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落花虽有意
拾易生2020-07-27 19:173,984

  我如今也不知当日是受了什么鬼魅的迷惑,能说出那番厚颜无耻的言语来。

  且在我们相识的短短数年,我从不曾同他言明。

  无论他信还是不信,我总归是骗了他一生。

  以致于我心中有愧,清晰记得我们之间的种种。

  天下时移世易,哪儿还有多少人记着前朝的太子,所以我唯一还能做的,就是记着他百八十年,全当是还债了吧。

  那日夜游过后,我便经常寻这位傻瓜太子。白拿的钱财不拿,我可不就成了他的同伙。

  自古礼尚往来,无奈怀安能文能武,活脱脱的栋梁之才,且还腰缠万贯,我两手空空也没什么可还礼,便只能在每每夜里与他幽会之时,陪他舞舞刀剑棍棒练功,算是尽一些绵薄之力。

  一通练完我自是轻松平常,大气不喘,而他回回满头大汗。我们坐在一旁似静候的小亭里,我翘起腿瞧着他他颇急促的气息和满头的汗,面上还偏偏作得一副自如,我不禁揶揄道:“太子爷这功夫,可不到家啊。”

  他这会儿倒坦然,笑着点点头,“青姬姑娘说的是。”

  人间日头渐旺盛,我入乡随俗跟着一群姑娘们在市集中买了只精致团扇,此刻正好便有了用场。我从袖中拿出团扇,动手给他扇起小风散散热气,再拽起自个的衣袖,问:“要不要擦擦汗?”

  他愣了一愣,婉拒,“青姬姑娘客气了。”

  我撇了撇嘴,扬手将他额间的汗一把抹掉,“太子爷才是客气了,你随手一玉镯子我可都当了不止多少条布匹回来,我可怎么都不愁没衣裳穿。”

  他轻握住我的手迫使我停下摇扇,才摇了摇头,笑道:“千金难买仙女摇扇。”

  我拨开他的手,转而给自个扇风,口中慢悠悠的应道:“太子爷不必太在乎通礼,在我这儿没那么多规矩。”

  “青姬姑…”他又欲开口跟我斗嘴。

  我斜睨他,打断,“怀安,以我的岁数,你叫我一声祖宗都不为过。所以你且把姑娘俩字给我收好,我听得心里难受的紧。”

  这鸡毛小事我不知跟他提过几次,他却是一点都不长记性,执拗的守着自个的礼数体统。

  他见我声色俱厉,总算垂下些眸子乖乖道:“青姬。”

  我斜倚着亭柱,点点头,百无聊赖的扬手挑起他的一缕青丝,绕在指间边笑道:“这不就得了。”

  默了一会,我收回手转而拿起玉台上的糕点,问道:“喝酒吗?”

  他笑,“随你高兴。”

  于是我忙去宫中的酒阁里偷了两壶酒,与他共饮,一道喝了几杯,我便开始与他闲嗑。大抵是酒意作祟,我将藏在腹中的琐碎八卦一股脑的全对他磕了出来。

  上到九重天,下到阴曹地府,我劈里啪啦绘声绘色的讲述各路的风流秘事,他被我引得时不时笑起来,可那一张笑颜仍是似水柔情,全然不同于我这般胡吃豪饮的老妖婆。

  但我一向不拘于这些小节,反倒他每每一笑,我还更有了劲头。

  良久,一壶酒饮尽,一盘子瓜果糕点被我吃了多半,我才终于磕完了满腹的“经纶”,他不仅没有丝毫不耐,还是十分厚道的夸我,“青姬真是见多识广。”

  我虽厚脸皮了些,但总归还是有自知之明,我哭笑不得的说道:“这算哪门子的见识?”

