胤宸立刻拾起地上〖动玄皓月神剑〗神剑的剑柄将它变幻成〖踏月飞星〗带走了众人。

  很快牙胤宸七人便踩在一轮巨大的皓月之上逃离了这块寒冷之地,而他们与北冥玄天对战的那个雪山上不久后便真的发生了一场大的雪崩,最后众人安全的回到了〖冰玄武城〗,而他们也为北冥玄武的离世而感到悲痛伤心,毕竟他牺牲自己拯救了牙胤宸七人的性命。

  数日之后牙胤宸便决定赶往动天鉴府领罪,发生这一切不仅仅是因为明曦镜皇的疏忽大意,他也有失职之罪,于是次日他便出发了,走时天情若主动要求要与他一同前去,而他也答应了天情若。

  在牙胤宸和天情若去动天鉴府的这几天里牙鹤飞等人着实为他们捏了一把冷汗,谁知几天后皇城那边的人竟然将喜帖送到了〖霜雪楼〗内,原来明曦镜皇已经赐婚给牙胤宸和天情若二人了,他想二人共结连理一同管理〖冰玄武城〗,而且他也并没有怪罪牙胤宸失职,这千错万错都是他刚刚即位欠缺经验造成的,自己疏忽大意又怎么能怪别人呢?年轻气盛的明曦镜皇也是位性情中人呀,他见牙胤宸与天情若二人情投意合而且愿意同甘共苦于是便赐婚给了他们二人,这可真是令人意想不到呀。

  牙鹤飞等人就这样一头雾水的赶去皇城参加了牙胤宸与天情若的婚礼,这婚礼是由皇族一手操办的,场面甚是隆重,只不过北冥玄武刚刚去世不久这冰玄武城不宜有红喜之事,不然此时的冰玄武城便也是欢呼雀跃一片呀。

  牙鹤飞等人在参加完牙胤宸与天情若的婚礼之后便住在了皇城之中,大约过了半个月左右牙鹤飞便亲自去面见了明曦镜皇将旭阳金凤凤凰卵的事情告诉了他,于是明曦镜皇便派关严戒的独子关夜明陪同牙鹤飞等人去天府国找寻凤凰卵,这牙胤宸和天情若二人新婚燕尔自是要留在这皇城之中了。

  就这样牙鹤飞五人随关夜明一起赶去了天府国,而这依风之城他们必是完再次经过的,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在不知不觉中众人的双脚便已经踩在了依风之城的土地之上。

  到了依风之城后牙鹤飞等人再次见到了冼默然,这次他们将寻找凤凰卵的事情说了出来,而冼默然在听完他们的话后便明白了他们的意思。

  这旭阳金凤是生活在南火极域东的焰雷仙境之中,在那块地方找到凤凰卵的机会自是最大的,不过焰雷仙境乃仙界地狱,若非仙法达到化境的能人还是不要轻易尝试进去,里面的爆雷烈火会将人烧炸的尸骨无存,所以牙鹤飞等人既然来找冼默然了,冼默然心里自然已经得到了暗示,毕竟不光彩的事情在依风之城内发生了很多,这不光彩的人想必冼默然也认识些,他所知道的事情也肯定比一般人多一些了。

  就这样牙鹤飞和冼默然谈好了条件,这凤凰卵冼默然自是可以用特殊方法弄到手,不过他必会消耗重金,但他不需要牙鹤飞等人付这笔钱,因为他现在急需〖炎风金毛龙〗的龙胆,而这条金毛火龙就栖身在〖炎风火池〗之中,若牙鹤飞等人能将龙胆取出送给他的话,那他就帮牙鹤飞等人购买凤凰卵。

  牙鹤飞等人本来不想答应冼默然这个条件的,可是那些暗黑商人只认冼默然,所以牙鹤飞等人即便是有钱也买不到这颗凤凰卵,这样一来牙鹤飞等人就只能从了冼默然。

  牙鹤飞等人就这样进入了南火极域,他们途径一小块沙漠地带,现在的他们又渴又饿又晒,于是众人便决定搭起帐篷休息一段时间,牙鹤飞和万雨霖以及裴若饴三人负责做饭,而先贤问君和关夜明则负责搭帐篷,这呼延傲雪自是要守在众人的身旁防止他们遭到沙漠出没的野兽们的袭击了。

  半个时辰过去了,这帐篷也搭好了饭也煮好了,众人于是便围坐在帐篷里用餐,此时呼延傲雪正好和关夜明坐在了一起,他们二人似乎很合得来,就这样众人在帐篷里待了很长的一段时间,而呼延傲雪和关夜明二人也彼此熟悉了对方。

