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被强吻了
颜丫头2020-06-23 01:005,042

  翌日

  广清乐简单的给自己梳了一个头饰,头发背后用一根白色纱巾打了一个蝴蝶结固定一头长发及腰的墨黑色头发,身穿一身白色裙子,干净又利落。随后施展灵力把手里拿的白色长剑,体型变大之后的白色长剑,由广清乐侧坐着飞跃过层层云彩。高空望着连绵不断的高山,花海繁华一眼望过去,如同梦幻一般,广清乐此时很享受空中的空气,闭着眼睛,一双手指散发水系白色灵力浮动,此场景就像天界中的神女,天真的一嗔一笑一回眸看修仙界。

  不远处,一身帮人骑着灵兽大鹏鸟,蒙着脸若隐若现,便从看见广清乐出了灵虚学院之后,一路跟随广清乐。

  很快广清乐落地之后发现了不对劲,拿起手中的剑,击向了躲在树丛里一帮黑衣蒙面人。一帮人都是灵王级别,很快,广清乐受了重伤,嘴角残留一丝丝血。

  “不知何人命你们杀我,不防让我知道,就算死也能瞑目。”广清乐一来为了拖延时间,二来好知道哪个王八蛋杀她。

  “小美人,我们不杀你,放心好了,不过对方给出的要求,那就是小美人从了我们的话,大家爽快一翻,我们便放了你。”甲一男子猥琐说道。

  “大哥,小美人会同意吗?我们那么多人会不会折磨坏了小美人呢?”乙一个胖子傻里傻气说道。

  “笨蛋,小美人与我们那么多人同修,对大家都有好处,哪里会那么容易坏掉”带头的一个甲男子敲了乙胖子说道。

  “大哥说得是是是。”乙忙乎点点头。

  另外几个人捧肚哈哈哈大笑,此时的广清乐很想一刀宰了这些臭男人的命根子,一只手臂支撑的身体,只能半端着姿势,广清乐这时候快要倒下的时候,根本使不出任何灵力了,没有精神灵力催动空间进口,连空间也进不了,幸好她还有一个随身荷包储物袋,不用滴血认主就可以随身储物的荷包,凡人皆用,广清乐这时拿出传送简子逃跑。

  几个人看到广清乐手中的传送简子,几个人便收回视线。

  “大哥,不好,她要逃跑。”其中一个说道。

  “哈哈哈,放心她跑不了,我们围攻,她连一个缝也出不去。”猥琐领头心情于悦,毕竟眼前的美人可不是一般普通的美人。想想接下来……就一副恶心的笑脸。

  “大哥你看她也在笑,会不会傻了?”乙胖子对着领头说道。

  “哼!傻不傻都一样逃不出我们的手掌心,这么绝色美人,今晚哥们随便玩。”

  “是”其他几个人奸笑得意忘形的模样。

  “小胖子,接着姐姐给你的礼物。”广清乐向傻乎乎的乙胖子拿出了天雷子,丢给了他,不把他们疏散,传送简子根本起不阵法。

  当乙胖子拿到广清乐抛出的天雷子的时候,傻乎乎的胖子抬头一看才清醒。“大大哥……是天雷子。”

  “蠢货!快……”没等领头说完一句话,围绕一圈的广清乐此时已经传送阵逃跑了,现场一伙人灵力没有达到灵仙巅峰级别的,全被天雷子的威力炸得血肉模糊,当场气息全无,中间还塌了一个大坑。

  灵虚学院

  “妹妹,你终于醒了。”轩辕煜熙看着床上容颜苍白的轩辕颜兮担心问道。

  “哥哥,我要那个广清乐贱人死”轩辕颜兮一脸容貌再也看不出绝美,一副扭曲吓人的面孔,一双手抓着被子紧了又紧。

  “妹妹不必担心,为兄已经买通人去收拾广清乐了。我们这次定要广清乐求生不能求死不能”轩辕煜熙一只手掌抚摸着轩辕颜兮头,让轩辕颜兮安心。

  “我相信哥哥办事能力!”轩辕颜兮自然知道她这个哥哥残忍的手段,看来广清乐这次不死也难逃,此时的轩辕颜兮露出了一副怪异的笑容,嘴角一斜,整个人显露出了狠毒。

  魔界

  天空暗红,大地流火,整个大地似乎都在流淌着恶心的血液,惊心动魄,使人昏眩。处处可见猩红的山岩,古铜色的魔兽在此中出没,时不时从天空中掠过,闪着锐金色泽的利爪。此景若是伸手触摸,也摸不到底。

  此时魔殿大厅里,坐着三位各有千秋绝色的美男子,其中两人便是下着棋。

  “哈哈哈……陌上皇绝你输了。”说话的正是魔界的魔王:魔焱。身穿大红色霓虹一般衣袍,一头紫发插着一束马尾,右眼留着三分之一的长发遮住脸瑕一边,腰间挂着一块黑子玉牌子。容貌与陌上皇绝不分上下,不过陌上皇绝多了几分王者风范和寒冷。

