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仙盟大会结束
文雨2020-06-07 13:573,535

  “铮”的一声剑响,宁仇跌坐在地,对着站在他面前,用剑指着他的边羽说道:“不打了不打了。”

  边羽促狭的眼睛一笑,开口道:“这么长时间,你的修为才进步了这一点。”

  “是啊,我哪能和西海太子你比,你天生资质高,又勤奋努力,输给你,我认,能让西海太子陪我练,我也不亏。”宁仇起身整了整衣服,嘴角一弯,冲着边羽笑着说。

  边羽哼笑一声。

  “那边也比完了,我们过去?”宁仇挑眉问。

  边羽淡淡“恩”了一声,转身离开。

  宁仇还是往常般那副邪邪的笑容,迈步跟了过去。

  两剑相撞,爆发出巨大的光芒,宁仇饶有趣味的欣赏东海太子与西海太子的比试,但总觉得有一个视线在紧紧盯着自己,他转头看过去,果真,南海太子在盯着他,应该说是恶狠狠的盯着他看。

  “怎么?南海太子想与我比试一番。”宁仇挑着眉看着他。

  “正有此意。”池坚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

  宁仇邪邪一笑:“好。”

  二人也站到了场中央,南海太子率先出手,直逼宁仇,下手一点都不留情。

  宁仇险险躲过:“南海太子何至于下手这么狠。”

  南海太子又一剑袭来,宁仇提剑抵挡,还是被逼退数米。

  “以后给我离悦悦远点,再敢欺负她,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池坚招招毫不留情。

  “哦?”宁仇快速躲避着,似乎在思考。二人又过了数百招,最终还是宁仇输了,他看了一眼架在脖子上的剑:“又输给了一位太子。”不禁感叹一声。

  “给我离悦悦远点,听见没。”池坚的剑又逼近他脖子几分。

  “既然这么害怕我欺负小公主,怎么不去告诉北海龙王,你们不是挺会做这种事吗?”宁仇丝毫不觉得他脖子上有一把剑。

  “你以为为什么不告诉北海龙王,还不是悦悦可怜你。”南海太子把剑一收,大步离开,却没看到此时宁仇的眼神越发深沉,手越攥越紧。

  此时西海太子与东海太子的比试还在继续,又过了几十招,西海太子落败。

  “承让。”东海太子向他拱了拱手。

  “东海太子果然厉害,若有机会,我定要再请教一番。”西海太子略带欣赏的眼光看东海太子,东海太子武艺修为都甚是高超,这激起了他内心的胜负欲。

  “过奖了,西海太子武艺修为甚为精进,领教了。”东海太子总给人一种少年老成的感觉,他不卑不亢的说道。

  二人拱了拱手,相继离开。

  “还说要和赢了的人比试,结果,还不是输了。”宁仇嘲讽道。

  “那也比,跟谁比都输的人强。”边羽毫不客气回击,并没有停下脚步。

  宁仇盯着他的背影,冷笑一声。

  仙盟大会期间,池悦的手伤,一直都是找文泽君换药的,只不过第二天,手伤也就好了,池悦为此还失落了那么一两刻钟。

  慕烟则是从那之后,就再也没跟她去过,后来连晓折君待到池悦一来,他也离开。

  仙盟大会期间,文泽君几乎就待在那地方,有时弹弹琴,有时写写字作作画;弹琴时,池悦就仔细聆听着;写字作画时,池悦就认真看着。

  “悦悦,你作画如何?”文泽君认真的看向她,询问道。

  “我?凑活吧。”池悦心虚的说。

  文泽君笑笑,将手里的笔递给她:“你来试试。”

  “我?”池悦睁大震惊的双眼,但看着文泽君那副如春风沐浴般的笑容,还是无法拒绝,硬着头皮接过笔:“好。”

  她看了一下周围,她决定,就画面前这棵桃花树了,待她决定,便动起笔来,认真在纸上画起来,她作画途中,好几次都听到了文泽君的笑声,差点她就放弃了,还是文泽君鼓励了一下,她才坚持下来。

  “哈哈。”文泽君看着手里这副画不禁笑出声来。

  看着他笑,池悦不禁沉醉其中,她从未见过文泽君这般笑容,她所见的,一直是那种温文尔雅的笑容,这般发自内心的笑容,真好看!

  “悦悦,你这盛开桃花的树长的真特别。”文泽君看着七拐八拐的桃花树,忍不住开玩笑。

  池悦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

  “来。”文泽君向她招招手,她走到文泽君身边,文泽君将新的宣纸展开,让池悦重新拿起笔。

  池悦以为还要让她重画,她一想到文泽君刚刚的笑容,她就觉得,别说一副,十副,百副她都画。

  当她信誓旦旦拿起笔准备落笔时,文泽君握住了她执笔的手:“作画讲求心平气和,不急不躁。”说着握着她笔的手在纸上画起来。

  池悦感受着他掌心的温度,偷偷瞄一眼离自己及近的文泽君,还能感受他的气息,不由得,脸颊上出现了两片红晕,她感觉,心里似乎有个小鹿在乱撞个不停。

  “这里,下笔重一些。”

  “这里,下笔轻一些。”

  “……”

  池悦几乎听不到他在说什么,只是感受着这种感觉,还有一颗噗通噗通狂跳不已的心。

  “恩,好了很多。”文泽君拿着画仔细的观赏着。

  池悦则有些含羞带笑,小心翼翼的看向文泽君。

  文泽君看她神情有些怪异:“悦悦,你怎么了?”

