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的稻草人2020-07-06 08:253,342

  刘氏果然便误会了,拍拍赵沁柠的手,道:“长辈年纪大了爱唠叨,说两句我们便听着,倒也不必往心里去。”

  赵沁柠自知方才不妥,“嗯”了一声,收敛了情绪,跟着刘氏进了殿室中。姑嫂俩说些天气饮食,赵沁柠问候哥哥嫂嫂身体安康,态度认真,目光中透着真切的关心,并非礼貌敷衍流于形式,令刘氏颇是惊异。

  只觉得这小姑子病了几日,忽然长大了一般,令人欣慰。

  待日头行至头顶,太子回宫了。

  太子见了赵沁柠也是未语先笑,似乎这宫里的人见到她都是这样。

  “可大好了?”太子问着,还摸了摸赵沁柠的头。

  赵沁柠颇有些不适。但她此时只是个还未及笄的少女,太子此举,实有不妥,可是赵沁柠却是忍着,她直勾勾的看着这位殉国太子……

  刘氏心知赵沁柠病体刚愈便急着过来,定是有话要跟丈夫说,笑道:“你们兄妹先说话,我且去瞧瞧午膳准备得如何了,待会静笙妹妹要留下用膳的。”

  太子说:“快着些,下午还有事。”

  刘氏应了。

  刘氏一离开,赵沁柠便切入正题,直白询问:“太子哥哥,李城进宫所为何事?”

  太子微惊,依旧宠溺的说到,“色目人南下,李城驱赶色目人到了兆州,不肯撤兵。张松涛状告到御前了”

  赵沁柠明白了。

  兆州是陇右节度使张松涛的辖地,李城不肯撤兵,那就是吞占了人家的地盘。

  赵沁柠又觉得悲戚——她的第一反应竟然是觉得兆州是“陇右节度使的地盘”,明明天下都该是大成朝,都该是他们赵家的啊!

  可现实是,在这个时候,中央已经失去了对地方的掌控,节度使们各自为政,在自己的地盘上当土皇帝。

  所以后来节度使们一个接一个地反了,便摧枯拉朽般地将大成朝击垮了,快得不可思议。因为这个王朝历经了四百多年,看似繁花似锦,其实早就从根子上烂透了。

  赵沁柠又问道,“这些节度使和西北武靖爷谁强?”

  太子一愣,随后又黯然的低下头,无奈的笑了笑,眼神无助回答到:“我的傻妹妹,你不该这样问。”

  赵沁柠不明所以

  “你该问,大成王朝和西北武靖爷谁强……”

  赵沁柠愣住了,心里的冰凉快速散到四肢。

  难怪前世武靖爷死了才……

  “西北长期强盛,已是不争的事实,西域各国和漠北汗国的重要首领大多数都死于武靖爷之手”,太子侃侃而谈,神色却有些轻松。

  赵沁柠心里惊疑不定,明明武靖爷长期强盛,要更……

  等一下,她自嘲的笑了笑

  是啊!长期……

  从始皇开始,西北就强大,后来更是为大成同时抵御西域各国和漠北汗国,实力最强无可置疑,却没有不臣之心。

  无非是,忠、孝、礼、义、廉、耻,是当世为人之本,却也能束缚。

  法律、刑法以人的生命、自由为挟,束缚了人的行为举止;而忠信仁义以人的道德廉耻为挟,束缚了人的思想,毕竟人言可畏。

  始皇对武靖王一脉,是仁至义尽,如若再反,那就是无君无父的小人,到时候还没有打进京来,就被天下士子的笔墨淹死,被后世诟病,再也抬不起头来。

  再加上,西域各国和漠北汗国对于武靖王是深恶痛绝,估计武靖王有任何风吹草动,最先得到消息的怕是这些外族。

  所以,最危险也最安全,赵沁柠死死盯住太子,她想不明白为什么太子能看透而皇帝却不能。

  随后,自嘲的摇摇头……

  是啊!太子和皇帝。估计历任太子都能看透,做了皇帝却好似被蒙蔽了双眼。

  卧榻之下,岂容他人酣睡。

  “你怎么了?”,太子察觉了赵沁柠的异样,贴心问道

  赵沁柠摇摇头,直白询问:“太子哥哥,漠北汗国谴了使团来是吗?”

  太子笑道:“你消息还挺灵。刚刚我回来前,说是下午便可入城了。父皇免了我下午的课,叫我和老五随着鸿胪寺一道去城外迎他们。”

  赵沁柠问:“太子哥哥,漠北汗国这一次来,是想要和亲吗?”

  太子脸上的笑便滞住了……

  “你如何知道?”太子讶然。

  两国邦交,许多事在正式场合只是走个过场,早在私底下已经沟通角力过。漠北汗国的使团虽然还未入京,但这一趟过来的主要目的早已经有人入京禀报过了。

  太子没想到,赵沁柠消息会这么灵通。

  “说是和亲。”太子安慰她说,“可还没应呐!。”

  赵沁柠又问:“西北可差人来?”

