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的木头
月亮鱼2020-07-10 08:301,695

  年关将近的时候,柳清风忽然开始明媚忧伤起来。

  这日早上,他自摸……咳,摸自己的钱袋,发现里面只有铜钱两枚。

  明明以前无论什么时候打开钱袋,里面都会有满满的钱币互相撞击着,散发出迷人的铜臭味儿的。什么时候,自己穷成了这副样子?

  这要原本还想出门带点糕点回来和夜榆分吃的柳清风忽然充满了危机感。

  他明明记得自己还是有很努力的画画写字赚钱的呀,怎么就忽然穷了呢?难道果然是因为最近糖葫芦吃得太多的缘故吗?

  胡思乱想了很久,依旧毫无头绪的柳清风,在这日的午休时间背着夜榆,穿好了厚厚软软滚了毛的棉衣,悄悄出门决定要再赚一笔外快,以用来养家喂夜榆。

  说起出门,就不得不说柳清风家门外不远处就有很多的店铺,卖各种各样的东西。

  每个店铺都有门,有窗。

  春节就要到了,门上是要挂要贴门楹春联的。

  是的,以上三句都是废话,但就是以上三句废话,成为了年年柳清风赖以赚外快的财源。

  等到天色擦黑,柳清风已经是左手一只烧鹅,右手半只猪头,臂弯里挎着一坛黄酒,肩上扛着两挂大蒜……

  厄,他也不知道怎么会有大蒜的,总之,就是在写完了某幅对子后得的。

  此外,他腰间那个瘪瘪的钱袋已经又鼓了起来,里面塞着银的铜的。

  但是柳清风回家的路被一个乞丐挡住了。乞丐抓住他的鞋子,磕着头,呢喃着,又抬起头,目光朦胧而木然地看向他。

  柳清风一下子呆住了,手一松,烧鹅掉在了地上。

  乞丐立时放开了他,扑到了烧鹅上,大口地,像是一只饥饿的野兽一样地咬上去。

  “……”

  一时间,有两个字几乎就要从柳清风的嘴里蹦出来,但终究没有。

  这个人,他想他是认得的。

  大哥……在他这一世的父亲去世后,立时变了脸色霸占住所有家产将他赶了出来的大哥。

  被赶出来后,柳清风一度自暴自弃,行尸走肉一般乞讨为生,直到遇见夜榆,有了牵挂,才算是重又活了过来。

  这么多年,人人都说柳清风救了夜榆,柳清风自己却总对着夜榆有几分感激,那是让他重新活过来的人。

  烧鹅的肉已经下了肚,却并没等到意料中应有的拳打脚踢和怒骂,那乞丐抬起头,打量着柳清风,随后猛地一颤,他也认出了面前的人。

  风水轮流转。

  谁能早知道当初笑意盈盈的好大哥也会别有心机?

  谁又能早知道当初落魄无依的小公子如今一身体面?

  他原本自生意失败,荡尽了家财落魄之后,听了这个弟弟的消息,是想着厚了脸皮来求一口饭吃的,却不想重逢的画面比他预计的还要不堪。

  这个人一时居然说不出话来,只能木呆呆地拽紧了柳清风的衣角。

  柳清风此时反倒镇静下来,他略微弯下身,放下猪头肉,放下酒坛,又从腰间解下钱袋,打开,倒出里面的所有钱,挥手一撒。

  紧攥着他衣角的那只手立刻松开了,去地上捡钱了。

  柳清风大步地,狼狈地跑开,一直撞到了寻来的夜榆怀里。

  “夜榆……”他可怜巴巴地看着夜榆,猛然想起了今日出门的目的。出门前,他尚有一个钱袋,里面装着两个铜板,但是现在,他连钱袋也没有了。

  柳清风涨红了脸:“我……我可能破产了……”

  “哦。”夜榆很淡定地应声。

  “我……我今天很努力地有去赚钱。”

  “哦。”

  “可是刚刚我不小心……我不是故意的,但我又没钱了……”

  “哦。”

  “我是真的很想有很多钱,让你过上很好的生活……”

  “哦。”

  “……”

  “……”

  柳清风恼羞成怒,已经完全忘记了之前的慌张失措:“夜榆……你这个大木头!你就只会哦吗?……唔嗯……”

  夜榆用实际行动证实了他不止会“哦”,还会一种被称作热吻的行为。

  其实木的人是你吧?——有那么一瞬间,这句话在夜榆心里滑过,却终于没有吐出。

  夜榆可以说,但是他现在却并不想提醒柳清风,由于某人酷爱花钱缺乏算账能力,两人的收入一直是夜榆在掌管。

  这几日,不过是夜榆置办年货有点忙,没来得及按照以往惯例去填充某人的钱袋而已。

  有夜榆在呢,柳清风哪里会有什么金钱危机?

  不过,柳清风自己,似乎还是丝毫没有意识到的。

  他正完全沉浸于那个温暖的拥抱,还有火热的吻。

  【番外之疯子的木头·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士与我(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士与我(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