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玉牌
文雨2020-06-09 08:482,646

  朴素简单的房间,烛火通明,池悦看着摆在自己桌上的晚膳,又望向正在看书的文泽君,开口道:“神仙哥哥不吃吗?”

  文泽君的眼睛从书上移开,看向池悦,微微一笑:“悦悦忘了,神仙是可以不用吃饭的。”

  池悦垂下眼眸,嗫嗫地开口:“可我也是神仙,我就吃饭。”

  文泽君听闻,不禁失笑。

  池悦突然站起来,跑到文泽君身边蹲下,拉着文泽君的胳膊道:“神仙哥哥陪我一起吃,好不好。”

  文泽君面对池悦突然的举动,下意识的往后撤了撤身,原本一脸温和的脸,现在也怔住了,很快,他就缓和过来,他看着离自己如此近的池悦,她的眼神既有乞求又有期待,他下意识道:“好。”

  池悦开心的一笑,高高兴兴的将自己的晚膳端到了文泽君面前的案几,自己则坐在了文泽君对面,席地而坐。

  文泽君笑着将手里的书合起来放到身旁,便叫人又拿了一双筷子。

  池悦看着对面的文泽君,心情大好,大口吃起来,文泽君则很文雅的一口一口的吃,池悦时不时给文泽君夹这夹那,还道:“神仙哥哥多吃点。”

  文泽君停下手,静静看着给自己夹菜的池悦,有些无奈,可心里却是暖暖的,但也有些复杂,世人都敬重他文泽君,仙界如此,三界亦是如此,所有人、所有神,对他是敬畏,亦或是崇拜,所以他向来都以礼相待,但与他人交往之间,总是有无法估计的距离感,而面前的这个小女孩,她却可以对他如此亲近,他本以为,这世间亲近之人,除了他师兄,再无他人,没想到,还有,还有悦悦。

  “神仙哥哥,怎么不吃了?”池悦奇怪的看向一直盯着自己看的文泽君。

  文泽君回过神来,静静盯着池悦的脸,缓缓一笑,眼神尽是温柔,不禁开口道:“悦悦。”

  池悦:“嗯?”

  文泽君盯着她的脸,也不知该说什么,刚刚只是下意识的叫了出来,文泽君移开眼睛,看向案几上的饭菜,道:“我们吃饭吧。”

  池悦总觉得文泽君有些奇怪:“神仙哥哥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怕饭菜不合你胃口。”文泽君低垂着眼睛道。

  池悦道:“怎么会,有神仙哥哥陪着,饭菜怎么会不合胃口。”

  文泽君抬头看向她,温柔一笑。

  踌躇了一会,池悦悠悠开口道:“神仙哥哥,我求你件事。”

  文泽君抬头看她:“什么事?”

  池悦嘿嘿笑道:“能不能,给我一个,寒石门的,通行令牌。”

  文泽君听闻,低头在腰间解下了一块玉牌递给她,池悦拿着玉牌问道:“这就是通行令牌?”

  文泽君笑着道:“不是,这玉牌是我贴身之物,你拿着这玉牌,无论是否有通行令牌,无论什么时辰,都可以进寒石门,而通行令牌,过了戌时,也是不让进的。”

  池悦看着手中的玉牌,感觉如获至宝,兴奋的跑到文泽君身边,蹲下抱住他:“谢谢神仙哥哥,还是神仙哥哥最好。”

  文泽君僵硬着身子,不知是不能动还是不敢动,只是僵硬的坐在那,只是,只是心脏为什么跳的这么快。

  池悦放开他,开心的看着手里玉牌,认真的说:“我一定会好好保管的。”

  文泽君低着头含糊“嗯嗯”两声,不在说话。

  池悦并没有注意到,文泽君微红的耳垂。

  待到他们吃过晚膳,池悦又磨蹭了一会,才恋恋不舍的回了自己住所,回到住所,她就拿着那块玉牌翻来覆去的看,睡觉也紧紧抱着,慕烟刚开始还眼睛放光的说:“你竟然拿到了文泽君的贴身之物。”可后来看池悦的样子,她实在看不下去了,嘲讽池悦两句,池悦也毫不在乎,慕烟最后啧啧两声,无话可说。

