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
微笑的稻草人2020-07-07 13:203,390

  所以后来胡人入侵,六军形同虚设,皇城那么轻易就被攻破了。

  她想到了安康和永佑两个小妹妹,感到心脏又在疼痛。

  “你别乱想,毕竟现在漠北想求个宗族世女。就这还在商议。”太子宽慰到,“再说了,皇室虽与西北关系有些不和。可始皇旨意、情分尚在,就算我们拒绝胡人,他们也只能受着。”

  赵沁柠听了这话,没有半点高兴,反而背后发凉。

  她知道,武靖爷在是这样的,莫说胡人,就算那些个藩镇,也得恭恭敬敬跪在皇帝面前,高呼万岁。

  说来可笑,分明是活在树荫下,却怨大树挡住了太阳。

  皇帝的昏庸操作,让看似繁华强盛的大成王朝,轰然垮塌。

  她笑了,她笑历代帝王,被西北强盛蒙蔽了双眼,养虎为患。

    “哥哥,西北虽强可暂时并无二心,而藩镇之弊才是祸端,即便如此却也不是一朝一夕能解决得了的,哥哥务必要劝谏父皇,此事万万不可操之过急,更不能本末倒置……”赵沁柠提醒到。终究是皇族,这里终究是她家,她实在狠不下心来,“西北需缓缓图之。”说完,自嘲的笑了笑,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晚了。

      她这么一说,太子才自觉失言,皇帝的打算怎么可以随意这样透露出去。他忙道:“我只是随便说说,这些事可不能到外面乱说,你莫要多说。尤其是西北之事,静笙,你听到没有?”

      语气语调,到底还是将赵沁柠当作孩子看了。和亲的事或许与她自身相关,军国大事,怎容得她插口。

      不过是个还为及笄的小姑娘而已。

      赵沁柠颓然……

  胡人营帐。

  “叔叔,父汗要求是嫡公主。你为何求个宗族世女?”丹尔葛一脸疑惑的问到达尔优。

  “你懂什么!此事还需谨慎些!”说着,顿了顿眼神幽深而绵长,“还得看看那个人的反应!”

  那个人?丹尔葛心里疑惑。

  夜晚,趁着浓浓的夜色,一个身着黑色斗篷的男子进入了胡人营帐。

  “哈哈哈!兄台身体依旧硬朗!”达尔优大笑,起身招呼他入座。

  丹尔葛看清来人之后,额头上细汗密布,是……是他!

  来人不为所动,冷声到:“达尔优……你不该试探!”

  达尔优一怔,笑得依旧爽朗,“还是谨慎些好!总要看看你们的决心。”

  男子冷笑到:“你们没得选择。史可铁铁木那老狗,牙口可不好!”

  “你……”丹尔葛气结,被达尔优死死摁住,后者笑到:“所以才要谨慎,牙口不好容易被硬骨头蹦着牙。”

  男子不置可否,笑到:“现在可以放心了?”

  “当然!”说着,看了看他,有些担忧到:“只是皇帝拒绝怎么办?”

  “他跟你们一样,没得选择。”男子幽幽的看着他又说到:“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不在乎你们会丢面子。”

  说着,他缓步走到达尔优面前,死死盯住他的眼睛,轻声到:“就算皇帝拒绝,你们也不能要……宗族世女。”

  西北。

  “王上,方遒率领的墨甲铁骑已经攻破了莫邪王庭,生擒莫邪王及王子、王妃”,韩挚有些兴奋,这么短的时间能取到这样的战果和萧南念特殊训练方法离不开。

  萧南念做在王座上,望着王帐,眉头微皱,并没有太大的喜悦。韩挚不解,却也不问

  “王上,呐哈木和哈尔赞动手了。”

  亲兵来报,萧南念一听随即喜笑颜开,韩挚在一旁打趣到:“还真是……急不可耐!”

  萧南念笑了笑对着亲兵吩咐到:“把轩逸叫回来!”

  亲兵火急火燎的便去了,萧南念冲着韩挚眨眨眼,后者笑着上前贴耳到:“是个西北商人!”

  萧南念稍加思索,摇摇头沉声到:“不行,西北不与其接壤。”随后沉思片刻,“找个河西商人!”

  韩挚点点头应下了,随后萧南念又问道:“去往燕京的暗差回来没?”

  韩挚点点头答到:“交接好了,一切顺利……”

  是夜!

  广袤的大漠,死寂的沙海,雄浑,静穆,板着。夜晚像—只无形的巨手,将沙漠揭去了—层,又揭去一层。

  萧南念站在王帐前面,任由凛冽的沙风打在脸上

  韩挚安静的站在一旁,随着萧南念的目光远眺,赫然是燕京的方向。

  过了好一会儿,韩挚忍不住说道,“王上莫要担心,一切进展顺利!”

  萧南念摇摇头,不置可否,依旧眉头紧锁,“羌笛吹胡马;黄沙掩古道。叫人看不清回家的路。”

  韩挚诧异,王上是在…感叹嘛?可,西北不就是他的家嘛?那又在感叹什么呐?

