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以命相许
月亮鱼2020-06-21 21:302,798

  他不开心了——夜榆看着柳清风微凝的幽幽眼神,意识到。

  可是究竟是为什么不开心呢?

  夜榆的心情也随之又陷入了无尽的难过之中。

  自己真是没用,夜榆想,连主人为什么不开心了都不知道,怎么才能替主人分忧?

  不能替主人分忧的没有用的自己,又有什么存在的必要?

  ……

  柳清风揉揉自己额角,感觉到陷入死循环的思维已经让自己开始头疼,于是决定转移注意力,先干点儿别的事情,比如出去走走。

  一抬眼,却看见门口的夜榆正低了头,似乎态度亲昵和缓地在和一个女孩儿说话。

  女孩儿不过十四五的年纪,身材玲珑娇小,穿了杏黄色的上衣和桃红色的长裤,挽着一只大大的柳条编成的篮子,两条又粗又长的麻花辫一直垂到腰际,用红绳系住。梳得齐齐整整的刘海儿下,微红的脸上一双大眼忽闪忽闪直勾勾地看着夜榆英俊却略显木然的脸,不住地在说些什么。

  夜榆勾了勾嘴角,表情柔和了许多。

  那丫头说了些什么?柳清风有些好奇,同时感觉自己心里酸溜溜的——夜榆对着他这个主人的时候,从来都是木了一张木头脸,偶尔有些表情也是紧张或恐惧,仿佛自己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似的,现在却对着别人笑了。

  正想着,柳清风却见那女孩儿瞥了自己一眼,通红了脸把那篮子往夜榆怀里一塞,挥挥手,扭身就走。

  夜榆抱了篮子,呆呆地站在那儿。

  柳清风走上前,微微皱了眉头,看看夜榆,说:“刚那丫头看着又几分眼熟。”

  “是,主人。”夜榆低了头,把篮子拎在身后,仿佛那样柳清风就看不见了一样,而后说:“是打鱼的张家的幺女阿桃,方才来给我送点东西……打扰您休息了?”

  柳清风摇摇头,盯着夜榆垂下的脑袋,声音不由低沉起来:“抬头,看着我说话。”

  “是,主人。”夜榆身子一僵,却也立刻顺从地抬起了脸。

  “以后,在跟我说话的时候……”柳清风顿顿,说:“要看着我说,明白?”

  “是,主人。”

  柳清风看着夜榆的脸,不由抬了抬手,似乎是想拂去夜榆头发上不知从哪儿沾上的一跟鸡毛,最终却还是放弃了。

  他感觉到夜榆对自己的亲近有着一定程度上的抗拒,虽然原因不明,但他并不想惹夜榆不自在或者不高兴。或者多接触一段时间,慢慢亲近更好一些,他想。

  于是柳清风转身,一面回屋,一面叮嘱:“把自己收拾收拾干净,以后浑身上下尤其是头上不许再沾上鸡毛之类乱七八糟的东西,明白?”

  “是,主人。”

  柳清风身后,传来夜榆一如既往的简单而恭顺的回复,却让柳清风心里更加烦躁起来。

  他渴望的是夜榆的微笑或者是亲近什么的,而远非是如此疏远的恭顺的“是”。

  怎么那渔夫的女儿的几句话就能让夜榆笑,而自己无论说什么,夜榆都只是僵直了身体?

  无论说什么,换来的都是一样的木讷反应。

  哦,或者还是有些区别。自己的一些话是让夜榆僵直身体,而另外一些话是让夜榆更加僵直一些?

  谢天谢地,好歹夜榆是听话的不再下跪磕头了,不然……

  要是他有一日知道究竟是谁把他可爱的夜榆教成这不死不活的木头模样,他一定饶不了那可恶的应该凌迟处死五马分尸的家伙!

  柳清风瘫在椅子上,把随手从药材堆里拣了一支三七花咬在嘴里磨牙,仿佛许多个日子以前他咬着狗尾巴草靠在麦垛上磨牙一样。

  他很不快,很不快。

  而结束了他的不快的,也正是引起他不快的夜榆。

  这么说有一点绕口,但是是事实。

  夜榆傻乎乎在厨房忙了很久,傻乎乎端了丰盛的饭菜到柳清风面前,傻乎乎开口:“主人,该用饭了……您,要不要尝尝这金鲤鱼?”

