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山水有相逢
拾易生2020-08-12 12:504,238

  女子聘婷的走进殿中,笑盈盈的抬头,姿态万千。

  直到对上我的眼,眸中顿生万般的惊愕,坏了一身的风度雅气。

  “青…姬姑娘?”

  我顿了一顿,也不禁瞪大了眼。无论是人是神,六界之中的命数都早已被天道盘算布局,但每个人都说无情剑并非俗物,也并非活物,是以无以命数可言,可眼下我却觉着,自个也早就被盘算在其中,并且同是无路可逃的下场。

  我片刻回了神,端坐在椅上,面上哭笑不得,说道:“许久不见了,临瑶。”

  轮转王颇是惊诧,目光打量我二人一回,不敢置信的问道:“你们这是…认识?”

  我含着笑,点头道:“那可不,老相识了。”

  可这之间深长的渊源一时也说不清,我也未曾打算解释太多,便转了话头打趣道:“你可知这糟老头子要跟你在地府里寻门亲事?”

  她也笑道:“略知一二。”

  估摸着是因说他是个糟老头子,轮转王一阵恶狠狠的瞪着我,似要将我活剥了生吞似的,瞧了我半晌,终是咬牙说道:“总之你来了,擂主这角儿就交给你了。”

  我轻拍了拍案台,放肆笑道:“说起这事,我还正想问你,你弄个比武招亲也就罢了,你让我当擂主,你可是安的什么心?能有什么鬼魂打得过我?未必你们几个殿王也来?”

  他摆摆手,拿起文册继续瞧着,边说:“少说这些噎人的浑话推脱,总之这事交给你,我放心。”

  他瞧了眼案台上半人高的文册,顿了一顿,再瞧着我,又道:“要不你就帮我守着十殿,我自己去把关。”

  我咽了口唾沫,撇嘴,再豪气的一甩衣袖,“行,我干还不行?不就是个擂主吗,我正好也有一阵没活动了。”

  “那不就得了,我这儿还多的是活儿,你且先同临瑶叙旧去吧,我就不伺候您老人家了,有事去找阎王去。”

  我也不是一个不识趣的主,逐客令一下,我便乖乖起身,同临瑶走出了大殿。她边走边说道:“青姬姑娘要不去我那儿坐会儿?”

  我厚着脸皮倒也没客气,“好啊。”

  沿路上我们同是边走边聊着过去的琐碎往事,我随口问道:“念青呢?同你在一起吗?”

  她摇了摇头,“我早让他投胎去了,我就一人在这儿。”

  “怪不得要给你寻亲事,一个人确是有几分无趣,还是有个伴的好。”

  她面上一直挂着笑,温婉可人,十足是大家闺秀的仪态模样,可我瞧着他这么一阵,却不觉其中温存,我向来心气不高肚子里也藏不住事,便说道:“你有何想说的,大可不必藏着掖着,直说便是。”

  她愣了一愣,笑意失了多半,“青姬姑娘可知如今怀安的下落?”

  我直欲抽自己两个大嘴巴子,责怪自个的长舌,但面上饶是坦然无比,点头淡淡道:“我知道,他如今…或是说他一直都是九重天的上神。”

  她又是一惊,颇是怅然的笑道:“怪不得,我一直在此打听不到他的半分消息。”

  我一双眼到底是没瞎,从她那话里的细微字眼,便知她对那些个往事仍是惦记在心上不曾忘怀。可我却还继续装疯卖傻的问道:“怎还念着怀安,却还同意让那糟老头子给你寻亲事呢?”

  她唇边一抹笑,颇是无奈苦涩,“轮转王对我有恩,当初为念青投胎的事费了许多的心思,让他投了个上好的人家,这些年也对我很是照顾,也是深知我仍念着旧人不放,可这么多年过去,总该是放下的。”

  我附和的点点头,却也再说不出什么话来接这茬子话头。

  她踌躇了半天,问道:“青姬姑娘呢?如今可有良人婚配?”

  我忍不住笑,“我怎可能有良人?身边都是一杆子的妖魔鬼怪。”

  她却未被我惹笑,敛着眸子说道:“青姬姑娘同是对我有恩,有些话我原是不该讲,但…”

  我打断道:“但说无妨。”

  他顿了许久,才道:“青姬姑娘,可有喜欢过怀安?”

  我默了一瞬,只道:“过往有过,但也只是过往。”

  她释然笑道:“那便好,就算只是过往,倒也未辜负他的真心。”

  我佯装自如,“你呢?还喜欢着怀安的吧?”