  第二天,在池悦磨磨蹭蹭中,恋恋不舍中,依依惜别中,离开了寒石门。

  她们二人下了寒山,也相互告别,一个回了东海,一个回了南海。

  “小妹,你回来了。”池坚看着回屋的池悦道,他家小妹,在头上的龙角映衬下,更显可爱。

  池悦笑道:“大哥,你怎么在这?”

  池坚假装认真道:“我是来看看你回来了没,万一某人今日还是不想回来,那也说不准。”

  “大哥。”池悦假装严厉道。

  池坚忍不住一笑,道:“二妹是常年不归家,天天在凡间游荡,现在你又要开始往外跑了,看来凡间有句话说的挺对,”他不禁啧啧两声:“女大不中留啊。”

  池悦娇嗔道:“大哥。”

  池坚看她这样子,不禁一笑,又语重心长道:“小妹,大哥是想提醒你,那可是文泽君。”

  池悦道:“大哥,我知道,可我就是喜欢他。”

  池坚摸了摸她的头,叹了口气,还欲开口,就被一个声音打断。

  “悦悦回来了,悦悦。”南海龙王飞快的向这边跑来。

  池悦和池坚对视一眼,会意相笑。

  “悦悦啊,在外面过的好不好,有没有受委屈,这么长时间没见,悦悦,我好好看看你。”南海龙王抱着悦悦碎碎念道。

  悦悦发笑着推开南海龙王:“爹爹,我们不是才一天没见。”

  南海龙王嗔怪道:“那也一天没见了,你都没有离开过我们一天。”

  池悦道:“那二姐姐常年不在家,回来也不见你们这样。”

  南海龙王道:“你二姐姐懂事,修为又比你高,自然是放心的。”

  池悦道:“爹爹是说我不懂事了,哼,臭爹爹。”池悦一扭脑袋,假装不理南海龙王。

  南海龙王看看池悦,又期望般看向池坚,希望池坚来哄哄池悦,结果池坚故意回避了他的眼神,也扭开了头。

  南海龙王无措的走近池悦:“悦悦,爹爹不是这个意思,爹爹是关心你,你干什么爹爹都由着你,你别不理爹爹好不好。”

  池悦眉毛一挑,还是不说话。

  南海龙王在一旁不知所措干着急,池坚看不下去了,笑道:“小妹,行了,别吓父王了。”

  池悦笑着看向南海龙王:“爹爹说的,我做什么都由我,不许反悔。”

  南海龙王点头:“不反悔不反悔。”

  “父王,她可还要往外跑呢。”池坚还能不懂他小妹的小心思。

  “啊,不行。”南海龙王否决道。

  池悦道:“爹爹你刚刚还说不反悔,骗人。”

  南海龙王道:“除了这个行不行,别的都应你。”

  “不行,我就这个,再说,我去的是神仙哥哥那,又不是什么别的地方。”

  南海龙王愁道:“你要去寒山,已经偷偷溜出去一次了,你还去。”他叹了口气又道:“悦悦,一个南海,一个北地,这期间距离太远,万一路上有什么危险怎么办,这是其一,其二,文泽君常年待在寒山,很少与别人相处,他又是天庭数一数二的上神,你何必非去跟他牵扯不清。”

  池悦听着默不作声,手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腰间的玉牌。

  池坚也开口道:“悦悦,父王说的不错,你……”

  “好了好了,我要回房间了。”池悦快速跑向自己房间,不听他们再说什么。

  南海龙王和池坚看着她的方向,散发着忧愁的气息。

  他们果真是拦不住的,没过几天,悦悦又带了一堆东西,去了寒石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眼万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眼万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