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密林深处
西风啸岳2020-06-10 17:003,219

  次日,吴钦醒来时,帐篷里的炉火正旺,茶壶冒着热气,浓浓的奶茶香在帐篷里飘荡。他走出帐篷,看到满山遍野青翠欲滴,山梁被浓郁雾霭笼罩着,空气中有淡淡的清香。他美美地吸了几口,正想吟几句诗抒发一下情怀,却发现那辆白色的吉普车还停在不远处的路边,车下扎着一顶桔色的帐篷。

  牧人牵着马来到帐篷前拴好。

  “大哥,这是要出去放牧吗?”吴钦问。

  “不,去森林里巡山。”牧人说,“夏天,外来人多,防火很重要。”

  “这儿离鲁朗林海远不远?”

  “翻过这座山就是鲁朗林海。”牧人指了指帐篷北面的山说,“我们的位置是在林场的东南方向。”

  “哦,南面那片森林也是鲁朗林海的一部分吗?”吴钦指着帐篷南面的山坡问。

  “南边的山不属于鲁朗,是墨脱县的管区。”牧人道,“兄弟,前面路边的那辆车,是你们一起的吗?”

  吴钦摇摇头说:“不是,不知他们是干什么的。”

  这时,黄宛丘抱着睡袋走出帐篷,散乱的头发,迷蒙的眼睛,真是一个睡美人。吴钦忍不住笑起来。

  黄宛丘看看自己身子,没发现哪个地方有什么不妥,“怎么了,笑什么笑?”

  牧人看着黄宛丘的样子,也跟着笑起来。吴钦从她的头发上取下一小块牛粪。黄宛丘不好意思地笑了。

  “吃过早饭我带你们去附近转转。”

  吴钦不好意思推辞,跟在牧人身后进了帐篷。早饭已经备好,奶茶配糌粑。吴钦像昨天一样吃得香。黄宛丘勉强尝了一点点。

  他们吃饭的时候,一阵马蹄声由远及近。牧人放下碗走出帐篷。几分钟之后,他进来对吴钦说:“兄弟,今天不能陪你们逛山了,刚才来了通知,护林员要去派卡镇开会。你们自己在附近转转吧,记住,不要去南边山上,那里有野兽,离边境太近,一不小心就出国了。听说那边的人抓了我们的人,就当奴隶给他们干活。”

  “大哥,你忙吧,我们知道了。”吴钦说。

  牧人吃完饭骑马走了。吴钦和黄宛丘收拾好行装,向女主人道别之后,迎着清晨的阳光向南边的山林走去。太阳从东边的山头露出,金色的光芒洒在碧绿的草甸上,如同披上一层淡黄色的绒毯。那辆白色吉普静静地停在路边,桔色的帐篷没有任何动静,里面的人或许还在安稳地睡觉。

  吴钦心里想,既然要跟踪,那就来吧,看谁的耐心好。

  他们并没有听从牧人的劝告,而是向南横穿泥泞的公路,步入松软的草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感受着草原的美丽。远处的雪山清晰可见,近处的山头云雾缭绕,草地上开满了各种各样的野花。世界原来这么美,生活其实可以有更多的选择。一条小溪从山林里流了出来,在路边汇聚成塘。吴钦和黄宛丘顺着小溪逆流而上,向山坡密林走去。宛丘不时用手机拍照,生怕漏掉哪一幅绝世美景。

  “省着点拍吧,还有更美丽的风景呢,就怕你的手机电量不足。”吴钦回头看了看那辆白色吉普车,它仍停在路边一动不动。

  “你不是带充电宝了吗?怕什么?”黄宛丘笑着说。

  “谁知道前面会遇到什么情况。像昨天这地儿,到哪里给充电宝充电?”

  “今晚,不是可以住林芝了吗?”

  “呵,但愿一切顺利吧!”

  很快,他们就到了山脚下那片丛林。树木稀稀疏疏,大多是灌木,一堆堆嶙峋怪石卧在树下。再往深山里走,看到的则是大片大片的云杉。上天似乎特别眷顾这里,气候湿润,温度适中,根本不是人们想象中的青藏高原。也许,正是得益于雅鲁藏布江河谷从印度洋带来的暖湿气流吧。繁密的森林深处传来清脆的鸟鸣,却看不到一只鸟儿的影子。

  “钦哥哥,我们爬到那个山头去,看一看山的那边是什么。”黄宛丘手指远处的一座山头说。

  “太远了。节省点体力吧,高原上时时处处都要注意身体。”吴钦从身边的灌木上摘下一片树叶塞进嘴里,吹出了简单的曲调《卓玛泉》。

  “这哪里是高原嘛,分明就是江南。”她拉了一下他的手说,“我的体力足够,你更没问题。”

  吴钦不是来游山玩水的,他只想调动那些跟踪者,看看是些什么人。然而,当他站在高处往下看时,那车依然停在原地,桔色的帐篷仍然没有动静,看不到任何人影。真够神秘的!