  萧南念没有解释,只是问道:“处理干净了嘛?”

  韩挚点点头,思索再三又说到:“总感觉还有人,裴相的名单似乎不完整!”

  “他本来就不是细作,了解的自然有限。”萧南念又说,“不过,这也足够让燕京成瞎子了。”

  韩挚哈哈大笑,“这倒是真的。等这里的消息传入燕京,皇帝怕是吓得不行!”

  萧南念点点头,这正是他想要的。

  韩挚见状,冲着萧南念拱手作揖又到:“如此就先恭喜王上了。”

  萧南念哈哈大笑,把手搭在韩挚肩膀,韩挚受宠若惊欲要挣脱,被萧南念紧紧窟着,席地而坐。

  他们这些西北将领,对于大成仅存的余恋,正慢慢消磨在这无尽的沙海中。

  可又怎么怨得着他们呐!这些行军打仗的将领,最恨背后下毒害人的勾当。

  仰头望着无尽的星空,他又有自己的幻想,幽幽的念到,“小柠檬……”

  …………

  赵沁柠在东宫用了午膳,太子比她还匆忙,吃晚饭便先走了。赵沁柠辞了刘氏,也回了自己的圣眷宫。

  不料长福顶着大中午的太阳,晒得直流油,在圣眷宫外等她。

  赵沁柠下了肩舆,诧异地问:“怎地又来了?可是有事?”

  长福顶着一头热汗,笑得喜庆:“早上殿下说,若有那漠北汗国使团的消息便叫奴婢来禀报,奴婢这就来回禀啦。那使团下午就要进城了,奴婢想着,过几天咱们宫里就能看到那些胡人啦。”

  于长福来说,“看到那些胡人”就跟看街上里的杂耍一般,看的是热闹。静笙公主一定就是想看热闹,才这么关心这个事,他得了消息,撒丫子就奔着圣眷宫来了。

  他是想破天也想不到,燕京明珠静笙公主,其实只是想跟他这个小人物多走动走动,想要他搭线。

  他既然自己又送上门来,赵沁柠自然不会放过。

  “瞧着一头汗,可用过午食了?”她温声问。

  长福何曾被贵人这么对待过,受宠若惊地说:“不敢当殿下关心,奴婢已经……”

  话还没说完,一阵“咕噜噜”的声音自腹中响起。一众宫人都掩口娇笑起来。

  赵沁柠也笑了,对钟云召说:“让他去小厨房用些饭食,再到我跟前来回话。”

  钟云召笑着指了个宫人,领着长福去了。

  长福脚踩着棉花一般跟着一个宫娥去了圣眷宫的小厨房。因着赵沁柠对他另眼相看,宫娥们都一口一个“福公公”地唤他。

  长福感到自己的人生仿佛达到了最高峰。

  他飞快地用完饭食,又用盐水反复漱了口,净了面,拾掇干净才跟着宫人去见赵沁柠。还如早上一样,殿室里只有静笙公主和钟氏。

  赵沁柠坐在上首,问:“可用好了?”

  长福立刻伏下身子:“好了,好了!”

  钟云召都忍不住莞尔。

  “西北……还是没来人?”赵沁柠问。

  长福点点头,她暗自垂眸,果然…没来!

  长福又机灵地问:“殿下可是有什么吩咐?”

  能和那个大杀神谈笑风生的人,果真是有几分眼力劲的。

  赵沁柠问:“河西节度使这次来就带了两个义子吗?”

  长福说:“是否有别人奴婢不知道,但是李大人次次入宫都是只带他们二人。”

  赵沁柠问:“那两个人你见过几次?”

  “回殿下,”长福答道,“两位将军奴婢已经见过三次啦。次次相谈胜欢。”

  赵沁柠眸光微动,问:“你觉得他们怎么样?”

  提起李青木和李长风,长福两眼有光,盛赞:“真真威武男儿!”

  赵沁柠说:“你给我说说他们。”

  长福为难了,他好不容易搭上静笙公主,不想叫她对自己失望,可又不敢在她面前撒谎吹牛,一旦被发觉了,这样的机会怕是再也没有了。他纠结了一秒,便老实承认:“奴婢虽然见过将军们三次,就昨天这次离得最近受到赏。”

  赵沁柠眸光微动,淡淡一笑,非但不责怪他,还说:“这样啊,我很想知道他们的事情,你能打听得到吗?”

  长福心里怦怦直跳:“奴婢,奴婢……”

  钟云召推过去一只扁扁的匣子。

  “拿着,不叫你空手办事。”赵沁柠说。

  长福打开匣子,满满一匣子梅花纹的银锞子。

  钱是敲门砖,有钱不怕办不成事。长福有了办事的底气,强压住心里的激动,俯下身去:“殿下想知道哪些事?”

  “打听打听,他们住在哪,都结交些什么人?”赵沁柠想了想,又道,“对了,他们两个都多大年纪了?嗯,就这些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梦中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梦中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