  数日之后众人便赶到了炎风火池,此时他们若要做的就是与火池内的怪兽拼死一战。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牙鹤飞等人终于把〖炎风金毛龙〗从火池之中引出来了,这只恶兽用自己的利爪和细如刀刃的金毛与众人厮杀。

  此时先贤问君与牙鹤飞二人同时出招,这〖胧煌八式〗在火池之上剑舞,瞬间几条火流从火池之中冲出,它们变幻成火龙冲向了金毛龙,而几条血龙也紧跟其后,它们一同打在了金毛龙的身上使之痛苦不堪。

  而金毛龙的反击也丝毫不逊色,它立刻挥舞利爪去划砍众人,此时呼延傲雪立即跳到炎风金毛龙的背上试图将血鹰修罗剑刺入其体内,但是她却忽视了金毛龙背上那些细如刀刃的金毛,瞬间呼延傲雪的身上就被这些金毛划出了十几道伤口,在看到这种情况后万雨霖立刻挥舞自己手中的傲雪魔剑释放出一股黑色剑气如同剔草般的削平了炎风金毛龙那长满金毛的背部,而受伤的呼延傲雪此时也得救了,不过炎风金毛龙也迅速抖动自己的身体将呼延傲雪甩了下来。

  从炎风金毛龙背上摔下来的呼延傲雪差一点就掉入了炎风火池之内,好在一旁的裴若饴及时使出〖天月神风鉴〗用疾风之力将她吹到了火池的边缘处,而呼延傲雪手中的血鹰修罗剑却掉入了炎风火池之中。

  “啊,我的剑!”呼延傲雪不舍的望着身旁的炎风火池道。

  可是这个时候与众人对战的炎风金毛龙却感到背部不舒服,于是它便将自己的身子扭转了过来,此时躺在火池边的呼延傲雪刚好进入了它的视线中,于是它便用自己的利爪划向了呼延傲雪。

  一旁的关夜明立刻跳到了炎风金毛龙的利爪之下举刀抵挡住了它的攻击,但是关夜明手中的天魔刀太过锋利,炎风金毛龙的利爪在碰到他的刀刃之后竟然被砍断了,而它那被砍断的几根利爪也飞向了呼延傲雪。

  见断爪朝自己袭来呼延傲雪迅速躲闪,但她的脸却还是被这些断爪擦划出了两道深深的伤痕。

  “啊,我的脸!”呼延傲雪急忙用手捂住自己流血的脸哭道。

  “啊,傲雪……”关夜明在听到呼延傲雪的哭声后急忙转头道。

  此时断爪的炎风金毛龙剧痛不已,关夜明趁机使出一刀〖天魔灭世〗释放出一个巨大的黑色骷髅幻影将炎风金毛龙击退了好远,而手持傲雪魔剑的万雨霖则以最快的速度飞到金毛龙的身下一剑刺穿了龙的脖子。

  就这样众人最终消灭了金毛龙取出了龙胆,但呼延傲雪却因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她有可能已经毁容了。

