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三大古族
廷郁2020-07-05 13:573,055

  虚钰昏迷了两天体温一直降不下来,木园里乱成一团…不知何时来了一位造访者!

  “看来老伙计已经找到你了”一声叹息从虞虚钰房门口传来,所有人都看向那个地方。在风掀起的纱帘中那个已经白发苍苍却一丝不苟如嫡仙一般走来的人,每一步走的毫无声息又有千斤之重犹如敲在心上的地狱警钟!在他一出现时两个人就防备的挡在了虞虚钰身边。“看来牧老鬼说的不假,你们两个小鬼很护着我家的小丫头!”

  一句话令牧尘轩和凌霄迟疑了一下,牧老鬼这个名号如果不是五大家族老一辈的人不可能有人知道,当然还有远古家族!可他还说了虞虚钰是他家的小丫头,他会是虞儿家族的人吗?

  “你是什么人?”

  “对我那么防备,看来那群家伙让你们很忌惮啊!”老者从身上取出一件物品给他们――牧家的木兰花金铃!

  牧家家铃有几种等级:

  普通家仆的是圆形的树叶纹铁铃;

  院内家仆的是菱形的流云纹铁铃;

  普通长老的是花型的荷叶纹铜铃;

  家族子嗣的是花苞型的木兰花纹银铃;

  八大长老和凌家的是花型的木兰花银铃;

  木兰花金铃除了这一代牧尘轩多给了不是牧家人的凌霄以外只有牧家家主才会有!

  木兰花是牧家的家族代表标志,没人会冒着断送性命的危险去仿造牧家家铃!而牧尘轩和凌霄的金铃都在,那这个人拿着的就只能是还没有归虚交入宗祠的老家主那个了!

  “我是姬家二长老姬郁和大长老姬青是同胞兄弟,现在可以让我看小丫头了吧”

  牧尘轩捏着金铃和凌霄缓缓让开了。姬郁一眼就看到虞虚钰手上的血纹一瞬目光深邃,拿起凌霄放在床边的银针刺破自己的手指将流出的血顺着血纹画了一遍又扶起她在她的脖颈处以前族纹的地方画了一遍等着血液消失。

  “丫头,我能做的只有那么多了…有些东西得靠你自己了”

  血液被血纹吸收后血纹也消失了,虞虚钰的体温开始慢慢的恢复正常!姬郁放下虞虚钰准备离开,刚转身就被听到了虞虚钰的喃喃呓语“蝴蝶…凤凰…”说完眼角滑下了眼泪……

  姬郁在虞虚钰说完最后那个字后手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我说牧老鬼…怎么不去找大木头…原来是…让我来试试…他是不是…还活着吗?”他眼神悲戚再听不到其他的声音走出了木园……

  虞虚钰在姬郁走后就醒了,一睁眼看到的就是牧尘轩和凌霄满眼血丝焦急的眼。

  “虞儿,你身体有哪里不舒服吗?”凌霄给虞虚钰搭上脉“脉象平稳无杂乱但虚弱无力,调养调养便好。”两人齐齐松了一口气虞虚钰闭上眼一语不发。两人相互递了个眼神一起出了房间齐齐叹了口气,这种时候就让她自己静静吧。

  因为这件事之后的一个月,两位大少一直守在虞虚钰身边。本以为姬家的二长老还会来,可自从救起虞虚钰后再也没出现过,却不日等来了牧家三长老。

  牧家长老张伯是在两位少爷都不在的时候来带小姐走的。木园的管家德尔是见过牧家的信物和老人的,张伯出现时他有些惊讶查过信物便让张伯进了木园。张伯之前就看过木园的构造图,进了木园直接就往后花园去了边走边目测着距离,在距离虞虚钰十五米的地方停住了脚步。等琴音一停便听到了那十八年如一日的一声“张伯”,回头依旧是那如皓月般的女子。

  “小姐”张伯朝虞虚钰恭敬的行了礼,“有个地方您现在是时候去了。”张伯是除了牧家两位少爷以外一直陪着她的人,虞虚钰的有些事张伯了解的比两位少爷了解的更甚。虞虚钰看了一眼手上印记消失的地方低眉陈默。