  魔焱和陌上皇绝,墨千澜三人从小玩到大的好友,而魔焱最喜欢与陌上皇绝处处针对,斗到低的冤家。

  “说吧,这次输的规矩。”陌上皇绝一身冷冷看着棋牌说道,手指尖还夹着最后一块白色棋子。

  “本王自然知道你亿万年以来从未开过荤,也罢,今日作为你好友的我,自然便是多替你着想,命人带回了一个绝色修士美女便送给你”魔焱说着看向一旁的身穿蓝色便装的墨千澜。

  此时,墨千澜一边磕着瓜子一脸懵逼,看向面前两个人,看来又是自己来打破这种气氛活过来,只能转移话题。

  “我说陌上皇绝你到底什么时候,可以从这个低层的星海大陆回到九流域去,看看你们的灵力倒是不被压制,倒霉是我啊,无论修炼多少年还是灵神级别。”墨千澜一脸控诉给面前黑色长袍男子说道,这时的陌上皇绝没有戴面具,一张绝色的脸,无论谁看了都不由自主的发呆。

  “墨千澜你知不知道你到底在谁的地盘啊?居然转移话题,你信不信本王打飞你”魔焱经常挑逗墨千澜,毕竟有墨千澜这个活宝在,他们亿万年以来都不会觉得物流。

  “哟,魔焱你跑来这个鸟不拉屎的星海大陆当魔王,脾气倒是一样没有改变啊。躺若不是我灵力被压制,我跟你灵力级别一样的。”墨千澜气急的模样对着魔焱说道,让魔焱哈哈大笑,而墨千澜凌乱了。

  “本王无需跟你多言,还是先说说陌上皇绝你应该遵守输的承诺。”魔焱晃着右手酒杯,眼角微抽说道。

  “若你不怕本尊一样毁掉你的佳人,大可送来。”陌上皇绝缓缓开口。

  门外把守的魔影们深深为魔王担心,自然知道自家的魔王是打不过陌上皇绝的,而一旁的墨千澜自然是笑开花,也为他这个好友插上三柱香。

  “好啊,陌上皇绝,既然你都开口了,一个美人而已,我何惧之有”好个你陌上皇绝,我就不相信了,你这个亿万年的大冰块,会没有人感化不了你。

  “魔席,去把昨日请来的绝美女修请来。”魔焱手掌挥了挥对着魔将名魔席说道。

  “是,魔王大人。”魔席说完便出去了。

  “我说魔焱,你跑来这种地方该不会就是为了那些花花艳艳的姑娘吧?”墨千澜与陌上皇绝一边喝着酒,一边感叹他这个好友,除了玩乐,连九流域的家都不回去了。

  “哼,少管本王的事,墨千澜,你和陌上皇绝都是一个样,心中无爱自然不懂爱。”魔焱一副醉酒模样抿嘴半刻说出口。

  “多余,本尊不需要这些东西。”陌上皇绝扶额,很不耐烦。

  “我也不需要,一个人如此潇洒何乐不为。”墨千澜一脸贼笑向着魔焱说道。

  “哼╭(╯^╰)╮你们哪天踏上红尘别忘记我说的话。”魔焱说完坐到了王座上。

  片刻,魔席吩咐几个婢女带上了两个女子,另外一个身份不明确,一副急冲冲的样子,走在了前面。

  “禀告!魔王……大人”此时魔席不知如何说起!只能看向魔焱发话。

  在场的陌上皇绝和墨千澜也从魔席的话,大概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说吧,什么事那么急。”魔焱一副无可奈何心情的对着魔席说道。

  魔席还是招了招手,请几名婢女带上了两个女子,两名女子进了魔殿之后,现场三人看到:一个红衣容貌绝美妩媚又暴露的女子,一双媚眼时不时勾人犯罪;另外一位白衣裙全身带有血痕,容貌被一层层黑污渍遮住原本的容貌,嘴角还在喘着气,此般模样,看来是受了很严重的伤。

  红衣裙女子当看到眼前的三位神一般的男子时,高兴得嘴巴咽了咽口水,扭身选择了皇者风范的陌上皇绝,身姿荡漾慢悠悠一步一步靠近陌上皇绝,离陌上皇绝不到一米,就被一股力量压制得脸色出现一丝丝红色的痕迹,一下子被震飞了出去。

  一旁的魔焱视乎习惯了一向冷淡的陌上皇绝,眯了眯眼睛吩咐几个魔士。“带她下去喂饕饕~”指着红衣裙女子说道。

  “魔王大人~饶命啊……啊……”红衣裙女子此时后悔莫及似的喊了又喊。

  “魔席,这个又是谁。”魔焱自然知道他魔界里没有这样子的白衣裙女子进来过,一般挑选好的女人都是身穿红装,才可以进入。

  陌上皇绝和墨千澜听到魔焱的话,陌上皇绝倒是一副漠不关心的态度,一旁的的墨千澜眼眸一直盯着受伤女子甚是好奇,狼狈不堪的女子,骨零一看才十七岁。

  “属下方才去请修士女子时,被眼前这女子突然出现,所以卑职才自作主张一同带了过来见魔王大人。”

