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进男媳
风华水越2021-01-20 19:023,531

  “若若!”魏遇一从外面回来就满面笑容地朝正坐在沙发上的若初大步走去。

  若初闻声放下手中的书,起身为魏遇宽衣。

  “若若,”魏遇凝视着若初俊美的脸庞,柔声唤道。

  “嗯,怎么了吗?”若初将魏遇巧克力色的西服外套挂在衣架上,转身疑惑地看着魏遇。

  魏遇拉着若初在沙发上坐下,目光澄澈地看着眼前的人儿,“若若,老宅那边有个一年一度的家族晚宴,我的家人想趁这个机会见见你。”

  “什么?见我?”若初诧异地瞪大双眼。

  “嗯,他们听说了我们之间的事,对你很感兴趣,所以,若若,你愿意跟我回去看看吗?”

  若初深吸几口气,就像溺水的人好容易呼吸到了空气,“什么时候?”

  魏遇安抚地亲亲若初的嘴角,“今晚。”

  “这么快!”若初皱了皱秀气的眉毛。

  “嗯,那边也是不久前才打电话通知我的,”魏遇无奈道。

  魏家人通有的脾性,想一出就是一出,还是当机立断,说一不二的。

  听见魏遇如此说,若初不经思绪万千,沉默良久。

  魏遇讨好般将若初拥入怀中,“莫忧、莫怕,家里那些长辈有愧于我,有我在,他们不会为难你的,放宽心。”

  “嗯。”良久,若初才轻轻应一声。

  魏遇看看大厅中的大摆钟,已经下午五点多了,他收到消息就匆匆回来了,做了一天的工作,忙的几乎没时间吃东西,这会儿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宴会大概七、八点才开始,这里老宅还有段距离,提前出不多一小时走就行了。于是魏遇吃了几块茶几上的糕点,又掰了一根香蕉慢吞吞的吃着,边吃边欣赏沉迷于书本之中的若初。

  果真儿是天仙啊,无论做什么都那么赏心悦目。

  短暂的休息了一会儿后,约好的意大利造型师也来了,由先管家一丝不苟的招待着,魏遇趁着空档,牵着若初来到卧室,打开宽大的衣柜,开始为俩人挑选适宜晚上宴会穿的礼服。

  衣柜很大,左边放着的是魏遇的衣服,花花绿绿各式各样的已经塞满了,右边叠放的则是若初的衣服,除去这几日穿的,几乎都是崭新的。

  魏遇规划了半天,终是为若初选了一件绣着银色花纹的白色西装,自己则是挑了一件同款的绣着暗蓝色花纹的黑西装。换好衣服后,魏遇英气逼人,一张冷峻的脸透出禁欲的气息。若初则是温文尔雅,给人一种谦谦君子之感。

  俩人站在一起,天地间似是瞬间失了色。

  一切收拾妥当后,俩人就出发了。老宅离小魏府有些许远,一个在城西,另一个则坐落在城东,但好在时间并不紧张。车内非常安静,魏遇目光灼灼,率先打破沉默,“魏家自久就有条规矩,凡子孙年满20岁,必须独自脱离主家自立门户。当然,魏家不会如此绝情,20岁,还只是个初出茅庐的愣头小子,魏家会借一些钱给他,然,这些钱是必须要还的。”

  “那要是将来并没有出息的子弟呢?”

  魏遇沉默半晌,答道:“若是没有出息,那便是废物。没有价值的东西,魏家不会过多地去理会,给他些钱财,任他自生自灭。”

  若初有些难以置信,原本他以为魏家不是冷血的世家,而今才晓得,弱肉强食,才是魏家的准则。

  魏遇笑笑,说:“现在家中只有两位长辈执掌大权,虽然都身在高位,但对小辈都是和蔼极了的。等会儿,你不必担心他们会为难你。”

  “嗯。”若初眨眨那双真挚的大眼睛。

  魏遇忍不住亲亲若初的眼角,温和道:“无论何时,我永远都会站在你身边。”

  暮色中,一辆黑色的汽车驶进了魏宅。此乃魏家老宅,刚翻修过没多久,像是一座华丽的西方宫殿。

  魏遇牵着若初下了车,高调地从正门进入宴会厅。随着他们的出现,大厅内原本嘈杂的声音逐渐静下来,作为背景的音乐竟也停了下来,上百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这姗姗来迟的一双人。这其中,有好奇的、看笑话的、轻蔑的、嫌恶的、甚至还有嫉妒的。

  魏遇则是若无其事,面带微笑,气场十足地牵着若初向大厅的一侧走去。人们纷纷让开一条道,若初一眼就看到了立于尽头那人。

  此人脱去了一身军装,换上了一身深色的唐装,头发和胡须被岁月染成了银白色,脸上因为笑容挤出了几道皱纹,目光慈祥,很是和蔼。

  “爷爷!”魏遇走到跟前喊了一声。

  “哎哎。”魏则亲切的连连答应。

  “爷爷,近来可安好?”魏遇不着痕迹地微微握紧若初的手,一脸灿烂地向眼前的老者问候。

  魏则瞪大双眼,详装生气,“好?那当然是好的不得了了。没你这个小赤佬给老夫添麻烦,那就跟好了!”

  魏遇讨好地撒娇,“爷爷!”

  魏则懒得再去理会自己这亲孙子,缓缓将目光移向魏遇身边的若初,秒变脸,吹胡子瞪眼睛,“孽障!你还真领了个男人回家?你这不伦不类的狗东西,是想让我魏家沦为千古笑柄,还是想让我魏家自此断子绝孙?”

