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程(二)
木林林2020-06-17 22:0910,409

  林唤看着进站口进进出出的人流看的出了神,好久没出过神了,看着手上还在震动的手机还有铃声,林唤左手拉着皮箱边往里走边用右手取消了闹钟。

  在口袋的钱包里拿出买好的车票,刷一下就过了安检机,林唤拉了拉后背的书包,放好钱包,走向了站台,在庞大的人群中拉着个行李箱让林唤有点困难,即想在人流中稳定的走又不想撞到别人,林唤不想与别人产生交集,但实际情况对他来说有点困难。

  不过站点分流措施做的很好,这也让林唤顺利的搭上了高铁,到江港大学需要五个小时,林唤已经拿出提前准备好的耳机,他注意到他对面座位坐了一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很着急的样子,不断的看着手上的表,林唤对奢侈品不感兴趣,不过他看到表上镶了很多钻石,应该是个有钱人,不过有很多奇怪的地方,他戴的表是旧的,衣服却是崭新的,而且还没撕标签,耳朵上有划痕,已经结了疤,不过仍然能看出是新伤,手上也有很多伤口,林唤感到事情不对,拿出手机开始看本地的新闻,果然在本地公安局的公众号上看到了一则寻人启事,不过是寻一个车祸肇事逃逸的中年男人。

  手机中的肇事者的图片与自己眼前的这个中年男人相信是同一个人,林唤的手机有些抖动,看着手机的照片和下面的悬赏照片,是两个小时之前发出来的,而对面的中年男人则是紧张的东张西望,在这么近的距离看着这个男人,林唤还是第一次。

  林唤起身,对着旁边熟睡的女乘客用手挡了挡,侧着身出去了,然后回头瞄了一眼。

  边走边看着屏幕里醒目的一串数字,他打开拨号,正在输入……

  “你好,能让我过去吗”身后传来一个浑厚的声音。

  林唤随即侧着身,看着自己面前这个中年男人走过去,四目相对,林唤手已经出了汗。

  因为紧张,林唤撞到了在身旁位置的另外一个男的,然后男的就往里退了退,林唤也顺口说了句不好意思。

  在人来人往的走道里,林唤感觉很不好,他不喜欢这种感觉,随即他走向了乘务员的方向,而乘务员正在拿着对讲机说话。

  “你……你好”

  “你好,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我看到了“

  “嗯?看到什么”

  林唤把手机放在乘务员面前,指了指厕所的方向。

  “你觉得吗?”

  “嗯”

  而这时厕所里的人已经出来了,两个手拍了拍身上的烟尘,正在看着镜子。

  还好乘务员不是近视,也看到了脸,然后就开始摆弄对讲机,脸上也露出了惊慌的表情。

  “你先留着这里,我的同事已经报警了,警察在下一站等着我们”

  林唤回头看了一眼,又是四目相对,不过还好那个男人不知道。

  二十分钟后,列车到站了。

  林唤已经在这个位置站了二十分钟了,而自己身旁的乘务员也站了二十分钟,好像被下达指令了一样,站在原地不要动。

  林唤从对面的窗口看出去,就已经看到了不寻常。

  外面的站台一个旅途匆匆的人都没有,就只有一些站的笔直的,站在各个方位像是焦急的等待着什么。

  门开了,林唤并不着急,他虽然站的地方离门最近,但是他却没有想下车。

  随着下车的巨大人流从他旁边涌过,他看到那个中年男人却不在在人群里面,他还在座位上。不过他在看着窗外,不知道为什么中年男人突然收回目光,转头看向这边,林唤本想回头,却来不及。刚好四目相对,林唤面无表情,在对视一秒钟之后就收回了眼神。

  中年男人脸上布满焦急感,他并没有行李,却比那些要回家的人还要着急,不停的看着手中的表,与此同时,车厢里的人已经走了大部分,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并没有上车的人,中年男人慌了,他开始左顾右盼。