  “有些事小姐去了自然就会知道的”张伯知道小姐其实从会记事起第一次发病就知道自己的身世一定牵扯太多不一般的东西。

  她知道张伯说的是地方和她的身世有关。张伯从她记事起就一直陪在她身边就连休息时也在她房间的旁室只要她的房间一有什么不该在的东西他都会第一时间解决好不打扰到她。可在三年前她和牧家双少到柏林时,张伯将她送到木园却离开了她,去了其他地方她就知道她以后一定会去那里的!因为张伯说过“牧家的每一个长老都是为了牧家的每一个继承人而存在的!而我是为了小姐而存在的,我无论去了何处,小姐终会是终点。可我希望我再一次见小姐是回牧家之时…而不是我在柏林再见小姐。”

  “张伯,我该离开牧家了是吗。”

  虽说虞虚钰心中早就有预料,但当这一天真的到时她心中还是不舍的。可她不愿让哥哥们为她受伤…

  张伯看出了小姐的不舍和纠结

  “小姐…无论以后会如何,我张泉都会陪着小姐的!”

  “我们走吧”

  德尔既知道张伯是牧家人在虞虚钰和他离开时便没有拦,虞虚钰只告诉他不必等她回来用餐便离开了。

  虞虚钰和张伯走后大约一个半小时凌霄就回来了,一回木园就直奔着后花园去一看虞虚钰不在花园心中忽然不安便疾步朝她的房间去,也不在房间里他便慌了!

  德尔管家正在让人准备晚餐就看到凌霄火急火燎的快步走到他面前“虞儿呢?!”

  “小姐和牧家的张伯出去了”

  “张伯?张伯怎么会……难道姬家出事了!张伯有说他们要去哪里吗?”

  “张伯没有告诉我去向,小姐让我们不要等她回来用晚餐。”德尔忽然觉得小姐不仅仅是出去一趟那么简单了。

  “马上派人去通知尘轩”

  木园再次乱成一团

  ……

  柏林游山深处

  “先生,您的客人到了”

  “去请他们进来”

  “是”

  ……

  虞虚钰看着眼前倚着古树建成的肃穆又神秘的阁楼有一种莫名的共鸣感

  “先生、小姐你们请”

  进入阁楼内所有的摆设虽都是原木制作却又有现在流行的花纹和样式,心中莫名的有种亲切感…

  “钰丫头…”姬郁从楼上来到外厅就见到她目光沉沉盯着屋中的摆设“这里是你父母曾经的住所,也是你出生的地方。我离开家族之后一直在这里…等你”

  “我父母…”

  “你跟我来”

  她跟着姬郁上了阁楼,张伯则在下面等候

  阁楼第二层是个收纳书籍的阁楼,全都是内嵌式的墙柜。他走到一个书柜前拿起居中间的三本书,按了书下的柜面,柜面就下陷了一指节的深度,墙面开始向两边移动分开一道门的位置。

  虞虚钰完全没有惊讶在由树干全面支撑的墙面上做机关分开墙面。她小时候就对机关类的东西感兴趣,她会做的第一个大型机关就是墙面机关。

  “跟我进来吧”

  进入由树干掏空形成的暗室一入目就是布满墙面的奇特符文――几天前像火焰一样的蝴蝶留在她手上的图文!看轮廓像蝴蝶,但花纹又是火焰,飞舞的样子又像凤凰。

  “这是我们姬氏一族的族纹图腾”姬郁看她一直盯着墙上的图案就开口解惑,从桌上的盒子里拿出一个玉坠和一张牛皮纸递给她,“火凤蝶是我们姬家的圣物,它是浴火重生的凤凰。它们中最高贵的金凤蝶,它们为我们姬家的继承人而生,蝶王也只认我们姬家的继承人!”

  “我是古族姬家的人”

  “是…我们姬家曾经是江州的一代枭雄!三大古族:姬家、墨家和流家曾是江州一带玉石发家的霸主。墨家以黑色蛟龙为族纹,他们是以买卖玉石原石发家,江州买卖玉石原石的场所九成都是墨家人的;而流家则是以蓝色海浪和云朵为族纹,制作精巧的玉器他们家是江州大头就算是现在也没人能比的上流家人;而我们姬家则是三大家族发展的地基!我们以红色的火凤蝶为族纹,我们姬家人对玉石有天生的敏感性,对于原石寻找我们姬家人向来都是快速又准确。就这样我们三大家族一直以来都扶持着发展,可到后来三家就开始面和心不和,最后墨家和流家联合想要吞并掉我们姬家但败给了我们。我们三家都元气大伤,姬家隐退休养,他们想乘次机会扩大被小家族反噬消散了,他们知道我们姬家的宝藏和财物最多就一直在找,可我们退隐他们找不到就不了了之了。直到后来你的出现让姬家重燃希望才出现在世人眼前…却被旁支就这样毁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墓语·长生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墓语·长生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