  由于魏则的声音很大,在这较静的大厅里尤为显得突出,是周围看戏的群众更加兴奋。魏遇眼底没了温度,将若初的手握得更紧,空气里飘着复杂的成分。

  “爹,您这戏演的也太过了一点吧。”只见人群中走出一位身姿挺拔,样貌英俊,身着银色西装不过40岁年纪的男人来,他的表情带着些许玩味。男人左手拥着一位容貌艳丽的妇人,身后还跟着一年轻人。

  魏则听完儿子的话,表情又秒变,恢复了一脸和蔼的笑容,“臭小子!”

  这下,魏遇什么都明白了,敢情这老顽童戏瘾又犯了。只好装作不在意,向魏书儒和夫人打招呼,“父亲,姨太。”又扭头对旁边沉默的若初说,“若若,快喊伯父和爷爷呀。”

  若初将视线从魏书儒身后回来,道:“魏爷爷安,魏伯父安。”说罢,又向魏书儒身边的年轻人点头,唤了一声“兄长。”

  魏则满意地点点头,“倒是个乖巧的。”

  年轻人先是惊讶,后是平静,温和地应了一声,“小初。”

  魏书儒笑眯眯的说:“怎的从未听说沈家主有个弟弟。”

  沈清源笑着说:“小初是先父在我幼时领回家认的义子,并非亲兄弟。”

  “哦,原来如此,若初,沈若初。”魏书儒笑意不减,这么算来到还算是门当户对。

  魏书儒板着脸,冷声问魏遇,“你认真的?”

  魏遇则是一本正经地说:“父亲,儿子认真的不能再认真了。”

  “哼,记住你今天的话,哪天要是反悔了看我不打断你的狗腿!”魏书儒说完,又狠狠剜了魏遇一眼,接着换了一副面孔,对看热闹的众人喊道:“各位,让大家见笑了,魏某人含辛茹苦养大的儿子,今日领回来一个男媳妇,实属家门不幸。不过,既然领进门了,那就是我魏家的人了,那可就容不得外人来指指点点。”呵呵,魏书儒面目和善地笑笑,“改日大喜之日,还望各位多多捧场啊!”说罢,向众人抱拳晃了两下,搂着那貌美的妇人混入了人群。

  虽说如今仍还是魏则掌管着魏家的大权,不过,近几年魏则在政治舞台上露面地越来越少了,反倒是魏书儒渐渐活跃起来,这就说明,老将军要渐渐的把身上的担子卸给儿子了。

  现在,魏家说话最管用的是他魏书儒了。

  魏书儒这一席话,就代表了整个魏家的态度。魏家将来的当家主母会是个男的。

  众人眼见热闹没那么好看了,纷纷转移了注意力,大厅里再次活跃起来。

  魏则到没再说些什么,只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真是人老了,经不起这么折腾了,乏了乏了。”说完,也退下去休息了。

  整场戏当中,若初就像个局外人,既没有机会表达自己的意见,也不想去表达,有什么关系呢。他只是默默地盯着那个他曾经放在心尖上的人。

  沈清源温和地看着若初,“小初,是不是沈兰?”

  若初当然知道沈清源问的是什么,却只是轻轻摇摇头,“兄长,都过去了。”

  “你现在过得可好?”

  若初看了眼从进门开始魏遇就紧紧握住他没有放开的手,慢慢地也回握住,两人的手此刻亲密无间的纠缠在一起。

  若初笑着说:“很好啊。”

  沈清源思索两番,对若初说:“小初,只要你还想回来,沈家就永远是你的家,沈家的门,就永远向你敞开。”

  若初正想说些什么,一道尖锐声音让他打消了念头。

  “哥!你说什么呢!这个野种这么肮脏,你怎么还能让他回沈家呢!”沈兰的声音高过了一切,惹得又有几道视线向他们扫过来。

  “住嘴!”沈清源看向这个没脑子的妹妹,恼怒的低吼着。

  “哥,沈家世代以来的清誉不能让这个窑子里出来的贱人玷污了!哥~”沈兰眼睛都急红了,拉着沈清源的袖子,不服气地跺跺脚。

  “哇!真是精彩啊,这么就没见了,沈家主的演技真是越来越精湛了。可我还是一如既往地觉得虚伪至极!你们沈家如此对待若初,那可是你们的错了。我话撂这了,我魏家可稀罕若初了,定会把他当做无价之宝,捧在手心,含在嘴里!用不着你们沈家在这里假惺惺!”魏遇说罢,霸气地扣住若初地腰,轻蔑地看着沈家兄妹。

  “什么时候魏家太子爷的脑子里进了屎了,什么样的货色都看得上了?”沈兰不甘示弱的顶回去。

  沈清源脸上青一阵白一块,瞪着自己的好妹妹,“我说够了,沈兰你大家闺秀的礼仪喂狗了了吗?简直跟市井泼妇没什么两样。”

  听到这,魏遇脸上也不太好看,沈清源这什么意思?我跟市井泼妇吵架?

  “魏公子,沈某突然想起家中还有些许事情需要处理,就先告辞了。”说完,也不等魏遇回答,拽着沈兰走了。

  可怜了魏公子,有气不能撒,只能咽下去。看看若初平淡的侧脸,问道:“还好吗?”

  “恩,没事,本来也不打算回去了。”若初深吸一口气,吐出。

  魏遇心疼地亲亲若初的嘴角,“魏家就是你的家。”

  若初不知怎地,这句话好像牵动了自己的心弦,终于露出了几天最真心地笑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