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何去何从
西风啸岳2020-06-07 18:563,460

  刚进入校园,吴钦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是吴钦吗?我是学生管理处,李处长请你到办公室来一下。”

  “现在吗?”

  “对,现在。”

  吴钦搞不明白学生处找他有什么事,会不会是论文答辩的事?他一路小跑来到学生处。

  李处长和一名工作人员正在电脑前谈论着什么,见吴钦进来,他们停止了谈话。

  李处长拿出一张盖有大红印章的纸说:“吴钦,我们非常抱歉地告诉你,接学校保卫处通知,因为你与一起文物盗窃案有关,学校决定暂停你的论文答辩,推迟毕业。这是书面通知书。请你理解。”

  “为什么?为什么要停止我的论文答辩?”

  “我们只是公事公办。”李处长说,“论文答辩是暂停,以后择机再安排,毕业只是推迟,等有了结论,相应程序自然会恢复的,你还有机会。”

  吴钦的脑子一片空白,这个世界实在变化太快了。他回糊里糊涂地到宿舍,躺在床上回想这两天发生的事。顾远到底在做什么,自己又干了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结果?会不会还有更可怕的局面等着他?他不想卷入文物案子中,他对金钱没有欲望,对权力和名誉也看得很淡,未来之路还长,他不想因为这事把自己的前途给毁了。

  这时,手机在桌子上发出“嗡嗡”的震动声,他不想接。打电话的人格外执着,手机一直在震动。他起身抓过手机,看到是个陌生号码,刚想挂掉,猛然意识到会不会顾老师?连忙接通电话:“喂,哪位?”

  电话那头没有声音。

  “顾老师吗?”

  电话里还是没有声音。直觉告诉他,电话那头一定有人在听。

  “喂,喂”吴钦又喊了两声音,无人应答。他心里紧张起来。

  “笃笃笃”,轻轻的敲门声传来。吴钦坐在床边没有动。

  “笃笃笃”又是一阵敲门声,比刚才的声音更大了。吴钦在想,如果是顾老师来了,自己该怎么办?劝他回家,到学校说明情况?还是去公安局自首?

  过了一会儿,门外没有任何动静了。吴钦打开门向楼道两头看了看,没有人。他刚要关门,发现门口有个牛皮纸袋子。他拎着袋子回到房间,打开一看,里面是成捆成捆的钞票,还有一封信,上面写着:“欲救顾远,速去西藏,萨嘎达瓦节之前解开古格秘符。否则,打开小信封。”

  吴钦从大信封里取出一个小信封,打开只看了一眼,他就差点晕了过去。这照片是谁拍的?怎么拍的?明明没有人在场,明明是深更半夜,为什么拍得这么清楚,这么触目惊心。照片中,吴钦赤裸身子,搂着方惠芝白皙的肩膀,方惠芝双眼微闭,一幅陶醉的样子。照片的背面写着几行字:“顾远会放过你吗?方惠芝还有脸活着吗?你还能在西部大学待下去吗?”

  吴钦又气又恨又悔。他把照片摔在桌子上,两个拳头使劲敲击自己的脑袋。吴钦啊吴钦,你这个混蛋,你是自掘坟墓啊,自断前程啊,你把方惠芝也害惨了。他的脑海里闪现出顾远生气的面容,他不敢看顾远那双复仇的眼睛,他仿佛听到“嘭”的一声,自己倒在血泊之中。接着,又是“嘭”的一声,方惠芝也倒在血泊之中。

  “啊……”吴钦抓住自己头发使劲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这张照片,如果顾远看了,他会是什么反应,如果方惠芝看了,她又该如何是好?这事如果传出去……吴钦不敢往下想。这是谁拍的?为什么要拍?有人在跟踪他?他的一切行动尽在别人的掌握之中。过去的事开始在他的脑子里放电影,一连串不可思议的事情,现在想起来件件蹊跷。顾远的突然出现,博物馆路上交通事故,文件袋的丢失,顾远家窗口的身影……吴钦越想越害怕,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他只觉得汗毛倒竖。

  如今,摆在他面前的路似乎只有一条,那就是前往西藏,揭开古格之迷,救出顾远。可是,救出顾远又能怎么样?那张照片的影响还是无法消除,有朝一日还可能暴露。这颗不定时的炸弹不知什么时候会引爆。躲在暗处的敌人随时可以拿照片来要挟。如果是这样的结果,有什么必要去西藏?应该与对方正面接触,跟他们谈判,拿出自己的筹码,要求对方彻底销毁照片。可是,这几乎是做不到的。只要拍出来了,电子数据太容易保存和传播了。怎样才能彻底摆脱他人的控制呢?要么答应他们,按他们说的去做;要么,就让自己失去利用的价值,成为一个无用的人,对方也就不会在意他了。怎么使自己失去利用价值呢?没有别的办法,只有一条路,自杀,让一切都结束。什么影响也不会有,就像什么事没有发生一样。他不想成为别人的工具,也不想害了方惠芝,更不想因为自己的莽撞让西部大学声誉受损。或者还有一条路,放弃眼前的一切,逃跑,跑到深山老林,从此隐居,不问世事。自杀,或者逃跑。自己是可以解脱,可方惠芝怎么办?如果对手真的把照片公开,她这一生也就毁了。不能一走了之,必须勇敢面对。可不可以带她一起走呢?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方惠芝的心仍属于顾远。那该怎么办呢?走又走不得,听任别人摆布又不甘心。如果不照着他们的要求去做,结果只有一个,身败名裂,也害了方惠芝。如果按他们的指示去办,或许他们会放他一马。这样权衡一下,做,可能会好,可能会坏,不做,就只有最坏的结果。