  不久之后众人便将呼延傲雪带入了依风城内治疗,而牙鹤飞也将炎风金毛龙的龙胆交给了冼默然,而冼默然也果真讲信用将凤凰卵送给了牙鹤飞。

  本来众人在得到凤凰卵后是要马上进入朱凰圣域的,可是呼延傲雪她现在出现了这种情况,看来这件事情要推迟些时日才能进行了。

  呼延傲雪在面部受伤之后痛心不已,于是裴若饴想尽办法为她治疗,而关夜明也每天守在她的身旁照顾她。

  数日之后在依风楼之中,呼延傲雪仍然卧躺在自己的房间里不肯外出,此时裴若饴将自己熬好的药端到了她的床边。

  “傲雪,你听话,把这碗药喝了吧,香薰草外敷内服对你脸上的伤有好处!”裴若饴坐在呼延傲雪的床边将熬好的香薰草药汤喂给她喝。

  “这药能让我痊愈吗?它能让我恢复美丽吗?”呼延傲雪起身用左手捂着自己脸上的伤疤说道。

  “这……”裴若饴端着药碗不知说什么好。

  “既然这碗药不能让我的脸恢复如初那我喝它还有什么用!”呼延傲雪很不耐烦的说道。

  “傲雪,喝一点总会好一点的。”裴若饴继续劝道。

  “若饴姐姐,你们就不要再白费力气了……”呼延傲雪道。

  “傲雪,我们没有白费力气,你看这是什么?”此时关夜明走进了呼延傲雪的房间,他一幅画递给呼延傲雪看。

  “咦,画上的是一棵洁白如冰雪的灵芝,晶莹剔透,像是用水晶雕刻的一般。”呼延傲雪双手展开画道,此时她脸上的那两道长长的疤痕被关夜明看得一清二楚。

  “啊,快闭上眼睛,不准看!”呼延傲雪这才意识到自己的伤疤外露,于是她立即将画扔到被子上并叫关夜明闭上眼睛。

  “好,你若不喜欢,我闭上眼睛就是了!”关夜明于是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天皓雪灵芝〗?咦,这种灵芝也生长在动灵仙界之中吗?”裴若饴拾起呼延傲雪被子上的那幅画道。

  “不是也生长在动灵仙界而是这种灵芝本来就是从动灵仙界移植到外边去的。”关夜明睁开眼睛望着裴若饴道。

  “咦,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想用这种灵芝的粉末配合香薰草来消除傲雪脸上的疤痕,对吗?”裴若饴恍然大悟道。

  “嗯!”关夜明点头道。

  “不过这种灵芝何其珍贵呀,你确定你能找得到它?”裴若饴问道。

  “啊,这种灵芝真的能除掉我脸上的疤痕,太好了,这冼默然黑道商人认识得多,你们给钱让他去买一棵不就行了。”呼延傲雪高兴地对裴若饴和关夜明二人说道。

  “唉,要是可以的话我早就花钱买了,这〖天皓雪灵芝〗极其珍贵,暗黑商人的手中根本就没有货,我花了好多前才向冼默然买到这幅画和〖天皓雪灵芝〗生长点的地图呀!”关夜明叹道。

  “什么,那这棵灵芝还要我们亲自去找了。”呼延傲雪道。

  “嗯,〖天皓雪灵芝〗的生长地点总共有三处,我已经跟鹤飞和问君公子他们二人说了,叫他们帮我一起找一下,而他们也答应帮我到另外两个生长点去找找,我们走了以后就只剩下雨霖姑娘一人看守凤凰卵了。”

  “你们真的决定去了吗?”呼延傲雪问道。

  “嗯,不过〖天皓雪灵芝〗的这三个生长点都在雪域的危险之处,所以为了避免出意外时有过多的人员伤亡,我们三人决定每一个灵芝生长点都单人独自前往。”关夜明道。

  “啊,会有危险呀。”呼延傲雪道。

  “没事,我就当磨练一下自己,想我少时修炼天魔刀,我爹也是将我一人扔到了有月狼群出没的黑森林里边,当时的我斩尽群狼但也伤痕累累。当我走出黑森林我爹看到我的样子时他一个堂堂的黑曜兵统帅竟然在数百名精兵面前留下了眼泪,不过他却并不后悔这么做,因为一个人的成长是要付出代价的,所以从那时起我就特别喜欢冒险,特别喜欢挑战自己。”关夜明对呼延傲雪说出了自己小时候的事情。

  “哦,如此……这般……”呼延傲雪望着关夜明小声说道。

  第二天关夜明等人便出发去找〖天皓雪灵芝〗了,这次关夜明他再次来到了〖冰风寒地〗之中,他按照地图慢慢地走到了〖天皓雪灵芝〗生长的那座雪山上。

  很长时间过去了,被寒风冻的瑟瑟发抖的关夜明还没有找到那棵〖天皓雪灵芝〗,可能这个生长点的灵芝还没有长出来吧,不过他依然不放弃,他利用自己的〖天魔铁爪〗去攀登表面冰滑的悬崖峭壁,又用天魔刀一块一块的凿开雪山危险之处的薄冰看是否有灵芝生长在里面。

  就这样关夜明为了寻找〖天皓雪灵芝〗几乎在〖冰风寒地〗之中耗尽了自己的体力,精疲力竭的他继续向上攀岩,岂料此时竟然出现了雪崩,他就这样被突如其来的雪浪吞噬消失在了皑皑白雪的〖冰风寒地〗之中。

  数日之后牙鹤飞和先贤问君终于赶回了依风楼,而他们却并没有将〖天皓雪灵芝〗带回来,看来接下来就只有期待关夜明了。

  可是众人等到了深夜却还没有看到关夜明的身影,于是众人便开始着急起来,而呼延傲雪她也十分的自责,在对自己说出几句骂语之后她也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能做些什么,最后众人决定一起去冰风寒地找寻关夜明的踪迹,虽然他们也可能遇到危险,不过为了救人他们也考虑不了那么多了。

