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狱中分离
桃汀2020-06-29 20:111,471

  太监的呼喊在狱中回荡,李德顺腿一软跪在了地上。

  谢韫难以置信地后退了两步:“不会的,太医明明说过,明明说过还有几日。”

  “八皇子,是八皇子!”太监抖若筛糠。

  谢韫这才看见他胸膛破了个血窟窿,肠子几乎都拖在外面。

  “八皇子反了!”太监喊出这最后一句,呛出几口污血,直挺挺倒了下去,大睁着的眼中满是惊恐。

  谢韫似乎理解不了他的话,无助地看向白子均:“为何他说阿甯反了?”

  白子均沉默不语。

  一片寂静中,哐哐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持着刀枪的官兵冲进昭狱,明晃晃的利刃直指谢韫的脑袋:“先皇驾崩前下旨,五皇子不堪大任,废其太子之位幽禁东宫。封八皇子为太子继承皇位。”

  领头的官兵站出来,目光森冷:“五皇子殿下,跟我们走吧。”

  谢韫大怒:“你们这是造反!”

  他便是再愚钝也明白过来了,谢甯杀君弑父,假传圣旨,这扮猪吃虎的皇弟早就谋划着要夺位。

  李德顺也叫嚣起来:“圣旨在哪里,老奴要看圣旨……”

  他话音未落,就被官兵划破了脖子,一命呜呼。

  “五皇子慎言。”沾着血的刀刃又逼近了些:“八皇子是太子,明正言顺继位,岂容尔等妄议!”

  “带我去见他!”谢韫一把握住眼前的刀刃,血透过指缝滴在了地上。

  他却完全不觉得痛,满心都是被背叛的愤怒。

  官兵哈哈大笑:“现在这宫里,可没人听您差遣了。”

  “阿菱。”身后的人突然握住他的手,松了他的气力,带着他离远了那柄长刀。

  谢韫扭头看去,就见白子均握着他的手放在唇边,在他指腹的伤口上轻轻舔着。

  所有人都被他这怪异的举动惊得双目圆睁。

  谢韫怔愣地望着他沾了血的唇。

  白子均在他手背上吻了一下,轻声道:

  “闭上眼睛。”

  谢韫也说不清是为何,听到这句话,一双眼迅速合上了,努力去睁也睁不开。

  他听见了耳边接连传来的惨叫和利刃入肉的声响。

  “白椽……”他陷在一片黑暗中,莫名有些怕,不停唤着白子均的名字。

  没有人回答他。

  “妖怪!妖怪啊!”身边的人撕心裂肺地尖叫。

  有几滴血溅到了他脸上,散着腥甜的气味。

  谢韫闭着眼立在牢房中央,看不见四周人间炼狱般的景象。他只是摸索着,想要知道白子均在不在身旁。

  过了不知多久,所有声音都消失了,只剩一片寂静。

  谢韫被人抱进怀中,脸埋在了那人的肩上。

  他依旧睁不开眼睛,试探着问:“白椽,他们都死了吗?”

  白子均在他耳边轻声道:“都死了,没有人会再伤害你……”

  良久,谢韫苦笑着叹了一声。

  “本来以为我能护着你的,到最后,还是靠你来救我。”

  没有人会伤害你了……

  这句话,这么快就换了白椽去说。

  胸前忽然被一股温热的液体染湿了,谢韫一惊,从他怀里钻了出来,想要伸手去摸:“你受伤了?”

  “一点小伤。”白子均的声音很平静,听不出任何痛苦。

  但谢韫知道他就是这样的人,再痛也只会忍着。

  谢韫摸不到,拼命想要睁开双眼看他,却只是徒劳。

  “阿菱,”白子均抚着他的脸颊:“我可能要先走了。”

  “我们一起走!”谢韫急切地要去拉他的手:“我们出去,找御医为你医治。”

  “我必须自己走。”

  白子均的身上生出了鳞片,胸前的衣襟被划破了,淡蓝色的血淌了一地。

  他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谢韫瞧见他此时的样子。

  “你跟他们回东宫。”白子均说:“等着我,我很快就回来找你。”

  谢韫甚至来不及挽留,就被他从怀中放下,身边再没了那熟悉的气息。

  他终于睁开了眼,却只看见了满地的死人,尸首分离,滚到角落的几颗脑袋还挂着狰狞的表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菱花潭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菱花潭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