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的稻草人2020-07-04 23:143,086

  钟云召越想越觉得心里堵的慌,便有些口无遮拦,“陛下真是糊涂,为何防备武靖爷至此啊!”

  钟云召自幼被先皇后养在外祖父家,见识自然高过一般宫娥。

  当今陛下真正惧怕,让他夜夜噩梦的只有武靖爷了,所以才昏招连出。

  如今藩镇割据,个个拥兵自重,却不敢造反,连满足口欲都不敢,还不是因为摸不清西北那位爷的态度。

  话说回来,前世胡人入侵,大成分裂,烽火连天,皆是因为父皇毒死了武靖爷,导致西北的虎狼之师失去了王权的束缚,遂起内乱,才给了他们机会。

  说到底还是因为武靖爷的死……

  可赵沁柠纳闷!漠北敢开口要真公主,就是因为知道武靖爷的死。

  按理此时西北应该来人了…

  赵沁柠,眉宇间散不了忧愁,望着中庭出了会儿神,忽然说:“走,我们去给德妃娘娘请个安。”

  钟云召心情复杂,抿抿唇,起身跟上了赵沁柠。

  赵沁柠没有坐肩舆,她在四通八达的回廊里慢慢地行着。

  这座宫城还是赵家的,趁现在好好看看吧。

  不出所料的,昌平公主赵云澜也在德妃的宫里。她们母女一向亲密。

  赵沁柠给庶母和姐姐行了礼问安,德妃伸出那保养得白玉豆腐似的手,笑得慈爱:“来、来,到我这儿来。”

  无论真实如何,四妃尤其是德妃至少表面上都宠着静笙公主,甚至于在前世,赵沁柠把这些都当了真。

  可为何要害她?赵沁柠想不明白。

  重生一回,便是硬压着自己,赵沁柠也没办法让自己再像从前那样,跟赵云澜一左一右地依偎在德妃身边了。

  在昌平公主赵云澜的微笑注视下,赵沁柠走到德妃的下首,敛了敛裙子,跽坐了下来。

  德妃心中诧异,面上却一丝都不露,关心地问:“可好些了?”

  昌平公主用团扇半遮了面孔,也不紧不慢地说:“刚才还说要去看看妹妹呢。”

  她似是笑着,笑意却未达眼底。

  钟云召侍坐在一侧,凝视着赵沁柠。

  赵沁柠抿唇微笑:“左右是个梦,叫娘娘和姐姐担心了。”

  她神情平静,笑脸柔美。

  她善良而天真的殿下啊,什么时候变得这样有城府了?

  到底她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钟云召的手,紧紧地攥住了膝头的裙摆。

  待赵沁柠走后,赵云澜收起笑容,冷笑一声,“果真是个没娘养的,一点儿教养也没有!”

  明德妃立马拉住她,责怪到:“慎言!”

  赵云澜不解,“母妃,她都是要……”

  明德妃立马止住她,“且不说,你表哥说的是否是真的!纵使是,陛下也不见得会把她送出去!”

  赵云澜大惊!明德妃淡淡的说:“你还小,不懂这里的门道。”

  从明德妃的寝宫出来,赵沁柠弓着腰,走得很慢,但她自己毫无感觉,直到钟云召唤她,神情复杂,她才突然反应了过来。

  身后的宫人和內侍都不适应她这个速度——他们所侍奉的这位公主,从来都是脚步轻盈,唱唱跳跳,像翩翩的蝴蝶一样穿梭在宫廷中的。

  可她刚刚走路的速度和姿态,却像多年未被皇帝临幸过的老宫妃,缓慢又谦卑。

  赵沁柠面对这些人不解、诧异的目光,神色并没有什么变化。她曾经面对过太多各式各样的目光,很多都充满了恶意,早就学会了波澜不惊的应对方式。

  “我和阿召独自说说话。”她说。

  宫人们便止住步子,待赵沁柠和钟云召走得远些,再远远缀在后面。

  “我以为…姐姐是喜欢我的。”赵沁柠脸上没有表情。

  未南逃之前,她以为这宫里人人都喜欢她。

  然而刚刚在德妃的寝宫里,她清清楚楚地从昌平公主赵云澜的微笑里读出了她对她的厌烦。

  回想起来,昌平公主赵云澜简直处处是她的反面。

  她活泼跳脱,赵云澜便端庄贤淑;她善音律能歌舞,赵云澜便在诗书上下苦功;她穿衣明艳抢眼,赵云澜便清淡高雅……

  从前她只以为,这是因为她们姐妹性格不同的缘故。可实际上,这不就是宫妃们争宠的手腕嘛!