  而自己身边的乘务员,依然在摆弄着对讲机,半分钟之后,林唤感觉到自己身旁有一阵风飞了过去,不等他回头看,已经有几个人从他旁边的走道冲了出去,往着中年男人的方向。

  又是半分钟,他已经不知道站了多久了。他不知道怎么办,他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他看着中年男人拿着刀与警方对峙,不过中年男人的身边没有其他乘客,之前熟睡的乘客刚好被人流吵醒去厕所了。

  在几分钟的对峙之后,中年男人看了一眼窗外的警察,而窗外的警察就是分散他注意力的,车厢里的警察趁他不注意,一把冲上去,夺刀,反手压在桌子上,戴上手铐。

  车内的客乘已经躲起来了,不敢露面,只有林唤全程看着现场。

  半分钟后,还是刚才那几个人,还是从他身边经过,不过却多了一个人。

  车里的乘客陆续站了起来,深出一口气,刚才他们好像忘记拿手机记录这一刻了。

  悬赏的负责人来了,他从报警人哪里得知是这个乘务员发现的,便来找她。

  “是你发现嫌疑人的吗?”

  “不是,是一个学生,他就在这里……咦,人呢”

  这时的林唤已经不在原地了,他进了厕所,深出一口气,摇了摇头,然后就看到他手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这时他缓解压力的方式。

  因为之前宣布了列车晚点,所以站台才会没有人,但是现在已经可以进站了,车上又开始人流汹涌,不一会又坐满了人,但事实他们不知道的是,刚才这里发生了什么。

  林唤也从厕所里出来了,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拿出口袋里的耳机,重新插上去,放一首他喜欢的肖邦钢琴曲,又开始看向了窗外。

  不过,这次他对面坐的是个正常的年轻人,坐下就开始玩手机。

  窗外的风景很美。

  在车上听着耳机的歌声看着外面景色的变化,林唤逐渐进入了梦乡,在梦里,他梦见了自己睡在床上,突然四周一片漆黑,然后他的身体就不断的往下坠落,而且还是以躺着的姿势,随后一声清脆的女声响起,是列车到站了。

  摸着后背的冷汗,再把耳机摘下,两分钟后林唤拖着箱子走下了列车,看着这个陌生的城市,突然有一丝心慌。

  看到了,举着江港大学牌子的接待站,林唤往那边走去。

  “你是新生吗?”

  “嗯,这里需要办什么手续吗?”

  “留一下联系方式,还有你的专业,等人够了我们就上车走了。”

  “嗯,谢谢”

  半小时后,林唤上了一辆客车,是二十四人座的,因为他上的早,所以他坐在了最前面靠窗的位置,放好行李后就拿出了耳机,与外界喧嚣隔绝。

  车开了,因为列车站离市区比较远,所以要开一个小时才到学校,不一会林唤就感觉到周围环境有变化了,他注意到车速开始减慢,当他抬起头的时候,车已经停了,在周围吵闹的话语中林唤往外一看,前面不远处的路边绿化带旁边停了几辆警车,在这条路的前面一点拉了警戒线。不过已经有交警开始疏通车辆了。

  他打开手机搜索本地的电视台工众号或者报纸头条,果然在一个“江港社会”的公众号看到了一个直播入口,点进去后就看到了现场画面。

  看着画面中这个拿着麦克风正在说着现场情况的女主播,林唤一点兴趣都没有,他将目光一转,看到女主播身后的警戒线里地上赫然摆着一个人手和一条人腿,在白布的映衬下让人觉得恐怖。

  “大家好,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呢,就是在江港市老城区的云雨路旁边的绿化带,今天早晨,公安局接到一个报警电话,是负责打扫这一片地方的环卫工人报的警。环卫工人在今天早晨五点半的时候在打扫这片绿化带时,将一个白色塑料袋提起时看到了里面装的并不是垃圾,而是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些东西。所以环卫工人就报了警,但是目前还不知道事件的进展,等一下呢我们就……”

  随着画面一转,镜头给到了一辆刚刚到达的警车上,从车上走下了一个留着短发,却一脸胡渣的男人,看着不是很老的样子,应该三十岁左右。

  “您好,请问现在是什么情况,能方便透露一下吗?”

