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兽潮
阿尔卑斯山的少年2020-08-18 16:232,131

  还是考虑下把点数分到哪吧。

  最一开始只要是有指数的地方都可以通过将赛铂点数添加上去来增强,不过有些明显没用,左思右想,刘世决定,用六点基因点数从制造一栏来换取一把赛铂能源合成的高速切割光刃,据上面的描述,它有极高的锋利程度,可以轻易的切开大部分东西。

  剩下的四点,刘世全部点在了速度上面,就现在来说,还是速度最有用,其他的大部分鸡肋。

  点完四点基因点数之后,速度这一栏变成了93,看样子每一点基因点数可以让自己提升两点的速度,除此之外,刘世还注意到,自己的飞行速度也从每秒最高15m变成了17m每秒,甚至连力量也增加了两点,变成了153,看样子,每四点速度可以让飞行速度再增加1m,力量增加一点,还挺有趣。

  正当刘世继续研究着基因仪的时候,突然,他感觉到地面似乎微微晃动起来,没过多久,晃动越来越剧烈。

  “兽潮马上要来了,各单位做好准备,等赛铂兽一进入攻击范围立刻开枪。”

  没过多久,外面便响起了巨大的枪炮胜,就好像很早很早以前,刘世国家的一种节日一样热闹,那天人们会点燃一种叫叫做炮的东西,震耳欲聋。

  透过缝隙看去,什么都看不到,这次不像之前,并不是什么时候都有飞行着的赛铂兽来入侵,飞行赛铂兽大多数都属于日习性动物,如果有的话早就像白天那样早已经向着要塞袭击来了,之前的那波,应该是指挥故意让飞过来用轻型武器解决的,要不然恐怕它们根本没机会飞来。

  可刘世似乎猜错了,很快,一群飞行赛铂兽,已经再次飞到刘世可以看见的位置,但是跟白天看到的那些赛铂鸟似乎又不一样了。

  似乎是夜鹰的一种,虽然被天空被炮弹和灯光照着,但暂时还看不清它的长相。

  又过了一阵,刘世发现,这些生物似乎慢慢接近了,虽然让刘世看清了它们的样貌,可这不是好事,这意味着外面守军的火力不足以阻挡住赛铂生物的侵袭。

  这的确是夜鹰的一种,只不过被赛铂变异的恐怖狰狞,体形庞大,比原来差下太多。

  巨大且宽长的钩爪,锋利因为口水而反射出光芒的鸟喙显得异常锋利。

  等等?刘愣了一下,是自己眼花了么?

  怎么好像看见这鸟嘴里好像有牙齿一样。

  冷静了下,也不是没可能,被赛铂变异后什么都是有可能的用不上这么大惊小怪。

  “刘世,我怎么感觉火力好像有点顶不住了,怎么回事,是我的错觉么?”

  “没错,的确有些顶不住,这些夜鹰的身子似乎特别坚硬,一般的子弹恐怕难以穿透,恐怕只有重型火炮才能伤到它们。”

  “妈呀!”

  候三突然大叫一声,刘世一看,原来是一只夜鹰冲到了堡垒之上,看样子,士兵们怕是要顶不住了。

  夜鹰用坚硬的嘴在其中一个堡垒之上疯狂的攻击着,随着它每一次攻击,堡垒就振动一下,再来几下,恐怕就要堡毁人亡。

  不得已之下,几名士兵从堡垒里走了出来,他们的出现立刻吸引了这只夜鹰,立马向他们扑了过来,巨大锋利的钩爪当即击穿了一名士兵的胸膛,让他命丧当场,不过他的死也不是毫无价值,给另外一名士兵准备出了用火箭炮瞄准它的时机。

  砰的一声闷响,火箭炮在夜鹰的身上炸开,爆炸的轰鸣和强光让一众爬在一旁观看的人短暂失明和耳鸣起来,众人统统翻倒在一边。

  死了么?

  这是每个人心里的想法,可很快,清晰的惨叫声传来,再次让众人的心一沉。

  “救救我,打开门,快,放我进来!”

  突然,一个喘着粗气的声音从他们这边的堡垒门外响起,应该是刚才几个士兵的其中一个,刘世正想打开门放他进来,听到声音的狱警却拦住了他。

  “住手,你个没脑子东西,你考虑过这样做的后果么?万一开门的时候把外面那只怪物放进来了怎么办?”

  狱警疯狂的喊声让刘世眉头一皱:“长官,假如您不说话的话我说不定已经将他救回来了。

  “士兵的职责就是坚守岗位,不后撤一步,光荣赴死,他没有尽到自己的职责,你就该帮他,而不是放任他!没有我的命令不允许开门,否则我立刻击毙你!”

  ……

  刘世沉默了,他也不知该如何抉择,可就在他愣神的工夫,在门口的士兵已经被夜鹰拖走,摔断了脊椎,又刺穿了胸膛。

  这感觉很糟糕。

  刘世重新翻倒在地上,刚才他明明有机会救下这条人命,却被别人的一句话给停下了行动,因为他也在思考,给这名士兵开门究竟是对还是错。

  作为一名拥有着保家卫国使命的士兵,或许不该如此狼狈的像门内的囚犯求救,逃跑,可身为一名人类的自己,就可以选择不救他了么?

  他是军人,可我不是,他没尽到职责,并不关我的事,只要我想救人,觉得这个人值得我救,便救了,不该想那么多。

  可自己却迟疑了一下,就错失了拯救一条人命的机会,他之前也在拼命的保护着自己身后的所有人,说不定他还有家人,他死了,他的家人不就也失去了亲人。

  “刘世,你干什么?你疯了么?”

  “咚!”

  听见背后突然传来开门的声音,刚才说话的狱警吓了一跳,怒骂道:“谁他妈打开的门,不想活了么?”

  回过身之后,只见刚才蹲坐在地上的黄种年轻人已经不见了踪影,只剩个尖嘴猴腮的瘦高男人还坐在那发愣。

  “怎么回事?他人呢?”狱警再次怒骂,可随即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向外面看去。

  那赛铂鸟正在大快朵颐着死去士兵的尸体,不知什么时候,外面已经布满了乌云,本来应该震耳欲聋的雷声,此时已跟枪炮声混合在了一起,分不出到底谁是谁。

  小雨淋在刘世的身上,随着慢慢靠近,赛铂夜鹰也似乎发现了他这个人类,张开翅膀,发出了怪叫,直觉告诉它,这个比他小了一倍的生物并不好对付。

  而此时,刘世也看见了远密密麻麻的兽潮,黑压压的一片,犹如排山倒海般向着希望堡垒涌来。

  “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