  “钦哥哥,快来看!”黄宛丘兴奋地催促吴钦。

  “什么宝贝啊?”

  “这是灵芝吧?” 她蹲在一颗倒下的枯木旁边,指着一窝菌种问。

  “是的,真的是千年灵芝,你吃了可以长生不老。”

  “切!我才不想长生不老呢!”她将那片灵芝掰下来,“活那么久让人烦,何必呢?青春放歌、自由自在,便是最好的选择。老了,就独自在悠闲中度过,那才是人生的境界。”

  “你还懂得不少人生哲理呢”。

  两人继续向南边的山头走去。这山里没有路,也不见牛羊来吃草,更无游人的打扰。静,不只是环境,更是心境。难怪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都是如此安逸,沉稳。

  走着走着,吴钦开始气喘吁吁,毕竟这里的海拔在三千米以上。黄宛丘倒是精神十足。高原似乎有意善待女人。

  “钦哥哥,快点啊!”

  吴钦不想再走了。如果不能调动跟踪者,那么费力爬山就没有什么意义。看来引蛇出洞的计策失灵,只好另想别的办法。俗话说,看山跑死马。目测不远的山头,走起来竟然那么远。一个多小时过去,离预定的山头还有一段距离。更要命的是,上了这个山头才发现,想要到达黄宛丘所指的山头,还隔着一条山谷。

  “宛丘,不能再走了。”吴钦在一块大石头上坐下来。

  “快走吧,钦哥哥,下了这山,再上去就到目的地了。刚定下的目标怎么能轻易放弃呢?”黄宛丘在吴钦身边坐下。

  “再走就出国境了!”

  黄宛丘扭头回望:“什么?前面是国境线?”

  吴钦点了点头,说:“前面的谷底就是边境线,以河为界。你若是越界,咱们边防军人会抓你,外国军人也会向你开枪。”

  “不会吧,钦哥哥,你别吓我。”

  “真的,不骗你。”

  “那好吧,休息休息,返回吧。”黄宛丘打开背包,拿出零食递给吴钦。自己找了块巧克力啃了起来。

  两人坐在石头上,面朝东南方向,眼前是深深的河谷。那谷底是不是国境线,吴钦也不知道。他推测,应该还不到边境线,如果是边境,肯定有明显的标志,或者有铁丝网,可这一带什么标识都没有。

  “钦哥哥,照你说,河沟对面的山就是外国了,这么好的地方如果全是我们中国的多好啊。”

  “看不出来 ,还挺爱国的啊。”吴钦打开一瓶水喝了几口。

  “那当然了,黄皮肤,黑头发,走到哪里都改变不了。”

  “你不是美国人吗?”吴钦故意逗她。

  “谁说的?”黄宛丘不服气。

  “听你爷爷说,你是在美国出生的,已经取得美国国籍。”

  “我是中国人,永远都是中国人啊!”

  两人边吃边聊。突然,吴钦听到附近好像有脚步声,他站起来四处看看。身后的山林黑魆魆的,茂密的云杉遮蔽了大部分阳光,眼前的河谷开阔而畅亮。没有什么人影。不会是吉普车里的人跟上来了吧?

  “看什么呢?”黄宛丘嘴里嚼着巧克力问。

  “没什么。”吴钦面朝阳光又坐下来,从背包里找出酸奶疙瘩嚼了起来。

  “既然不爬了,就收拾一下回去吧。”黄宛丘把背包拉链拉上,站起来,背上包。

  吴钦也站起来,准备背包返回。这时,他看到黄宛丘的脸色突然变得刷白,目瞪口呆,正盯着他的后面。吴钦一回头,魂都要吓丢了。

  一只两米多高的大棕熊站在两三米远的地方流着口水。

  “快跑!”吴钦大喊一声,拉着黄宛丘就朝山谷奔去。棕熊拔腿追了上来。

  因为往下跑才能跑得更快些,他们下意识地向谷底跑去。一阵狂奔之后,拉开了与棕熊的距离。棕熊看着笨手笨脚,在山里跑起来并不比人跑得慢,而且耐力极好。两人冲得太猛,快跑到谷底时,都撑不住了,吴钦大口喘着粗气,黄宛丘的呼吸频繁似乎达到了峰值。他们停下脚步回头看去,不见了棕熊。

  “稍微休息一下吧。”黄宛丘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好……”吴钦刚说一个好字,就看到那只狡猾的棕熊竟然从侧面大树后面闪了出来。他立即拉起她的手奋力向河边跑去。到了河边,他们停下脚步。

  “钦哥哥,我跑不动了,我实在跑不动了。”黄宛丘捂着胸口喘着粗气,一手搭在吴钦的肩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藏西秘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藏西秘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