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五殿下
桃汀2020-06-29 20:111,662

  谢韫一觉舒舒服服睡到天亮。

  昨日他说出那句伤人的话,常山仙君一脸落寞离开了,果真再没纠缠。

  早知如此,他一上来就该把话说明白,还能再快些捞个清净。

  “菱川仙君——”和曲在庭院里浇花,广袖流仙裙上的玉带被风吹地飘了起来,在她身后弯出优美的弧度。

  花朵娇艳欲滴,仙娥纤姿秀逸,实在美不胜收。

  “早。”谢韫神清气爽。

  他浅笑着转过头,正巧对上一张煞风景的脸。

  “你怎么又来了?!”谢韫的笑意凝固在唇角。

  “我回去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对。”常山仙君换了衣裳,是件墨色的束腰缎袍,袍内露出银纹镶边。看上去不像是神仙,反而愈发地像当年那个凡间骗子。

  “阿菱,你同我讲讲,当年的事你还记得多少?”

  谢韫咬着牙道:“不记得!什么也不记得!”

  他算是明白了,白子均这几千年又养出了个揭人伤疤的喜好。

  这厮伤了人,还非要把人家好不容易愈合的伤口再挑破。

  简直欺人太甚!

  常山仙君面色严肃:“我需去你灵府中探探。”

  “……”

  谢韫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和曲也睁圆了美目打量着二人。

  “你无耻!”谢韫脸红得几乎滴血:“这种孟浪之言也说得出口!”

  也不怪他羞愤欲绝,毕竟常山仙君这句‘去你灵府探探’就等同于‘我要和你双修’。

  当年两人也耳鬓厮磨了一载有余,谢韫不自觉就想起些羞人的画面,霎时变得更加难堪。

  “那个……”和曲惊疑未定,弱弱提议:“要不然我先走?”

  谢韫满脸红霞,自己尚未察觉,硬是装出一副淡然的模样。

  “和曲仙子,你莫要误会,他刚飞升,还不懂得神仙的规矩,乱说了话。”

  “我没有误会!”和曲连连否认:“常山仙君,你说得话我听也听不懂。我,我还有事要做,先行一步,二位仙君珍重……”

  她话没说完就溜得没了影。

  “白子均,”谢韫气得头晕:“你给我滚出去!”

  “让我探探唔……”常山仙君被他捂住嘴,再说不出那句孟浪的话。

  谢韫不想与他挨得这般近,却更不想听他再胡言乱语。

  他的掌心贴在那人的唇上,有一点湿润的触感。

  谢韫在‘唤来天兵把他撵出去’和‘施个仙法把他变成猪’之间犹豫不决。

  “阿菱……”常山仙君把他的手拿了下来,瞳仁的颜色深了一些。

  谢韫飞快在他衣襟上擦了擦手。

  然后,他眼睁睁地看着白子均头上长出了一对角。

  谢韫惊了,心思一时间百转千回。

  怪不得当初在凡间被白子均玩弄于股掌之间,感情这骗子根本就不是凡人,而是只披了人皮的妖!

  常山仙君顺着他的目光摸到了头上淡蓝色的角,轻轻侧了侧头,又将那对角隐了去。

  “我兴奋的时候会露出妖的体征。”他解释。

  谢韫难以置信:“你是妖?!”

  常山仙君愣住了:“你不知道?”

  谢韫没好气:“我最么会知道,你就是个骗子。”

  “……我明白了。”常山仙君说了句奇怪的话:“原来昭狱之后的事你都不记得了。”

  “你到底在玩什么把戏?”谢韫皱眉。

  说句实话,他现在对着白子均还是心有余悸。

  也就是面上装装无所畏惧,实则怕得腿肚子都在打转。

  无论这人说什么,他都觉得他是心怀鬼胎,没安好心。

  “你忘了重要的事情。”常山仙君的脸上有一丝难过,却也有一丝释然。

  “……对,我什么都记不得,前尘往事大风散去,你我今后再无瓜葛。”谢韫冷冷道。

  常山仙君却问他:“和曲仙子唤你仙君,可其实你是五殿下?”

  谢韫抬了抬下巴:“没错,我是五殿下,但是我就喜欢让别人唤我仙君,与你何干。”

  “回九霄前,你还不是五殿下。”

  “……”

  谢韫没再接话。

  怪了。

  这件事,昨日才飞升的白子均是如何得知的?

  当初他被东极天尊带回天庭,元灵大伤,吃了几百年的仙丹才养回来。

  开天辟地以来,天帝所有的儿子中,他认第二惨,绝对无人敢认第一。

  天帝到底念着一份父子情义,又或许是念起了当年狐族侧妃的美貌。总之见他如此可怜,就恢复了他五殿下的身份。

  只是天后所出的殿下就有五个,他恢复不恢复殿下的身份,待遇差别其实也不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菱花潭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菱花潭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