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白云山上千秋阁(九)
在下有才2020-06-23 20:004,701

  而此时的傅情只是闭目眼神,修长的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桌子。

  一旁的几位长老正在讨论这次比赛显露出的好苗子,几乎所有人都在夸赞惩戒长老的儿子魏池。

  自己的宝贝儿子被吹捧,惩戒长老这个做父亲的自然很高兴。

  “我看那魏池也不怎么样,”傅情却毫不给面子的冷哼一声,“哼,拔苗助长,愚不可及。”

  惩戒长老一听,不乐意的皱眉:“哼,那也比一些资质平平的人强。”

  “资质平平?”傅情看了惩戒长老一眼,然后咧嘴一笑,嘴角的弧度邪肆的恰到好处,“的确,你儿子的确资质平平。”

  “你!”

  “坐下,像什么样子!”

  护子的惩戒长老一听当场发作,狠拍一下桌子然后站了起来,怒视傅情。

  可下一秒他要说的话就被千秋阁阁主的话堵了回去。

  阁主说话,他一个长老也不会自讨没趣,狠狠瞪了傅情一眼,然后气愤的回到自己的位置。

  傅情倒是潇洒的很,一只手撑着下巴,平淡风起的看着眼前的比赛。

  但他只是匆匆扫了一眼,便没了兴趣,又继续闭目养神了。

  而第二场赵星洲的比赛直接对上了心动初期的修士。

  事实上赵星洲现在也是心动初期,但比起别人早已在心动初期徘徊很久的修士,他这刚勉强迈入心动的修为,还是逊人家一筹。

  因为有了前面的教训,面对赵星洲,那修士便也不再掉以轻心,而是手握着剑柄,随时准备出鞘。

  “赵师弟,请吧。”

  看来对方是想让赵星洲先出手了。

  赵星洲也不客气,将惩戒异火的火焰往长虹剑上一抹,刹那间整把剑发出耀眼的红光,然后他就快步上前刺了过去。

  对面自然拿剑抵挡。

  两把剑碰撞的同时发出铮铮的声音,下一秒,赵星洲用另一只手拿出一张符咒朝对面的胸膛打去。

  那人早有防备,往后退了几步,躲开了赵星洲的攻击。

  赵星洲见状没有分毫思虑的再次向他出剑。

  几十个回合之后,原本大家都不看好的赵星洲竟然稳稳处于有利方。

  果不其然,不出十个回合,那人被赵星洲一掌拍了好几米远。

  那修士被拍出去后忍不住吐出一口污血。

  显然是受了重伤。

  再看好似不痛不痒的赵星洲,再比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于是他拱手鞠了一躬,带着敬佩的语气说道:“赵师弟这一年精进了不少,师兄佩服,还望赵师弟往后的修道之路更加顺利,师兄技不如人,就不挡道了。”

  说完后就自己离场了。

  等到裁判宣布赵星洲胜利后,赵星洲也在众人的惊呼中不卑不吭的离开了。

  临走前他又不禁往傅情那儿看了一眼,然后黯然离场。

  等到赵星洲离开后,傅情总算是再睁开了那对黑眸。

  “没意思……”说完这句话,傅情也不管那些长老怎么想,竟然也就这么离开了。

  今天赵星洲只有两场比试,结束比试后的赵星洲想的第一件事就是给傅情做一顿丰盛的晚膳。

  可他没想到傅情也提前退场了。

  “赵星洲,”傅情出声打断了正在后厨忙碌的赵星洲,语气中没有往日的肆意,而是有些冷漠和严厉,“你肯回来了?”

  “师尊!”赵星洲连忙双膝跪下冲傅情行礼,然后道歉,“抱歉师尊,徒儿不是故意的,徒儿只是……有些自己想做,或者是必须做的事情。”

  “是吗?”傅情挑眉,“你还有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的?你不会以为为师会不知道自己徒弟那些小事吧。”

  “师尊?”赵星洲用震惊的目光看向傅情。

  直觉告诉他,师尊好像知道自己是妖族了……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傅情叹了口气,然后扶赵星洲站起来,“你觉得师尊会嫌弃你?还是会伤害你?”