  钟云召诧异抬头,见赵沁柠看过来,她动动嘴唇,却没有像从前那样哄她。在赵沁柠清明如水的目光注视下,她垂下眸去。

  “昌平姐姐讨厌我。”赵沁柠轻声说,“你……早知道。”

  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明明是皇帝的长女,明明生母是宠冠后宫的女人,可自己偏处处都要被赵沁柠压一头。换作她是赵云澜,怕是对赵沁柠也喜欢不起来。

  也只有她家天真的小公主,才会以为姊妹情深,血浓于水。

  钟云召沉声道:“这宫里,不管是谁喜欢或者讨厌殿下,只要陛下宠爱殿下,就足够了。”

  这真是宫闱里颠不破的真理。

  赵沁柠十四岁之前,其实就靠这个活的。

  赵沁柠自嘲地笑笑,她迈开步子,继续前行,缓缓地说:“我想通了。”

  钟云召莫名:“什么?”

  “今后的事。”赵沁柠说,“也不见得坏。”

  钟云召脸色变了,她垫上一步贴近赵沁柠,压低声音说:“姑娘不要胡思乱想,且不说陛下本不会答应,纵使胡人入侵,姑娘趁乱逃走也是可以的!”

  赵沁柠却笑了。逃?能逃到哪儿去,胡人入侵王朝崩坏,不久之后藩镇皆反,那里有她的容身之所。

  她含笑道:“阿召,别紧张。”

  钟云召怔住。她对赵沁柠熟悉至极,从未见过赵沁柠露出过这样的笑容,这样仿佛已经历经沧桑、心沉似水的笑容夹杂着一丝阴冷。

  她真是傻子!赵沁柠心里默念,既已知今后的事,怎能没有对策。是,京中无可托之人,皇帝亦不可将她嫁于藩镇。

  可为何要嫁…露水红颜,不是更让人…魂牵梦绕嘛!

  她想活着,可能清白尽毁,却不想被贱卖,像奴隶一样死。

  她知道前世有这样的遭遇,背后一定有明德妃的手笔。

  带着这种压在内心的愤怒,她去了见了昌平公主,却在见到昌平公主之后忽然清醒了。

  退一万步讲自己没有勾搭上李青木,命运又重启,那又如何!自己似乎是赵家活得最久的。

  昌平死了,她们都死了。

  武靖爷死后,胡人便无顾忌,求亲被拒之后毅然发兵。短短月余,大破燕京,皇帝被迫南迁,待他将大成嫡公主打包贱卖于胡人时,藩镇这才发兵。

  届时,大成子民觉得赵家皇权不再那么高高在上。

  更可笑的是,那些个自恃清高,自命不凡的士子儒生,这时才站出来为她说话,对皇族口诛笔伐,掀起一股浪潮。

  携天下舆论,藩镇厉兵秣马相互指责,大乱遂起。

  节度使杨修浦最先忍不住,以贱卖嫡公主为由,说皇帝身边定有奸逆,要清君侧。兵围燕京城,皇帝谴密使持金牌召节度使刘允恭勤王。刘允恭带着他的兵来了,击杀了杨修浦,而后……带兵入京,践踏皇权,威逼皇帝禅位。奸淫后宫,肆意发泄

  燕京遭受了一场可怕的劫难。

  两个小妹妹一个在胡人入侵时被虏了去,一个流亡途中……饿死。

  德妃在宫中自缢。而昌平,骄傲的昌平,在胡人入侵活了下来,回到皇宫以为又是公主,却不曾想被后来刘允恭的次子掳了去,受辱…致死。

  再来,李青木大破燕京城,屠城七日。后称——燕京七日,赵氏一族,除了她,没了。

  大成便在乱马的践踏下,消亡与历史的长河中。

  德妃也好,昌平也罢!宫墙之内的勾心斗角,没能保住他们的命。自己虽被打包贱卖,可却活的最久。

  福兮祸之所倚,祸兮福之所伏。

  活得最久,活的最惨………

  “令尹准备的怎么样?”

  萧南念身着黑色王袍,高高的坐在王座上,眼神深沉,不怒自威。

  他似乎已经适应了武靖王的身份,或者说他从来就没有不适,他也感到奇怪……

  裴益精神抖擞,掸了掸衣袍,目露精光,说到:“回王上,粮草辎重,后勤补给,一应俱全,只待王上下令了。”

  萧南念点点头,随后看向夜子轩

  后者心领神会,沉声说到:“西北集团军早已饥渴难耐。”

  萧南念微微皱眉,沉思片刻,说到:“不仅要西北集团军,墨甲,王权,银霜,全部投入战斗。”

  此言一出,群臣到吸一口凉气,这是要集西北全力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梦中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梦中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