  太子摇摇头,孤疑的看着,“怎忽的对西北这么感兴趣?”

  赵沁柠哑然。她自是感兴趣,西北那位爷可攥着她的命运呐!趁着他的死讯尚没传入燕京,自己还可以筹划。不过……西北怎么还没来人?

  赵沁柠又问:“漠北除了和亲,还想要什么?”

  心里却想着,若节度使们安分守己,各守边疆,纵使武靖王身死,中枢腰杆也硬,又或者皇帝没有毒死他,也自然不会惧怕胡人。

  “你别担心,无非给他们些财货便是。我大成泱泱大国,不缺这点子财货。”太子以为赵沁柠被吓着了,温声安慰她。

  “那如果,”赵沁柠低声问,“他们开口要一个……真公主怎么办?”

  太子微扬下巴,错愕的望着她:“可有差太医看看?”

  赵沁柠微愕,随后了然,跺跺脚娇嗔到:“太子哥哥!”

  太子哈哈大笑,戳戳她的脑门,笑骂到:“怎会有这样的想法?漠北和亲此次和亲只想求个宗族世女!”说着顿了顿,“须知,方是这样,父皇还与宰执们商议,给不给呐。”

  赵沁柠惊愕,他们一开始只是想求个宗族世女?随后了然,先是宗族世女,再是真公主,最后便是她这个嫡公主嘛?

  胡人此举,是想试探西北,对于他们渐渐过分的要求,有没有反应。结果是他们只顾内乱,如此在被拒绝之后,胡人才敢毅然入侵。

  “如果他们改口了呢?”赵沁柠逼问。

  太子无所谓的笑了笑:“怎么可能?他们怎么敢……”说着,他稍加思索,额头上便冒着冷汗,“他们怎么……敢。”

  “胡人为什么不走河西,却绕道云州?”赵沁柠又问。

  那自然是因为,漠北汗国的人也深知大成内部诸节度使之间的矛盾。河西是块硬骨头,他们啃不动,好不容易出现这么一个机会,便联络上与李城素有嫌隙的邻居朔方节度使杨昆,取道云州。

  至于取道西北,想都不敢想,武靖王虽死。可西北铁骑余威犹在,到时候走着走着……人没了!

  太子额头的汗更密。

  “哥哥。”赵沁柠敛了敛裙摆,正坐,躬身,“妹妹想请哥哥帮个忙。”

  太子犹疑一下,说:“何事?”

  赵沁柠抬头:“妹妹想请太子哥哥,帮我盯着汗国使团。”

  太子惊疑不定地看着赵沁柠。

  “哥哥不要想多了,妹妹只是想请哥哥盯着,后宫可有人会私下里与汗国使团有接触。”赵沁柠安抚他说,“除此之外,什么都不需要哥哥做。”

  太子微微松了口一气,却不解:“妹妹这是要做什么呢?”

  赵沁柠抬眸:“哥哥,若是漠北真的改口了,哥哥觉得最后会是谁?”

  太子不假思索地说:“那自然是……”

  “昌平”这名字就在舌尖上,却吐不出来。太子望着赵沁柠幽深漆黑的眸子,鼻尖都渗出了细细的汗珠。

  他磕磕巴巴地说:“那自然、自然……”

  想到后宫的形势,这话却怎么也无法自信地接下去了。

  赵沁柠微微垂首:“哥哥明白就行了。”

  太子不是嫡出,赵沁柠是嫡出却没了母亲,面对德妃,他们两个人其实是天然的同盟。

  太子叹息一声,答允道:“你放心,齐恒负责使团安危,我与他交好,会帮你盯着的。”

  又道:“父皇最疼爱你,你不要胡思乱想。”

  胡思乱想?呵呵!赵沁柠心里波涛汹涌。父皇最疼她?看起来是的。她也一直这样觉得,前世漠北开口求她,她毫不在意,她知道疼她的父皇会拒绝的。没错,如她所想。

  可……为什么?为什么后面却是要……卖她。在他心里,这个女儿……是什么?

  赵沁柠现在心里很痛,痛的她直哆嗦。

  她的命运怨不着明德妃,怨不着昌平,只怨她没有母亲,只怨有个薄情的父亲……

  “哥哥,中枢六军现在……究竟战力如何?”赵沁柠忍不住问。

  左右羽林军,左右龙武军、左右神武军合称中枢六军,乃是天子亲卫。

  太子诧异:“怎地关心起这个来了?”

  赵沁柠说:“中枢六军若是强悍,父皇也不用为节度使们忧心了吧?中枢六军……可战吗?”

  太子给赵沁柠的回答是长长的一声叹息。

  “你不懂。”他苦恼地说,“这里面门道大了。”

  中枢六军虽是天子亲卫,也要有人来执掌。这巨大的利益,早就又由勋贵世家们瓜分得清清楚楚,皇帝纵然深知其弊,却是想动哪一块都难。

  赵沁柠默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梦中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梦中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