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曲
玉山映人2020-06-12 11:452,235

  弗洛伊德说,梦是潜意识欲望的满足。

  那些美梦,往往是现实里想要却不可得的执念。

  梦到了糟糕的事情,大家都会这么安慰自己:梦都是反的。恪臻梦见过好几次父母去世,外婆告诉她,梦见亲人的死反而会让他们增寿。

  在恪臻的记忆里,记得的美梦实在寥寥,而噩梦数不胜数,也许是因为半途的惊醒使得这些梦境异常深刻,恪臻为此对睡眠有着一种心理阴影,加上她本身的神经质和邋遢的作风,每天看着褶皱的床单,睡得瘪瘪的枕头,乱糟糟的被子,恹恹的毫无元气,上床时自然没有卸下一身重负的快感,躺着也不会有满足的叹息。

  “最好,外面狂风 暴雨,呼啸的风伴随着树枝的摇曳声呀呀作响,倾盆大雨冲刷着路上的尘埃,让人心里凄惨无比。这样的话,我才会觉得拥有一个温暖的容身之处得以安眠是无比幸福之事。”

  恪臻满脑子不合时宜的想法。

  “……这么说你之后没睡着?”跑操时她听了昀宸的诉苦后问道。

  “嗯,真惨,今天既有跑操,又是满课,我大概是要打一天的瞌睡了。”

  “是啊,你真惨。”

  虽然已经九月中旬,气候却依然炎热,清晨的微凉转瞬即逝,大多数人已经是汗流浃背,怕热的恪臻和昀宸也不例外,而和她们并肩的蕴蒙,却仍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

  蕴蒙与昀宸她们同班,关系不错,她有一个比较古典的长相,穿衣风格很文艺,有点小洁癖,能把房间收拾得一尘不染,身上随时带着湿巾纸。她和昀宸算是朋友,但让昀宸感到困扰的是,只要有另外一个人和她们同行,无论是熟悉的还是陌生的,蕴蒙往往一言不发,让昀宸拼命努力不让气氛冷场。眼下就是如此,恪臻因为好友缺席了跑操,便跟着昀宸她们,昀宸绘声绘色地讲述了昨晚诡异的梦境,并且为自己的失眠忿忿不平,恪臻随之表达了关切,而蕴蒙仍然沉默不语,没有想要搭话的样子。

  恪臻并没有在意这些,她们同行了一段路,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到达了跑操的目的地后,班委点了名就解散了。

  “昀宸不去食堂吃饭吗?”

  “我热死了,吃不下,一会儿去国商楼买个香肠吧。蕴蒙你呢?”

  “我回宿舍。”

  于是三人分开了。

  蕴蒙小心翼翼地开着门,此刻不过六点四十,还有些人正在酣睡,但饶是动作再轻也免不了房门的“吱呀”声,蕴蒙觉得这个门的门缝就是个摆设,门每次开关都会和边上亲密接触,发出极为尖锐的声响,蕴蒙她们刚开始无法忍耐,不过现在也麻木了。

  果不其然,进门第一张床上的人被吵到了,开始不耐烦地叹气,蕴蒙心里也重重地叹了口气,又不是我的错啊。

  打开台灯,看着整洁的桌面上,又多出来的铅笔芯,蕴蒙的心狠狠地颤了一下,这种情况已经好几天了,不知道是哪个白痴,一直往她书桌上放铅笔芯。

  不知道这个人是不是强迫症,蕴蒙每次都是早上发现,永远都是雷打不动的两根断笔芯。

  是谁呢,蕴蒙在宿舍里问过,舍友们都说:“是你自己的吧,没有人会这么无聊。”

  对啊,这种事确实很无聊,但是,自从我上大学就再也没买过什么自动铅,这么细的铅笔芯,我从哪里得来呢?

  连续几日蕴蒙都在为此纠结,甚至心里把所有舍友都猜疑了个遍,是吟希吗?她这几天一直在忙她的竞赛,每天很晚才会回到宿舍,应该没有这个闲工夫;是可佳吗?她平时嘻嘻哈哈,行事风风火火的,不像;是罗琦吗?她爱好这么多,不像是没事干的人啊……

  总体来说,蕴蒙的舍友都是好学生的类型,六个人成绩名列前茅,都拿到了奖学金,她们能每天安安静静的自习,十点就准时熄灯,每个人的地盘都是那么整洁有序,小小的过道由于大家的自觉,看起来竟然挺敞亮,相比于别的宿舍,他们的生活习惯和素质道德简直是模范了。

  蕴蒙一直为自己拥有这样的宿舍氛围感到庆幸,她本就是个喜静的人,话也不多,参与群体活动的意愿也不强烈,这种人很容易会没有存在感,加上她比较高冷的外表,一般人往往望而却步,所以在宿舍大概率会被边缘化,但蕴蒙乐于待在自己的一方小天地里,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她觉得很满足。

  而现在,她在宿舍里并没有真正交心的人,她几乎不会和她们诉说自己的事情,也不太会去听别人的遭遇,所以她想象不到自己该如何坦诚的告诉她们,铅笔芯的事情让她一直耿耿于怀。

  她想起了昀宸劝诫她的话语:“你呀,也要多融入一下群体,和别人互帮互助,不然以后出了什么事,都自己一个人扛着吗?心会很累的。”

  昀宸和罗琦的关系也不错,八成罗琦向她吐槽过自己对舍友的冷淡疏离。

  这个时候,自己唯一的倾诉对象也只能是昀宸了,不过这几天她也有烦心事,和她的舍友发生了矛盾,虽然是口角争端,但对方的盛气凌人实在让她气得不轻,自己也帮不上忙,只能默默倾听她大倒苦水,自己心里的纠结就暂且没有吐露。

  今天早上,昀宸说起了她昨晚的噩梦,蕴蒙心想,这家伙心眼还是这么小,这个梁子结下后,昀宸对梁毓怡简直咬牙切齿,即便到了梦里也不忘把她描绘得一副惨样。

  等等,梦境……

  蕴蒙的瞳孔缩了一下,昨天晚上,自己做线性代数时迷迷糊糊睡着了,她趴在书桌上,脸朝左边,恍惚中,总感觉自己的眼皮收到了什么刺激,抖个不停,似乎有一种强烈的压迫感让她眼皮本能的作出反应。

  “卡擦卡擦,卡擦卡擦……”

  这个声音一直回响在耳边,蕴蒙觉得这可能自己在做梦,出现了幻听。

  但是现在回想起来,那个声音太过清晰了,以至于现在又在耳边循环,这真的是梦境吗?

  蕴蒙看着桌上显眼的铅笔芯,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她不知道的是,此刻房里有个人早已醒来,拉开了床帘的一条缝,静静地窥视着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绮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绮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