  刚跑过去采访的女主播随后就被警察拦住了,然后看着那个男人进了警戒线内,可想而知,这个男的应该就是大佬了。

  后面就是一些不太重要的东西了,在车开之后经过现场时,林唤看着现场白布上的东西,再看看那个男的正在蹲下来查看。在他回头的一刹那他发现了一些小细节。

  而车上的其他人在经过现场时看到这一画面,纷纷感觉到恶心,女生更是说着恐怖的话语。

  因为这一插曲的发生,他们回学校的时间又往后拖了拖,到学校的时间已经是早上十点了。

  办完一系列手续,再看着学校的地图找到自己所在的宿舍,足足用了两个小时。江港大学是江港市有名的大学,政府公办而且投入资金最多的一所一本。在市里面的是老校区,因为在老城区里面,扩建有点困难,所以学校正在新城区商议新校区的建设。

  放好行李后,擦干净自己的床位,将自己的东西摆放好之后,林唤便打算去校园里面看看环境。

  因为舍友还没到,所以林唤也不用担心怎么与舍友相处,四人标间的宿舍就代表着林唤需要与另外三个人交流,可是他不太习惯交流,而且是与男性。

  学校很大,虽然林唤已经边看地图边逛了,但是缺乏锻炼的他的那两条腿却不答应了,最后他只能在一张椅子上坐下来休息,在耳机的歌声下他走进了一片树林,应该不太算树林,竹子的数量比树要多,越往里走,就感觉到寂静。

  在深处的一个地方,有一些围栏,看上去很老旧的样子,已经生了锈,不过围栏上面尖尖的头却是没有变化,让人不太敢攀爬。而且围栏上还长满了茂密的藤蔓,对于林唤这个有轻微洁癖的人来说是不想触碰的,在布满锈斑的铁门上有一把比林唤手还大的锁,不过都快被藤蔓挡住了。

  往里看去,里面的建筑设施一清二楚,是一个滑滑梯和一个旋转木马还有其他的东西,没见有什么奇怪的。不过奇怪的是在一些地方上面贴有一些残破的符纸,林唤好像明白了什么,他刚想上前看一下铁门,然后就被一个声音叫住了。

  “你是干嘛的,在这里做什么”一个有点老气的男人的声音响起。

  林唤被吓到了,回头看,看到了一个六十岁左右的男人,地中海发型,背有点佝偻,拿着一把铁铲,穿着一套蓝色的衣服。

  “我是新生”

  “新生?好像今天确实是新生来学校的日子。”

  老汉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成年男子,留着挡住眼睛的刘海,一身不起眼的衣服,看着应该不像小偷。

  “新生不在宿舍收拾东西,出来乱跑什么,待会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这里是学校,会发生什么事情”

  “这里不是你来的地方,快走快走”

  林唤也不太想争论,然后在老汉的驱赶下走出了那片范围。

  看着老汉在驱赶他之后就迅速离开了那个地方之后,林唤感觉有一丝奇怪。

  不过他现在只是一个新生,这学校的管理也轮不到他管,只能去其他地方。

  学校虽然是老校区,不过逛起来还是觉得挺大的,林唤在几条相互连接的小路上看着路上的小草,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一个湖边,湖边有个亭子。是木制的,而且在湖边还围着一圈木围栏,不过看上去挺好的,上面的油漆好像是最近才涂上去的,林唤上去敲了一下,发现有些地方已经被蚂蚁吃空了,地上还有白色的粉末。

  湖边没有提示,所以并不知道水有多深,不过看水的流动可以看出水是活的,岸上的树叶掉下去会顺着水流漂走,好像这个湖是跟横穿市区的河连通的,在一个铁栅栏处林唤看到了水流出的地方,铁栅栏挡着的应该是下水道,沿着下水道的方向看去,可以看到几栋民房,已经把目光挡住了。

  学校的图书馆就在湖边,图书馆在外面看上去很漂亮,整体设计就是采取了一本书翻开的形状,应该有个二十层高,每层楼都有不少的窗户,在这个角度看上去能看到不少窗户都左右人,有在看书的,也有在东张西望的,不知道在干什么。

  与平时不同,林唤很久没有走过这么久了,在学校的小路里走得都快不知道回去的路了,在方向牌的指引下,顺利从树林里面出来了,正在四处看一下回宿舍的路,在路上看到了不少也是刚来学校的心生,拖着皮箱,有的后面跟着父母,父母感觉很担心的样子。

  看到这一幕,林唤不经意的低下头往某一个方向走到。

  “喂,同学,你知道报到点在哪里吗?”

