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交谈
右凡2020-07-31 16:202,505

  李暖看向这位真正与她交流的和善大娘,拱手道,“多谢款待,哪会心生嫌弃之理。”

  说着,李暖转念一想,说道,“大娘,我能坐在你身边吗?”

  “诶诶!可以!这么漂亮的姑娘坐在我身边,我好生欣慰呢!”大娘牵起李暖的手,示意她坐下来。

  身旁的三个护卫又蠢蠢欲动了。

  好在李暖控制的及时。

  对平民拔刀相向。

  而且还是在这边城小洲。

  要是真的做出来了。

  还不是后果会是怎么样的。

  李暖微微一笑,平日里在宫中,她可是被夸漂亮夸到麻木的人,可不都是因为她是公主,多多少少是有些恭维掺杂在里面的。

  可如今被这边城大娘这么一夸,着实觉得舒服。

  “这……姑娘可有婚配?”

  果然,女人到哪都免不了八卦!

  “额……这……”

  其实是有的,只不过在成婚当日,她逃掉了而已。

  那这算不算?

  应该……不算吧?

  李暖摇摇头,说道,“并无婚配。”

  听到这,大娘的眼睛迷起了一条缝。

  “那太好了!咱家大人也无婚配!”

  “郎才女貌!般配!”

  “姑娘,你别看咱家大人那般德性。”

  那般德性?哪般?是她看到的那般德性吗?

  “咱家大人啊!在军事上,不输侯君集;在管理上,不输房玄龄;在文化上,不输长孙无忌的!”

  “姑娘,你是长安来的,应该听说过他们三个人吧?”

  李暖着实有点尴尬,这沈林居然还有如此忠诚的追随者?

  她冲大娘点了点头,道,“嗯嗯……听说过,他们都是出类拔萃,天下无双的文臣武将。”

  大娘见李暖突然红了脸。

  嘴角微微上扬,端起酒杯吃酒去了。

  也不再提此事。

  有没有点火花,这还看不出来吗?

  ……

  欢乐的气氛是容易带动人的。

  很快,李暖就被这场庆功宴和谐,热闹,一同欢笑的气氛带进去了。

  她看着坐在中央的甘州刺史。

  沈林被许多妙龄女子众星捧月般,心里很不是滋味。

  这个酸酸的味道是……

  这个像柠檬一样的人儿是……

  “沈哥哥,这么热闹的场面,要不你舞剑吧!”

  “对啊对啊!舞剑吧!”

  “沈林哥哥舞剑最帅了!”

  “对对对,特别呀!是饮上一口小酒,再舞个剑 顺便再出口成个章!”

  说着,一位女子便拿起酒杯往沈林嘴边送。

  “对对对!上一次的将近酒!简直了!”

  可沈林却不想着这些。

  那边那位貌美如花的女子,仿佛一直在看着他。

  嗯……

  姑娘们这样子起哄,台下的糙汉子们也开始跟着起哄。

  沈林皱着眉头。

  真是麻烦啊!酒都喝不清净!

  罢了罢了!

  生命在于运动嘛!累了醉了真好睡一大觉。

  好提升自己的功力。

  “行行行!”

  “我话说在前头啊!打完了就都不许再缠着我了。”

  嗯嗯嗯嗯嗯嗯嗯!

  邻家妹妹们一齐点头,反正现在他说什么,点头就是了,总而言之,先把他骗上场再说。

  嗬!

  沈林运起轻功,飞到了舞台中央。

  月光下,他身着常服,手持亮剑,拿着酒葫芦。

  顿顿顿……

  ?

  唰唰!

  白衣少侠,剑走宛如游蛇,舞到极兴时,再饮上一口小酒。

  “似醉非醉,行醉意不醉,步醉心不醉,上好的一场醉剑!”

  雪莲看在眼里,饮上一口酒,竟也被此刻站在台上的少侠所吸引!

  这白天一口一个狗官的,,现在倒是夸起人家来了。

  不过……也不能怪她,谁让现在的沈林,看起来就不像个官,与其这样说,不如说他现在就是一个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少侠!

  哈!

  话音落下,沈林脚尖点地,身姿如满弓,宝剑如弓箭一般,指着那轮明月。

  “好啊!”

  “沈大人好功夫!”

  “不愧是我沈林哥哥!身手了得!”

  咻~

  只见沈林狂饮一壶酒,再一次剑走龙蛇。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

  在场的人都安静下来。

  “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

  太妙了!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

  哈!

  刚柔并济的一套醉剑从他手中使出。

  “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

  “可怜!白发生!”

  舞一场剑,做一首诗。

  好家伙!沈林将剑法与诗词完美的结合在了一起。

  打完收工。

  下一秒,沈林就回到了位置上,趴桌睡着了。

  一边,百姓们依旧欢喜着,谈笑着,继续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李暖看着已经融入其中的秦怀道和程处弼,他们与百姓融洽的欢笑着,庆祝着,仿佛他们也是这甘州百姓其中的一员。

  这样的感染力,是李暖没有想到的。

  太强大了!

  “醉里挑灯看剑……”

  李暖托着下巴坐在位置上,看着已经呼呼大睡的沈林,一遍,一遍的念着他刚刚脱口而出的诗词。

  这词做的太好了!

  “沈林啊……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懒惰成性,却做到了我父皇一直想要做到的事情。”

  “能让这一州的军士,对你唯命是从,让那贼匪,心甘情愿与你合作,做抢劫胡人的无本生意。”

  李暖真的想不明白。

  “你的所作所为,足以见得你的人格魅力有多大。”

  “但你的性情,却好像与这些政绩,与那些伦理,完全背道而驰。”

  李暖是越来越糊涂了,是真的想不清楚,他到底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

  “你这首诗,表达的是你对今天围剿的心境吧!”

  “你怀大才,想要策马扬鞭,我猜,你是想拥有与霍去病一样的功绩。”

  “但你难以去实现,因为你只是一个小小的边城刺史,没有人脉,何以成功。”

  “因为这样,所以你懒惰,颓废,但又不忍心看见百姓受苦,所以为他们某福祉。”

  李暖以为,自己是读懂了这位边城刺史的心境了。

  “没关系,我可以帮你,大唐需要你这样的人才,我能帮上都忙,足以让你证明自己,让你在众人面前实展才华 实现理想与抱负。”

  帮沈林,也是帮大唐的江山。

  “我相信父皇见了这首诗,一定会惊叹,一定会追问是何人所做!”

  ……

  呼呼呼……

  沈林调整了个姿势,继续睡了。

  这首破阵子,他也就是随口一念,只是单纯觉得这剑法与这诗在这种意境下,特别般配。

  哪知,这长乐公主所想,所谓的心境,沈林是半点没想到。

  这纯粹就是……凭空想象,无凭无据。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开局掳走长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开局掳走长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