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独自西行
西风啸岳2020-06-09 09:502,579

  地球如此之美,值得人类珍惜。青藏高原是中国的水塔,也是所剩不多的净土。近些年,随着交通条件不断改善,外界带给它繁荣的同时,也带来些许不该有的打扰。

  人们都说去西藏可以净化灵魂,然而,很多人去过了,灵魂照样丑陋。心的彻悟需要环境的契合,但根本还在于人心,去西藏寻找内心的安宁,或许只是幻觉,即便心如止水,一旦离开那个环境,又将迷失在滚滚洪流之中。

  没有一颗悟道的心,纵然遇上老庄,照样会擦肩而过。

  国道S线被炒得沸沸扬扬,已经有些年头了,它不仅仅是一条公路,俨然成了流动的舞台、演绎的秀场,各色人等粉饰登台,上演着奇葩的人间喜剧、无聊的闹剧,当然,也有可怜的悲剧。

  进藏路上的风景,对没有走过的人来说,永远值得期待。雪山草地存在了千万年,只是在当下才被人欣赏。曾几何时,它不过是凶险的川藏古陉,往来于高原与盆地之间的,除了军队,就是商旅。那时,他们看到的恐怕不是什么美景,而是江山的残酷。

  吴钦驾驶着顾远的越野车离开容城,一路向西奔去。他的肩上有种无法推辞的使命,为自己,也为心爱的人。

  都市的喧嚣渐渐消失得无影无踪,窗外的景象变了模样。从绿茵葱拢的容城平原,来到蓝天白云下的甘孜藏区,生命像是换了一种活法。看惯了浓密油腻的绿,再看看通透湛蓝的天,还有宁静的小河人家,悠闲的牧人羊群,他的内心无比清爽。不得不承认,进藏之路确实有那么一点净化身心的意义。

  吴钦不想与那些张扬的游客混迹旅途,他只按自己的计划行动。翻越海拔4300米的折多山口时,天下起了雪,不大,车辆可以顺利通行。当夕阳再次冲破云层露出笑脸的时候,他看到不远处的路边有一座孤零零的客栈。他决定就在那里过夜。

  越野车驶出主道,跨过小桥,进入铁丝网围起来的小院。院里停着七八辆车,车牌五花八门,来自全国各地。客栈是三层小楼,从远处看像是石头堆起的房子,走近才发现,那些石头不过是石头样子的磁砖罢了。

  吴钦喜欢这样安静的地方。开了一天的车,人困马乏,他无心再去闲逛、拍照,简单吃了点东西便坐在客房里翻看手机信息。

  方惠芝发来的信息让他久久不能平静:“小吴,我在车内储物箱里放了一张银行卡,密码是你的生日,你随用随取。多保重,等你回来。”

  他的内心五味杂陈。到底为了什么,他走上了这条路?如果说救顾远是师生之谊,那么对方惠芝的爱,就是无法摆脱的魔障。心魔面前,一切知识、阅历全都溃不成军。博士、讲师、教授、专家,眼看着要走上人生的金光大道,却因为一时糊涂,从此与希望背道而驰。

  他在手机里查寻藏历日期,当天是四月初一,距离萨嘎达瓦节仅有两周时间,古格王国遗址尚在数千多公里以外,现实留给他的时间并不多。

  吃晚饭时,吴钦听到一则令人不快的消息。

  “听说了吗,新都桥那边下大雨,道路被冲毁,走不了了。”坐在餐厅邻桌的一位中年男子说。

  “他妈的,这进藏之路就是难走。冬季封山,春秋季多雪,到了夏天却又多雨,没有哪个时段可以顺顺利利。”留着小胡子的年轻人说。

  “路政正在抢修,不知今晚能否修好。”

  “都说这一路景色有多美,我怎么没感觉有什么特别的。”

  “美景还在后头呢。”

  “你就接着忽悠吧。这些年被你老兄忽悠得还少吗?走了那么多地方,见识一点没有增长。”

  “那是因为你没有用心去感悟。”

  “噢,是怪我自己。别人说哪个地方值得一游,我们就跑去看,去了发现不过如此,浪费时间精力,回头还怨自己没有判断力。下次,听人说另一个地方好,又去看看。一辈子都活在别人的世界里,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儿。”

  “你能有这样的觉悟,我们这趟进藏就不虚此行。”

  那两名游客仍在唠叨着,吴钦草草吃完饭来到客栈前台。吧台边的小黑板上写着:雅江县道路被水冲断正在抢修,请妥善安排行程。他问服务员:“明天一早,能走吗?”

  “不知道。”服务员说,“您最好在这儿等等,贸然出行堵在路上麻烦就大了。有了准确消息,我们会通知大家的。”

  吴钦回到房间,站在窗前向外望去。太阳已经落山,夜幕即将拉开,挨挨挤挤的车辆将小小的停车场塞得满满当当,不远处的国道上,车队完全走不动了,后续的车还在不断涌入,堵车长龙一眼望不到头。

  睡觉还早,他来到客栈大堂想再了解一些道路情况。大堂里挤满了人,有的支起便携式小桌板,吃着自助餐;有的在打扑克;有的在闲聊。

  无意中,他看到角落里坐着一个红衣女子,黑色的帽檐压得很低,虽然戴着墨镜,但那张稚嫩的脸还是逃不过吴钦的眼。

  那不是黄宛丘嘛?她瘦小的身子席地而坐,屁股下垫着硬纸板,怀里抱着黑色旅行包,好像是睡着了。这个二十多岁的大学毕业生,看起来还像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

  吴钦没有叫醒她,而是在她的身边坐下来。他不时看她两眼,心里想,这女孩若是自己的妹妹该有多好。他生在这世界上孤苦伶仃,好不容易喜欢上一个人,却又不能在一起。

  黄宛丘胸前挂着的一串白色佛珠引起了吴钦的注意。从材质和颜色看,这串佛珠不是菩提子、檀香木之类,应该是车渠或者什么贝类,串珠的下端吊着一枚天珠。

  这时,大堂内又挤进来一群游客。小小的空间无法容纳更多的人。嘈杂声把黄宛丘吵醒了。她睁开眼睛。

  “嗨,睡醒了?”吴钦看着睡眼朦胧的黄宛丘,忍不住想笑。

  黄宛丘揉揉眼,又眨眨眼,惊呼:“吴钦哥哥?你在这里啊,为什么不早点叫我?”

  “你怎么来了,跟谁来的?”吴钦反问道。

  “别问那么多。”黄宛丘站起来说,“你有没有登记房间?让我躺一会儿。”

  没等吴钦回答,黄宛丘就拎起背包笑着说:“你是我的神呐。我太喜欢你了,走走走,去你的房间。”

  吴钦接过她的背包,带她进了房间。黄宛丘重重地躺在床上:“累死我了,还是躺床上舒服。”

  “你怎么来的?”

  “我要跟你进藏,你不带我,我只好自己来了。”黄宛丘毫无羞涩地平躺在床上。

  “你没找个伴儿?”吴钦说。

  “没有。”她说,“我就找你。”

  “不开玩笑,你到底怎么来的?”

  “搭便车,一路跟踪追击,就是这样。”

  “黄老和康师母知道吗?”吴钦双手抱在胸前,有种居高临下的感觉。

  “我给他们留下一张纸条,然后就私奔了。”黄宛丘满不在乎的样子。

  “你真是太任性了。”吴钦无奈地摇了摇头。

  天色已晚,黄宛丘没有要走的意思。即使她想走,又能去哪儿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藏西秘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藏西秘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