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讨厌与害怕
爱吃醋的团子2020-06-19 20:504,438

  “筱筱,你要让着姐姐知道嘛!”

  “筱筱,你姐姐身体不好,你还和她抢东西。”

  “筱筱,姐姐喜欢这个娃娃,你让给姐姐好不好。”

  “筱筱……”

  “筱筱……”

  肖筱从梦中惊醒,她看了眼熟悉又陌生的房间,好半天才想起来她结婚了的这件事实。

  她是怎么结婚了的?

  哦对,她和姐姐的男朋友顾昀结婚了,据说是因为她喜欢顾昀,姐姐让着她?

  可是……她为什么会晕倒来着?

  “唔……咳咳……咳咳……”

  喉咙好痛……

  她手撑在床边,摸到床头柜上的眼镜戴上,却突然感到手肘也传来一阵刺痛,抬起一看,一大片淤青。

  “我要娶的是你姐姐,不是你……”

  “为什么身体好的是你不是你姐姐?为什么她对你那么好,你却要和她抢?”

  “你喜欢我是吧!好!我成全你了,但你别想在顾家有一天好日子过!”

  ……

  昨天晚上他好像惹怒了顾昀,他推倒自己时,手肘磕在了地上。

  可顾昀气红了眼,竟伸手就掐住了她的脖颈。

  她记得……昨晚她差点窒息死掉……

  “呦,醒了啊。”

  房门突然被打开,来人随意倚在门边,双手交抱着,刘海下一双锐利的双眼瞪着她,整个人散发着摄人的气场。

  肖筱一见到他便立刻转过身去,缩到床下,并着双腿捂着耳朵,根本不敢看他。

  “呵,现在知道害怕了?当初为什么要跟你姐姐抢我?还记得我昨晚说的话吧,别想忤逆我,不然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冰冷的嗓音在身后响起,肖筱只哆嗦着将耳朵捂得更紧,可不管怎么样都没办法堵住从指缝离钻进来的声音,吓得她浑身都在哆嗦。

  “既然醒了就快点下楼去工作,我这里可不养闲人。为了能让你派上用场,我可是把钟点工和厨娘都辞了,今后少做一顿饭,我就把你撵出去。”

  她……她不能回家……

  直到听到身后的人离开了,肖筱才小心翼翼的转头望向门口,小鹿一样的眼睛闪烁着泪光,苍白的脸上可怜巴巴的。

  她哆哆嗦嗦的抹掉眼泪,洗澡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脖颈上清晰的指印,昨晚噩梦一般的记忆一时又涌了上来,她眼泪扑簌扑簌的往下掉,开始猛烈的咳嗽,咳到胃里的酸水都吐干净了,才堪堪止住。

  “为什么都要说是我抢了姐姐的男朋友!”

  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有喜欢过顾昀这个人。

  肖筱慢腾腾的摸下楼,顾昀正坐在楼下沙发上看着早报。

  她虽然常年带着眼镜,可她带的只是防蓝光的平面镜,视力还特别好。

  正对着她这一面的报纸上是她和顾昀结婚的消息,他们并没有举办婚礼,所以报纸头条的大字报都是“便宜娇妻送上门,能否赢得顾少倾心”。

  “还不快去做饭!”

  顾昀瞥了她一眼,眼神不咸不淡却足以让她害怕。

  见她匆匆忙忙跑近厨房,他冷哼一声。

  肖家虽算不上名门望族,可在锦城的商场上也是能排进前五的,算是个富庶之家。

  养出了肖沐沐那样温婉动人大方得体的大家千金,居然又养出了个肖筱这样毫无气质的土包子,一方水养了两种人,也真是天方夜谭了。

  说实话,像肖筱这样的土包子,他也不求她能做出个什么像样的东西来,若不是为了刁难她,他早就去张罗席面吃饭了。

  只是他没想到,不抱期待的等待,居然闻到厨房里传来了一阵阵菜香味儿,勾的他本就感到饿的肚子更加饥肠辘辘。

  一个小时之后,肖筱哆哆嗦嗦的端着托盘出来,上面摆了两道菜——清炒芦笋、红烧排骨。

  然后又噔噔噔的跑回去,端出一道清炒虾仁和一碗肉沫冬瓜汤,做的倒是像模像样的。

  她来回往返,又端出来了一碗米饭,拿了一个骨碟和一双筷子、一个勺子,都是一份的。

  “怎么?你不吃?”

