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巧遇美神仙
拾易生2020-07-13 23:214,552

  “那你想要甚,你说。”他似要为我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的凛然架势。

  我细细琢磨了一回天,说道:“早听说真武大帝座下的四战神骁勇善战,无人能敌,是九重天最不好惹的四大神仙。”

  “离重最近觉着无情剑上缺个配饰,你偷个他们身上的配饰给我?”

  离重确确是说过这番话,不过是件陈年旧事,当时怎么也没寻到他喜欢趁手的物件,也就作罢了。

  眼下我倒顺势想了起来,便就此给他出个难题,看这酒疯到底能为了美酒堕落到哪般的程度。

  他惊得眼珠子都瞪出来,“…你这是打算谋杀要我老命?”

  我悠悠的倒酒,笑道:“我一妖怪敢在九重天偷酒,让你偷个配饰就不敢了?”

  他果然迟疑了一会,老实问道:“我要来的算吗?”

  素闻四战神皆是不好亲近的主,平日里各司其职,除非是九重天的重要宴会,其余的大小宴席邀请一概是拒之门外。

  足以见得这四位上神的排场有多大,那仪态是得有多么的拒人于千里之外。

  想到这儿,我便点头坦然答道:“你要是能要来,也作数。”

  半夜,两壶酒喝得见底,我才晕晕乎乎一路回了自家的无情殿。

  我方向感不算佳,纵观六界天下,我能认清路的地儿属实不多,而从地府到妖族境内的路便是其中之一。我记不清到底走过多少回,总之我闭着眼睛都能顺着味儿飞回去。

  但大抵是今日的梅酒有些烈,想来是酿酒娘对他的情谊日益加深,这酒里遂饱含了胸中浓烈澎湃的相思之情,便下手狠了些,误让识途的老身也难得一日失了蹄。

  今夜里薄雾漫漫,看似是良宵美景,可也不知怎的,沿路上混沌的妖魔之气甚重,参杂在迷蒙的雾气中,我半路就失了方向。

  我索性就在云雾里打了个转下去一探究竟。脚下约莫是人间里的哪座山头,我停在半山腰上,入目尽是一片荒凉萧瑟,不见人烟,若不是四周有丛丛树木作陪,我甚至一度有些怀疑,自己莫非还处在地府里打转?

  本也以为氤氲的混沌之气大多都会笼罩聚集在上空,结果落地发现,这方土地上的混沌气已经氲成了白花花的浓雾,就着头顶微弱的月光也只能见清方圆三步内的地方。

  我此刻如同是感受着睁眼瞎的滋味,不过既来之则安之,我当即跳上身旁一颗三人高的绿树,坐在树杈上巡视了一圈空荡平静的四周,才安心的打起盹来。

  人间正值深秋,怡人的秋风阵阵吹拂,吹得我酒意彻底挥散,睡意昏沉。我越发浅淡的神识正要魂游天外,底下忽然传来一道略沙哑声音,“何人?”

  我登时本能的一激灵,稍侧了些身子,却忘了是身在树上,于是还没来得及睁眼,就感觉到身下一空,飞快的直往下坠。

  最后落入一个比深秋夜色还要清凉的…怀抱里。

  确切的说,对方还是一美男子。男子的面容硬朗分明,眉眼如画,神色清冷,一身仙风傲骨的气韵着身。

  我定了定神,吸气。嗯,这厮身上还真有九重天的味道。

  他无情的松手将我放下,好在我阅历丰富遇见的美男甚多,自是淡定从容半分不失体统礼数,颔首道:“多谢。”

  许是瞧我面色如常没因他暧昧的举措惹起半分波澜,他反倒微怔了片刻,才上下打量我一回,开口又问:“你是妖族?”

  我老实点头,却又不好意思对一陌生神仙坦言自己寻不着家的丑事,只好硬着头皮扯谎,“我路径此地瞧着这方混沌之气极重,便心生好奇想着来看上一看。”

  “但看了一圈也没发现什么异常,便想在树上休息一会再动身回去。”

  他皱眉,似有些不相信的口气,“没见到其他人?”