  “嗯……在那边,前面十字路口左转之后会看到很多人在哪里,哪里就是了。”

  “谢谢谢谢”

  被一个学生父母突然的问,林唤觉得不太想回答。不过他还是想回答,所以他回答了。

  走吧走吧,防止再被问,回宿舍了,不知不觉林唤已经走了两个小时,看看手机上的时间,这个时间点舍友应该已经来了。

  随着人群的走向,很容易就找到了回去的路,虽然林唤不是路痴,但是第一次到一个新地方,他还是需要一点时间适应一下,不然自己脑海中没有一个明确的概念,对于学校或者各方面的事情,都没有一个底。

  走在宿舍的楼梯上,脑子里想着一会见面是不是应该说话呢,还是就什么都不说呢,随机应变吧,也不用这么刻意。

  回到宿舍门口,看到宿舍门已经开了,里面有一男一女,应该是姐姐,六目相对,在一瞬间有一丝的尴尬。

  “你们好……”

  第一时间林唤打破了尴尬,看着他们两个说了这句话。

  只见女的也对他说了句你好,还推了下他弟弟。

  “你看看人家在看看你。”

  “你好,我叫陈雨嘉”

  “我叫林唤”

  时间一转,已经到了两天后,在跟舍友熟悉之后,林唤也不在这么担心了,可以好好休息了。

  四个人的宿舍,除了隔壁床的陈雨嘉,还有对面床的董开和许肖。

  在开学的第一晚,林唤看了会书就睡觉了,而他的舍友们则是开始聊起了天。不过聊的都是一样林唤不感兴趣的,直到快一点的时候,其中一个人说到了早上来学校时见到的场景。

  “你们以前见过尸体吗?今天那个看着很恐怖的样子。”隔壁床的陈雨嘉身材挺厚实的,不过没想到的是他胆子小,聊到这个话题的时候就把脚用被子盖住了。掀起的一阵风吹到了林唤这边。

  “我听带队老师说,最近半夜不太安全,让我们学生不要乱跑。”这个董开应该是个消息通,看他跟舍友交流很顺手的样子。

  “学校老师是不是知道什么啊,这可是关乎人命的事情啊。”许肖也说话了

  “老师又不是警察,能知道什么。”

  “好像也是,我想着我们第一天来学校就遇到这种事情,感觉不顺利啊。”

  “我在学长学姐那里打听到,学校这二十年来都陆陆续续的有人失踪,而且最后都是不了了之,在上个世纪,没有监控,没有DNA,对于这种失踪案很难查,所以学校为了学生的安全在有条件的时候已经在学校周围布满了监控摄像头,所以这几年才没有了失踪案。”

  又是一个惊呆另外两个舍友的消息说出来,他们顿时发出一声惊呼,嘴上说着不可思议。

  “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事情,我感觉学校都不安全了。”

  “怕什么,以现在的监控数量,从你从校门之后去了哪里,都看的清清楚楚。而且现在警察也很厉害的,不慌。”

  “啥,看的清清楚楚?不是说摄像头有视野盲区吗,不要吓我。”

  “反正能大概知道你去那就行了,你就当我夸大了说。”

  “这还能让我接受,那今天发现尸体那个地方呢?现场没有监控吗?”

