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蛛丝马迹
桃汀2020-06-29 20:131,821

  谢韫睁开眼,只觉得头痛欲裂,隐隐约约忆起些昨夜的画面。

  充斥着酒香的,旖旎的画面。

  他狠狠在头上拍了一下,抬眼就正和白子均对上。

  白子均还未说什么,谢韫就先想到自己搂着人家脖子亲亲啃啃的醉态,飞快拉高褥子遮住了脸。

  白子均也不知该不该开口说话,只能静静坐在塌边陪他。

  过了约莫半炷香的时间,他坐起身,对白子均说:“是我的错,我向你道歉。”

  见他面色微变,谢韫睇他一眼:“怎么,以为我要和你算账?我又不是那胡搅蛮缠的人。昨夜是我喝醉轻薄了你,我以后绝对不会再犯这种错误。”

  “轻薄?”白子均念了一遍,摇了摇头:“阿菱,那不是轻薄。我不愿意才叫轻薄。但我十分愿意,心中还很高兴。”

  “管你怎么想!”谢韫弯下腰穿靴,几乎要把下唇咬出血来。

  他甚至不敢仔细去想到底发生了什么,若不是对着白子均还要脸面,早就悔得捶胸顿足了。

  白子均道:“好,我们都不想了,先找到鵸鵌要紧。这地方还是有古怪,过了一夜鵸鵌的味道没散,反而愈加浓烈了,我们需要找人问问。”

  谢韫点了点头,推开木门走了出去。

  二人到了楼下,大堂已经收拾妥当了。老鸨走上来,硬生生扯出一个笑容:“二位爷昨夜可休息好了?”

  谢韫摸出银裸子放在她手上,她笑容才真切了些,赶忙揣进了衣袖里。

  “慢走啊,下次再来。老奴定把最漂亮的姑娘叫出来伺候您二位。”

  她扭身要走,被白子均拦了下来。

  谢韫道:“有几个问题想问你。”

  老鸨才拿了银钱,还没焐热,态度十分殷切:“好好,二位爷随便问。”

  谢韫在桌边坐下,问她:“昨夜花魁为何不露面。”

  老鸨的笑容僵了一瞬:“老奴说过的,迢迢姑娘昨夜身子不适。”

  “那些人提的条件不过是见上一见,你却担着被砸店的风险也要护着她。”谢韫撑着头:“怎么,她一人比整个入云阁还重要?”

  “这……”老鸨头上冒了汗:“迢迢是花魁,挂牌快一载了。宾客全都是为了她而来的,说是最重要也不为过。我们这地儿若是没她,生意不会这样兴隆。”

  “你为何怕她?”谢韫盯着她的眼睛:“难道不应该是她怕你才对。”

  老鸨支支吾吾半天才道:“大爷,您别为难了老奴了。话我也不好多说,总之迢迢姑娘是个有本事的,您二位若真好奇,下次再来见上一见就知道了。”

  “那好,我换个问题。最近这里可有姑娘意外身死?”

  见谢韫不再揪着花魁问,老鸨明显松了口气。

  “二位爷也知道,最近县里来了只妖,我们入云阁前前后后有五位姑娘都被她吃进肚子里去了。”

  白子均一直背着手站在旁边,闻言插了句话:“同一地方死了五人怎么还敢开张?”

  “那些姑娘不是死在这里的。”老鸨压低声音:“都是被人赎身带回府里,结果不出三日就被妖怪吃了。老老实实留在入云阁的姑娘都活得好好的。”

  说到这,她冷笑一声,面色带了些嘲讽:“那些小蹄子,都以为被赎身就飞上枝头变凤凰了,要老奴说,草鸡生来就是草鸡的命,心太大了,可不就得被妖怪盯上……”

  谢韫起身:“最后一个问题,不知何时迢迢姑娘还会露面?”

  “再过五日。”老鸨伸出手比划。

  二人离开入云阁,谢韫若有所思地盯着门前挂的巨大牌匾。

  “妖怪为何食人?”他问身旁的人。

  白子均道:“有些是习性,有些是喜杀戮。”

  “鵸鵌食女子和稚童,是习性吗?”

  白子均道:“不是,鵸鵌生性不喜食人。”

  “那为何不食男子,专挑女子下手?”

  白子均闻言想了片刻:“也许是因为女子相对男子来说体格孱弱,鵸鵌杀起来容易。”

  “你食过人吗?”谢韫忽然转头看他。

  “……”

  见他迟疑,谢韫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白子均伸手拉住他:“阿菱,我没有。”

  “也是,”谢韫停下脚步:“要不那时你就更省事了,直接一口将人吞了,还不用周旋那么久。”

  他故意这样说,以为白子均又要反驳他,那人却沉默了。

  谢韫至今都不知周皇为了护他这个太子安然无恙,下过那道‘太子死,所有皇子陪葬’的圣旨。

  而白子均,其实真的想过直接杀了谢韫夺位,动手之际被那道圣旨拦了下来。

  “是不是这办法不错,当初你怎么没想到。”谢韫笑了起来:“这样看我作甚,我说的不对?莫非你还是个大慈大悲的妖怪,从来不动杀心?”

  “……不。”白子均拉着他的手松开了:“我杀过很多人。”

  他其实不愿意讲这些给谢韫听。

  但曾经的他,确实杀了很多人,多到他用了五千年也无法洗去身上的罪孽飞升成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菱花潭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菱花潭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