  倒也懒得跟他计较,我微微摇头,“除了上神,别无其他。”

  他眉头微蹙,眸中的意味不明,多看了我几眼,最后提步侧身越过我。

  边说:“这里不安全,早些回去吧。”

  他水墨般缥缈的灰色锦袍,贴合着挺拔的身段,隐隐的仙光笼罩周身,一副傲然凌人之姿,九重天的上神风范十足。

  而我委实好奇,到底是哪路的妖魔能比自己这即将在天帝寿宴上的偷酒賊更不安全。

  待他身影消失于茫茫白雾之中,我便也收回眼离开。

  好在我酒意醒了大半,有风刮过,薄雾也被吹散,我沿路凭着记忆摸索,如愿寻回了家中。

  翌日清早,冥苍就来殿内寻我,还唤来侍女给我好好的梳洗打扮。

  我迷迷糊糊被拉到起灰的铜镜前坐下,被俩侍女鼓捣着梳妆。没一会我彻底醒了神,对他这行径甚是不解,遂问道:“我到底是帮你去当个偷酒贼,还是当采花贼?”

  “你懂什么,我这是有备无患,万一你被人发现了,还能说是一重天送酒的酿酒娘或者骗说是来赴宴的女神仙。”

  镜中映出我瞠目结舌的神色,“你真当人家天族的神仙是不长眼吗?”

  他环胸站在我身后,闻言无奈道:“总有那么几个不长眼的,总之能动口骗过就别动手…要实在不行你就跟人动武吧。”

  我笑笑,摩拳擦掌起来,“明白了,总之出事了你担着。”

  我内里到底是个无情的剑灵,数万年没跟人动过手,眼下倒真有些没来由的兴奋。

  冥苍亲自给我挑选了一件符合女神仙气度的青色衣裙,事已至此,我便也乖乖顺了他的意。一通梳妆更衣过后,已临近午时,我推开门,正对上他一抹诧异的双眸,四目相对一瞬,不禁笑道:“这衣裙未免也太水灵了一些?”

  他顿了一顿,也笑道:“你不说,谁知道你已是个老太婆了?”

  说罢就领我一道上了九重天。

  今日祥云缭绕,莹白若现的仙光笼罩天地,一看就是个良辰吉日。到底是天帝的寿宴,各路的仙家定是不敢怠慢早早的赶上了九重天赴宴,我们便一路得清净自在。

  临到了九重天,分别前他不忘又嘱咐道:“动手尽量轻点。”

  我点点头,含笑道:“你就别担心我了,我再怎么没分寸,也不可能明着跟天族作对。“

  估摸着他想来也是,便沉吟着没再开口,又瞧了我一阵,转身飞上了九重天。

  我掐算着时辰待到开宴,才屏住气息偷摸着钻进了南天门。

  今日梳妆之时,冥苍已将九重天的方位事无巨细的同我说了一道,尤其是如何到藏酒阁的路线,

  连沿路上的花草他都跟我说叨了一通。

  我也凭借着他的话,顺利的找到了美酒飘香的藏酒阁。

  它处在九重天南面的角落里,但依然有天兵把守在外。我从后方绕到俩天兵身后,不待他们转头看清我的面目,迅速扬手打晕了他们。

  藏酒阁唯有一个入口,我这番动手委实是出于无可奈何之举。

  我瞧着倒地的无辜天兵,嘀咕,“莫怪罪莫怪罪,要怪便怪那酒仙的阎王爷。”

