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糖人,给你
文雨2020-06-11 09:332,420

  不知大概过了多久,晓折君飞身而下,落到他们身边,池悦这才反应过来,这里还有一个人,她能说,忘了晓折君的存在嘛。

  他们二人起身,晓折君望向文泽君道:“身为寒石门的门主,应该有很多事要做,事情重要,你快回去吧。”

  池悦道:“我也回去。”

  晓折君拉住她:“你又没什么事,不着急。”

  文泽君无奈的看向晓折君,不知他师兄又要做什么。

  “快回去吧。”晓折君催促道。

  池悦欲开口,晓折君将她拉的更近,悄悄对她说:“想不想知道我师弟更多的事情。”

  池悦不太明白的看着晓折君,晓折君向她挤了挤眼,她瞬间明白了,也说道:“神仙哥哥,寒石门事情多,你就快些回去吧。”

  文泽君难得的皱了皱眉:“你们……”

  “我们不过两个闲散人员,四处走走。”晓折君道。

  池悦道:“是啊神仙哥哥,我还想再走走,一会就回去。”

  两个人都这么说了,文泽君也不知说什么了,语气有些低缓:“好。”

  文泽君又望了他们一眼,转身离开。

  “快说快说。”池悦迫不及待。

  晓折君斜眼看她:“想知道。”

  池悦奋力的点头。

  晓折君伸手:“拿来。”

  池悦装不懂:“什么?”

  晓折君道:“别装了,我知道你给师弟带了许多东西。”

  “没有,真的什么都没带。”悦悦飘忽着眼神,否认道。

  “那我不讲了。”晓折君说完就迈步向前走,不管池悦。

  池悦小跑到他身边,皱眉道:“那就一个。”

  晓折君笑笑:“一个也行。”

  池悦慢吞吞拿出乾坤袋,从里面拿出一个糖人,满不情愿的递给他。

  晓折君很是高兴的接过,吃了起来:“你别看师弟现在是这个样子,你不知道,当初我们一起修炼时,师弟特别爱哭。”

  “真的?”池悦笑道,满满不可置信。

  “真的,师弟动不动就哭,比试输了要哭,被师傅骂要哭,摔一跤也要哭,当时真的特别爱哭。”晓折君完全没有一丝讲别人八卦的罪恶感,反而兴趣满满。

  池悦也是一脸八卦。

  接下来,晓折君唾沫横飞,眉飞色舞,抑扬顿挫……讲述了他师弟从早起到晚上睡觉,从尿床到到长大成人,从修炼到升仙……什么能说的不能说的全说了,这些,只是拿一个糖人换的。

  池悦很是满足的听着关于她神仙哥哥所有的一切,一会笑,一会愁,一会难过,一会高兴,在丰富的面目表情中,听到了结束。

  晓折君起身:“我们回去吧。”他张了张身子,抿了抿嘴,好像有点口渴。

  池悦也起身:“好。”

  两人并肩向寒石门走去。

  晓折君叹道:“其实,师弟晚上入眠情况并不好,自从成了这寒石门门主,他的压力逐渐变大,导致后来睡觉难眠,入睡也梦多,心绪难宁。”

  池悦垂着眼眸,不知思索着什么。过了许久,池悦道:“神仙哥哥不怎么吃饭,这和当门主也有关系吗?”

  晓折君摇摇头:“不是,这是他当初修炼过程中,损伤过胃,之后就不怎么吃了,升仙以后,更不怎么吃。”

  池悦皱着眉点点头。

  等他们二人回到寒石门,天色已是黄昏。

  文泽君站在寒石门外:“你们怎么这么晚。”

  池悦道:“神仙哥哥。”

  晓折君一笑:“这孩子没见过世面,玩性大发,一时忘了时间。”

  池悦瞪向晓折君,晓折君完全没理,厚脸皮道:“师弟这是来迎接我们的?”

  文泽君笑道:“不是,只是怕师兄将悦悦弄丢了,我不好向南海龙王交代。”

  ……

  他们边聊边朝里走去。

  因为天色已晚,悦悦又可以在寒石门住下了。

  晚上,难的晓折君不在,池悦拉着文泽君坐到一旁,将乾坤袋里面的东西全拿了出来,案几上堆起了一座小小的山。

  “神仙哥哥,这些都是给你的。”池悦道:“我想把三界所有的好吃的全都送给你。”

  文泽君心暖暖的,道:“把所有的都给我,你吃什么?”

  池悦道:“只要神仙哥哥喜欢,我就不吃,都给你。”

  文泽君温柔的看着她,心里有个东西好像在逐渐软化,不由得伸手摸了摸她的脸颊。

  文泽君道:“悦悦,这些……”他不知该如何说,他并不想吃,可是,又不想拂了悦悦的情,收了不吃,也怪浪费的,而且,想必悦悦对这些挺喜欢的。

  “神仙哥哥不想吃是嘛?”池悦有些失落道:“晓折君说过,你并不喜欢吃这些。”

  池悦和晓折君商量好了,关于今日所讲文泽君的一切事情,都不许说出去,晓折君说了,如果她说出去,以后就别想在知道其他事了。

  其实,晓折君的求生欲还是很强的。

  文泽君拆开一盒糕点,拿起一块:“我吃一块就好,剩下的,悦悦拿回去吃,好不好。”

  悦悦乖巧的点点头。

  文泽君道:“这些都是凡间的食物,你怎么弄来得?”

  池悦道:“二姐姐常年呆在凡间,每隔一段时间,二姐姐就会回来,然后给我带很多很多吃的,我可喜欢二姐姐了。”

  文泽君发笑。

  池悦想,可后来,我都舍不得吃,全给神仙哥哥你带来了。

  门口传来一阵脚步声,响起了晓折君的声音:“师弟,我进来了。”

  池悦一听,紧张的拿出乾坤袋,慌忙将案几上的东西往里面扔。

  文泽君不禁好笑。

  没等池悦收完,晓折君便进来了,晓折君盯着案几上的食物,一只手环在胸前,一只手摸着下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文泽君移了移身,挡在了案几前:“师兄。”

  晓折君收回了眼神:“师弟,小公主送的这些,你又不吃,不如给我吧,浪费怪可惜的。”

  “谁说我不吃。”说着举起一块糕点,咬了一口。

  晓折君不可置信的挤了挤眼,想着是不是自己看错了。

  文泽君若无其事的又吃了一口。

  晓折君伸手放在他额头:“师弟是不是生病了。”另一只手放在了自己额头。

  文泽君笑着将他的手拿下:“我没生病。”

  晓折君怀疑道:“难道是我生病了。”

  “对啊,是你,”池悦附和道。

  晓折君拿着扇子指着她:“你这丫头。”

  池悦向他吐了吐舌头。

  他们又嘻嘻哈哈闹了会,才各自回屋休息。

  第二天池悦起来的时候,晓折君已经离开了,她又是在磨磨蹭蹭中,恋恋不舍中,依依惜别中,离开了寒石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眼万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眼万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