  “金鲤鱼?”柳清风咽下在嘴里发苦的三七碎末,两眼有些发亮地看着那被清蒸,浇上了酱汁的鱼。

  夜榆偷偷勾了勾唇角,以为柳清风一定喜欢,于是声音也轻快起来:“是啊,不仅难得而且美味呢,又是新打上来,刚刚阿桃才送来的呢,只怕我的手艺不精……主人,您快尝尝?”

  该死!柳清风却忽然感觉嘴里更加苦涩起来,拾起筷子,不想让夜榆失望,可又实在是没了食欲。

  “你刚刚说……阿桃?那个今天来找你女孩儿?”鬼使神差,他开了口,来隐藏心里的不满。夜榆一提到那丫头,连语气都似乎比平时轻快好多,实在是让他心里说不出地难受。

  夜榆却迟钝,未觉柳清风的别扭,反而兴致冲冲,难得主人有心情多和自己说几句话呢!

  于是闷木头的话匣子难得主动打开。

  夜榆在柳清风耳边念叨起阿桃多么朴实肯干,又多么善良好心。

  “哦?”柳清风蔫蔫的,勉强应承。

  夜榆却依旧在说:“阿桃实在是娇俏可爱,还给我讲了一个关于金鲤鱼的故事……”

  “说起来,”王德如从屋外走进,忽然插口:“阿桃姑娘今年也是快该嫁人的年纪了呢,却还没有定下亲事……”

  柳清风顿时有些脸色发白。

  夜榆垂了头。

  王德如没有料想到这样的反应,不由奇怪,可是说到一半的话却总不好咽回去:“那日张打鱼还问我:听闻柳大夫还未婚配?”

  柳清风瞥一眼夜榆,夜榆正低着头,看不清神色。

  “尚无此意,我还年轻。”柳清风说:“况且……”况且他刚刚发现自己的性向似乎有些问题。

  王德如却皱了眉:“不是我说你,那阿桃的确是个好姑娘,虽说身份或许配不上你这个曾经的大少爷,却是个会过日子的丫头,模样又周正,委屈不了你……”

  “您误会了,只怕我这性子倒是要委屈她。”柳清风淡淡地一笑,眼睛只看着夜榆。

  夜榆因为柳清风对婚事的拒绝而略有些诧异,抬头正对上柳清风漆黑漆黑的眼,然后他看到那幽黑的眼转开,那声音淡淡地接着之前的话说:“我倒觉得阿桃那丫头和夜榆似是对上眼儿了。”

  夜榆一惊,向后退了小半步,直觉地想跪下,可是又记起柳清风曾不许他跪,一时有些茫然无措,脑中一片空白。

  ……

  似是过了很久,夜榆感到有阴影遮住了光线,怔怔抬头,看到柳清风紧皱在一起的眉下黑不见底的眼。

  “主人。”夜榆声如蚊蚋,注意到王德如已经离开,于是犹豫着解释:“属下和阿桃姑娘,什么也没有。”

  “我说过你们有什么?”柳清风反问,而后错开了目光,带了些莫名的忧郁:“可你说她那么多好话,可见对她的确是有好感的。”

  “属下……不配的。这一辈子,陪着主人就好了。”夜榆垂了眼,似乎是为自己的卑微有些难过。

  柳清风在心里叹了口气,同时也松了口气,前者是为了夜榆无法矫正的自我否认,后者则是因为短期内他不用担心面前这木头喜欢上哪个女人而离开自己。

  可是……

  “夜榆,你把你生命的全部意义,都寄托在我身上了么?”这让柳清风再次意识到接受眼前这人,将给自己带来多大的责任和压力。

  “只求……主人,肯让属下分忧,做牛做马,属下就……”

  “若是有一日,我不需要你了呢?”柳清风又问。

  夜榆惊惶地抬起瞬间变得惨无血色的脸,哀求地看着柳清风,却惶恐地说不出话来。

  柳清风叹了口气,轻轻拥住夜榆,在他的耳边说:“只要你不背叛我,我就不会不要你,夜榆,你记住我今天的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士与我(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士与我(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