  “突然出现?那么巧合……看来魔焱你这魔界都是女人的欢乐之地呀。”墨千澜一脸笑意对着魔焱说道。

  “传送阵?”陌上皇绝眼眸看向白衣女子说道。

  “魔王大人,卑职当时还捡到了这个。”魔席双手替奉上去。

  果然,三人看到传送简子时,一切都知道了眼前这个白衣女子经过。

  “给她服下这个九品还魂丹,”魔焱一看白衣裙子的女子自然知道她受了很严重的伤,并且魂魄似乎很不稳定,所以才取出九品还魂丹吩咐一旁的婢女给白衣女子喂了下去,治愈魂魄之力,外加外伤也一同治愈。

  很快,脏兮兮的白衣裙子女子这时醒了过来。“咳~这是哪里?”白衣女子咳了一下,抬头看向眼前的三个人,声音如同小溪清澈一般里流动水似的,好听又清纯。

  “你是谁?传送逃跑居然跑到本王的魔界,胆子倒是不小嘛。”魔焱一脸平淡看向白衣裙女子。

  “你这有镜子吗?我忘记我叫什么名字了。”白衣裙女子此时一副茫然,她是真的忘记自己叫什么名字了。

  三人听到白衣裙女子这话时,除了陌上皇绝以外,另外两人也震惊了,魔焱抬头看向魔席,示意去叫魔医。一旁的几位婢女拿来了镜子。这时的魔焱对着白衣裙女子使用清洁术一挥,此时的白衣裙女子容貌暴露了出来。(此女子正是广清乐)三人的表情皆是一愣,尤其是陌上皇绝此时的眼眸不知在想些什么,眉头微抽。如此妖孽般的容貌,恐怕连他们另外一个大陆的九流域都找不到第二个如此容貌绝世的女子。

  “咳咳~不知姑娘记起来了没有?”魔焱打破尴尬的场景,拳头对着嘴轻咳了一下。

  “脑子一片空白,我忘记了我自己叫谁,不过还是多谢公子的搭救。”广清乐此时很想很想离开,但是又不知道怎么走。

  这时的陌上皇绝一直望着广清乐,心中的感觉微微颤动了一下,他一点也不排斥眼前这个白衣裙女子,他居然有一种冲动的感觉要带走她。

  这时走来了一位年迈的老魔医,当老魔医看到眼前这般容貌绝世的白衣裙女子时,也是神情突然愣了愣发呆,旁边的魔焱对着魔医大声训道“快点给这位姑娘看看……”

  “回魔王大人,小姑娘无碍,只是神魂刚刚稳定,记忆还没有完善,这才出现了丢失记忆,三日后服用六品亿神丹便可恢复记忆。”

  “好了,退下吧。”魔焱对着魔医老者说道。

  “不知姑娘是否留在魔界修养恢复记忆?”魔焱打着小算盘看向广清乐含糊的开口。

  “我……”这时的一只手拉住了广清乐的手臂,打断了广清乐正要说的话,抬头看向一米九身高的陌上皇绝。

  “这位姑娘便是我回复你刚才的话~”陌上皇绝丢下一句话,拉着广清乐走到门口,陌上皇绝手一挥撕裂空间出现了,这会的两人从魔界消失。

  留下两人目瞪口呆,墨千澜一副神魂丢失似的,一动不动,谁能告诉他什么情况!而魔焱本以为要到手的姑娘,居然被陌上皇绝抢了过去,还有谁能告诉他,陌上皇绝刚刚那句话是什么意思,那个大冰块不是禁欲吗?

  苍穹阁

  “你放手,为何抓着我不放。”广清乐忘记了自己是谁,只觉得跟眼前这个男人纠缠不清,还有着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说不出心中的感觉。

  “小丫头长大了不少,倒是把自己弄得伤痕累累。”当陌上皇绝看清广清乐容貌时,就已经知道她是谁了。不过他没有想到的是,她长大之后如此绝色。

  “流氓,放手!就算我们认识,你……”广清乐看着陌上皇绝还在抓着她的手臂时,内心怒气高涨,没有想到她的话还是惹怒了陌上皇绝,令她更没有想到的是,他居然……,陌上皇绝高大的身体压上来,将她整个人都包裹在了一种陌生而危险的体温里。她脑子里一片茫白,就被人压住了嘴唇,像是平时喝过的冰川水一样舌头不由分说地滑入,缠绕上她的舌头,直入喉咙最深处。

  这时陌上皇绝放开了广清乐,广清乐一脸红彤彤的脸瑕,嘴巴被吻得有些红肿,此时的她很想找个被子盖好躲起来。

  “原来接吻是这样子……”陌上皇绝手摸着广清乐下巴,眼眸盯着她害羞的模样,挑了挑眉目。

  广清乐眉目紧了又紧,哼,臭流氓,这时的广清乐,才发觉她的双腿有点失去平衡的感觉,寸步难行。

  “你能不能扶我进去休息,我的腿不知为何使不上力气。”广清乐强忍着一口气把话说完,最终广清乐快要倒下去的时候,一双大手扶住了她,然后把昏睡过去的广清乐横着抱了起来,往他休息的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女配之修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女配之修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