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比试
文雨2020-06-16 08:332,407

  他们走到厅外比较宽阔的地方,池悦伸手,剑便在她手中,宁仇也手握银剑,冲池悦一笑:“小公主,我可不会让你。”

  宁仇一挑眉:“来。”

  池悦望向文泽君,看着文泽君坚定的眼神,池悦提剑冲了过去,两剑相击,一声刺响,池悦用了十成十的力,每一剑都咄咄相逼,宁仇也不手软,每一剑下手之重都让池悦咬牙抵挡,两人基本势均力敌,池悦皱着眉一刻也不松懈:幸亏神仙哥哥给我传送了不少法力,不然我早输了。

  宁仇笑道:“小公主,这半年来你这法力不是一般的突飞猛进,寒石门果然没有白呆。”

  池悦道:“知道害怕了吧,看你以后还欺负我。”池悦和他对打了这么久,一点都不觉得疲惫或者力不从心,反而感觉自己的法力一直都很充沛,她不禁崇拜起文泽君:神仙哥哥好厉害,才给我传输了那么一小会的法力,我就能这般,神仙哥哥果然不是一般上神可以比拟的。

  这么一想,池悦不禁有些兴奋,专注注意力与宁仇相比,宁仇原先还可以,但是他俩过了有大概三百招左右,他着实有些吃不消了,反观池悦,反而还如刚开始一般,宁仇虽然笑着,但是牙齿却紧紧咬着,但随着时间越来越长,宁仇有些撑不住了,被池悦一剑击退数米,池悦还要提剑而上,宁仇道:“不打了小公主,我认输。”

  宁仇收了剑,吐了一口气。

  池悦此刻心中不知有多开心,平常都受他欺负,今天,总算扬眉吐气了一回,池悦兴奋的一挑眉,跑到了文泽君身边,文泽君也是一脸笑意,二人相视一笑。

  “有文泽君指点,南海小公主果然不一样。”北海龙母赶紧笑道。

  “哪有,还是悦悦有慧根。”文泽君道。

  北海龙王则好像有点挂不住面子,目光严厉的看向宁仇:“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还不知用功,下去。”

  宁仇则一副无所谓的态度:“是。”

  宁仇转身走的时候还不忘冲池悦斜嘴一笑,似乎还有一声冷哼。

  文泽君盯着宁仇的背影,不知思索着什么。

  北海龙王道:“文泽君,我们进去吧。”

  文泽君回过神:“不用了,这比试也结束了,我们还有事,告辞了。”

  北海龙王也不多挽留:“文泽君慢走。”便派了一个半人半虾的送二人离开。

  文泽君和池悦一路向外走去,文泽君笑:“开心吗?”

  池悦兴奋的点头:“嗯!嗯!”

  文泽君笑着摸摸她的头。

  北海龙王看着远去的二人,开口道:“宁仇真是过的太松散了,从今天开始,必须让他闭关修炼。”

  北海龙母在旁边赶紧点头附和。

  文泽君与池悦马上就要出北海了,宁仇不知从哪窜了出来:“文泽君,小公主。”

  文泽君看着面前的宁仇,下意识的将池悦护在身后,握住了她的手。

  池悦的心又如小鹿般乱撞,开始噗通噗通跳动起来。

  宁仇看着他俩握着的手,眯了眯眼睛。

  为文泽君和池悦引路的虾有些头痛道:“宁仇公子,你怎么在这?”

  “我来送送二位。”宁仇打量着他俩握着的手道:“似乎,文泽君和小公主的关系不一般。”

  池悦皱着眉看了一眼宁仇,又转头看向文泽君。

  文泽君没有松手,反而握的更紧了:“悦悦在我门下,我们关系自然不一般,我们先告辞了。”说完文泽君拉着池悦越过宁仇继续向外走。

  宁仇笑着转身,眯着眼睛看着他俩的背影。

  出了北海,引路的虾也回去了,文泽君突然道:“悦悦,以后,还是别来北海了。”

  池悦惊讶的看向文泽君,文泽君没有看她,继续向前走。

  池悦脑袋瓜转了一圈:“神仙哥哥不喜欢北海,不喜欢宁仇是不是。”池悦有些发笑,笑意浮现在脸上。

  文泽君淡淡“嗯”了一声。

  池悦忍不住笑起来。

  文泽君扭头看她:“笑什么?”脸上是满满的宠溺。

  池悦笑道:“我没想过神仙哥哥还会有讨厌的人。”

  文泽君笑着摸摸她的头,不多言语。

  他们在凡间游逛时已经下午,没想到,池悦与宁仇比试,竟浪费了这么多时间。文泽君带着池悦在凡间一直游逛到戌时,池悦才心满意足的跟着手里提着一堆东西的文泽君回了寒石门。

  明月高空悬挂,时不时有微风拂过,寒山除了巡山的脚步声,一片寂静。

  晓折君坐在屋顶,喝酒赏月,一副自得其乐的样子,他看向身边的文泽君:“师弟,怎么感觉你有心事的样子,是这夜色不够美。”说着举起酒壶喝了一口酒。

  文泽君沉默片刻,道:“师兄,我想让你帮我找有吟之心显现的人。”

  晓折君喝酒的手一顿,继续喝了一口:“不想当寒石门门主了?”

  文泽君淡淡道:“恩。”

  “因为南海小公主?”

  “恩。”

  “师弟,你说你又不为天下苍生,修的也不是清心寡欲之道,你既然想和南海小公主在一起,这跟当不当寒石门门主,也没太多关联吧。”

  文泽君一笑,道:“师兄,可我有师傅的嘱托,有寒石门的责任,寒石门门主规训,抛却人间权势富贵,除却人心杂念欲望,修清心寡欲之道,不入世俗,一心为道。”

  晓折君扭头看他:“为何我从来都不知道?”

  文泽君道:“这是寒石门门主的规训,你自然不知。”

  “你为什么不和我说?”

  “也没什么可说的。”

  晓折君沉默片刻,道:“吟之心显现的人,很难得,从师傅不在后到现在,还没发现一个。”

  晓折君拿起酒壶,又喝了一口。

  “所以我才想要师兄帮忙,之前只是在等有吟之心显现的人出现,现在我想主动去找。”文泽君望着远方道:“寒石门中所有弟子都以为,寒石门,甚至寒山都不应有凡人出现,他们不知,寒石门门主其实应该由凡人来做。”

  晓折君道:“想当初我好自由,不喜管束,又没有吟之心显现的人,你才暂时替师傅接下了这寒石门,谁知今日有这么一遭,你放心,你师兄我走遍人间,也会尽力帮你找的。”

  文泽君笑道:“多谢师兄。”

  晓折君看他道:“跟我之间,道什么谢,咦,这是什么?”晓折君伸手去扯他脖子上的黑绳,一颗红珍珠露了出来。

  文泽君不慌不忙的将红珍珠塞了回去。

  晓折君笑道:“南海小公主给你的。”

  “恩。”文泽君面向远方,静静望着。

  晓折君也望向远方,继续喝酒赏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眼万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眼万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