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 西楚霸王项羽来也
应舍2020-06-03 23:522,422

  听了张大彪的话,李云龙只以为张大彪是拿他寻开心呢。但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

  这小子是宋哲元的大刀队出身,参加过喜峰口战役,一把大刀耍得虎虎生风。1937年才开始跟李云龙干,不到六年的时间,就从一个小小的排长当上了团参谋长。李云龙很器重他,心知张大彪绝对不敢跟他开玩笑。

  张大彪先带着李云龙到了一营驻地。一营长把他们领到一座破房子旁边,让李云龙自己开门。李云龙骂骂咧咧地刚打开门,便感觉身体像被雷轰了一样,整个身子都僵住了。

  “我滴个乖乖,咱老李这回发财了。”李云龙缓过神来,摩拳擦掌,哈哈大笑。他低头跨进屋子,趴在一个木箱上,瞪大了他那双铜铃般的眼睛,欣赏着木箱里的宝贝,活像一个见了一桌满汉全席的叫花子。

  只见那屋子里大箱小箱的堆着,箱盖早就被打开了,全是子弹和各型炮弹,还有不少的火药。似乎那木箱不够,而且屋子太小,很多长柄手榴弹都胡乱的摆在地上,犄角旮旯里也都是。

  “一营长,赶紧找人把这些手榴弹放好,你也不怕受潮。”李云龙说道。

  “是,团长!地上这些手榴弹实在没地方放了,我准备一会儿就把这些手榴弹给兄弟们发到手里。”

  “他奶奶的,当年要是有这些宝贝,就是十个坂田联队也被咱干趴下了。”李云龙愤愤的说。又问道:“其他部分也都如此吗?”

  “差不多吧。基本上每个分散的部队,全都莫名其妙的多了很多弹药。”张大彪回答。

  “不用问,肯定是那三个人搞得鬼。”

  “可奇怪的是,团长,咱们只有弹药得到了补充,武器却一点也没多,合计下来,全团和地方武装加起来,还有两百多人连枪都没有。”对于这一点,张大彪一点也想不通。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大彪,咱们打平安县城,弹药消耗了四分之三,若是没有他们补充的这些弹药,咱怎么跟楚霸王打?咱总不能凭这几千人上去跟人家拼刺刀吧?那咱可打不过人家,也体现不出咱的战术水平。可如果向补充弹药一样给咱们那么多枪,那咱要是招兵买马,那几万几十万的兵力跟项羽干起来还有什么意义?要真那么干,咱当主角的这场戏就没什么意思了。”

  听到李云龙这解释,张大彪顿时明白过来。热武器跟冷兵器干,一比五十还有点看头,要是一比一的干,那结果还有悬念吗?

  “通知全团营级和营级以上的干部,明天上午到团部开会。咱们商量商量,这楚霸王,究竟要怎么打!”

  此时,灭秦战争已经结束,似有天下初定之势。

  项羽分封之时,将东方九郡作为自己的封国,国号西楚,自号西楚霸王,定都彭城。

  “大王,还有几日才能到达彭城啊?”这声音轻柔干净,十分动听。项羽每每听在耳中,都感觉自己仿佛置身幽谷之中,传来的简直是一阵阵清越的碧溪激流之声。

  “虞姬,你很辛苦吗?你若劳累,咱们便停下歇息几天。”项羽的声音雄健有力,偏偏对虞姬说话时却很温柔。

  虞姬仰头看向伟岸的项羽。那张俊逸英伟得脸上虬髯满布,一双明眸似乎永远都晶莹透亮,仿佛闪着泪光一般深邃而迷人。

  她蹙起一双柳叶眉,轻声说道:“不,虞姬并非倦乏。妾身只是不明白,如今大王广有天下,为何放弃繁华富庶的关中之地,偏偏要定都于万里之外的彭城?”

  项羽尚未答言,却听见一个暮气沉沉的声音嘟囔道:“哼,岂止你小丫头不明白,老头子我也不明白。”

  范增一向对项羽放弃关中和放逐义帝之举嗤之以鼻,可他老头子纵有三寸不烂之舌,却无论如何也劝不动眼前这个年轻人。

  对于这个啰里啰嗦的糟老头子,项羽早就习以为常,并不生气。

  “哈哈哈!”项羽轻轻一笑,声虽不大,却仿佛能震动三军。“虞姬啊,你并不知我心内之事。忆昔年,我同叔父领八千子弟在会稽举事,短短两年间,历经百战终令秦军50万铁军灰飞烟灭。天地虽阔,试问当是之世,还有比我们楚军更光荣、更伟大的吗?我们浴血奋战、九死一生,终成大业,若不归于家乡,荣耀故里,不正如穿着锦绣华服在夜里行走一样吗?亚父,你说对不对?”

  范增轻哼了一声,吹了吹嘴前的胡子,缄口不答,显然对项羽的说法不以为然。

  “可路途遥远,近日臣妾心中时感悲悸,总感觉有什么事要发生?”

  项羽轻轻一笑,说道:“虞姬,你看寡人身后这三十万大军如何?”

  虞姬回头一看,只见身后将士龙精虎猛,英气勃发,当是天下第一劲旅,遂言:“六合之内,无与匹敌”。

  “四海之大,虽有诸侯十八,义帝为尊,但真正能主宰天下的,除了我项籍,还有何人?寡人这三十万大军大喝三声,足令山崩海分,江河凝滞,日月失晖。若有人敢侵犯我军,则无异于以卵击石,寡人定将他挫骨扬灰,要他尸骨无存!”

  听到这里,范增吹胡子瞪眼,摇头哀叹,愈发不以为然。

  项羽抬头向前望去,一座巍峨的大山渐渐进入他的视线。他继续说道:“最多再过二十天吧,我们便能到达彭城了。”

  虞姬也忧心忡忡地向远处的大山望去,盼望着能早日到达彭城。

  恰在此时,大司马龙且却骑马赶上前来,拱手言道:“大王,相国,属下斥候来报,韩楚相交之地,尚有秦兵两万,踞漉阳抗我楚国,拒不投降!”

  与项羽同是吴中子弟的龙且,一双剑眉真似削成,左颊有三道清浅的刀疤,不怒而自威,雄姿英发,浑身上下充斥着一股与项羽相似的霸气。龙且自与项羽从会稽举事以来,战功无数,足以封王。却因与项羽手足情笃,不忍相离,遂不受封,在项羽身前担任楚国大司马,实是项羽麾下第一猛将。

  听龙且如此说,项羽却是满面的茫然:“漉阳?此地我却从未耳闻。如今章邯、王离既破,天下已定,何以仍有秦军不受威服?”

  范增解释道:“漉阳,韩国极东之地,恰在我军东归路上。此地不过弹丸之城,何足道哉!你不知晓,也没什么好奇怪的。至于那两万秦军,想是秦王虽殁,民间亦有忠直之士,不甘国灭君亡,是以据城相抗。羽儿,这帮人既然入不得章邯王离军,想必定是些散兵蛇鼠之辈,只需派些人马前去攻伐,定作鸟兽散焉!”

  项羽点点头,表示赞同。随即转头向龙且下令:“龙且,就辛苦你跑一趟吧!”

  龙且遂向项羽拱手拜别,领命而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战项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战项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