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意欲何为
西风啸岳2020-06-09 16:593,024

  “钦哥哥,听爷爷说,你母亲是西藏人?”黄宛丘问。

  “嗯。”吴钦把窗帘拉上,淡黄色的灯光给屋内增添了一些暖意。平原地区已是夏季,高原的空气中仍渗透着清凉。

  “太好了,有你这个藏族哥哥带着去西藏玩,方便多了。”

  “我有事要办,不一定能陪你。”

  “没关系,我不打扰你。”她说,“你要是觉得我烦,我就自顾自。”

  “西藏没啥好玩的,你还是早点回去,免得黄老担心。”

  “西藏咋不好玩?爷爷要不是年龄大,他也想来西藏呢。”

  “瞎说,黄老怎么可能来西藏?”

  “怎么不可能?我早看出来了,爷爷对西藏有特殊的感情。”黄宛丘拿起胸前的佛珠说,“有一天,我在爷爷的书房里乱翻,看到这串佛珠,觉得挺稀罕的,就摆弄着玩,爷爷看到了,严厉地说,‘不要动,放好。’我当时有点蒙,爷爷从来没用那样的口气对我说过话。后来,我去问奶奶。奶奶只说了一句,‘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我虽然不理解,但我猜,这里面有爷爷的故事,他只是不说罢了。”黄宛丘一边说,一边在手里捻着佛珠。

  “黄老那么珍视的东西,你怎么弄到手的?”

  “好奇心害死人,偷的呗。”

  吴钦用手摸了一下那串佛珠,手感细腻温润,质地均匀,确实非同一般。

  “叮铃铃。”这时,吴钦的手机响了,是方惠芝打来的。

  “走到哪里了?我在电视上看,进藏线路被大水冲断了,车堵了好几公里,你怎么样?没事吧?”方惠芝问。

  “我刚过了康定,还没到新都桥,路断了,正在抢修。”吴钦说,“我在客栈里住着。没事,一切都好。”

  “那边天冷,你多穿点,别冻着。”

  “嗯嗯,知道,你放心吧。” 吴钦的心里暖暖的。

  “路上注意安全。每天晚上,到酒店了别忘给我发个短信。”

  “好的。师母。”吴钦的鼻子忍不住发酸,若不是黄宛丘在身边,他肯定又要掉眼泪。

  吴钦挂了电话,故意拉开窗帘朝外望去,他不想让黄宛丘看到他的眼睛。

  “谁的电话,是我奶奶吗? ”黄宛丘怯生生地问。

  “别担心,不是康老师。”吴钦没有回头,依旧望着窗外。

  “噢,那好,那好。”黄宛丘说,“钦哥哥,今晚,我就借宿你这儿了。”

  “我总不能让你露宿荒野吧。”吴钦转过身说,“明天早点起,起来了找你的同伙搭便车去。”

  “什么啊,钦哥哥,我,我还找谁啊!我就找你啦,你不管我,谁管我啊?我如果有个三长两短,你怎么向我爷爷交代呢?”她又噘起嘴来。

  “赖皮狗,跟屁虫。”

  “咋啦,我就是赖着你,谁让你是我的亲哥哥呢。”

  “你休息吧,我出去走走。”吴钦把外衣的拉链拉上,准备出门。

  “你要干什么?我跟你一起去。”黄宛丘站了起来。

  “你不要去。”吴钦严肃地说。

  “那你要快点回来啊,我会害怕的。”黄宛丘嗲声嗲气地说。

  吴钦走出客栈,他想感受一下能不能在车里过夜。毕竟孤男寡女独处一室,他是睡不着的。院子里人声嘈杂,很多游客被困在这儿,除了等待,没有别的办法。

  夜色清新,星空明澈。这样的夜晚在高原看星星,真是一种享受。浩瀚的宇宙中,地球是多么渺小,不过是一粒微尘。地球上的芸芸众生,还在为名利争得头破血流,为何不抬头看看星空呢?生命如此偶然和幸运,为什么那么多人不去追求内心的幸福,而要争夺权力与财富?浪费了一生,获取财富无数,到头来,不过一堆粪土。

  室外的温度降到三五度,车里过夜有些困难。吴钦拿了睡袋回到房间时,黄宛丘坐在床上,裹着被子正看电视。

  “钦哥哥,我冷。”

  吴钦看着她那惨兮兮的样子,轻声说:“把你带的衣服都加上吧。”

  “能穿的都穿了。”黄宛丘轻声细语,方才那股调皮劲儿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被子裹紧点。”吴钦帮她把肩头的被子掖了掖。