  肖筱听见他说话,连忙摇了摇头,然后开口就发出了破锣嗓子的声音。

  “我……咳咳……不、饿。”

  她看见顾昀因为她的声音明显皱起了眉头,就赶忙把托盘放进厨房,找到杂物间开始准备打扫的东西。

  顾昀本就随口一问,若要他和肖筱同桌吃饭,恐怕就算是满汉全席他都吃不下肚。

  他尝了一口,这菜倒是烧的极好,至少当个厨娘是合格了。

  他这边悠哉悠哉的吃饭,肖筱顺利找到杂货间,拿了清扫工具从二楼开始,除了顾昀的卧室和书房,就连厕所都挨个去打扫了个便。

  等擦了楼梯扶手下到一楼时,顾昀已经吃过饭又坐回了沙发上,正看着电视新闻。

  她看了眼餐桌,便丢了手套去捡碗、洗碗,又将刚才拿进冰箱里冷冻的蔓越莓饼干切片放进了预热好的烤箱,调好温度,定了时,转身又继续去打扫卫生了。

  她动作快而有序,清瘦的身影一直在一楼各个角落穿梭,收拾茶几时,头低的只能看到头顶,尽量不遮挡顾昀的视线。

  等她把每个角落都收拾好,烤箱里的东西也已经烤的差不多了。

  顾昀从刚才就一直在意家里充斥着的奶香味儿,直到肖筱将烤好的蔓越莓饼干和冲泡好的咖啡放到他面前,他才知道那个香味儿的真相。

  居然连甜点都做的这么好?真是让人意外!

  两人相安无事的过了好些天,肖筱没提回家的事情,顾昀自然也不想跟她回家。

  她这样一个拿不上台面的夫人,他出门也不可能带着,只是吃了几天她做的东西之后,出去应酬吃饭时就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顾家对于这个儿媳妇也不满意,本来顾家最初就没想和肖家打交道,若非顾昀一再坚持,肖家的孩子是万万进不了顾家的门的。

  所以顾昀提出搬出去住的时候,父母直接就同意了,毕竟眼不见为净,所以也从没来这房子看过小两口。

  肖筱自己住在客房里,每天晚上都做噩梦导致她有时候连觉都不敢睡。

  她在这个家里活的胆战心惊,从没和顾昀在一个饭桌上吃过一顿饭。

  顾昀也不知道她究竟每天都什么时候吃饭,反正她每天起得比他早,睡的比他晚,一日三餐加甜点做的也算尽职尽责,打扫卫生很干净利落,让他连挑刺的机会都没有。

  他不喜欢肖筱,可她手脚麻利又从不敢跟他顶撞一句,他连发火的机会都没有。

  看着她生活的那样安逸,顾昀的脸色却一天没有一天好了,心中别扭的紧。

  而他的脸色越是不好,肖筱便越是小心翼翼,如此陷入死循环。

  不行,他决不能让她这么好过,毕竟是她让沐沐伤心,让他无法娶得真正想要的娶的妻子。

  “你能不能别成天板着脸,我欠你的怎么的。”

  实在忍不下去,他在肖筱将汤端过来时,一拍桌子终于发了火。

  可肖筱被他一吓,竟整碗汤掉下去,滚烫的汤带碗直接砸在她的脚上,她惊呼一声,却也只有一声,就那么安静蹲在地上半天才站起来。

  就连顾昀都看得心惊肉跳的,他不知道一个这么瘦弱的姑娘是怎样忍住没有哭喊的。

  “对不起,我马上收拾干净。”

  隐忍的嗓音带着颤抖,肖筱竟当真去厨房拿了抹布蹲在地上开始收拾。

  顾昀心中更堵,他一锤桌子起身,就见肖筱将自己缩的更小,擦地的动作也更麻利,嘴里还一直说着“对不起,我马上弄干净”。

  他就只能沉默的坐回原位,没再出声了。

  可她本就活该,他干嘛要为此自责!

  肖筱又重新给他做了一碗蛋花汤,还跟自己道歉,说晚上会给他重新做好的,恳求他能将就。

  他透过镜片看到她红着的眼角,眼眶应该是因为忍痛多了许多红血丝,原本要出口的恶语硬是给吞下了,点了点头。

  肖筱一步一步慢悠悠的走上楼,她能感觉到脚每走一步都觉得痛,可她不能哭也不能说,这样会给人家造成困扰。

  爸妈说过,她决不能被赶出顾家,所以,她不能让顾昀更讨厌自己。

  用冷水冲过之后,脚仿佛彻底失去了知觉一样,连脚指头都没办法动。

  可是……她记得烫伤膏好像已经用完了,可顾昀又不让她出门……

  “顾少,你要的烫伤膏。诶,不会是你自己受伤了吧!那个肖筱呢?她没照顾好你?”

