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送走肖家母女,不安
爱吃醋的团子2020-07-09 23:414,361

  肖筱对肖沐沐这样的态度早就习以为常,她想起从小到大在肖沐沐跟前儿,她就像个没有自我的玩具一样,不由的有些感慨。

  虽然一直在受欺负,不过她对这个姐姐,其实还是有些感情的。

  这大概就像很多人被欺负惯了之后,就对一直欺负自己的人有种莫名的依赖感是一样的感觉,让人讨厌却又无所适从。

  “我没有那么龌龊!顾昀和苏季然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心知肚明,不要找借口呈口舌之快。你要知道,现在若是惹毛了我,我能做到的,远比你想象的还要多。”

  打嘴仗没什么意义,更何况肖筱也不想和她耍嘴皮子。

  肖沐沐被她噎了一下,双目怒瞪着她,却没再说什么。

  “老实了的话?我今天来不是因为你想见我,是我想和你说清楚,若你能保证今后不会再找我麻烦,安分守己的过日子,戴岳可以治好你,保证你的身体像正常人一样健康。”

  肖沐沐猛地抬头看她,正常人……

  她从小到大,最希望的就是能做个正常人,而不是稍微一点病毒都能感染,从小到大什么大病小病都能找上她,隔三差五的就要生病住院,上学的日子有一半的时间都是在医院度过。

  她……真的能做到像普通人一样过日子么……

  “肖小姐,只要你配合我的治疗,一个月之后,应该就能看到成效。”

  明显看出了肖沐沐的动摇,作为医生的戴岳上前一步为她做保证。

  他的神情漠然,看着却让人无端的生出了几分信任。

  也许是实在期盼了太多年,即使不一定真的能够做到,她也不抱期待的想要试一试。

  “好了好了,这就好了,以后我们安稳的在这里养身体。”

  肖母也看出了自家女儿松了口,坐到她病床边,拉着她的手,眼睛湿润。

  她现在什么都不奢求,就只希望女儿能慢慢好起来,然后等着肖远出来,一家三口团聚。

  因为有求于人,肖沐沐便没有再对肖筱说太过分的话,每天都专心于戴岳的康复训练。

  她能慢慢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似乎比前阵子要好上那么一些,至少现在出门在山上遛弯,不会没走十分钟就感到气喘吁吁双腿发软了。

  也是在这里的这段日子,她能感觉到肖筱和从前确实不一样了。

  她身边的这些人,以她马首是瞻、唯命是从,只要是她开口说的话,他们都会听从,时刻都在照顾她的需求,简直就把她当成世界的中心。

  肖筱没来的时候,她每天就只能看到戴岳,那个叫戴岳的人在他面前也向来都是冷着脸,像机器一样,做康复训练也是让她妈妈帮忙,除了必要从不会碰她一下。

  而那个裴林就更是过分,他每天基本不见踪影,偶尔见到一面都是恶脸相向,有时甚至会出言嘲讽、冷笑,让她特别恼火。

  眼看着身体一日比一日强健,她的心思也越发的晦涩。

  一方面她知道自己现在不能反抗肖筱,一定要借助她才可以生存,可一方面,看着偶尔陪她过来却对自己十分疏远的顾昀,她便越是不甘心。

  顾昀和苏季然,她已经完全没有机会了,可是……

  “肖小姐,你今天感觉怎……”

