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牢底坐穿
右凡2020-07-31 16:202,527

  王理早就想到了,定是这小丫头片子去报官了!

  否则沈林怎么会无缘无故跑来这里!

  “这小姑娘实在是太漂亮了,一时之间没忍住!”

  王理解释了起来。

  “只不过这姑娘身边有这么三个武艺高强的人,我们也没捞着什么啊……不过是……”

  “啊……不过是劫了些钱财……”

  王理的声音越来越小。

  随即又想到了些什么……

  “不过!大人您要是喜欢,那这姑娘肯定就是您的了!”

  李暖被说的小脸通红,气的她抬起玉手指着贼子,说道,“大胆贼子,你居然……”

  可突然间,她仿佛又想到了什么。

  不等她思考,沈林便又说道。

  “违背老子的规则,突破老子的底线!”

  “老子让你们活着,是想让你们把胡人的钱财送给老子,看的是人不是钱!”

  “在此期间,你们戏弄胡女,自个留着点钱财,那都是小事。”

  “可抢劫我汉家子女算什么意思?”

  “这可是你们活着的唯一价值!”

  “罢了,说多无益,横竖都是你们破了规矩在先。”

  沈林在一旁说着。

  李暖却楞楞的出了神。

  她瞥着沈林。

  这家伙,看都不带看她一眼的。

  “难道我在他眼里不漂亮吗?”

  李暖暗暗的反问自己。

  这个男人,连斜视,连余光都不带瞟她一眼的。

  这是?

  无视???

  李暖摇了摇头,把这轻贱的想法甩出脑外。

  被无视才是好事情!

  被人惦记才最可怕!

  对,一定是这样的。

  可这混蛋刺史对自己一点歹意也没有,着实让人有些……小失落……

  哎呀!都快打起来了,自己在一旁想什么呢!

  不过,沈林可没空想这档子事。

  眼睛的红血丝一点点露出来。

  随即,沈林回头问道,“大小姐是想看满天飞血,还是收敛一点,去山上赏花?”

  李暖不慌不忙的说:“想看满天飞血。”

  飞雪那在长安可是看够了。

  这飞血可是一个新鲜玩意,她段不能错过!

  沈林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这来自长安的富家大小姐,口味真重!

  既然财主想看满天飞血,那就让她看好了。

  “若是吓着了,我沈林可不负责,别后悔啊!”

  沈林拽紧缰绳,背对着李暖,向宋凯之发号施令。

  “凯,干活儿!!!!!”

  沈林将腰间小壶拿上,喝了一口,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驾!

  李暖骑马走到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

  起码不会被误伤。

  也能看见他们是如何打起来的。

  咻!

  只见数十个竹筒从寨子周围的树林里飞了出来。

  从竹筒中飞出的是那神奇的液体,李暖知道,那是透明无色却酒香醇浓的白酒。

  咻咻咻!

  紧接着,无数箭头上带火的箭从树林中飞射出来。

  在液体还未落下时。

  便碰着液体瞬间点燃,在山寨上空下起了火雨!

  这让李暖的瞳孔瞬间放大!

  程处弼惊了!张着嘴表示着不可思议!

  秦怀道也惊了!雪莲也惊了!

  这场“雨”,前无古人!

  突如其来,无中生有的火雨,强大的热浪冲击着整个山寨!

  驻守在山寨简易城墙的几百贼匪,被这火雨吓的全部都跳墙了。

  他们可不敢往寨里跳,全都跳出了城墙。

  这城墙,哦不,这寨墙,怎么说也有七八米高。

  这寨里的人也不是人人都会轻功。

  就算会,也被这火云吓到忘了轻功怎么用……

  就这会,跳下来的人是断腿的断腿,脱臼的脱臼。

  场面极其壮观!

  总而言之,山寨的整体战斗力,瞬间就降低了许多。

  “发生了什么?”

  秦怀道一脸震惊的望着那场面。

  “他们怎么做到的?”

  程处弼呆呆的问着,也不知道是问自己还是问他人。

  “巫术!我就说这狗官会武术!!!”

  啊!

  只听一声尖叫。

  沈林往李暖那边看了一眼。

  热浪惊吓到了马儿,李暖就快被甩下来了。

  “不好!”

  雪莲见李暖就快摔下马了,急得冲了过去。

  可是还是不及沈林的速度快。

  沈林冲了过去,在李暖摔下来的瞬间抱住了她。

  怎么那么快!!!!

  在沈林怀中的李暖抬起了头。

  “没事?”

  “没事。”

  军士们纷纷跳下树,提着刀剑就往里冲。

  刚刚是倾盆大雨,现在就是满天飞血了。

  “这也太厉害了!”

  雪莲惊呆了,就差当众鼓掌了。

  “这混蛋是怎么训练军士的啊?”

  “兵书上也没有这一战术,他到底是怎么想出来的?”

  “你还别说,这狗官还真有点本事!”

  沈林还抱着李暖没有松手。

  俩人就这样抱着看着这场战争。

  回过神来,李暖立马跳离沈林的怀抱。

  “你!”

  李暖转身,尽量不让沈林看到自己羞的通红都玉脸。

  沈林拿起酒壶,往地上一坐,又喝起酒来。

  “什么你你你我我我的。”

  “来来来,坐下,咱们算笔账。”

  李暖迟疑了一会。

  “又什么账?不是答应给你八成?”

  好家伙!又想讹我!

  “你骂了我两次,骂一次,一百贯钱!”

  啊这……

  “两次就是两百贯钱!”

  “这样算来,你那些金银,就都是我的!”

  李暖一时语塞,这个人,为了钱真是什么都干得出来。

  但他又贪财有道,不做突破底线的事。

  李暖在他身旁坐下。

  歪头,盯着喝着真欢的沈林。

  那眼神,仿佛是在仔细观察。

  “嗯……你为了钱财与贼人合作,不觉得太过分了吗?”

  “不过……你还算有点良心,定了规矩。”

  “但你又为了钱,看起来跟没有原则一样。”

  “沈林,你到底是个什么人啊?”

  李暖实在看不透,真的。

  “这火雨到底怎么做到的?”

  “他们为什么那么怕你,言听计从似的?”

  李暖把心里的疑惑一股脑都倒了出来。

  沈林看着这位富家大小姐,就像看到了……十万个为什么!

  她的问题怎么那么多啊!

  麻烦!

  这个女人的求知欲可真强!

  不过……价格到位就一切好说。

  “一个问题,五百贯钱!”

  李暖扶额。

  “五百贯钱???你怎么不去抢?”

  “你简直比这贼人还要……”

  李暖气得站了起来。

  “等等等等……打住!”

  沈林用下巴指了指那群正挨砍的匪贼。

  “这贼人不是帮我抢胡人抢了一年吗?”

  “啊……你!”

  李暖被怼得语无伦次。

  怎么每次都是他得理!

  实在是不服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开局掳走长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开局掳走长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