  他莞尔,又似乎想起了什么,顿了顿才道:“不知今后,还会有多少次机会与青姬一道喝酒。”

  对于喝酒之事,我一向是来者不拒,便不暇思索道:“怎么也得把你喝到吐为止才行,所以多备点酒在殿中吧,省得我再去偷摸着拿。”

  他眉眼含笑,声音轻柔却有力,“好。”

  那夜里他一直笑展颜开,好生欢喜。放眼我们总共短短相识的几载里都从未见过他再有如此欢喜过。

  以致于我认定是他的酒量浅薄,与我一道酒意上头。

  直到我们半夜里喝的大醉,他瞧着我,眸子水亮亮的,唇边携起一抹笑,柔的像夜里的皎月风光。他忽地开口问道:“天上有没有神仙,爱上过凡人?”

  我虽头脑发晕倒在玉台之上,神识却还清醒,回想了一阵,摇头,“大概是没有的。”

  从古至今跨族的情事都不少,却还没听闻过哪个神仙瞧上过凡人。

  这事我也曾问过离重缘由,他只应了一句,人间烂漫,却不及九重天惊鸿。

  我顿悟。人间的美人再美,也堪堪比不上九重天的仙女,这理虽肤浅了些,倒也很是实在。

  不过想到那些曲折坎坷的情事,我不禁怅然,“人仙殊途,纵然天理能容,却也不得善终。”

  他眸子低垂,正对着我混沌的视线,顿了一会,答道:“纵然天理不容,我也甘愿。”

  那会我全然不懂这些风花雪月男女情爱之事,况且还被浑厚功力的酒意阻扰,便更开不了这窍。

  那时我念着他主要是念着他怀里的金银珠宝,宫中的美味吃食,再无其他。

  从始至终,我都是这么自以为的。

  就算我当刻的心口怦怦跳的欢快,对着他眸中的温柔波光,像是又灌了好几壶烧酒下毒,烧的颇是难耐,然不由自主的开口答道:“若是如此,我也无妨。”

  若我真是九重天上的逍遥神仙,与谁相恋,又有何妨呢?不过是不得善终罢了,又有何惧。

  可我不是。

  我只是一个被六界剥离在外还能危及到众生性命的祸害,无情无义罪孽深重,也就注定了我此生此世,永生永世,终无法爱人。

  我笑,“可我没这个机会。”

  他眸光一瞬黯然,收回眼,再无下文。

  转眼日夜交替,苍穹破开一道天光将夜色逐渐驱散。我们喝了一夜的大酒,入目之处尽是狼藉不堪,我赖着冰凉的玉台一会,才揉着额角,昏沉的起身离开。

  他后半夜里就已经不省人事,倒在玉台上沉睡,临了要飞出殿外时,我顺手将外面迷糊的侍卫惊醒,便再没回头。

  这一走,就是小半月。回妖族安生了没几日,阎王爷生辰设宴,离重和阎王冥苍同是相交甚好,我们便一道去赴了宴。

  俩妖魔鬼怪志趣相投,回回一相见就是难舍难分,誓要将地窑子喝个底朝天,将棋盘子给下个粉碎为止,还非得拉着我在身侧作陪,美名其曰为修身养性。

  白日下棋,夜里喝酒,就这么一连折腾了三日,我一把老身子骨委实再抗不住跟他们俩一道折腾,便琢磨着找机会自个溜回绝情殿。

  他们专心盯着棋盘,我们心下各自打着如意算盘,正默不作声时,我忽听见身旁侍奉的阴差侍女的窃声私语。

  一说:“听今日下来的生魂说,人间今儿可有大喜事。”

  一说:“什么喜事?”

  一说:“说是怀安太子跟邻国的临瑶公主结亲了,今日正是大婚呢。”

  我那会儿正磕着瓜子,闻之手里一顿,遂笑着插话道:“临瑶,这名字听着就不错。”

  下棋这事慢吞吞的很是磨人,我便常常和这些鬼魂们聊天话家常,是以他们也不见怪,接着我的话头继续说道:“那可不,说是温柔贤淑,模子生的也花容月貌,和怀安太子很是般配。”

  我笑笑,递给他们一把瓜子。与此同时,方才溜回绝情殿的念头,也打消了。

  当日夜里,我同他们喝了一场大酒,可酒里估计是有些偷工减料,无论我怎么喝,灵台都跟明镜似的清明。

  冥苍喝的大醉倒头不起,离重手支着额角,这才抬起眼皮瞧我,“你今日看起来可不太欢喜。”

  我愣了愣,笑道:“何以见得?”