  手机又响了,还是那个陌生号码,没有显示所属地。吴钦用颤抖的手接通了电话。

  “吴钦,顾远在我们手里,老老实实按我们说的去做。”电话里传来陌生的声音,有点沙哑,有点沉闷,略带东北口音。

  “你们要怎样?”吴钦急切地问。

  “只要你能在萨嘎达瓦节之前解开古格秘符,我们就放过顾远,也会销毁那些照片。”那人说得直截了当,毫不拖泥带水,

  “什么古格秘符,我不知道。”

  “别装了。顾远留给你的那张纸,那些神秘字符!”

  “那些字符,我也解不开。”

  “你会有办法的。”

  “那些古老的梵文,根本无人能解。”

  “你是想让西部大学的师生都看到你和方惠芝的照片,哈哈哈!”电话里传来一阵淫笑。

  “慢着,让我想想。”吴钦额头冒出了冷汗。

  “顾远就在我们身边,目前为止他还没有见到那张照片,你想让他先看看那张照片吗?啊?”那人恶狠狠地说。

  “不,不!”吴钦大喊道。

  “要不然,我们就把照片寄给方惠芝,让她也回味一下。”那人口气嚣张。

  “不要,不要。”吴钦冲着电话大喊,“我答应你们,顾老师在哪里?”

  电话里没了声音,过了几秒钟,突然传来顾远的声音:“吴钦,不要听他们的,赶快去报警!”顾远的最后一个“警”字刚说完,就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啪”的一声,紧接着是一声惨叫。

  “顾老师!顾老师!”

  “吴钦,胆敢报警,你就等着看好戏吧。”那声音冷酷而且阴险。

  “慢着,让我想想。”吴钦额头冒出了冷汗,“我的学识有限,那些字符恐怕只有黄尧那样的大师才能破解。”

  “黄尧老了。上不了高原,破解秘符需要到古格遗址去。”

  “啊?你们要让我去西藏阿里?”

   “你准备什么时候出发?”那个阴沉的声音听起来令人恐惧。

  “我没有钱,没有车,我有恐高症不敢坐飞机,怎么去西藏?即使是到了古格遗址,我也进不了考古现场啊。”

  “钱已经给你了,车你自己想办法吧,到了西藏有人会协助你。”电话挂断了。

  吴钦摸了一下额头,全是汗水。这时,手机又响了,他真想把那个恼人手机扔掉。不过,他还是看看来电显示,是黄尧家打来的。

  “老师,您好。”

  “小吴,在忙什么呢?到我家里来一下吧。”黄尧说。

  黄尧对别的学生严厉,但对吴钦从来没有严肃过,像个慈祥的爷爷。两人就是忘年之交,他们谈论起语言文字学,时常发生争执,但每次都是一种愉悦的精神享受。吴钦能感受到黄老对他寄予厚望,老师的召唤他岂能推辞。

  “老师,我手头有点急事,办完事我就过去。” 吴钦挂掉电话,反复权衡之后,他还是赶往派出所。

   

  他找到值班警察,把顾远遭绑架的情况如实告知警察。可是警察根本不相信他说的那些话。

  “绑匪为什么要绑架顾远呢?”警察问。

  “他们让我去西藏,破解顾远在考古中发现的神秘字符。”吴钦说。

  “顾远教授在西部大学教什么专业?”

  “考古学。”

  “顾远是考古学教授,他都破解不了的字符,绑匪会要挟他的学生去破解?逻辑上讲不通啊。”

  “这个……”吴钦一时语塞。

  “如果绑匪真的想让你去西藏破解密码,他们要么给你钱,要么逼迫你,干嘛要绑架顾远?不是多此一举吗?”

  “这个……”

  “吴钦,虽然你现在取保候审,但是如果我们查明你与案件无关,不会追究你的法律责任,你没必要这么立功心切。”

  “警察同志,我说的是真的。你们赶快想办法救救顾教授吧。”吴钦真有点急了。

  警察冷冷地笑了笑,收起记录的纸和笔,去忙别的事了。吴钦灰溜溜地离开派出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藏西秘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藏西秘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