  池悦垂下眼眸,摇了摇头,又缓缓开口道:“神仙哥哥,我想,让你教我练字作画。”

  文泽君微微一笑:“这有何难,你想学自然是好的,剩下的时间,我教你就是。”

  “嗯嗯。”池悦乖巧的点头。

  之后池悦发现,如果她练得不好,或出现失误,文泽君就会握着她的手亲自带她一笔一笔的练,那之后,池悦就经常性的失误。她必须声明,是真的失误,没有假装!

  仙盟大会接近尾声,大家都准备离开,有的人已经在回去的路上。

  “神仙哥哥,我要回去了。”池悦站在文泽君面前,语气带些失落。

  “嗯,回去好好练字作画,不可荒废。”文泽君认真教导着。

  池悦听文泽君这句话,虽不当真,但还是敷衍着点了点头。

  她真的有点舍不得。

  “那我走了,爹爹还在等着我。”池悦还期待着文泽君会不会说出一些他也舍不得的话。

  文泽君微微一笑:“恩,去吧,别让南海龙王等着急了。”

  池悦有些失落的转身离开,还一步三回头架势,结果心不在焉就撞上了一身青衣的晓折君。

  “回回神。”晓折君看向低着头揉着胳膊的池悦,又看了一眼不远处望向这边的文泽君,嘴角一弯:“你还是有机会见到师弟的。”

  池悦眼睛立刻放光。

  晓折君在池悦耳边不知说了什么,池悦神情特别激动,从满脸失落转为满脸笑容,她向晓折君道谢以后,又扭头看了一眼文泽君,开心的跑了。

  “师兄,你和悦悦说什么了?”文泽君向走过来的晓折君问。

  “我这是在帮忙。”晓折君一脸骄傲的说。

  “帮忙?什么忙?”文泽君认真的询问。

  “相见时难别亦难。”晓折君摇着扇子继续说:“毕竟,长相思,摧心肝。”

  文泽君一听,脸色瞬间变得严肃:“师兄请不要开这种玩笑,我绝无此意。”

  说完转身离开,又道:“师弟我先回去了。”说话也并没有停下脚步。

  呆在原地的晓折君,什么?我并没有说你啊?你为什么对号入座?缓了一会,晓折君僵住的手才又缓缓扇起折扇,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可能,他家师弟,要出嫁了。

  池悦现在没有一点不开心,反正想见文泽君还是能见的,她高高兴兴,蹦蹦跳跳向前走着,突然“噗通”一声,摔倒在地,她揉着吃痛的膝盖,发现脚下是一颗珍珠,她拿起珍珠,特别想骂人,是谁扔这的。

  “南海小公主,这是我的。”宁仇向她伸手,一副快还给我的表情。

  “又是你,欺负我很好玩吗,这是你的,还你。”池悦起身,将珍珠举在他面前,气愤的一扔,珍珠不知滚向何处。

  宁仇冷笑一声:“很生气啊,是不是又拿我没办法,我告诉你,北海龙王就在前面,快去告诉他,我又欺负你了。”

  “你真是有病。”池悦白了他一眼,就往前走。

  宁仇握住她的手腕,加大了力气:“疼吗?还不去告诉北海龙王,我,欺,负,你。”

  池悦总觉得宁仇是不是疯了,她扯着胳膊,可就是扯不开。

  “宁仇,你给我放开悦悦。”慕烟正想和池悦告别,四处寻找,结果就看到了这一幕。

  宁仇伸出另一只手,握住了慕烟正在撕扯的手腕,也加重了力气,让两个女孩不由得喊痛。

  “是不是很生气,北海龙王就在前面,你们去告啊,我现在就放开你们。”宁仇冷笑着说。

  “你以为我们不敢吗?”慕烟狠狠瞪向他。

  “哼,是啊,你们有什么不敢的。”手的力气又加重了。

  “宁仇,你以为我为什么不去告诉北海龙王。”池悦说完这句话,宁仇的眼神深沉且混浊。

  池悦冲他说:“那是因为这是你和我的事,不是南海与北海的事,你欺负我,总有一天,我会狠狠的揍你一顿,而不是一直靠北海来护我南海的公主。”

  宁仇低垂着眼眸,神情莫测,缓缓松开了手:“我让你们去告的,是你们不去。”

  宁仇大踏步离开。

  “他真讨厌,悦悦,你没事吧。”慕烟握过悦悦的手腕看着。

  “我没事,我估计他是疯了。”池悦也看向慕烟的手腕。

  “我也觉得,不然怎么老是让我们去告状。”

  “就是,走吧。”

  池悦和慕烟俩人手拉手向前走去。

  仙盟大会结束,天庭又恢复了往日的威严宁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眼万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眼万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