  “有是有,不过还真就像你说的一样,那里刚好是监控看不到的视野盲区,让人感觉很恐怖。”

  听着他们的说的话,在黑夜中闭着眼睛睡觉的林唤睁眼看了看照进来的月光,随后又闭上了。他在回想今天看到的现场细节,不是近视的他在离现场就几米远的车上看的一清二楚,虽然绿化带里面的情况看不清楚,但是他还是看到了很多东西,他回想起来,感觉有一点诡异的细节。

  第二天,熟睡中的舍友并没有发现林唤已经早早起床了,林唤轻手轻脚拿了洗漱用品走向阳台,打开通向阳台的门,门发出了一阵咯吱咯吱的声音。不过并不大声,不过在宿舍这个封闭的空间里被放的很大。不过可能是舍友睡太沉的关系,并没有吵醒他们。

  接好水,把牙膏挤到牙刷上,白色的泡沫出现,林唤看着阳台外的校园,高大的树木已经快长到了这一层楼,不过刚刚就到这一层楼,就不出头了。

  边刷牙边拿出手机,正在看着手机中弹出的新闻,实在有点多,一排下去都是各种各样的,不过并没有林唤感兴趣的,直到倒数第二条新闻的标题吸引了林唤的目光。

  “本市昨天下午在云雨路发生了骇人听闻的事件,在现场发现了两条人身上的部位,但是并没有发现尸体,经过警方的调查,发现肢体的地方是监控的视野盲区,所以案件还在调查当中,希望各位观众晚上出行时注意安全。”

  看着眼前的文字,林唤出了神,而突然他感觉到一个想吐的信号,原来是泡沫流到了喉咙,致使林唤产生了反胃,顿时林唤就吐了一口二氧化碳出来。

  看着时间,才七点多,不到八点,看着外面并没有完全亮起来,林唤穿上鞋就从宿舍出去了。而舍友依旧没有察觉。

  走在学校的大道,但是大道上除了林唤,还有一些同样早起的学生,在操场上挥洒着汗水,林唤看看边往前走了,走到一栋建筑前,门面很好看,抬头看看,似乎有一丝知识的压力感。

  林唤往里走去,在电梯旁边看了下楼层的分类,盯着九楼的方向,林唤走进了电梯,图书馆六点就开馆了,与林唤一起进电梯的还有两个人,他们都拿着几本书,背着个书包,而林唤既没有书也没有背书包,感觉有点融不进去。

  到了,只有林唤一个人出了电梯,随着电梯门的再次合上,林唤走到了一个区域旁边,看着书架上的书名,时不时拿一本书出来翻一下,然后又放回去。

  几分钟后,已经挑好书的林唤找了一个角落,在一排书架的旁边,因为只有一张椅子。

  看着手中的《人交流时的心理活动》封面,林唤翻开了第一页。

  林唤很喜欢这种安静的环境,不过有时候他又很讨厌这种安静的环境,安静有时候能使他冷静,但是有时候太过安静又会使他沉闷起来。使他变得容易动怒。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林唤很少抬起头,几乎都沉迷在书里面,除了看的眼睛痛的时候抬起来揉揉眼睛后又把头埋了下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声音的响起,打破了宁静。

  “咕噜咕噜……”

  原来是肚子饿的声音,肚子饿是没办法了,想想饭堂在哪里。

  在饭堂点了一荤一素,端着盘子走到了桌子旁,今天是报道的第二天,随着中午的到来,明显感觉到人变多了,像昨天的画面又出现了。

  为了避免昨天的事情再度发生,林唤吃完饭后赶紧回了宿舍,这个时候舍友应该醒了。

  拿出自己的钥匙,打开门之后看到其他三个人已经起床了,但是坐在桌子前不知道做什么,应该还在等脑子醒过来,林唤拿出自己提前买好的书,坐在桌子前便看了起来,因为还不熟悉,宿舍其他人也没感觉什么,只是相互说了几句今天有什么安排之类的。

  “你们今天有没有安排,没有安排的话的我们集体出去逛一下怎么样。”小灵通说。

  “今天还是新生来学校的日子,没有什么事情,感觉这么好的日子浪费了不太好。”隔壁床的陈雨嘉也表明了态度。

  “嗯,我已经把该买的东西和该办的手续都弄好了,今天确实需要出去看看。”许肖也想去。

  接下来三个人都看向了林唤这边,虽然林唤不太想出去,但是这是一次跟舍友打好交道的机会,他也点点头表示同意。

  “我们一会十二点半出去,都收拾一下,这一趟出去说不定你们的爱情就来了”

  “大一就谈恋爱,这么刺激!”