  “你和那太子…”

  我有些不耐的出声打断,“无事。”

  他漫不经心的举起酒杯,口中揶揄道,“怎么?在人间待久了,连你也学着自欺欺人这一套了?”

  我怔住,许久扯起一个似苦笑的弧度,应道:“可不是吗?”

  纵然我面上再怎么粉饰太平,但我好歹是活了数万载的妖怪,什么凡尘俗事没人还能比我瞧得清楚,纵然我活的糊涂,纵然我与怀安从没什么逾规越矩的亲密之举,可那夜里他的话,我却扎实听了个明白。

  只是我自欺欺人罢了,甚至欺瞒到连自个的心思都给胡乱搪塞过去了。

  但就算我喜欢他,又能怎么样呢?害人害己罢了。

  我和离重在地府里待了个天荒地老,日子过的稀里糊涂,快哉到连日子都算不清,然而这般快哉的时辰历来不长久,一日我和离重在城中闲逛,一路逛到了奈何桥上。

  被阴差新带下地府的生魂们还聊着人间的家常,他们说:“估计这国是要灭了,又要改朝换代咯。”

  我停下步子,听了一回天,这才把话听了个明白。

  人间大乱,是因他国遗民在宫中任职暗度陈仓,在官臣中挑拨离间,拉拢了一杆子人心,趁着眼下皇帝病急之时,一举起兵谋反,杀了个措手不及,而他们正是因此牺牲的官兵。

  我拔腿就开跑,离重拉住我,沉声说:“别扰了人间的运道。”

  说罢,便转身离开。那背影同他的话一般又深又长,可而今眼目下,我却没心思再去深究。

  我一路跌跌撞撞的赶到皇宫时,其中已是一片混乱荒唐,无数官兵刀剑相向,一地的血流成河。怀安在大殿前抵死相抗。

  一身灰白相间的锦袍上沾染了一片片血红,如同那黄泉路上绽放的彼岸花,明艳的刺痛了眼,连我都被惹红了眼,他却还神情肃穆似浑然不察。

  我俯身飞下,脚踏着沿路的刀剑,刀光剑影中映出我冷然的神色。

  我停在他身侧,挥手将眼前的官兵击倒,遂说:“你是要我带你走,还是将他们全杀了?”

  他怔怔瞧了我半晌,终是摇了摇头,红着眼睛笑道:“不必劳烦青姬姑娘,我自己一人便可。”

  身前满眼的侍卫官兵誓死守着大殿,无奈敌我人数悬殊,已无回天之力。饶是个明眼人都能将局势瞧个明白。

  我登时气急,“你一人?你是瞎眼了吗?”

  他瞧着我,目光里仍是柔柔生光,“就算我逃了,也无法在安然的苟活于世。”

  “你这是死脑筋!”

  什么天下大义伦理道德,在性命攸关前,都不值分毫。

  思及此,我不由分说的运起妖力,扬手直欲夺下对方将领的性命。

  “青姬。”他又握住我的手,似那日一般,笑道:“我已时日无多,不必再管我,若你真想助我,便将殿中的临瑶和念儿带走吧。”

  不待我回神,他已冲进了茫茫人海,徒留我站在原地定定站着,一动不动。

  我胸中原本烧的滚烫的一股子热气,被他连带着一瞬夺走,无影无踪。

  直到一道热流自眼角划下,才将我彻底惊醒。我摸了摸那滴泪,苦笑。

  而后走进大殿中,如他所愿的带走了他的妻儿,临走前,我对着那道厮杀的红影,喊道:“怀安。”

  “从此以后,我们两不相欠。”

  那些个金银财宝珍味佳肴的情谊,我总归是还清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尘之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尘之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