  他点点头,但笑不语。

  临瑶委实是个教养良好的贵族女子,肚量大心气高见过大世面,不同于俗家的小姑娘,才能同我这般的往日仇敌,说出这些掏心窝子的知心话。

  是以我顿生些羞愧之感,自个竟能差劲到连个凡尘女子都不如,我颇无奈的轻叹道:“人间情事乐,了无生趣。”

  待一道走进她屋中之后,我们仍是聊着过往之事,只不过多是念青与她在人间的种种经历,再没提及怀安。

  而我也同她讲者自个的真实身世还有平日里的兴趣爱好,再随她话些家常。

  我们就坐在屋前的一方小院里悠哉游哉,磕得口干舌燥,她便递给我一杯酒,说:“青姬姑娘尝尝这个,我自己配的果酒。”

  一听酒,我自是一身的劲头,兴致勃勃的接过,饮下,不禁皱眉咂舌,“这是什么果子?”

  “文旦柚,盛产于人间南方。”

  我脑中回忆了一回,“噢,就是那个圆滚滚的物什。”

  她笑着点头,“青姬姑娘真是见多识广。”

  我摇了摇头,将其饮尽才道:“你才是厉害,连九重天都未有这类的果酒,再则你的手艺也委实挺好,不比九重天酿酒娘的差。”

  她又斟了杯酒,“青姬姑娘抬举了,我只是平日里没什么事做,觉着太闲,就鼓捣这些玩意用来打发时间。”

  我瞧着澄澈的酒液一会,笑问:“我以前就听闻你精通药理,如今可还在研究什么新奇的药物?”

  “有倒是有,就是不知青姬姑娘想要哪种?”

  “我主要就是好奇,人间的药能否对我们这些人管用?”

  临瑶摇摇头,笑道:“人间的药自是只对凡人有用,不过自从来了地府,我便开始着手研究异界的药草。”

  我饮下酒,冲她悠悠笑道:“那有那种孟婆汤一样好使的忘魂汤吗?”

  她唇边的笑意依旧,似沉思片刻,便道:“我虽没实践过,但其实从药理来说,只要在孟婆汤里加入一味断魂草熬制,约莫就能达到您想要的效用。”

  那断魂草委实是难寻,传说生长在四荒之地的悬崖缝里,且万年难生一株,是个上古的神药。不过药用倒确确是同临瑶所说,虽草中含有剧毒,但若是经过合理调配,别说是忘断一生,就连飞走的魂都可以令其拉回来。

  不过传说终是传说,是否有起死回生的效用尚不可知,但至少我相信临瑶说的准没什么大错。

  “嗯,学到了。”

  轮转王的办事效率一向是快准狠,也因如此操碎了心肝,青丝渐成了雪花子,且还破罐子破摔的懒得打理自个的仪态,彻底成了一糟老头子的模样。

  这不,才过了一个时辰,比武招亲的擂台就在城中打响,我被三两个阴差赶鸭子上架似的架上了擂台。

  我刚一站上台,就见底下跃跃欲试的鬼魂们哆嗦了一回,面面相觑,似要打退堂鼓的难堪神色。

  我站稳脚根,瞧向眼皮底下的鬼魂,笑道:“放心,我下手绝对有分寸。”

  如此一说,众鬼的面色又苦上了几分,我撇了撇嘴,只好闭口不言,端着笑脸再圆台上傻站了许久,耳伴着聒噪的私语声,终是等到了有人从中开口问道:“青姬大人身为女子,怎能来作招亲的擂主呢?”

  我顿时也苦了脸,一副泫然欲泣的弱女子模样,“都是轮转王的安排,我也是迫于无奈。”

  面上说是擂主,实则也就是托我把关坐镇的由头罢了,要不我定是在这里待不住一刻便逃之夭夭,毫不把这些规矩礼数放在心头。

  这些个老东西一个比一个精于算计,将我稳稳的拿捏在五指山里。

  可饶是连我自个都未想到我同他的干女儿竟是对老相识。再则临瑶生的花容月貌,天资聪颖面面俱到,确是该精心找一个好儿郎相衬。

  不然,委实可惜了些。

  思及此,我赶忙招呼道:“信姐姐我一句,你们怎么上来的,定也是怎么回去。”

  说罢我忽瞧见杵在人群之中凑热闹的宋明钰,四目相对片刻,他便转身欲跑。

  杀鸡儆猴,总得先从中挑出个乖猴子来。

  我冲他招手,“这位小兄弟何事要走呢,我瞧着你面相不错,且上来同老身过过招吧。”

  他定在原地半晌,终是迫不得已的转身瞧我,眉头紧蹙满是苦闷滋味。他步步维艰的走上来,同我相隔在散步开外的距离,苦笑道:“姐姐,我不会武功。”

  “不妨事,我又不会难为你,走个过场,点到为止。“

  我随手化出一把长剑,抛向他,边道:“何况那临瑶姐姐才是你的真祖宗,就算你想夺魁,可还真不行。”

  他愣愣的接过剑,问道:“怎我还有祖宗在这儿?”

