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古道西风战地品
咸烧白2020-07-19 12:392,345

  清风高吹,鸾鹤唳。

  杜川潜伏在草木之间,盯着古道,沉默不语。按照李玄鱼的计划,那位卑鄙上位的郡守应在此时路过这条深林老路,可杜川和她埋伏林间许久,却丝毫不见动静。

  “喂,女侠,你是不是搞错了?”杜川翻了翻白眼,心生不耐。

  李玄鱼皱眉,眼神中却闪过了几丝挣扎,低声道:“再等等。”

  “等?两位在等什么?”

  杜川悚然一惊,霍然抬头,只见不远处的枝丫上已站着一位青衫剑客,鬓生白发,一袭青衫轻轻摆动,清癯的脸上尽是一副冷漠的神色,盯着草中的两人,眼中却是一片嘲弄的神色。

  杜川握刀不语,却听李玄鱼轻声道:“棠溪,邵胤虎门下两大地品之一,修春秋剑法,剑法可入地品下,内功地品上。”

  杜川挑眉,疑声道:“那邵胤虎不过地品修为,那人品的赵家五兄弟倒也罢了,为何门下还有地品高手?”

  李玄鱼顿了顿,轻声道:“当今邵太史不仅位居朝廷三公之一,内力更是天品中境,而邵胤虎正是此人的幼子。”

  杜川心中凛然,凡极致者皆不凡,庙堂三公本就是一人之下的存在,而天品中境的修为更足以在江湖称雄称霸,两权在握,其牵扯之深,绝非表面那么简单。

  “这买卖似乎并不简单啊。”杜川瞥了她一眼,轻声道。

  李玄鱼咬了咬牙,道:“事后随你提条件。”

  “嘁!”杜川无奈,瞧着那名缓步走来的青衫剑客,轻声道:“你别出手,交给我。”

  “小子年纪轻轻,口气倒不小!”棠溪怒极而笑,眼中神色更冷了几分,话音落地,剑花一抖,分光十三叶,一把铁剑竟化为十三剑影,朝着杜川便狠狠压下!

  杜川心头一跳,眼前这人显然走的是快剑一脉,剑法精湛,内力浑厚,始一出招,就给了他极大的压迫感。

  右手提刀,丹田一热,杜川眼神清冽,朝着前方狠狠一刺!

  “叮!”

  棠溪面色一变,后撤一步,惊声道:“地品刀意?”

  杜川抿嘴不答,双手握刀,抡了个半圆,当空朝着棠溪便狠狠砸下!

  大快刀真意,泼风大砍刀!

  棠溪眼神一冷,方才杜川一刀显然看透了秋意分光剑,他练剑数十年,凭借一本上品剑谱《春秋剑法》才堪堪将剑法练至地品之境,眼前这少年郎看样子也不过二十年岁,可仅仅一个挑刺就破去了大圆满的分光剑,若没有地品中的刀法神意,何能至此?若真如此,此人定是大宗派子弟,那李玄鱼何时与这等人物有了牵连?心中念头闪烁之间,却忽见杜川已抡刀劈砍而至!

  “好胆!”棠溪怪叫一声,内力汹涌澎湃而起,衣袖猎猎作响,一把长剑骤然点亮,狠狠朝着金攥胎刀斩去!

  “哐当!”

  风声炸裂,落木萧萧,杜川双手狠狠一震,后退七八步方止住身形,却见棠溪一脸冷漠,举起长剑喝道:“我不管你是何派子弟,若此时速速退去,邵郡守可既往不咎!”

  李玄鱼面色一变,内心稍急,提枪便欲上前。

  杜川横身一挡,转头对她笑了笑,朝棠溪朗声道:“刀到用时方恨少,古人诚不欺我。与阁下对刀两次,只觉脑中又有了许多奇思妙想,前辈便与小子再对几刀,如何?”

  棠溪面色阴沉,冷笑连连,连说了三个“好”字,双手举剑,一股清风忽自东而来,剑意生生不息,层层叠加,气势更盛数分!

  李玄鱼面色一变,沉声道:“小心,是棠溪成名剑法‘春风不染’!”

  杜川甩了甩刀,眼中神光闪闪,不用李玄鱼提醒,他已感受到棠溪剑中浓郁的剑意!举刀胸前,意沉丹田,体内生生不息的内力猛然迸发,杜川咧嘴一笑,轻声道:“春光春光,你一式‘春风不染’,且瞧瞧我这‘春光不尽’如何?”

  春光不尽柳何穷,一步登天惊山槐!

  《南晷大衍刀术》中祁连山刀圣的“春光不尽”与烛龙刀派入门刀法“山槐提刀”两式,且不说精妙玄奥之处相差甚远,两式刀意亦风牛马不相及,但杜川偏偏就在出刀的一刻,以山槐提刀起手,内力绵绵不绝,经少商穴喷涌而出,长刀刀身铮亮,如秋水寒月,刀光自平地乍起,生生不息,如春光澹沱,声势逼人!

  “轰!”

  李玄鱼目露惊骇,前一刻瞧着棠溪春秋剑意起,这位在江湖中也算得高手的地品供奉,一身内力已浑厚至地品上的水准,剑法更入地品门槛,莫以为这地品剑法弱了名头,世间剑法何止千万?便是上品剑法也不止于此,可无论剑法如何上乘,练至大成也不过人品之境,要想触摸地品的门槛,若无领会剑之神意,何能入得了榜?原以为杜川这名少年有着地品的内力,两人合力也只能铤而走险击杀邵胤虎,但此刻瞧着两人无比相似的剑法,分明是杜川后入为主,以力压之!这得多高的刀法?地品上?还是那传说中的天品?

  棠溪面色冷漠,心中却是骇然不已,眼前这少年内力约摸也就地品中的水准,一手刀法却精妙绝伦,若不是他以高深的内力压制着这柄长刀,早便被这少年劈死了数百次!不单如此,两人相拼已不下千刀,寻常地品中修士在如此高强度的对拼下早已力竭,但观之杜川却依旧神采奕奕,出刀淋漓尽致,锋芒如初,不似勉强,苦苦维持不败的他内心发苦,震剑欲退,却被杜川狠狠拦下。

  “想走?”杜川咧嘴一笑,刀锋一转,出刀一变,却换做了刀法中最为偏门的“逆刃刀法”!

  “小爷大发慈悲,换个不曾熟练的刀法,与你再对几回合,如何?”杜川嘴角带笑,手中刀法却不停歇,连绵不绝,以“逆刃刀法”为起手式,将《南晷大衍刀术》中揣摩的刀法一股脑使了个干净!

  驭刀万术藏一,尝以一化万物。

  杜川领悟的“万物一刀”已初入天品门槛,如今莫说天下刀法,以基础十三式推演,杜川亦能演化千万刀,只不过他如今根基尚浅,约摸也就万物一刀入了天品门槛,以他的刀法也就地品上的水准,而以万物一刀来驾驭其他刀法,倒也出乎意料地熟稔。

  棠溪接刀不停,瞧着眼前这个刀法不断变化的少年,心中寒意渐生,听闻当今天下绝顶剑宗葛集,成名前最喜与人决斗,磨炼剑法,杀一人成一剑,等成剑宗之时,座下已白骨累累,伏剑万千,难道眼前这人又是一个少年刀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下朝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下朝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