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过往云烟事
拾易生2020-07-13 23:424,285

  我愣了半晌,低下眼皮瞧着手中的凤玉,不由笑道:“没看出来,这枕白上神心眼可真够多的。”

  这缺德的行径显然摆明了他并不倾心于安宁公主。

  且不论他知不知道这定情信物会转交到我手中,但眼下落入我这厢,意味可就有些深长了。

  是福还是祸,委实是说不准。

  我姑且权当他是一番好心,望他们俩有情人终成眷属。

  冥苍环视四周一圈,神色略有些局促,“总之你且拿好了,这凤玉可是我好不容易才求来的,可别让其他神仙瞧见了。”

  我点头,将凤玉收进袖中,“这物件不错,我收下了,代我谢过枕白上神。”

  说罢,我心满意足的回了地府,再亲自将一个个酒壶搬进他的地窑子里。

  收拾整理妥当,便又转回了奈何桥。

  人间的战役不断,导致近日里投胎的鬼魂数量居高不下,远远就能望见奈何桥上一片乌泱泱的人头,委实…热闹的紧。

  临出城前,我顺手将一份包好的桂花糕和瓜子拐走。

  王老板在后面扯着嗓子喊道:“青青,多带几分去罢。”

  我转头笑道:“不必,多了也没空吃。”

  城门口的糕点铺最是好吃,个个软糯可口,使得无数鬼魂为此流连忘返,不入轮回。

  民以食为天,大抵就是如此了。

  听说是祖传的手艺,舍不得喝一碗孟婆汤转世投胎把什么都给忘了,便留在了地府里继续做起了小生意,顺带着还会炒点花生瓜子,也就一道挂上招牌卖了。

  他暴病走的早,除了一身的手艺,什么也没留下。所以他才总是念叨着,“只要有人爱吃我的糕点,我觉着自己就没白活。”

  地府里有两种鬼,一是不愿抱着前世的爱恨便爽快的一头栽进了红尘轮回,二是不愿饮尽一碗孟婆汤忘却半分宁愿永世不得轮回而留在了地府。

  我觉着这两种哪种都没错,总之只要自己乐意,想怎么着都行。

  约莫到了申时,我听着有阴差叫着阎王爷,才难得抬起眼皮循声瞧了一眼。冥苍脚步轻飘,也不知是喝多了还是心中欢喜。

  领着身后的枕白上神,往阎王府走去,两人连看都没看我这厢鬼山鬼海的壮观场面一眼。

  九重天的上神到底是何缘由独自光临这地底下的黑洞子,我一时想不明白。

  不过从冥苍的狗腿模样来看,显然不会是什么坏事。至少绝不是来抓我这个偷酒贼的。

  待他们走远,孟婆一边盛着汤一边说道:“那是天上的神仙吧,长得可好生俊朗。”

  我毕竟不是个正儿八经的阴差鬼魂,且又曾是离重身边的小红妖,她怎么也不愿意我活动活动筋骨,担心我一把老骨头散了架,就经常抢着不让帮忙我盛汤,在我耳边絮叨久了,我索性就顺了她的意,在旁专心磕着瓜子,点头附和道:“嗯,是不错。”

  我收回眼,从牛皮纸袋里拿出一把瓜子,“可任凭他再怎么好看,眼下还比不上我嘴里的瓜子香。”

  离重从小就说我学这些吃喝玩乐不着调的玩意儿最快,女子应有的贤良淑德、八大雅事的手艺,我连皮毛都没悟到。

  所以我思来想去一度想破了脑袋,也怎么都没想到他们两人竟是在院子里切磋棋艺。

  磕完了瓜子,送完了投胎的鬼魂,我总归还是耐不住心中好奇,便打算偷摸着来瞧上两眼。

  结果前脚刚踏进门,一旁凉亭下正襟对坐的两人便直撞进我的眼中,我定了一回神,才看清玉石台上的棋盘。

  我果然是已经老到了健忘的地步。冥苍平日里看似不太正经,内里实则琴棋书画诗酒花茶样样精通,是位十足的风雅神仙。

  而自古人以群分,他们这类神仙向来也是高山流水觅知音,当初还未动情的离重便是其中一个。

  眼下的枕白上神,估摸着是他寻得的“新欢”吧。

  冥苍正在苦苦琢磨着棋局半分没察觉到我,我也打算识趣的离开不打扰他们的高雅情趣,刚猫下腰,却不料听见熟悉的声音,“何人?”