  戴岳一早便来进行每天的身体检查,可今天进门却没看到肖母在,只见到肖沐沐侧躺在床上,捂着肚子好像十分痛苦的样子。

  戴岳没多想,只当她是真的不舒服,便凑近了些想要为她检查。

  可他刚一凑近,毫无准备的人便被肖沐沐一把抓住了胸口的衣襟向下一拉。

  他及时撑住床边,可没想这个肖沐沐居然顺势抓住他的衣襟便向上一挺,嘴唇便冲着他来了。

  他及时侧头又掌握了受伤的力道将人推开,却还是让她堪堪擦过了自己的脸颊。

  戴岳脸上的表情堪称精彩。

  他不可置信的看着肖沐沐,只见那女人竟当着自己的面儿将堪堪系在腰间的衣袋解开,白花花的身子便彻底暴露在自己跟前。

  肖沐沐虽然先天体弱,但身体发育的却挺好,该有的都有,而且身体因长期病弱也比一般女性要白的许多。

  她向来对自己的身体很有信心,不过即使是在顾昀和苏季然身前,她也从未这般不知廉耻过,此番也算是豁出去了。

  像戴岳这种人,表面看着冷清硬朗,似乎不近女色的样子,可越是他这样的人越是容易被女人动摇,她只要……

  她用手抚弄着自己的身体,尽量用自己觉得最诱人的姿态引诱着他,见他似是隐忍着,额角的青筋暴露,她就知道,她猜的果然没错。

  然而等她坐起身来,想要攀附到戴岳身上时,一切却与她想的不同。

  戴岳厉喝一声“滚开”,不知废了多大的力气才隐忍住自己想要杀人的意念,拳头捏的死紧,碰的一声砸在了床头的墙壁上,然后就看到墙壁出现了裂痕,还有细小的砖块掉落下来,吓得肖沐沐脸都青了。

  “怎……”

  向来起的晚的裴林听到这声巨响赶了过来,而被自家女儿支走的肖母也是来的匆匆忙忙,一见这景象,都是一惊。

  肖母立刻走过去将被肖沐沐自己脱下的睡衣给穿好,抱着她,质问戴岳为什么要这么做。

  而裴林却是冷笑一声,走到戴岳的身边,把他受伤的手背拿起来摇了摇头叹道真是不值。

  肖母没往别的地方想,她女儿向来体弱,虽然娇惯了些,可也一直是娇养着,和戴岳这样的人相比,手无缚鸡之力,不用想都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只顾着质问戴岳为何要这样做,她们母女自从到这里来都安安分分的,他怎么能这样对她的女儿。

  可戴岳的一身的戾气未卸,整个人就像是在战场上浴血奋战正杀红了眼的恶魔一样,就算是肖母此刻义愤填膺,却也只问了一句就没敢再继续说话。

  而肖沐沐,她躲在肖母的怀里,发着抖,却还是记得自己的目的。

  “戴……戴岳……我、我知道你是肖筱的人,可、可是你也不能为了她,这……这样对我……”

  她被吓得发抖,这会儿倒是增加了几分这话的真意。

  裴林听着她的话,悄咪咪的看了一眼戾气更重,眼里都在爆血丝的戴琳,心想着这女人可真是不知死活,居然犯了戴岳的大忌不说,还在这不要命的火上浇油。

  “我看是你这女人等不及想要爬男人的床了吧,眼光是不错,很会挑人,可惜的是他可不是你想的那种男人。”

  肖沐沐却像突然发疯似的指着他歇斯底里的喊道:“你以为我肖沐沐是那种不知羞耻的女人么!他平日里给我做身体检查的时候就总是脱我的衣服,有意无意的捧我,今天是他忍不住了。没错,就是他,跟我没关系,是他想要欺负我。”

  戴岳一听这话,向前踏出一步,拳头都挥出去了,却听身后一道清澈熟悉的嗓音道:“住手!”

  他这一身的怒火便顿时卸了,慢慢向后转身,看到站在门口的肖筱,疾步过去。

  “她想引诱我!”

  简单直白的告状。

  裴林在旁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看着裴林像个大型犬一样等待主人给做主的样子,上去踢了下他的小腿。

  “我知道你不会那么做!”

  显然在戴岳和肖沐沐之间,肖筱更相信戴岳的人品。

  “肖筱,你什么意思?他一个大男人,我手无缚鸡之力的,怎么可能违抗得了他。我知道了,是不是你指示他这么做的?你嫉妒我曾经得到过顾昀的心,看我不顺眼,虚情假意的说要救我,实际上却是想要毁了我的清白让我生不如死对不对。”

  她喊得撕心裂肺,还配上一张楚楚可怜梨花带雨的惨白脸蛋儿,若不是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肖筱还当真会相信她。

  “戴岳向来不近女色,他对女人从不感兴趣,更讨厌女人近距离接触。所以若说他有意侵扰你,我……”

  “肖筱!!!你说这话也要睁眼看看好么!说他不近女色,他为何离你那么近,找借口也要找个能睡服人的。”