  “身为一个男人,要有基本的时间观念,不然怎么管理好时间泡妹子。”

  “管理时间不是用来规划大学时间的吗,怎么变成泡妹子了。”

  “看来你不是养鱼的,跟你说不明白,待为师在路上好好教导你。”

  林唤早早就准备好了,在门口看着不知道什么方向,这次他背了包。

  半小时后,宿舍四个人终于出了校门,校门口往前一个街道就是一条小吃街,一排过去都是吃的。

  看着他们兴奋的样子,林唤买了瓶矿泉水,今天的太阳实在有点大,又是中午,逛了一会的他们就逛不动了,只能在一家奶茶店坐下来休息一会。

  他们三个坐下来就开始妙语连珠的嘴巴之战,在奶茶店内显得颇为大声,不过还好是闹市,其他顾客的目光不在他们这里,这也让林唤不用找个理由去厕所了。

  不过他因为喝水过多导致尿液增多,不得已去了躺厕所,在厕所刚洗准备洗手,就听到外面一阵嘈杂的声音,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林唤不慌不忙的走了出去,看到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同一个方向,在看什么呢?

  林唤回到原来的位置,另外三个人也在原位置上往外面看,林唤还没回到原位置时就看到了一束火光,从不远处的一个十字路口旁的一条街道往外冒出来,他记得那个路口进去是个公共厕所,哪里怎么了?

  “哪里发生什么事了?”林唤转头问其他人。

  “不知道,刚才你去厕所之后没多久就突然听见有人说着火了,然后就看见这个了。”

  看着他们茫然的表情,林唤也有点疑惑,他想靠近一点看看,这时已经有店主从自家的店里牵了条水管出来,往着火处灌着水,不过在店门口的林唤闻到一股很重的味道,是汽油的味道,不像是过路车散发出来的,味道太重了。而且在汽油味里面还夹杂了其他的味道,像是一股蛋白质烧焦的味道,但是因为汽油味太重,这个味道不明显,林唤仔细闻才能闻到。

  几分钟中后,火还没被扑灭,汽油因为浇了水从垃圾桶内跟着水流了出来,水表面的火烧的很旺盛,感觉不像能浇灭的样子,然后店主就放下了手中的水管,躲到一边去了,因为火势越来越大,把旁边房子上枯萎的青藤也烧起来了,眼看着火越烧越大,不过这时已经响起了119的警笛声,随着消防人员的到来,十分钟后,火被扑灭了。众人仔细一看,原来烧的是一个垃圾桶,绿色的外层已经被烧的面目全非了,表面一层黑色的物质。林唤走近看,发现汽油的味道越来越浓,周围围观的人都是捂着口鼻在围观,有人在说怎么会有这么重的汽油味啊。

  闹市区的一个垃圾桶里怎么可能会有汽油呢?林唤感觉很疑惑。

  在火扑灭后,消防员把里面的东西倒了出来,火已经把能烧的东西都烧了,只有一些残渣和一些不知道什么东西在里面,消防员拿着棍子在搅动着这堆东西,突然一块东西被搅了出来。

  在仔细看了半分钟后,喧嚣的人群中有人尖叫了起来,然后林唤也发现了,那是一只手和一条腿,已经被火烧焦了,因为包裹在外面的一层东西而被烧成了一起,但是整体的形状还是能看出来是一只人手上面的五只手指,而腿上的脚指因为靠的较近,已经焦成一块了。

  现场已经有人报警了,看着这块烧焦的“肉”,有不少人觉得恶心而走开了,在闹市区里,吸引了很多人围观,十字路口都快被堵住了。

  几分钟后,警察到了,在现场拉上了封锁线。

  不断有警察出现在现场,取证的取证,拍照的拍照,找目击证人的找目击证人。

  因为从一开始就有人围观,所以目击证人并不是很难找,只是取证的话,现场人来人往,而且这里旁边就是厕所,应该不会留下太多的痕迹。

  看着现场的情况,杨河掐了掐眼角,现场被围的像一个圈,想看一下旁边有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过去。

  “小周,有没有找到目击人?”

