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罗场
小呆鹅2020-06-05 08:181,842

  转眼间,高考就剩下了十几天。一股紧张的气氛也开始在班级和校园中弥漫开来。我们也停止了课程,剩下的日子几乎每天都是自习,老师也在讲台上正襟危坐,时刻等待着学生上去请教问题。班主任也在每天晚自习快下课时,跟我们聊聊天,说一些他在学生时期的趣事来缓解我们内心的不安和期待。平时不怎么学习的辛培根也在这种氛围下开始翻起书来,我知道他和李梓昕商量过,要一起在本市上大学,李梓昕上本科,他只要考个跟她离得近的学校上专科就行。他们也问过我,我说随缘吧。毕竟我也只是刚挂着本科线的成绩,能上个不错的三本就已经满足了。这段时间张魂丘也再也没来找过麻烦,李梓昕跟他谈过话以后好像有了不错的效果,一切都似乎已经尘埃落定。

  在只剩十天的时候,我们学校组织了《十天冲刺大会》,不过是老套路,让好学生发表演讲,老师再说一些慷慨激昂的话,学生们斗志昂扬的附和。我和培根向来是很反感这种故作形式的动员的,但学校的硬性要求,我们也没办法,只能搬着小凳子来到了操场上开会。我们学校高三的班级有十个班,每个班大概30人左右,就这样300多人整齐划一的在老师的领导下在操场坐了下来。

  那天,天气很好,晴空万里乌云。学校也选择了在下午四五点的时候开会,想躲避炎热的天气,不过太阳还是能照到我们后面的一小部分人。我和培根就运气不好的分到了后排,在六月天太阳的照射下,我们已经无心听讲台上校长和学霸们讲什么了,只想着赶快结束回班里吹空调。前排的学生们时不时的鼓掌,大声吼叫,我们根本听不到他们在讲什么只能一直麻木的跟着附和。

  过了两三个小时,我们的老校长又站在讲台上,说什么大会进行到最后一项“目标宣誓”。我和培根心想这是什么鬼,然后老校长就让人拿出了一条巨大的横幅,告诉我们:“把你们的目标大学和名字写到上面去,学校会永远记得你们!”话音刚落,同学们都像失了智一样疯狂往前面冲,争先恐后的想把自己的名字写到上面去。还有一些同学直接冲到了讲台上,把校长的麦克风抢了过来,大声喊道:“我,张小佳,目标浙江大学!”整个大会的氛围在这位同学近乎癫狂的喊叫下达到了高潮。学生们又开始疯狂的抢起了麦克风。“我,董涛,目标郑州大学,不死不休!”“我,何静静,目标北京电影学院,冲啊!”一时间讲台上乱作一团,到处都是学生们的嚎叫和哭喊。他们仿佛在做一件压抑已久的事,大声喊出自己的未来和期望,痛哭流涕。校长在旁边满意的笑着,老师们在拍照,学生们在疯狂。

  我突然压抑的不能呼气,干呕起来。我望着癫狂的同学们,他们是那么的陌生而又可怕。平时温和谦逊的少年们,在这个动员会上,表现近乎歇斯底里。甚至有些学生们瘫软在那嘴里还喊着“一定,一定”。

  那一刻我很想哭,不知道为了什么。我转头想寻找辛培根的踪迹,想告诉他赶紧带我回去,找了一圈没找到他,最后又看见他正在和李梓昕在那条横幅上画着什么,我已经看不清了。我感觉自己快要晕了,呼吸急促,心跳狂乱不止,我想扶住点什么,但什么也扶不住。我想起我小时候在小河旁玩溺水的时候,那个时候我感觉自己快要死了,后来是我姐把我拉了起来。现在我又有这种感觉,感觉整个世界在旋转,我身在一片修罗场中,四周都是鬼魂的嚎叫,把我生拉硬扯,生吞活剥。在我迷迷糊糊快要倒地的时候,我看见李梓昕朝我跑来,她身后的夕阳红霞满天,我看着她带着彩光,朝我奔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醒了过来,我看见班主任在我旁边坐着正在和谁打着电话,我审视四周发现自己躺在医务室里。

  “王老师,我这是怎么了?”我一脸憔悴的问他。

  “张严韩,你醒了啊,你在动员大会上晕倒了,是李梓昕发现的,然后同学们就把你送到了医务室。医生说你血糖有点低,正在给你打吊针。”王老师回道,“对了,我正在和你妈打电话,要不要让你妈过来一趟?”

  “不用了,我已经感觉没事了,让她不用担心。”我把脸转过去,埋在了被子里,头还是晕乎乎的。

  “要跟你妈说说话吗?”王老师问。

  “不用,我再睡会。”我面无表情地回答道。“老师你也先回去吧,我等会挂完吊针会自己回去的,不用陪着我了。”

  老师看看了我,给我杯子里倒了杯热水,又给我盖好被子。“你在这好好休息会吧,老师先回去看看班里怎么样了。”说完就离开了医务室。

  我躺在医务室里,外面诺大的校园里一片寂静,墙上挂的表滴滴答答的响着,已经九点了,还有一个小时就要放学了,到时学校才会有点人烟气息。我迷迷糊糊的又想起了在动员会上的事,又开始干呕起来,坐起身喝了点水,望着窗外的柳树发起呆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很怕似木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很怕似木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