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的稻草人2020-07-01 10:063,362

  萧南念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梦,他现在小心谨慎,喘气都不敢大声,怕梦醒了。自己好不容易,才到这里,才有机会救她。

  他慢慢整理自己的思绪,他以为自己穿越回了古代,没想到这里是另外一个世界。真有平行宇宙?这样的念头一闪而过,现在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望着手中的半块石玉,喃喃自语,“待我求证了,就知道……”

  “王上,您找我。”

  望着面前身如苍松,剑眉星眸的年轻将领,萧南念若有所思。在以前的武靖王心里对谁都有丝丝戒备,唯独眼前这个禁军大统领,是绝对信任的。

  萧南念摸摸嘴角笑了笑,“你一个大男人哭什么?”

  韩挚随手擦干眼泪,说到,“王上七年没下过床了,末将心里高兴。”

  萧南念点点头,从王榻上站了起来,面色凝重的说到,“韩挚,孤王是绝对信任你的。”

  韩挚心里一惊,随即回过神来,砰的一声跪在地上,言语坚定,“九死无悔!”

  萧南念死死的盯住他,随后长出一口气,心里最后的戒备也放下了,“韩挚,这件事你查一下。”

  “末将领命”

  “韩挚”

  正要走的韩挚又听见萧南念叫他,转身作揖

  “末将在”

  “查到之后,什么也不要问,也不要给他们开口的机会,就地格杀。”

  特种兵出身,自是杀伐果断。

  韩挚心里大惊,他知道王命不可违,却依旧问了出来,“王上,大理掌管刑狱司法,交给他不是更好?”

  萧南念摇摇头,韩挚也不多问,领命告退,又被萧南念叫住。

  “你觉得我还有谁可以信任?”

  韩挚闻言后背冒出丝丝薄汗,这样的问题实在过于尖锐,一个答不好就是结党的罪名。

  萧南念似乎也看出他的为难,“无他,你放心说。”

  韩挚尴尬的笑了笑,沉思片刻说到,“大司马,尚可……”

  说完,紧张的望着萧南念,见后者面色如常,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

  “王上是要见大司马?”

  萧南念摇摇头,“叫他们都回去。”

  韩挚拱手示意清楚了,慢慢的向后退出去,心里的大石头落下之后,又被叫住了。

  他没好气的笑了笑,这又要干嘛!

  转过身,仍是毕恭毕敬的杵在哪儿,听候吩咐。

  “实行宫禁,封锁消息,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能出入王都。”

  韩挚惊愕的望着萧南念,仔细想想也就明白了……

  待韩挚退出去之后,萧南念脱力一般瘫在王榻上。

  看来是没露出什么破绽!

  第一代武靖王与大成王朝始皇虽无血缘关系,却仍是生死相托的手足兄弟。始皇曾许诺,若得天下与君共享,他也没食言。天下九州分了三州给了武靖王。

  武靖王成了大成王朝唯一的异性诸侯王,且西北三州从始皇开始高度自治,毅然成为了国中国。

  前几代的武靖王深受皇帝信任,为了大成王朝挡住了西域各国。可是第五代武靖王文治武功,他一扫以前的防御政策,大破西域各国,建立了西域都护府,领土直接翻了一倍。

  这大大刺激了当时的统治者,若不是就此与漠北接壤,大大减轻了大成王朝的北方压力,恐怕矛盾早已激发,可是西北依旧成了历代皇帝的眼中钉,肉中刺。

  萧南念想到这儿,望着王宫笑了笑,“武靖王不是武靖王了……”

  ………

  李青木和他的七兄正被内侍带着前去接陛见的李城。

  远远看去,便能看出他们和內侍们不一样。

  领路的内侍,垂首含胸,后背微躬,唯唯诺诺小步快走。这是奴婢相。

  河西节度使李城的两个义子皆是身材高大、猿臂蜂腰的体格,挺拔如青松。虽小步跟在后面,却也是龙行虎步,北方男儿的彪悍精武,只由这身姿,便可窥一斑。

  他们兄弟的排行是按照被李城收为义子的先后顺序而非年纪,但李青木年方十九,比他的七兄小了数岁,体格上便更瘦削些。

  蹀躞带勒着一把细腰,既坚且韧,如炬星眸,摄人心神。

  青年将军的英武之气震慑得身边的小內侍直屏住气息,心中激得热血沸腾,暗自臆想:若是自己子孙根尚在,决计也是这副模样。

  可眼角余光瞟过御花园外守卫的宫廷侍卫,又忽地泄了气。

  这些内廷侍卫都是燕京城勋贵子弟充任,俱都是子孙根健全之人,却也不见有这般威武气势。便是执着长戟立在那里,虽然甲胄在身,银光闪闪地乍一看挺有气势,可仔细再看,也是绣花枕头。