  “你要能在我手里过三招,我就告诉你,如何?”

  说罢我摸出怀中的团扇,扬手就直指他脸挥了过去。他身子后倾,堪堪躲过了一击。

  我笑盈盈,“你若是再不动剑,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他忙不迭的挥动长剑反击,一招一回间,一道白光仙气将我和宋明钰逼退至两旁,来人转眼便落到台中,悠悠道:“青姬姑娘就别为难别人了,我来吧。”

  枕白沉着一张脸,眼中似平淡如常,又似有暗涌波涛,唇边携着些浅笑的弧度,目光扫过我,又扫过台下的临瑶,然对我恭敬问道:“我可以参加吗?”

  我凝了一会神,终是笑道:“按理说,上神自然是最有资格参加的,但如今你和临瑶身份不同,于理不合,只是…若上神想同我过过招,倒也并非不可。”

  他点头道:“好。”

  我将团扇揣回怀中,冷声道:“明钰,把剑给我。”

  他愣在原地,直至我唤他这会才回神,屁颠屁颠的将长剑还到我手中。

  我拿过剑,解释,“若是用扇子,那就太不给上神面子了。”

  他敛下笑面,将自个的玉泉剑也给唤了出来。茫茫数万年沧海桑田里生出过四把神剑,蓬莱诛仙剑、岱屿寻风剑,员峤睢骨扇,昆仑玉泉剑,靠着天地灵气幻化而生,个个神力无边灵气十足,一挥手皆是风起云涌之势。

  而这些个神剑正是落到了各方的战神手中。

  玉泉玉泉说是仙泉滋养万物,可说难听这,也不过是用我们这类妖魔鬼怪的血来灌溉罢了。

  剑一出鞘,不见血都难。

  如今他们一家老小在地府里倒是不偏不倚的凑成了一桌子看客,仿佛专门来看我这外人的笑话。

  只可惜,到底谁看谁的笑话,还真是说不准。

  我瞧着那白光闪闪的玉泉剑恨不得拍手叫好,“没想到青姬有生之年还能亲自领教神剑的威力,实在是荣幸之至。”

  “彼此彼此。”

  他跟我对着眼,看不出半分温存余地,且同是倒映出我此刻面上决绝而可笑的淡然神色。

  我平生也喜看些话本子,但还从未瞧见过有这般精彩纷呈的桥段。

  不过到底还算是说的过去。为了阻止旧情人比武招亲被他人抢走,是以与我这无故押上台的擂主生死相搏。

  一个是九重天的上神,一个是绝情殿的妖怪,这场戏委实是不能再好看了。

  底下的一杆子看客瞪大了眼,我也懒得再理会,先发制人的起手直指他那张好看的面皮。

  枕白一抬剑便挡住攻势,两剑相抗,刺耳锐利的摩擦声扎进我的耳窝子里,生疼生疼的。我收回剑,退身两步,再次上前与他厮打起来。

  就算他有玉泉剑在手,也不过只能发挥两三成的力,我自是也没用几分力,同他光明正大的打上三百回合。

  上天入地的打了几回合,有人扯着嗓子喊道:“青青,上神,你们俩可别打了!”

  我一听,便知是冥苍的声音,可我和枕白全然是恍若未闻,誓要斗得鱼死网破的架势。

  他为了情,而我又是为了什么。

  我饶是没想出个头绪来,可手上确是半分的不留情面,于是我便找了个爱面子的借口忽悠自个。

  为了我这老妖婆的脸皮,我必定要手刃掉跟前九重天的活战神才行。

  就这么想着,我神色猛地一凝,只觉着一头的热血乱涌,剑中顿时妖气横生,剑气势如破竹的将他玉泉剑的仙光击碎。

  一剑直指过去…四周惊呼声起。

  剑头终是停在他的胸前。

  “上神,你输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尘之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尘之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