  杨逸是顾昀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兄弟,干什么事儿都跟连体婴儿似的,当初还有人笑称,这俩人怕不是要一起生活一辈子了。

  顾昀没搭理他,拿了烫伤膏上楼,敲了敲肖筱的门。

  半天等不到人来应门,他的耐心渐渐消失,推门进去四处找了才发现坐在浴缸上睡着了的人。

  裸露在外的一双脚,白白嫩嫩的,可右脚上有明显的红肿,看着着实骇人。

  他想起她烫伤之后,还跟没事儿人一样做的那些事情,突然有些佩服这个姑娘的忍耐力。

  换了正常姑娘,早就又哭又闹求安慰了。

  她……是怎么忍下来的。

  他拧眉看着她的头顶,依照肖筱的性子,他现在要是叫醒她,保不准被吓得直接砸到浴缸里去。

  他第一次感到对一个女人居然有了一种无力感,只得无声的叹了口气,将手里的烫伤膏放在她能伸手拿到的地方,转身出门了。

  顾昀下楼时,就见杨逸在扒拉着自己刚吃剩的菜,一见他下来,往嘴里又塞了一筷子的鱼香肉丝才道:“这肖筱的厨艺倒是好,!诶,你说她好歹也是个富二代,肖沐沐那么柔弱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她妹妹怎么会能做这一手好菜?”

  顾昀皱了皱眉,这也是他心理一直有的疑问。

  沐沐对她妹妹很好,按理说,肖筱不该是这个样子的。

  她和沐沐完全就像是两个极端。

  一个温婉动人大方得体,言谈举止都透漏着大家闺秀的气质,她学习很好画的一手好画,十指纤纤对料理一窍不通,甚至连厨房里最基本的调料都认不全。

  可再看看肖筱?她胆子小到一点风吹草动都能吓一跳,穿着土气,带来的衣服虽然都还是名牌但都是些过期货,头发乱糟糟的,还留了厚重的刘海长的连眼睛都快挡住了。

  常年带着一副眼镜,唯唯诺诺的样子。

  可是在打扫家务和做饭上利落的很不说,饭菜做得也算得上是一流了。

  她的十指不像沐沐一样修长圆润漂亮,反而骨节分明指头看起来有些粗糙,甚至还能看到一些倒刺。

  一点也不像一个富家小姐。

  “你知道肖筱在学校里是什么样子么。”

  顾昀突然想起来,虽然他们曾在一所学校上学,可肖筱一直都安静的跟在他们身后,对沐沐特别恭敬,时刻身上都带着沐沐需要的东西,可她具体是什么样的人,他却一点都不了解。

  杨逸听了他的话,放下筷子给他拉了凳子让他坐下。

  “我跟你说,这我还真稍稍有点研究。肖筱从小就以她姐姐马首是瞻,虽然和她姐姐差了两岁,但一直都是念同一级,好像是为了照顾肖沐沐,原因的话你应该也知道。你别说,虽然肖筱提前两年上了学,可成绩却一直都是不错的,名列前茅。”

  顾昀的眉头越皱越深,听的心里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她似乎在音乐上很有天分,以前得过什么比赛的奖,不过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没往这方面发展。”

  别说,杨逸知道的确实挺多。因为他曾经好奇过,毕竟肖筱那懦弱的性子和肖沐沐相差太多了,完全就是肖沐沐的小跟屁虫,难免会勾起他的好奇心。

  “对了,你不是要娶肖沐沐,怎么最后娶了肖筱?而且连婚礼都没办!她人呢?还像在学校那会儿那样胆小?你刚才的烫伤膏……不会是给她用的吧?”

  顾昀点了点头,却没解释什么。

  杨逸皱眉看着他道:“我说顾少,那小丫头胆子小,曾经我跟她打个招呼都把她吓得差点从楼梯上掉下去,还好我手快。你对人家好点儿,别欺负她。”

  顾昀抬头看了他一眼,不知道为什么杨逸居然为肖筱说话,但他不得不承认,他心里不太舒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豪门冷婚,顾少的追妻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豪门冷婚,顾少的追妻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