  赵星洲咬咬牙,还是说:“抱歉师尊,徒儿不知道您在说什么。”

  “那你还是回静思阁吧,”傅情感觉自己额头的青筋暴起,再继续说下去他可能会忍不住狠狠地打赵星洲的屁股,于是他气愤的甩袖,咬牙切齿的说,“你什么时候想好了,再和为师说。”

  赵星洲低下头,沉默了良久,应了句“是”然后匆匆离开了。

  之后的比赛,赵星洲都赢的很轻松,他突然显露出的强大实力,让众人对他都多了一分忌惮。

  但这也只是让魏池多看了他一眼,并没有把他太放在眼里。

  最后他们两个还是对上了。

  “哟,没想到你努力一年,终于有资格做我的对手了。”魏池大摇大摆的上台,连正眼都没给赵星洲一个,开场就嘲讽。

  赵星洲沉默着没有说话,只是眼中的杀气更重了。

  “出招吧,我看看你现在有多大的能耐!”魏池甚至没有拿出自己的兵器,只是对赵星洲招招手,如同逗弄一只小狗一般。

  赵星洲也不客气,把火焰注入长虹剑,刹那间,一把闪耀着火光的长剑就向魏池刺去。

  魏池轻松的侧身躲开,然后朝赵星洲拍去一掌。

  赵星洲忙往后退了好几步躲开他强劲的掌势。

  “躲掉了?再来!”说完,不过一个呼吸的时间,魏池竟然已经朝赵星洲拍来了几十掌。

  赵星洲见躲闪不过,咬牙拿出一张符咒,将自己的灵力注入符咒。

  在被注入灵力的一瞬间,符咒上的符纹闪过一道红光,然后整张符咒开始凝结成冰,寒气四处蔓延,魏池的速度因为刺骨的寒气渐渐慢了下来。

  赵星洲趁机躲开,然后又是朝魏池劈下一剑。

  “哐!”凌厉的火灵气却被一掉微微闪着金光的罩子挡住,且弹了回去。

  “嘁,难道就只有你有法宝吗?”魏池也闪到一边,看着被自己火灵气反噬的赵星洲,残忍的一笑。

  庞大的火势烧在赵星洲的身上,将他整个人都包住。

  赵星洲拼命想要控制那束火焰,但它已经完全脱离了赵星洲的掌控,在赵星洲的体内乱窜,并且窜进了赵星洲的经脉。

  “啊啊啊啊啊!”

  神龙也手足无措:“完了完了,这火焰我也控制不了,它混了你的妖血,现在已经成了一束妖火,而且已经完全疯狂了!”

  伴随着赵星洲的一声声惨叫,火势也越来越大,并且似乎带着目的性的烧到了一旁的魏池身上。

  这下魏池笑不出来了,火势将他包围在其中,将他的皮肤和肉都要烧化了。

  “赵……赵星洲!你快点把你的火焰收回去!”

  之前抵御火焰的法宝竟然不能抵御这束火焰,罩子瞬间被烧破,然后更大的火焰窜到了魏池身上。

  “完了完了完了,快跑,你要妖变了,当初就不该随了你的意把你的封印解开到五成!”神龙感觉自己都要崩溃了。

  因为赵星洲已经露出了狼尾巴。

  这可是门派大比,千秋阁的高层都在上面看着,这下可谁都瞒不住。

  魏池原本感觉那灼热的火焰好像就快要烧到自己的心里,也完全听不到外界的声音,突然,一阵清凉从外面将自己整个包裹,一瞬间自己身上的火焰全数熄灭,然后就是一股温暖的灵力将自己的身体整个裹住,灵力舔舐着自己的伤口,原本可怖的伤口竟然开始慢慢的恢复。

  傅情飞身一跃到了台子上,手指在空中画了一道咒文拍向魏池,然后转头看向赵星洲。

  其实赵星洲并没有受伤,因为融合了惩戒异火的关系,那火焰自然是不会反噬主人的,他之所以这么痛苦是因为他控制不了自己的血脉,属于银狼的强大妖火让他承受不住。

  傅情自然不会让自己的徒弟在这里暴露身份,所以没有急着去除他身上的火焰,毕竟火焰消失,他的狼尾巴就要露出来了。

  他咬破手指,霎时鲜血如同有生命一般窜到赵星洲的口中,然后带有强大灵力的血液与赵星洲融合。

  澎湃的力量让赵星洲好受了很多。

  但是傅情也清楚自己的血液哪是那么容易就能吸收的,于是双手拍在赵星洲的背上,不顾火焰对他手掌的炙烤,运功控制那血液滋养赵星洲的妖脉。

  神龙见状连忙在脑海中提醒赵星洲:“快聚气凝神,然后控制住自己的妖气,把尾巴收回来!”

  赵星洲自己也清楚暴露的后果,拼命平复着内心的躁动,试图收回自己的尾巴。

  那些千秋阁弟子也许还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可这不代表千秋阁那些长老们没有看出端倪。

  “你们可闻到了一股妖气?”