  “已经够紧的了。”她歪着头看着他。

  “实在不行,你就钻进这个睡袋,再把被子盖上,应该会暖和点。”他把睡袋递给她。

  “你上来跟我坐一起嘛。”她的小嘴又噘起来了。

  这丫头,真是的。吴钦笑笑,说:“这睡袋保温性好,你来试试。”

  “嗯。”她掀开被子,钻进睡袋,再裹上被子,“还冷。”

  “不要着急嘛。” 吴钦坐在沙发上,考虑晚上怎么睡觉。

  过了一会儿,黄宛丘又可怜巴巴地说:“钦哥哥,我还是冷。”

  “好吧,好吧。”他心生怜悯,脱了鞋子,坐上床,紧紧挨着她。

  “抱抱我嘛,钦哥哥。”她像一只落单的小绵羊。

  吴钦很不情愿地伸出胳膊把她搂在怀里。

  “钦哥哥,就是我的亲哥哥。”

  他把灯关掉,就那样搂着她坐着,房间内一片漆黑,他却没有睡意。她靠在他的身上慢慢就睡着了。他听到她微微的鼾声,闻到她身上淡淡的清香,那清香是清纯的,是淡雅的,是无邪的,让他的内心变得特别宁静。如同深山里的一潭水,暗洞里的一柱香。他脑海里闪现出方惠芝的身影,不知不觉中,他也睡着了。

   

  “热,热。”黄宛丘的声音不大,还是把吴钦吵醒了。他打开床头的台灯,看到她正冲着他傻笑。

  “钦哥哥,我有点热。”

  “那你钻出来吧,不用睡袋了。”吴钦帮她拉开拉链。

  黄宛丘像一条美女蛇从睡袋里钻了出来。解放了手脚,她伸伸胳膊说:“还是这样爽快。”

  “快睡吧,再折腾天就亮了。”他给她盖好被子,他自己则钻进了睡袋,再一次把灯关掉。

  没过多久,她又轻轻地喊:“钦哥哥,我还是热。”

  他躺着没动,也没吭声。

  “钦哥哥,我太热了。”她的声音稍稍大了点。

  吴钦心想,这个丫头要干什么,什么意思啊?黑暗之中,他听出来,黄宛丘在脱衣服。他假装睡着了,身子没有动。

  “喀,喀。”黄宛丘咳嗽了两声,“钦哥哥,你睡着了吗?”

  吴钦依旧没有答应,也没动。

  她伸手推了一下他:“钦哥哥,钦哥哥。”

  “好好睡觉,别说话了。”他把身子向外挪了挪,背过身去。

  “钦哥哥,把灯开开吧,我渴。”

  “哎,你这丫头,事真多!”他不耐烦地把灯打开,头也没回,继续睡觉。

  “钦哥哥,你帮我倒杯水嘛。”她哀求道。

  “姑奶奶,你还让不让人睡觉?”他从睡袋里钻出来,回头看了一眼,这一看让他的脸火辣辣的烧。她的上衣脱掉了,只穿着一件胸罩,白嫩的肩膀露在被子外面。他不好意思看,“快盖好被子。”

  “钦哥哥,我怎么这么热。”她的脸蛋红扑扑的。

  吴钦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她面若桃花,眼光迷离,神色似乎有些异样。那张小嘴就像熟透了的樱桃,有千般欲火几近燃烧。

  他倒了杯水递给她。

  她一手拉着被子遮住自己的胸部,另一只玉臂伸出来接住杯子,粉嫩的肩膀露了出来。“咕嘟咕嘟”,一口气喝完,又钻回被窝,笑盈盈地说:“钦哥哥,你摸一摸我的头。”

  “干嘛?”

  “我是不是发烧了?”她的声音有点沙哑。

  吴钦用手背接触她的额头:“不好,这么烫。你发烧了。” 他连忙翻开自己的背包,找出感冒药,“快吃点药,高原地区可不敢马虎,感冒引起肺水肿、脑水肿,那就麻烦了。”

  “真有那么可怕吗?钦哥哥,我会死吗?”她眼泪流了下来。

  吴钦最怕看到别人流泪,忙改口说:“小小的感冒,吃点药就好了。你没事,有我在,你怕啥。”

  黄宛丘破涕为笑:“谢谢你,钦哥哥。你真是比亲哥哥还亲。”她吃了药,安静下来,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他没有关灯,而是坐在椅子里认真地看着眼前这个突然闯进来的黄毛丫头。一路西行,风风雨雨,前途未卜,心中无底。如今,又多了一个累赘。到了拉萨,还是想办法赶快将她打发走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藏西秘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藏西秘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