  说罢我赶紧推门进了阁楼,迎面对上满眼的琼浆美酒,巡视一圈险些被迷了眼。大小形态各异,

  果酒花酿应有尽有,不过冥苍总归是百密一疏,没告诉我他自己的喜好。

  而我平日也只是能喝,对酒类研究不精,顿了一顿,只好忙不迭动手把每种品类都拿一些,最后

  一道放入冥苍的纳戒里。

  他们天族的神仙才特有的储物戒指,其中别有一片小小洞天。

  我扬手掩面,利索的离开了藏酒阁。九重天偷酒这事委实是太刺激,我走出了一段距离,心肝还激动的扑腾狂跳。

  藏酒阁毕竟不是天族的重地,戒备并不森严,我便也十分顺利的得手,不过这振奋的程度倒是不比偷个神器宝物少。

  总归都是在九重天偷天帝的东西,且今后还指不定会成为离重的老丈人。

  这渊源说来就话长了。

  隐约的丝竹声打断了我的臆想,我停在原地,打量四周的方位一回。

  天帝的大殿就在声音的方向所在。

  酒香随风飘来充盈于我的鼻间,约莫被两重引诱的撺掇下,我魂让它们勾了去,以致于我才不自主的脚尖打了个转,朝着大殿走去。

  我一路都警醒着自己,只是去看看,看看就走。

  没多久,我便到了大殿外,远远的对上大殿其中的欢乐盛宴。

  九只神鸟立于殿顶,底下好些个女仙在殿中翩然起舞,淡红的衣裙很是扎眼,配上如丝的媚眼里盈盈的秋水流转,惹的底下的神仙眉眼含笑生欢。

  冥苍端着一副不为所动的泰然,唇边也是要藏不住的笑意,指尖随着声乐轻轻敲打着桌面。

  欢喜之情呼之欲出。

  不过万事无绝对,我正偷看的起劲,却无意察觉到一道灼灼的目光。

  不巧,对上了眼,更不巧的是…那神仙我左瞧右瞧都觉着眼熟。

  视线相对片晌,我正欲扬手掩面而逃,他却先垂下了眼,视若无睹的举杯饮酒。

  他胸中到底安的什么心思,我不甚清楚,但我确确清楚的是,他便是我昨夜里碰见的美神仙。

  仍是那身水墨色的烟云般的锦袍,泼墨的长发高束,姿态飘然,且还丝毫不为殿中美色所动。

  六界相安,我曾经倒是随离重上过几次九重天见过些神仙,不过大小的神仙太多,而我又最是嫌弃天族的规矩礼数,便不跟着一道进殿赴宴,都是在九重天里独自闲逛。

  简而言之,他是在此之前,我从未有幸谋面过美神仙之一。

  昨日喝的迷糊也没劲深究他的身份,而今眼目下,我不免心生了些好奇。

  其实天帝寿宴的请柬照例送到了绝情殿,只是离重不在,我本想着就此罢了,但没想到这会儿我却能借着这由头大可不必做贼心虚。

  思及此,我便没着急着离开,一边赏着九重天万年不变的花草美景,一边注意着殿中这寿宴前戏的进程。

  待良久丝竹声陡止,一众女仙飘然而去,退离了大殿。盛大的寿宴前戏也算是到了头。

  冥苍视线随着女仙们魅影移动飘远,不幸不偏不倚的飘到了我眼中。

  他惊得身形一滞,眼珠子都快瞪出来。

  我笑笑,指了指手中的纳戒示意,才悠悠的转身离开。

  我自是不会厚着脸皮且顶着离重的名头进大殿入席,只是想着能在殿外晃悠一阵,再打道回府罢了。

  借此机会正好也难得再端详了番九重天,还是记忆里的金碧辉煌,祥云作地,毕方为眼,清新淡雅的花香四溢,入目皆是生机与祥和。

  与我和冥苍那暗无天日的破旧殿宇实在是天差地别,也怪不得当今的神仙们过的惬意悠然,连仙风都有了些不正的意思。

  漫无目的的逛了半晌,九重天上约莫是个圈,我无故又绕回原地,正想提步离开,却被人给拦住了去路。

  我抬眼,对上他心虚打量的侧脸,他急急说道:“我的姑奶奶,你怎还在这儿?”

  我漫不经心,“我难得来一趟,逛逛呗。”

  他噎了一噎,怕他唠叨我一顿,便不待他开口,抢先开口安抚道:“无事,若是被撞见我便说,我是代离重出席,不就迎刃而解了?”

  他这才松了一口气,而我无意被殿中的觥筹交错的欢闹场景吸引,随口问道:“那位上神是何方神圣?”

  他坐在那儿仍是气度非凡,身边不断有仙家端着酒盏前来敬酒,仪态甚是恭敬得体,显然他的身份地位显贵,不是寻常神仙。

  冥苍循着我目光看去,愣了一愣,苦闷道:“你还真是慧眼识珠。”

  “那位便是四战神之一的枕白上神。”

  说罢他从袖中摸出一玉佩,通体莹绿明艳润泽,一看已是上好的佳品,可它最特别之处在于,它底下系着一枝丹红的翎羽,且还散发着浑厚的仙气。

  若是我还没老眼昏花,这枝翎羽应该是…凤凰毛。

  “这也是我向枕白上神讨来的物件。”

  我拿起来细细又看了一回,说道:“这是凤玉吧?”

  凤族有一不成文的风土传统规矩,出生便会拔下一枝胸口处的凤翎,系在玉佩之下,从小佩带在身侧,作为凤族之中的身份象征,身份越是尊贵,翠玉越是被温养的通透润泽且富有灵性,除非是男婚女嫁之时,才可作为定情信物赠出,以证真心。

  此物便被称为凤玉。

  他长叹一声,说道:“我劝你最好别继续问下去。”

  我挑眉,“你这么说我反倒更想知道了。”

  “五万年前天帝给枕白上神定了婚约。”

  “然后呢?”

  “对方是安宁公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尘之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尘之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