  “自然,似乎就是从那小子身上传来的。”

  “莫非那小子是妖?”

  此言一出,在座的长老都不敢出声,最高位的阁主更是眉头紧皱,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台下正在给赵星洲运功的傅情。

  好在赵星洲妖血还没有完全不受控制,在傅情的帮助下,很快就将那火焰压抑住了。

  与人殊死搏斗了一番还被反噬的赵星洲此时已经精疲力尽,在他重新变回正常人后身上的火焰也渐渐熄灭,然后整个人都无力得向后倒去。

  不过他并没有摔在地上,而是被傅情一手接住,并把他打横抱了起来。

  就在傅情准备带着赵星洲离开的时候,人却被惩戒长老拦下。

  他心疼的抱着自己的小儿子魏池,双眼是布满血丝的红,愤恨的瞪着傅情怀里的赵星洲。

  “不准走,我儿子的事,总得留下个交代!”

  “什么交代?”傅情停下脚步,原本总是带着笑意的眉眼此时也有点不耐烦。

  “你别告诉我你没看出来?你怀里的这个徒弟可是个彻头彻尾的妖物!”

  就在惩戒长老大吼出声的下一秒,赵星洲的身子微不可查的颤了颤。

  傅情的脸色彻底冷了下来:“你有什么证据说他是妖?”

  “这么多人亲眼所见难道有假?刚才那么浓的妖气,你难道察觉不到吗?”

  周围的人议论纷纷,对着这两人指指点点,虽然没有切实的证据,但是赵星洲的反常和那股妖气大家可都是看出来了。

  修仙界实际上是很排斥妖族的,在那次六界之战中妖族给所有人留下了暴戾和凶残的形象,虽然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但人们还是难以接受,一般在人界修仙界发现妖族,要么除掉,要么成为修仙门派和世家的宠物或者最下贱的奴隶,而且要打上“印记”。

  嫌少有妖修的存在,而且即使是好不容易成为修者的妖修也会隐藏这个秘密,雨落便是如此。

  倘若出现了妖族伤人的事情,一般那妖族都要被施以残酷的惩罚然后活活被折磨致死。

  “魏长老,你未免管的太多了吧,台上本来就刀剑无眼,何况我已经治好了你儿子身上的伤,你还如此纠缠不清就不太合适了吧。”傅情语气冰冷,抱着赵星洲的手不由得更紧了一分。

  “可他是妖,他就罪该万死!”

  “他不是,”傅情笃定的说,“他是我的宝贝徒弟,没有人比我更关心他,我说他不是他就不是,我相信他。”

  “不行,空口无凭,”又有长老站了出来,“我们当然知道你心疼你的徒弟,但这里是千秋阁,千秋阁有千秋阁的规矩,我们必须验明他的身份,不然会对整个千秋阁的弟子……”

  “不用,”傅情直接打断了长老的话,“我带走走,离开千秋阁便是。”

  说完又抬脚准备离开。

  “不行!”“不能带他走!”“若他是妖族当然要消灭!”……

  更多的人站出来要求要验证赵星洲的身份,就连一些和赵星洲一起修行的师兄师姐也开始站出来支持。

  “你们想拦我?”

  傅情的的气场立刻变了,整个人散发出强烈的威压,将那些七嘴八舌的修士都压的说不出话来。

  这时阁主终于愿意开口了,他缓缓起身挥了挥袖,底下的修士立刻感觉轻松了许多。

  “唉,”阁主叹了口气,好似有些惋惜,“你走吧,是我千秋阁容不下你这尊大佛。”

  傅情的那股危险的气息也收了回来,只是眼神依旧冷冽。

  “多谢,那傅某就告辞了。”

  言罢,便在众目睽睽之下,带赵星洲下了白云山。

  似乎谁也没注意到,赵星洲一瞬间微微颤动的睫毛。

  他想过一万种傅情知道他是妖修之后的可能,也许会把他直接处死,也许会当做畜生一样养着,也许会看出他的血脉,然后剥皮抽筋。

  唯独没想过会在秘密暴露的时候,当着这么多修士的面,袒护他,甚至带他离开。

  他可不认为傅情什么都没有发现。

  也许……眼前的这个人,真的愿意相信他,真的愿意守护他。

  也许这一切都是真的。

  真好啊,这种被人保护和信赖的感觉是他以往从来都不敢奢求的。

  虽然身负血海深仇,但这个人的怀抱过于温暖,让人安心,忍不住沉溺。

  既然如此……那也勉强相信他好了。

  师尊……

  「第一卷」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山几多妩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山几多妩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