  可就在众人准备动身的时候冼默然却扶着满身冻疮的关夜明走进了依风楼内,此时在关夜明红肿受伤的右手上紧紧握着一颗水晶灵芝。

  关夜明在看到带着面纱的呼延傲雪后便软软的对她笑了一笑,此时的他嘴唇红紫满脸青瘀,在干裂的嘴角微微动了一下后他便晕倒了,而众人则立即将他抬到了卧室之中治疗。

  第二天关夜明总算是醒了过来,此时裴若饴正好端着一碗汤药走近了他的卧室,而呼延傲雪则跟在了裴若饴的身后。

  “啊,太好了,夜明,你终于醒了!”见关夜明醒来呼延傲雪立刻跑到了他的床边。

  “嗯,傲雪,你的脸……”关夜明此时弯着身子望着呼延傲雪的脸道。

  “放心,〖天皓雪灵芝〗我已经外敷内服了,相信不久后我脸上的伤疤便会消失不见了的!”呼延傲雪用手抚摸着自己脸上的渗药灵纱道。

  “这样呀,那我总算可以放心了!”半躺在床上的关夜明欣慰的说道。

  “你快将这碗汤药服下吧,它是用炎风火池中那条恶龙的龙骨骨髓熬制而成的,是驱寒去瘀的佳品,相信你服用它后身体很快便会恢复的,而你脸上身上的冻疮和淤青也会在不久之后慢慢的消失的。”裴若饴将一碗龙骨药汤端给关夜明喝。

  “嗯,谢谢!”关夜明于是接过裴若饴手中的龙骨药汤将它一饮而尽。

  “好了,我去配药了,傲雪,你帮我照顾一下关少帅吧。”裴若饴从关夜明手中拿过空碗后对呼延傲雪说道。

  “嗯好。”呼延傲雪道,于是裴若饴便走出了关夜明的卧室。

  “夜明……谢谢你……”呼延傲雪望着关夜明道,此时的她不知该说些什么。

  就这样众人在依风楼内住了一个月,此时呼延傲雪脸上的伤疤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了,而关夜明的身体也完全的康复了,这天夜里他们二人一起走到了依风楼的楼顶。

  “唉,可惜动灵仙界是个无星无海的地方,这漫天朦胧的星河不知何时才能见到!”呼延傲雪望着夜空感叹道。

  “傲雪,你能留下吗?”关夜明走到呼延傲雪的身旁问道。

  “这……”呼延傲雪不知该如何回答关夜明。

  “〖天皓雪灵芝〗不仅消除了你的伤疤,同时它也除尽了你体内的暴戾之气,现在的你已经不能再是用〖灭绝三十三天众神剑〗了,你已经变成了一个普通的女子,留下来让我保护你,好吗?”关夜明继续说道,此时呼延傲雪并没有回答关夜明,不过她似乎已经默许了,就这样她最终与关夜明一起去了黑曜城,而走时她将自己随身携带的〖灭绝三十三天众神剑〗剑谱烧毁,可能她已经决定在这动灵仙界之中永远做一个不会武功的平凡女子吧,与关夜明共度此生又何憾之有呢?

  于是乎进入朱凰圣域的就只有牙鹤飞和先贤问君以及万雨霖、裴若饴四人了,他们已经与先贤凤舞有两个月没有见面了,但没有想到的是先贤凤舞居然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利用九翎凤尾国的皇室成员发动政变夺去了该国的政权。

  当牙鹤飞等人进入九翎凤尾国时这里已经是先贤凤舞的天下了,他们四人如羊入虎口,不过九翎凤尾国的前皇族成员们还没有完全被先贤凤舞杀尽,牙鹤飞和先贤问君等人参加了这些人的复国之战,最后先贤凤舞战败,九翎凤尾国又重新恢复了生机,而牙鹤飞和先贤问君二人也被新的九翎帝君封为护国将帅,他们每人都被赏赐了一面免死金牌,于是乎牙鹤飞等人便就此长久在了朱凰圣域之中。

  九翎帝君赏赐的免死金牌不是所有人都能使用的,牙鹤飞的这面免死金牌需要〖弑龙血剑〗的真主才能使用,而有权使用先贤问君免死金牌的人则必须会一套完整的〖傲月胧煌剑〗。

  先贤凤舞在战败之后便被再次冰封,而她的封印之处在哪里则成为了一个难以解开的谜团。

  《幻剑诗篇》剧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月仙灵传:幻剑诗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月仙灵传:幻剑诗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