  没等肖筱的话说完,肖沐沐便又哭喊着指着两人,就见戴岳和肖筱之间的距离不足五厘米,几乎衣衫碰着衣衫了。

  裴林看着她跟看个跳梁小丑一样,嗤笑道:“凭你也配合小筱儿比?小筱儿可是我们的救命恩人,你又是什么东西。”

  他是一点儿都没给肖沐沐脸面,惹的肖沐沐当时便青了脸,一时什么都说不出来。

  “伯母,虽然还没到一个月,但肖沐沐的身体也已经康复的差不多了,准备准备,我过两天送你们去海城。”

  “什么?怎么这么快?不是说……”

  事情的发展完全在肖母的意料之外,她虽然没弄懂早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可大体也猜到是自家女儿动了歪心思。

  可就算知道,肖沐沐是她的女儿,就算是错了,她也得保她。

  “伯母,今天的事情我不想再发生。至于这件事情,没得商量,我不会让她扰乱我朋友的心情。今天若非戴岳隐忍不发,肖沐沐现在……”

  不死也得是半残……

  肖母从肖筱的眼神中读到了什么,打了个寒噤,没再说话,同时也制止了还想继续说话的肖沐沐。

  肖筱带着戴岳和裴林下去了,没过两天,便派人将肖沐沐母女两个送走,张妈则安排送回了她的老家。

  下午收到海城的消息,知道肖沐沐母女两个平安到达海城,她一颗吊着的心也放下了。

  “小筱儿,你这么为她们母女两个尽心安排值得么!你看她们两个临走的时候,那表情,啧啧,都快把你给烧出个洞了。”

  见肖筱放下手机后一脸轻松,白离有些替她不值。

  明明被欺负了那么多年,却还和她们善了。

  肖筱跟着厉君扬趴在茶几上拼着乐高,听她的话,抿唇笑了一下。

  “我也只是被欺负了,没伤及性命。他们肖家现在彻底没了。肖远入狱,她们母女两个都是金贵惯了的人,在外面的日子,不会好过。”

  她虽然给了她们一笔钱过日子,但就那两母女的性子,还真就不一定能安稳度日。

  白离皱着眉,努力的睡服自己,却还是觉着头大,干脆也不搭理她了。

  “离儿,如果我这次做的决定在今后害了我自己,你会不会骂我傻。”

  肖筱的心中其实有些不安,肖家母女两个走了,她虽然放下了心,却总隐隐有种不太踏实的感觉,也说不上具体是什么。

  白离看她恍惚不定的脸,心中念叨着,这会儿才直到后悔,可嘴上还是道:“骂你,骂你就有用是怎么的!你这个性子,除了阿秋之外谁能管得住你!”

  说完这话,她转念一想,又想到顾昀那个男人。

  可再想一想,那个男人好像就没在他们面前和肖筱唱过反调,她说什么就是什么,也不知道究竟是好是坏。

  肖筱叹了口气,只觉得心中的不安更甚,摆着乐高的手一抖,将原本要拼好的飞机一下弄散,散了一桌子。

  “筱筱妈咪……”

  扬扬有些埋怨的嘟了嘟小嘴儿,水灵灵的大眼睛透着湿意。

  好不容易筱筱妈咪有时间可以陪他了,可却把他费尽心思拼了一上午的东西又给弄坏了,妈咪真坏!

  “扬扬对不起,晚上我请你吃芝士蛋糕,再保证把这个东西帮你拼好好么。”

  肖筱也知道自己走神不对,立刻将散落的乐高碎片找回来,正在沙发下面用手电照着看还有没有的时候,手机又响了。

  “小姐,肖家母女不见了。”

  她的手一顿,心跳突然加速,手上一抖,电筒掉落在地毯上。

  “我们的人本来都看着她们上了出租车去安排好的住处,可却把车给跟丢了,她们母女两个也不见了。现在我们正发动海城的人寻找,只是这事儿怕是与那位有关……”

  电话对面的人没有明说,可肖筱却知道他想说的是谁。

  她捏着手机的手青筋突起,气的双眼都在散发戾气。

  “继续找,找到了通知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豪门冷婚,顾少的追妻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豪门冷婚,顾少的追妻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