  “找到了,他叫陈磊,是旁边的小吃车老板。”在小周的旁边已经站了一个中年男人。

  “你好,请你跟我们说说怎么回事。”

  “好……好的,刚才我正在这旁边我的小吃车后面,不知道怎么了,这个垃圾桶就突然冒起了火,顿时就变老大了,那火光都快有一层楼高了,吓得我是赶紧推得我的小吃车到了一边,然后那火是越烧越大,还有一股汽油的味道,闻的我的鼻子都快受不了了。”

  “小周带他做个笔录,记一下案发时间。”

  看着这块烧焦的部分,杨河想了一下,他抬头看了四周,又看了一下这条路的方向,看到那边是一个测试,他想到了什么,开始往那边走去。

  这条通向厕所的路两遍都被三层楼高的房子围住了,都是一些上了年份的房子,不过看高度不是能攀爬的样子,路口离厕所大概有个五十米的样子,虽然厕所不大,但是在闹市区还是为很多人的方便提供了便利。

  进去之后杨河正准备四周看看,却看到前面有个人也在四处看,也不像是上厕所的样子。

  “小兄弟,你在看什么呢?”

  “我在看这里的出口。”

  “出口?出口不就在后面吗?”

  林唤回头看了看杨河,突然觉得说错话了。

  “没有,我是说看一下排水口,好找个好位置。”

  “是吗?我觉得你不像要上厕所的样子,你在这里干嘛?”

  “我为什么要回答你?”

  杨河拿出警官证,盯着林唤的眼睛。

  “现在可以说了吗?”

  林唤怎么也想不到会遇到这种情况。

  “我……我看到外面的事情后就想到了这里,所以进来看看,我是好人”

  “哦?是吗,我看你这个样子,大学生?”

  “嗯,我是江港大学的学生,读大一。”

  说话间林唤拿出了证明身份的证件。

  “那你看出什么了吗?”

  “嗯……这个通风口有泥巴,而且窗的上面两个角有磨损,很像用手抓住擦碰形成的,而且墙上有半个脚印,很明显是爬上去时用脚踩在了墙上借力上去的。”面不改色的林唤说着自己看到的东西。

  杨河上去看了看通风口,发现跟他说的一样,这个小孩有点东西啊。

  “嗯,确实是这样,看的还挺仔细。你是学什么专业的?”

  “嗯……我是学……“

  林唤刚想说,突然外面有出现了嘈杂的声音,打断了他们的交流。

  “走,出去看看。”

  杨河说完就往外面走。

  “小方,出什么事了?”

  一路小跑过来的警察有点着急。

  “队长,刚才在你进去的时候,另外一个地方的垃圾桶也着火了,现场已经被封锁了,消防人员正在灭火,我们要不要过去看看?“

  “你让陆远法医先到这里检查一下,我先去那边看看。”

  “小兄弟,我还有事,今天先聊到这里吧,有缘再见。”

  说完这句话之后杨河就走了,林唤看着他上了车,然后就走了,厕所他已经看的差不多了,先回去找舍友吧。

  此时的另外三个人还在奶茶店里面,因为没见过这样的场面,所以不敢出去。

  三个人看到林唤回来,便问他去了哪里。

  “我?没去哪,随便看了看。”

  其他人也没觉得奇怪,点点头就继续看向了外面,便喝奶茶便看热闹。

  林唤拿出手机看着手机中的图片,再抬头看了看现场,另外一个地方感觉去了也没用了,还是回去研究一下这些线索吧。

  现场因为封锁已经进不去了,但是现场看热闹围观的人已经少了一半,只有越来越多的记者来到现场,随着另外三个人提出回去的提议之后,林唤就跟他们回去了,但是回去的路上,林唤已经拿出了手机点开了本地的新闻网站,看到了另外一个现场的直播。

  现场的情况也基本稳定了,但是因为垃圾桶后面就是公园,而垃圾桶后就是一片荒草,荒草已经被烧光了,只有树干被烧的黑黑的大树在哪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迷心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迷心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