  站在那里,调儿啷当,目光涣散,真真是丢人。

  不止是內侍看到了,李城的两个义子自然都将侍卫们的形态收于眼底。李长风的眼中便流露出轻蔑的神色。

  “花拳绣腿。”他低声说。

  “七哥,莫乱说话。”李青木瞥了他一眼,眼含警告。

  侍卫们离得远,但是领路的小內侍离得颇近,或许会听到他们说话。

  李长风瞟了一眼那小内侍,见他将头垂得更低,背躬得更厉害了,嘴角有些赔笑,不屑地撇了撇嘴。

  他们都是土生土长的北方人,也都是第一次来燕京。燕京城的繁华锦绣的确让人惊艳震撼,但随即扑面而来的绵软靡靡之感,实在让这些在尘与血中历练出来的北方男儿皱眉。

  李青木的目光忽然凝住,投向远处。

  李长风顺着他的目光望去,远处的长廊里,三个穿着官服的却背着箱子的人在內侍的带领下,朝某个方向去了。

  “医官。”李青木忽然道。

  李长风抓着那小内侍问:“那是太医吗?”

  小内侍连忙抽身,躬身回答:“是。”

  李青木还未回神,李长风已经大大咧咧地问:“哪位贵人病了?”

  李青木连忙拉住他。

  小内侍当时额上便冒了汗。头垂得更低,面色难看与他们拉开距离。

  李青木、李长风都是平民出身,因勇武被李城看重,收为义子。李城有九子,号称河西九将军。除了三子李浩是亲生之外,余下九人都是养子。

  将军中勇武少年收为养子,也是这些节度使们常用的培植势力的手段。

      李城的九个义子中,只有他早年收养的两个养子读过书。

      李城子嗣艰难,早年膝下一直空虚,遂从亲族中抱来了两个男童养在身边,本待他们稍长一些,观其贤愚再从中择最优者过继为嗣子承继香火。

      不料养了两年,忽地有一天宠幸了一个青楼女子,那女子也是有福为他生下个儿子。李城便强行将她纳为妾。

      已养两年算有感情,李城也并未将两个养子遣送回家,和亲子一并养在膝下,亲自教导,却再没提过过继之事。待亲子五岁之后真正立住了,过继之语,更如浮云。

      后来孩儿们日益年长,李城更是逐年从军中寻觅勇武年少者认为义子,拢在身边。只是对这些义子,再不像当年对俩个养子那样精心培养。

      义子一多,自然而然地稀释了两个养子的分量。可谓是一举两得。

      李长风在众人中行七,李青木行九,是老幺。两个人都是军伍士兵出身,没读过什么书。“窥探禁中”别说是什么意思,便是这四个字,听也没听说过。

      只是李青木直觉,七哥这样直通通地问出来甚是不妥当。

      小内侍头上冒汗的模样,更是证明了他想的没错。

      “若是不便,不说即可。”李青木对小内侍说。

      这是个明白人。小内侍吁了口气,躬身道:“谢将军体谅,咱家可不敢擅议禁中事。也幸亏陛下身体安康,此时正在御花园内接见李大人。”

      李青木一点即透。他打量这小内侍两眼,道:“某是大人九子李青木,公公如何称呼?”

      宫里宦官多而滥,光是四五品以上的內侍就有千人,小内侍不过是个打杂提鞋、在外围站着当人桩的,等闲连皇帝的脸都看不到,亦不会有哪个官员正眼看他。

      似李青木这般雄武伟岸的将军竟主动开口问他名姓,一时受宠若惊,强压住内心欢喜,躬身:“奴婢长福。”

      典型的奴仆之名,尽取那吉利讨喜的字眼,主人看了也顺眼,叫着也顺口。

      李青木点点头,唤了声:“福公公。”便不再说话。

      饶是如此,长福心中也喜悦。实是因为他虽是阉人,却是京畿清白人家出身,因穷得活不下去,被卖入宫中,并非那等因罪入宫之人,内心里,还存着些仗刀走天涯,打马觅封侯的天真幻想。

      平日里谨小慎微,也只是梦中意淫而已,这两日却见到李青木李长风二人,堂堂七尺男儿,威风凛凛,正是梦中自己想成为的样子,不由心甚向往。

      他们被领到水幕殿,这里并不适宜聊天,李长风无聊站了片刻,觉得内急,对长福说:“我想上茅……净房。”

      长福口里含笑,招招手唤个年纪更小的內侍,吩咐他:“将军要出恭,给将军带路。”

  李青木瞧着李长风的囧样,微笑着摇摇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梦中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梦中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