  连话也是这般的…熟悉。

  他一双略微上挑的凌厉眼眸倏地扫过来,让我干巴巴的定在了原地。

  以一个不太雅观的仪态…

  我顿了一顿,佯装是弯身拍拍衣裙,再站直了身子,自如笑道:“真巧啊,枕白上神。”

  我提步走过去,走至一半,冥苍回神笑呵呵的说道:“这就是我给你说的青姬姑…娘。”

  这话一出,我的脚步连带着唇边的笑意都不由的一顿。

  据悉枕白上神不过十五万岁,我们之间少说相差了十万岁,按岁数辈分,叫我一声姨也不为过。

  可论之间明面上的身份地位,自是要行礼问好,我耷拉下眼皮恭敬作揖,“青姬见过枕白上神。”

  表明了身份,他神色缓和,唇边含着一抹浅笑,说道:“原是妖尊身边的青姬姑娘,之前因事务在身多有得罪,还望姑娘莫怪。”

  这两声姑娘叫的我心肝委实颤巍巍的紧。

  我覥着脸皮答道:“好说好说。”

  冥苍来回打量我们两人一眼,最终目光茫然落到我脸上,噎了一噎,也不好明说。

  气氛略显凝重,我便识趣开口想要告退逃之夭夭,枕白举棋,思索片刻落子,我刚张口,他就抢过我的话头,“青姬姑娘可对我的小小心意满意?”

  虽料到他知道了我的身份,但被他直面戳破,我还是不由愣了一愣,遂笑起来,不紧不慢答道:“十分欢喜。”

  他转头看着我,“那便好。”

  也不知为何,我紧张的咽了口唾沫,然后就见他薄唇轻启继续说道:“恕我冒昧,今日妖尊怎没来赴宴?”

  这话里意味委实深不可测…更像是有心在试探着什么,或者说,他已经知道。

  赠我安宁公主的凤玉,又刻意的问起离重,想必已是知道的八九不离十。

  可不论如何,我们都不能先自露了马脚。

  我和冥苍脸色皆是一沉,我慢吞吞的答:“他最近…身体抱恙。”

  又忆起那透过层层枝叶惊鸿般的相望对视,忙说:“本是由青姬代为出席,但无奈见识短浅,被

  乱花迷了眼,失了方向,耽误了时辰,便也不好意思再进殿赴宴,还望上神和天帝都莫怪罪。”

  他眉头微挑,心下估计琢磨着这厮睁眼装瞎的扯谎本事还挺厉害,也没再与我纠缠下去。

  他收回眼只说:“无妨。”

  生怕他再一语惊人,我忙不迭的接话,颔首道:“那我就不打扰上神,先退下了。”

  我这一转身,径自飞出了阴曹地府。

  天上地下的时辰皆要比人间慢上许多,不过一转眼人间已临了到了腊月寒冬,北方的化外之地仍是战火连天不断,却不影响都城中的平民百姓。傍晚时分,白花花的小雪簌簌飘落,欲将繁华的城中再银装素裹一番。

  街市中人来人往,街边叫卖的小贩、精美绚丽的酒肆商铺、路上来往的官吏商贾云云,仍是热火朝天,看的人眼花缭乱。我用一块白纱掩面,悠然的混进人群。

  最终停到人迹罕至的亲王府旁,使了些小法术。转眼穿墙而入,直入到东门的一处厢房。

  灯台上的昏黄烛光一瞬跳动,房中的男人坐在书案前,手撑着额头,百无聊赖的瞧着眼皮底下的竹简。听见动静,才缓缓的抬起脑袋,唇角勾起浅淡的笑意,“终于舍得来看看你家主子了?”

  我走过去,推开他眼下的竹简,侧身坐上去,答道:“哟,你还记得自己是我的主子呢?”

  他笑笑,不置可否。我顿了顿,叹道:“人安宁公主如今都长到了二八年华及笄之年,我劝你快些行动吧。”

  “怎么了?”

  “我今日遇见了枕白上神。”我从袖中摸出凤玉,放到案台上,“这事说来话长,也没什么可说,总之便是他把这安宁公主的凤玉给了我。”

  他漫不经心拿在手里把玩了一阵,说道:“枕白上神…莫不是看上你这个老妖婆了吧?”

  他这反应显然是知晓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我倒也省下了许多闲话。

  我瞪他,没好气的说道:“看在我们的情分上,我消息已经给你带到了,今后你自己且看着办吧。”

  妖魔鬼怪和神仙的结合本身就天理不容,何况安宁与枕白一早有婚约在身,若是天帝得知,不论是为了自己的女儿还是他天族天帝的名誉,都免不了天下会有一场劫难。

  但其实谁也讨不到多大便宜,他更不会想要安宁两难。

  九重天毕竟还是她的家。

  就像我,纵然是天崩地裂自己都会站在他这边。

  不为什么。

  所以他们之间,怎么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然而为了当下,转瞬即逝的短短岁月,还是愿意义无反顾。

  这便是我成日在奈何桥上看到的红尘俗事,除了我这个六界之外的存在,似乎谁也逃不过。

  他点点头,将凤玉收入怀中,笑道:“看来,咱们俩和枕白上神注定是有不解的缘分。”

  我便回想起这两日种种,无奈道:“这孽缘不要也罢。”

  枕白上神,看起来就不是一省油的灯。还不知今后会给我生出多少乱子。

  他问:“我实在好奇,你和枕白上神怎么也扯上了干系?”

  察觉到门外有人的动静,我站起身,“走了,待下回分解。”

  “青姬,好生照顾自己。”

  我摆摆手,“放心,我好的很。”

  走出亲王府,我在街市中游荡了好一阵,掐着他们下棋用膳所需的时辰,待到天色大沉,才飞回了地府。

  可惜我还是算早了一些,好死不死的又撞见那孽缘刚踏出阎王殿,冥苍也跟着一道在身边亲自送迎。

  我步子一滞,再若无其事的走上前,颔首笑道:“枕白上神走好啊。”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他一路瞧着我,眸色淡漠又深沉,直到擦肩越过我,却没跟我再多闲话几句,譬如问我这大夜里怎又回来了不回妖殿之类的胆颤话,他只是轻应了一声便潇洒走了。

  仙气飘远,我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说道:“你们这棋局怎久的跟打仗似的?”

  冥苍折腾了一天,估摸是一把老骨头都快散架,一手撑着腰,皱眉道:“谁叫我棋臭呢?”

  我啧啧咂舌,“怪不得。”

  他不解,“怪不得什么?”

  “字字诛心。”如同他能一举将冥苍这棋场老将腰打折的精湛棋艺,环环相扣不留情面。

  冥苍不由失笑,问道:“可去给妖尊通报了?”

  我们一道又往殿中走,坐到方才的玉凳,台面的棋盘棋子都已被收走,唯留了壶茶水,我动手斟了杯茶水,说道:“说了,不过我实在想不明白,连天帝都还不知道,他枕白怎就有了眉目?”

  他顺手就抢走我的茶盏,仰头喝尽了,才道:“这你就有所不知,他们之间虽没有男女情分,可少时关系一直都不错。”

  “天帝膝下两儿一女,但安宁公主和大殿下二殿下年纪相差甚远,且他们早年就已婚配成家立业,之间关系便就没那么亲近,而枕白上神看起来不好相处,拒人于千里之外,实则不然。那会儿安宁公主年纪尚小,身边没几个亲近的朋友,又被天帝天后管束在身边,时而觉着无趣,听说是有一次枕白上神撞见她在某条花园小径里哭闹,闹着想下九重天,他便亲自带她天上地下的到处游玩。”

  “经这一番,两人便也熟络,日子一长,天帝天后觉着他们甚是般配,也就顺势定下了婚约,说是枕白上神也委婉回绝过,但抵不住天帝威压,我记着这婚约应该说是在安宁飞升上神之后…便着手履行婚约成婚。”

  我无辜被茶水呛了一呛,一连咳嗽了好几声。

  安宁公主如今下凡渡过人间一生八苦磨难之后,便是飞升上神的时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尘之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尘之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